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肝肠寸断
安琳洲2016-09-11 06:593,155

  在特训班举行的考核结束之后,何娇艳如愿以偿地等到了军统发来的入职电文,而我,毫无悬念地还是要回到那个地方。

  我私下里认为,即便我在特训班的成绩奇差,军统还是会给我安排职位的,最不济就是重回秘书室。

  再次回到军统局本部,已经是一年之后,局里的人员有了明显的变化,但没变的依然是那种工作时忙碌而沉默的气氛。听说许嘉函跟着他的上级领导调到了武汉,算算也好几个月了。

  我被分配到机要室译电科,彻底离开了秘书室那个对我来说乌烟瘴气的地方。

  何娇艳跟我在一个科室,只是不同股。工作的时候,我们几乎没有交流,但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再也不用担心没有伙伴了。

  译电科的女性相对较多,我尽量跟她们和睦相处,免得吃不必要的苦头。我从她们的口中得知,周广玮在许多次执行任务时都立了功,现在已经被提拔为行动处一组组长,大尉军衔。

  由于局里男多女少,且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女生大都比较骄矜。但面对周广玮的时候就不是这样了,听说围着他转的女同志可以绕局本部一圈。

  我对这样的传闻一笑置之,他好也罢坏也罢,与我何干?!译电组里的几个年轻姑娘讨论他时,我也通常不会搭话。相反,何娇艳倒是对他十分感兴趣,几次三番央求我带她去见见这个传奇人物,都被我以各种理由推脱掉了。

  译电的工作比秘书室的要有挑战性的多,大家比的不仅是准确度,还有速度,要想做好这份工作,需要刻苦钻研。我心无旁骛,把工作当成了一项研究,每天躲在收报机后面,除了吃饭喝水上厕所,通常都是直到下班才起来活动一下身体。

  我这么做是有私心的,我很清楚局里当初是想把我培养成外勤人员的,因为我的天赋对做外勤帮助更大。但成为外勤人员就意味着一个不留神可能小命不保,所以我一定要尽快在机要室站稳脚跟。

  局里的纪律很严,女同事不许涂脂抹粉,着装要得体。我身边的有些人,挖空心思在这上面下功夫,把粉擦的淡淡的,胭脂也只抹上薄薄一层,衣服要裁剪合身,把曲线露出来。

  我不愿花那么多心思在打扮上,只不过我不会再梳两条小辫子了,因为那样会让我显得比较好欺负。

  机要组忙的时候经常要晚下班,虽然局里依然给我家配着司机,但我已经不太怕走夜路了。只要不是寒冬腊月,我还是愿意走走的。

  这天,我又晚下班,几个女同事们要出去找乐子,我不想跟她们去,便跟何娇艳告别,各自回家。收拾好东西出来,我捡了一条不同的路,自己慢慢地在树下散步。

  身后远远传来脚步声,是有人故意放轻了步子并和我保持着一段不小的距离,虽然声音不大,我却一下子就听了出来。

  心,顿时就乱了,本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结果不是。我加快脚步往前疾走,他也加快了脚步,我的裙摆限制了我的步伐,到底也不是他的对手,我听到他离我越来越近了。

  我干脆站住,等着他赶上我,没几秒钟,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我就在等这一刻,抓住这只手顺势一扭,他低呼一声背了过去。

  “想不到一年没见,身手不错嘛!”周广玮用另一只手示意我放开他,我又用力扭了一下才松手。

  “我说你怎么敢自己走夜路呢,原来是学了本事啊!”他活动着那只被我扭疼的胳膊,略带讽刺地说。

  一年未见,他已不如当初那般冷傲,想是万花丛中打过滚的人,沾上了世俗的气息吧!

  我不答话,眼睛看向别处,心却如擂鼓一般,跳得我差点跟着发抖,只能勉力维持镇定。

  “怎么,回来一个多月没见你人影,就那么忙吗?”他往我扭头的方向探了探,显出跟我很熟的样子。

  他不知道的是,我可以在离他老远的地方从众多的脚步中辨别出他的脚步声,然后尽量避开和他见面。刚才我也早就听出身后的人是他,我知道逃不开,所以就给他一个下马威。

  “为什么不理我?”他干脆走到我眼前,无论我如何回避,他都能落在我的视线里。

  “找我有什么事?”我故作冷淡地问。

  时间和人性就是这么奇妙,不过一年,我和他之间,角色就来了个如此之大的转换。

  放在一年前,如果他能像现在这样跟我说话,我定是心花怒放、笑容满面的。可是现在,我只希望他快点离开,还我一片清净。

  “故人回来了,我就不能来看看吗?”他的语气稀松平常,既不煽情也不做作。

  我无所谓地点点头,反问:“现在看完了,我能走了吗?”

