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劫后余生
安琳洲2016-09-13 08:403,162

  待我摸到床前,立时眼前一黑——我认识他,他是每次出任务前都会跟我开玩笑的那个人。虽然他头上包着纱布,但我认出了他左脸上的那颗痣。

  原来老天还是要惩罚我,虽然我在来的时候已经求了他很久,可他却没听取我的祈祷。

  我脚下一软,跪坐在床边。终究还是晚了,因为我的自私、我的任性,导致最后的最后,我连跟他道别的机会都没有。

  我的脑海中瞬间闪过很多画面,那些短暂而深刻的相处时光,他每次见到我的眼神。那么硬朗的一个人,却对我那么细心,而我……我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蒋,蒋……”床上的人突然说起话来,他只有一只右眼能呈现半睁半闭的状态,脸上的其他部位都被绷带缠绕得挤作一团。

  我瞬间清醒,侥幸心理死灰复燃,不顾他的伤势,急迫地问道:“你们组长呢?他回来了吗?”

  总算抓住一颗救命稻草,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放手的。事到如今,似乎也没有什么是我不敢听见的了,因为我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只不过一定要别人来告诉我,才能彻底死心。

  “他,他去,去……”

  他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但我的心已经凉到了谷底,憋着那口气一松懈,眼泪就大颗大颗地滴落下来。

  不过瞬间,我的心里闪过无数念头,千百种情绪翻涌上来,恨不得将我整个人吞噬。我不知道悲伤能不能用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总之片刻之间,我甚至宁愿死的人是我。

  “去医生办公室了,你这蠢人!”身后一个低沉坚毅的声音响起,像是乌云中透过的一丝光线,瞬间点亮了我的生命。

  我回头去看,简直无法更惊喜了。我看见他额头上贴着块纱布,一只胳膊打着石膏,隔着病号服就能发现他身上缠着的绷带,走路一瘸一拐的,但腰板还是挺得直直的。

  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此刻的感觉很像那次死里逃生,真的度过了难关却吓得高兴不起来。

  周广玮像没事人一样,器宇轩昂地往自己的病床走。

  “他脑子伤的很严重,劝你不要跟他说话。”他的嘴角有一丝笑意,看上去并没把伤势放在心上。

  他总是这样让人捉摸不透,明明是无所谓的事情,他会表现的很严肃,可真遇到严肃的事情时,他又表现的很轻松。

  “水,水……。”床上那个伤了脑子的病号又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来。

  我忙用手抹了两把眼泪,安下心后终于想起同志之爱了。我从他的床头拿起水杯,用小勺子一点一点地喂到他嘴里。可是他的嘴不太听使唤,喂进去的水有一大半都流了出来,我只好边喂边用布帮他把嘴擦干净。虽然很困难,但他似乎是渴了几天几夜般,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我看他用力把嘴张大,像只嗷嗷待哺的小鸟,便想起平日里他嬉笑的样子,心里很是难过。

  “尿,尿……”他很快又换了另一个字。

  这我可没办法,心想他一定是哪个器官出了问题,不然怎么喝下去的水这么快就变成尿了?怕他控制不住,我赶忙跑出去叫护士。

  等我带着护士匆忙跑回来的时候,周广玮已经站在门口。“看他多麻烦!”他一边说,一边用那只没受伤的手拉着我,示意我回避。

  于是,他在前面走,速度大不如前,而我还是在后面跟着,保持着一步的距离。我们走进院子里,他十分艰难地坐到长椅上。

  “坐吧!”他看看还愣在一边的我,用那只好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我顺从地坐下,打定主意以后无论他让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拒绝的。我终于明白,如果因为害怕伤害就故意远离他,等到我真的见不到他的那天,我会后悔到恨死自己。

  他没看我,眼睛一直盯着远处的某个地方。我不露声色地悄悄观察他的伤势,动用所有的知识大致推断一下伤情的严重性。

  “我头上的是擦伤,胳膊骨折了,腿是被利器划开的。比较严重的是我腰上中了一枪,所幸避开了要害器官,还不致命。跟别人比,我运气算好的了。”他已然察觉到我在观察他,也清楚我在想什么,就轻描淡写地向我解释了一番。

  我顿感安慰,想着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谁,能像他一样敏锐地解读出我的所思所想了。他还在,这真好。

