第10章 紧急任务
安琳洲2016-09-07 06:593,047

  虽然偶有小插曲,但张副主任不在,我总体上工作得很开心。我想,如果日子能一直这么过下去,这应该是一种幸运。

  这天,我正在整理信件,突然行动处的一位同事来找我,说让我去出一个紧急的外勤。我蒙头蒙脑的,怎么也想不通秘书室的人为什么需要出外勤,可是这位同事只是告诉我紧急,却不肯告诉我任务的内容,我也不敢多问,拿上外套就跟他走。

  执行任务的地点貌似是一座公馆,我看见局里许多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在公馆的门口焦急地踱来踱去,他们见是我来了,就赶快给我说明了一下情况。

  我这才知道,原来他们刚刚击毙了一个目标人物,但在这个人的家里搜索情报的时候找到了一个古怪的保险箱。经过仔细研究,他们发现了保险箱底部安装的炸弹,炸弹的全部引爆装置都设置在保险箱内部,如果有人试图开启保险箱,三十分钟之后炸弹就会爆炸,整座大楼都会成为废墟。只有在三十分钟之内成功打开保险箱并拆除炸弹,才能得到他们想要的情报。

  局里有许多开锁专家和拆弹专家,可是因为开启保险箱的同时,炸弹也会开始计时,计时器的声音会扰乱开锁之人的听力,没了听力要开锁简直不可能。没有哪个开锁专家有把握打开这个保险箱,他们并不是怕死,只是上级要求一定要拿到情报,失败了情报也会跟着炸成碎片。

  无奈之下,有人想起了我在特训班里表现出的异于常人的听力,死马当成活马医,只能让我试试。我知道,就算我牺牲了,也不过是少了秘书室的一个小人物而已,他们要把损失降到最低,我就是他们最好的人选。

  我并不想以这样的方式死,可是我没有选择,因为我是军统的一员,上级要情报,我就得豁出命去拿情报。当然,如果我失败了,这里就是我人生最卑微的终点。我的外公甚至找不到我的尸骨,就失去了他最后一个家人。

  我故作镇定地跟着几个人往楼里走,心里盘算着怎么在这场凶多吉少的任务中全身而退,没注意到客厅里满是血迹,还有几个七扭八歪的尸体。等我看见那些东西的时候,真的吓到差点要昏倒,我从没见过这么恐怖的场面,哆嗦的手心里直冒汗。我低着头,尽量不去看,尽量控制自己不要哭出来,我咬着自己的手指头,紧紧地跟在给我带路的几个人身后。

  我的后面也跟着几个领导,我想在开锁之前,大家应该要先研究一下的。我们迅速穿过大厅和楼梯,离目标所在的那间屋子越来越近了。突然有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却是周广玮,心里顿时放松了一些。他的眼神不像往日那般冷漠,而是透露出一些愤怒和疑惑,我匆匆看了一眼,低下头进屋去。

  保险箱在一面墙的里面,露出高傲的冷笑,誓要置一切敢于挑战它的人于死地。

  上级英勇地站在保险箱旁边,字正腔圆地说:“小蒋,这就是你今天的任务,党国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你一定不要辜负党国对你的信任。有什么问题,你可以跟我们说,只要是我们能做到的,都全部满足你。”

  我知道,他们在问我的临终遗言。我想起外公,眼泪差点没掉下来。可是这种时刻,哭有什么用呢?我的生命就寄托在眼前的这个小小的箱子上,要活命就只能尽力完成任务。

  不过,有个交代还是必要的。我沉住气,尽量镇定地说:“我只有一个请求,我家祖孙三代都效忠于党国,我的母亲在执行任务时牺牲了,我的外公在执行任务时受了重伤,变成残疾。如果今天我也不幸在执行任务时遇难,希望有人能替我照顾我外公,给他养老送终。”

  上级官派十足地点点头,很大气地说:“这个问题,就算你不提,我们也会照办的。”

  有了承诺,也知道他们有能力兑现,我便把所有的精神头,都用在了任务上。成功和失败,现在还言之过早。我说:“为了稳妥起见,我想先进行一个模拟试验,请帮我准备。”