  我对他步步紧逼,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也许这一年的特训不是白训的,至少我现在敢做许多以前不敢做的事情。

  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终究没说。我看见他眼中的神色渐渐冷掉,心莫名地揪痛。

  “我送你吧!”他愣了半天,只有这一句话。

  “不必,我自己走习惯了。”我转身,迈步,尽量走得坦坦然然,可内心却寥落无比。

  “蒋茵!”他在身后喊我,我站住,不敢回头。

  空气凝结了半天,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心中忐忑。

  也许他也在犹豫,面对身边飘飞的蝴蝶,他又何苦来触碰我这只蜜蜂身上的硬刺?

  许久,我的耳边一热,接着,整个人被他从后面搂在怀里。片刻的感觉有如山崩地裂一般,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泪水不由得夺眶而出。

  我曾想象过跟他重逢的种种场景,在我的构思中,他要么继续冷傲地对我不屑一顾,要么把我当做普通同事般一笑而过,要么根本已经忘了我是谁。如果是那样,我会向他展示我加倍的坚强和冷静。

  只是,我从没想过,他会这样直接地抱住我,将我的所有盘算打碎,攻我个措手不及。

  我的心中很是懊恼,为自己的心绪被他牵着走,也为他让这一切都发生得太晚。

  “蒋茵。”他在我耳边低低地说:“我一直以为你很聪明,什么都懂,我以为那个吻就可以向你表明一切。我不知道你在误会我,我更不明白你到底误会了我什么。你不在的这一年,我见不到你,憋了一肚子的话都没法跟你说。好不容易你回来了,我所面对的,竟然是你的冷脸。你告诉我,这段时间,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

  从我认识他以来,他就从未说过这么长的一段话。他的话既让我柔肠百结,也让我肝肠寸断。然而我却无从回答,只因他所说的那一切,都过去了太久,再提起来,已是苍白。

  在他之前,我从未对什么人动心过,在他之后,我也没有自信能对别的人动心,可是那并不代表我此刻能接受他的表白。

  或许在我心中,早已原谅他看重情报甚于我的事情;或许如他所说,我很聪明,早已明了那只是一场误会。但为什么,在特训班的时候,我宁可折磨自己,也想把他忘掉呢?

  大概就是因为那个差点夺去我们生命的拆弹任务吧,是那个任务,让我们的身体贴近了一大步,却将我对他的心扯远了。劫后余生带给我的,并不是庆幸,而是更深的恐惧。

  当我清楚地知道他的工作有多么危险之后,下意识的,我开始保护自己,想要离开他,不给自己受伤害的机会。

  我很自私,并且自私地以为,他跟我一样自私。所以,我打定主意抽身而去的时候,并没有预料到,他会对我念念不忘。

  我张了张嘴,干涩的喉咙里发出的声音连自己都觉得奇怪,“对不起,我从未想过你。”

  艰难地说完这句话,我感觉到,抱着我的那双手臂僵硬了许久。

  我静静地等待着,这句话在他心中掀起的波澜慢慢消退的时间。既然做不到给他同等的感情和回报,至少不要让他在仓促和不耐里受到更深的伤害。

  他的呼吸渐渐不再温热,整个人像在寒冬腊月浸了冰水那样透着刺骨的冷。他放开我,默默地退后三步,语气平静得让人心痛,“蒋茵,如果这真的是你的想法,那从今往后,我不会再干扰你。”

  听着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泪水糊了我一脸。从始至终,他都在大步向我靠近,而我却从一开始的被动希冀,变成现在连回个头的勇气都没有。

  周广玮,他是我年少时代懵懂的回忆,也是我青春年华无奈的伤痛。而现在,他与我渐行渐远,终成陌路。我会继续追求我想要的安稳生活,只不过那样的日子里,再也没有他。

  我抹了把眼泪,迈开步伐,在隆冬的萧瑟天气里独自前行。

继续阅读:第15章 噩耗传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