  然而,也没有那么好。我嘟囔着,“看样子没多久就可以出院了。”一不小心就把失望的语气表达出来了,然后,才发现自己的情绪可能会让他产生误解。

  果然,他转过头,盯着我看,“听上去你不太希望我出院。”他的语气虽不至于冰冷,但总是让人有种距离感。

  我赶忙解释,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我只是不想你恢复得太快,等你的伤一好,就又要派你出去执行任务了。”

  他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滞,眼中神色莫辨,看向我的瞳孔越发深邃。

  我避开他的目光,继续说道:“我有的时候想,其实外公变成了残疾也是件幸运的事。如果不是这样,也许我就失去他了。跟失去他相比,我宁愿照顾他一辈子。”说到动情处,我的眼泪又要掉下来了。

  再次转头过去,发现周广玮还是意味深长地望着我。

  “如果你需要我变成残疾,我下次出任务的时候可以努努力。”他的神情在一瞬间就变得明朗和释然,甚至有了一丝温暖的味道。

  我笑,却笑出了眼泪。心中讨厌自己总是不争气,硬是抹了一把脸,咬牙忍住鼻子的酸涩。

  周广玮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你长高了。”他伸手在我的头上比划了一下,我却不知道抽的什么风,又一下子哭开了。

  似乎终于从某种情绪中回过神来,马上又陷入了另一种莫名的情绪一样,连我都不知自己此刻的哭是因为喜还是因为悲。

  “你又怎么了?”周广玮见我反应怪异,手足无措起来,慌张地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在被人揩油的时候,我没哭过;在知道自己要死了的时候,我没哭过;在特训班训练时,我也没哭过;甚至我母亲去世之后,我都没哭过。我的生活好像早就干涸了,所以没了眼泪,看不到希望,也感觉不到悲伤。可今天,我竟然哭了!

  周广玮犹豫了一下,还是用他的那只好手把我拉到他的怀里。他的怀抱很温暖,让我感到很安全,我终于能够痛痛快快地将这一年多积攒的委屈都发泄出来。

  我不顾他人的目光,哭得像个找奶吃的孩子,把鼻涕眼泪全都蹭在他的病号服上。而他就那样笔直地坐着,任由我如何胡闹,只用手轻拍着我的肩膀。

  后来,我哭到累了,势头渐渐变小,由痛哭转为啜泣,最后以用他的病号服擦干眼泪作为终结。

  然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做了件幼稚而丢人的事情,瞧着他肩上那湿乎乎的一片,我羞耻地表示歉意,“我会帮你洗干净。”

  他不在意地轻轻一拂,转过我因为不好意思而扭到一边的头,深深地看着我的眼睛,无比认真地问:“蒋茵,我是不是可以把你刚才的行为理解成……你原谅我了?”

  他曾是多么自信的一个人,却被我这个反复无常的丫头折腾到不确认一下我的心意就不肯安心的地步。我对他报以万分歉意,但又忍不住发笑。

  “其实我根本也不知道有什么可怨你的。”实话实说,拒绝他真的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傻的一件事。

  他眉头一挑,似乎卸下了一副重担,整个人的精神更好了。

  我知道,有些事不言而明,他懂,我也懂,已经没必要说得很清楚。

  他说:“我们回去吧,等过一阵那小子的伤好了,回到局里一定会跟别人吹嘘说你曾经给他喂过水喝,我要先警告他不许造你的谣。”

  我点头,他就要站起来,却闷哼一声,眉头拧成一个大疙瘩。

  我知道他疼,赶紧跑到他面前站好,伸出手给他,嘴里还说:“你不要使力,我拉你起来。”

  他一边握住我的手,一边好笑地看着我,那神情在他脸上真是前所未见。

  我有些窘迫,毫不犹豫地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却一丁点都没拉动他。

  这下,他的笑意更深,颇为期待地等着我接下来的表演。

  我干笑了一下,完全没料到他真的一点力气都不使,全都等着我来拉。

  就在我无比尴尬又无计可施的时候,他借着我的力自己站了起来,全程牙关紧咬,但却一声都没吭。

  我不禁在想,这到底是他第几次受伤?一个人如果能坚忍到这种地步,肯定是经受过不少磨练的。看着他高大的身影若无其事地走在旁边,我的心忍不住有些揪痛。

继续阅读:第17章 唯余一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