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惨遭揩油
安琳洲2016-08-30 08:002,957

  这天,我把整理好的信件送到张副主任的办公室,刚巧他也在。

  他看见我,眼神发出奇异的光亮,态度依然亲切,示意我将信件给他拿过去。

  我只好客气地将信件双手奉上,却不想他也同时伸出手来,摸摸索索地握住了我的手。

  “小蒋啊,最近工作和生活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难处啊?”张副主任咧着大嘴,夸张的笑容使他的牙床子都露了出来。

  我忍住恶心,急忙想把手抽回来,可他却更加用力地握着,同时站了起来,实在猥琐的可以。我无心赔上笑脸,额头已经微微出汗,尽力躲避着他凑上来的那张老脸,以及嘴里喷出的烟臭味。

  我想扯开他的手,同时避免过分得罪他以及把事情闹大,便小声说:“副座,这里是办公室,请您不要这样。”

  万料不到,我的话像是刺激了这老东西的某根神经,他笑得更邪恶,手也更加肆无忌惮起来,竟顺着我的胳膊向上游走。

  “听你这么说,好像想换个地方,呵呵,不愧是蒋清英的女儿,哈哈!”

  我瞬间想起同事们背后议论我母亲时说过的话。

  讲真,我并不知道我母亲每天做的都是些什么事,也并不知道她为了完成任务,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或许,作为女儿,这些都不是我应该知道的。可自打进了军统局本部,我就不可避免地要面对这样的非议。

  张副主任的这番话让我积累多日的委屈差点爆发,在我的想法中,如果母亲真的为了任务献出了些什么,那她就不应该因此被侮辱、被嘲讽。

  然而他们的话里,似乎又有些不同的意味,我不禁开始怀疑,难道我母亲在局里也跟某些上层人士纠缠不清了吗?

  我不敢肯定,也无从询问,只能默默地将这个疑问深藏心底,既是出于对母亲的尊重,也是出于对自己的维护。

  但今天,这老东西竟然敢当着我的面侮辱我的母亲,这是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

  “副座,请你说话小心一点,我母亲是党国培养的优秀战士,她为党国做出的贡献,值得任何人的尊重。”虽然我从不在意什么党国,也从不在意什么贡献,但这些话听得多了,便学会了在适当的时机,说出来压人。

  老东西并不买账,看着我的目光依然充满猥琐,他紧紧地揪着我,嘴巴已经凑了上来。

  三声敲门音响起,还不待张副主任反应过来,一位身着军服、双目炯炯有神的青年人就推门进来了,“副座,机要组的黄科长请您过去一趟。”

  他显然看到了我和老东西之间难以启齿的姿势,但却跟没看见一样,一脸冷酷并无所谓的表情,说出的话也是字字句句落地有声,充满了军人的中正之气。

  老东西面上闪过一丝尴尬,迅速推开我,架势十足地清了清嗓子,又整了整衣领,拿出一副官派头,“知道了,下次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不许直接进来。”

  “是!”青年人大声并干脆地回答,并没有因为这句话的不正常性就放弃军人服从命令的姿态。

  趁着这两个人说话的空当,我赶快落荒而逃,心中对这位偶然替我解了围的青年暗暗感激。虽然慌乱,还没忘了向恩人的脸上瞧一眼,他也正打量着我,眼里看不出任何情绪。

  我冲出办公室,直奔盥洗室,打开水龙头,仔仔细细地把刚才被张副主任摸过的地方洗干净,一双手被冰凉的水激得通红。然而,无论怎么洗手,都洗不掉老东西留在我心中的肮脏,我开始害怕自己平静的生活会就此波澜不断。

  缓和了很久,怕同事们会起疑,尚且惊魂未定的我勉强压抑住纷乱的心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回自己的座位。还好,没有人注意到我,大家都一门心思忙着手里的活计。

  午餐时间,我跟着昨天已经向我预约的同事来到饭堂。他的嘴里叽里咕噜地说着一些我并不在意的话,从国内形势到作战方针,从领导训话到行动安排,我习惯性地点头答应着,一个字也没往脑子里进。