  我当然不能用自己的性命去孤注一掷,但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就只有这个了。

  上级显然认为我的提议很有道理,二话不说就同意了我的要求,很快给我弄到了相同的保险箱和计时器,然后我就开始了。

  我知道我只有一次模拟的机会,因为我还要保存精力去对付那个真正要命的东西。所有人都退到了屋外,只留我一个人在屋子里,而过一会儿,等我去开真正的保险箱的时候,他们会退得更远,把危险都留给我。

  我凝神静气,把耳朵紧贴在保险箱上,在计时器的嘀嘀声中努力分辨着我想要的声音,试图找到这种密码锁开锁的规律。

  如果我能在计时器停止计时之前完成开锁,就意味着我有生还的希望,否则……

  我全神贯注,不让自己有胡思乱想的机会,可即便我用尽了全力,计时器还是停了下来。我的世界清净了,但是这种清净能让人窒息和绝望。又过了大概两分钟,锁才被打开。

  我出了一口气,准备去向上级汇报,门却自动开了,原来外面的人也一直趴在门上听着屋里的动静。

  他们告诉我,我要为拆弹留下至少五分钟的时间,这样才会有把握。那就意味着,我的第二次要加快至少七分钟才行。在场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七分钟对于一个开锁专家来说,很可能是无法逾越的鸿沟,他们明白,我的小命已是凶多吉少。

  我看见他们担心痛失情报的忧愁面孔,也看见他们因任务即将失败而表现出的失望神情。总之,这些人的一切心理变化,都跟我这个将死之人无关。

  “小蒋,我们相信你是党国培养出的优秀特工,我们将会选出一位拆弹专家配合你共同完成这个任务,希望你一定不要辜负我们对你的信任。”

  先是党国,后是你们,总之是要送我去死,只是不知道给我垫背的是哪一位,我在心里冷笑着。

  “有没有人主动提出配合小蒋完成这个任务的?如果没有,我就要指定一位拆弹速度最快的人了。”

  真是笑话,难道有人会主动送死吗?那个拆弹速度最快的人,想必也没料到技能出众也会成为他的催命符吧!

  “报告长官,我愿意接受拆弹任务。”一个异常沉稳的声音回答道。

  我吃了一惊,没想到会听见这个声音,更明确地说,这是我唯一不希望听见的一个声音。

  那个主动请缨的人,就是周广玮。

  我向他望过去,他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似乎生死之事,对他来说早已置之度外。

  上级很欣慰,毕竟这个烫手的山芋有人接着也省得他们造孽了,他们又对我们说了几句鼓励的话,就率领手下浩浩荡荡地撤退了。临走时,还带走了楼下的几具尸体。

  我一直不能置信地看着周广玮,他却若无其事地看着窗外。

  死到临头,面对着墙上的那个要命的家伙,我看周广玮时已经不会感到紧张了。

  “你为什么要主动留下来?”我问。经过刚刚那一番演练,我打算休息一下再开工,最起码,要在死前把心里的疑问说出来。

  “这任务反正也要落在我头上,主不主动都没有区别。”他无所谓的样子让我很佩服他面对死亡还能这么冷静。

  “你怎么知道一定是你?也许他们会挑中别人,那你就不用送死了。”虽然我很怕,但我不希望给我垫背的人是他,不过跟其他人比起来,他确实让我更安心。

  “拆弹最快的人就是我,所以你可以放松些,我只需要三分钟。”在他看来,多给我两分钟好像就能成功似的,我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或者说,是对我的信心。

  我叹了口气,闭上眼睛让自己尽量放松,可是我的身体还在不自觉地颤抖,我紧握着拳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一方面,求生的欲望在召唤我,它要求我沉着地面对一切;另一方面,残酷的事实告诉我,除非发生奇迹,不然我们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

  我知道我只是在拖延时间并消磨外面那些人的耐心,可我的确做不到视死如归。

  没有人理解我为了安稳度日而担惊受怕的心情,也没有人知道,当危险终于来临的时候,我的内心有多么地想要不惜一切去逃离。

  我觉得,即便是周广玮也不会明白我的。

继续阅读:第11章 是生是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