  我在人群中凭那仅有的一瞥搜索着那个救了我清白的恩人,很想找个机会向他表达我的谢意。

  他那炯炯有神的双眼,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终于在一个角落锁定了目标。他的身材高大笔直,在人群中很是显眼,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能确定他就是我要找的人。

  他没有同伴,显得有些孤单,不过他的气势很强,似乎并不介意独自一人。他的轮廓温和,俊朗中透着坚毅,是女孩子都会喜欢的类型,但他却不喜欢笑,总是冷酷得让人产生距离感。

  我无法对他公开致谢,因为那会让我自己陷入一个尴尬的境地,但我又不甘心就那样错过和他交流的机会。我只能努力对上他的视线,试图用眼神向他表示我的感激之情。

  他的目光终于朝我的方向看过来,我点点头,露出自认为最美的笑容,算是传达了我的谢意。他却冷冰冰地看着我,眼神中透露出鄙夷的神色,然后,视线一转,就再也没有看我了。

  那刺骨的冷,深深地伤害了我的自尊心,我的脸一下子红到耳朵根,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惭愧。

  想来,他是把我当成不规矩的姑娘了。

  我连忙收回目光,心里为他对我的误会独自黯然。我想世上总有这么一群人,喜欢用自己的主观判断来衡量别人的品格。

  想到这儿,我的鼻子一酸低下头,只能用大口吃饭来掩饰自己的失落情绪。

  受过一次打击之后,我开始有意避免和他同时出现在同一个地点。不知为什么,毫无过错的我在他的炯炯目光下总有种不敢见人的想法。

  虽然如此,我还是在留意关于他的消息,很快我便有了收获。

  军统局本部办公大楼的某些处室,经常会执行一些外出任务,他们通常行踪诡秘。但我偶尔会在走廊里遇到步履匆忙、神色凝重的组员们。

  他们中较为和善的,会对我点头致意,比较严肃的,则对我视若无睹。不过这些都与我的生活无关,我也从不在意。

  可最近我却在意起来,因为,他就是行动处的一名外勤人员。

  听说他在行动处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参与过的任务从无失手,甚至在特训班里,还保留着他训练时创造下的记录,供后来人观摩学习。

  就因为他有如此强悍的威名,我才能这么快地了解到关于他的情况,而之前的我,由于不在意,竟然连他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我对他感到很崇拜,同时又苦于他对我的误解无法消除,一直就这么患得患失着。

  而自从上次被张副主任揩了油,我就很怕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只要有工作上的往来,我总是偷偷观察,趁他不在或是屋里有别人的时候进去。好在老天垂怜于我,每次都让我有这样的机会,他也没有主动找过我,两个月过去了,居然相安无事。

  就在我以为日子可以这样平平静静地混过去的时候,我的同事突然来通知我,军事情报处的鲍处长这个周末过寿,让我务必去他家祝寿。

  听说军统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去,我想我一个边缘人物,应该不会被注意到,便打算推辞。

  话刚出口,同事就笑着纠正我,“你是处座亲点的嘉宾,你不去的话,太不给处座面子了。”

  我略略有些惊讶,但想到我母亲的那层关系,料到这亲点的嘉宾,大概也是沾了她的光。

  我曾听说过,鲍处长是个极讲究排场的人。像我这样初来乍到的新人,如果违了他的面子,就等于和他结下了梁子,以后做事情如果有机会撞到他手里,难免要被穿小鞋的。

  为了能继续安安稳稳地在秘书室混日子,我别无选择,只能同意赴会。

  同事很高兴地离开了,而我的心里却开始犯愁。我本就不喜欢那种人多的场合,尤其是,我太了解这种聚会的本质,并不想将自己过多地牵扯进去,那不符合我安稳度日的宗旨。

  看来,在军统局混日子的艰难之处,现在已经慢慢呈现出来。而我,是否能从这鱼龙混杂的大方队中全身而退呢?

继续阅读:第3章 庆生风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