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庆生风波
安琳洲2016-08-31 07:003,178

  母亲牺牲后,我和外公便得到了一笔不小的抚恤金,再加上外公的补助金,生活还是比较富裕的。更何况,我现在还有了一份正式的薪水。

  虽然家中已经没有在军统里担任要职的人员,外公和我依然被允许住在我家的大宅子里,算是对我家族做出贡献的肯定,也可以说是一种怜悯和照顾,更深层的含义,应该是便于控制和监视。

  只不过,没了母亲的大宅,再也没有昔日的热闹景象,只剩下一个毫无生气的空壳子,让住在里面的人寂寞得心慌。

  那种寂寞,并不是繁华褪去后的失落,而是丧失亲人却还要强颜欢笑的悲哀。

  我知道外公也很寂寞,所以会经常去陪他,给他读书的同时也读给自己听。外公还喜欢报纸,可我对政治不感兴趣,每次读报的时候都不走心,应付完差事就赶紧开溜。

  从小外公就培养我弹钢琴,他自己也能颇为流畅地演奏,直到现在他还会偶尔检查我的作业,空旷的大厅里只有我们祖孙俩互相讨论的声音。

  每当这种时刻,我们才会从有些压抑的环境中暂时解脱,在旋律中找回点活力和自由。

  我们家还有两个保姆,一个主要负责我和外公的生活起居,一个主要负责打扫卫生。平时如果不叫她们,通常是看不到她们人影的。所以她们的存在,也并没有为这座大宅子平添一点生气,反倒是多了丝幽灵般的鬼气——这是外公有一次开玩笑时跟我说的。

  她们的薪水统一由军统支出,因此她们也就不会太老爷、大小姐地叫着并围着我们爷孙俩转。

  这样也好,反正我只有和外公相依为命,并不需要把多余的感情浪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我的许多同事们都喜欢在星期日休息的时候去看上一场电影,或者低调地到舞厅里去活动一下身体。我却从来不去,不仅是因为这样做违反军统的纪律,也因为虽然想看电影,但我不想跟那么多人坐在一起。

  从骨子里,我是孤僻的,所以,到了鲍处长生日的那天,我这个门出得很不心甘情愿。

  我穿戴整齐,拿了外公叫人备好的礼物,打电话给司机让他来接我。

  这司机也是军统安排给我们的,平时不住在家里,有事的时候一个电话,他就开车过来了。这项支出,自然也是在军统的预算里。

  就凭这些,我成了同事们眼中不折不扣的富家小姐,因为投胎投的好,能享受军官级别的待遇。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生活有多么落魄。

  怜悯和施舍,一向不是显示慷慨的好方法,更何况,这中间还多了提防和监控。

  我一路上都在默默祈祷,请上天千万让我一切顺利,平平安安地回到家里。

  可能因为局里多数的老同事都认识母亲和外公,我提着礼物刚一进门,就有人向我友好地打招呼,甚至有些上层的太太们也过来对我嘘寒问暖。我虽不能算得上是尝尽了人情冷暖,却也不习惯他们虚情假意的问候。

  胡乱应付几句,我把礼物递给鲍府的管家,打算躲到角落去,尽量不要让别人注意到我。寻觅了许久,终于发现二楼的观礼台是个好地方,在那里既可以俯视众生百态,又很少有人会上来打扰我。

  打定了主意,我就在人群中缓缓地向楼梯靠近,突然一位同事在背后喊我,“蒋茵,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刚才没看到你?”

  我习惯性地笑笑,心里想着怎么在更多人发现我之前快些摆脱他。我微笑着说:“我也是刚到,正愁没看见熟人呢,这里人太多了,你能帮我去拿杯喝的吗?”

  “好的,你等着。”同事好脾气地转身钻进人群中,到处去给我找饮料了。

  趁他走远的功夫,我迅速登上台阶。见观礼台的最里面有一根粗壮的柱子,心里就认定了那个地方,以为就算有人上来,也不会看见站在柱子后面的我。

  我匆匆往柱子后面赶,偏巧从那儿突然转了个人出来,差点撞上我。还好对方的动作很敏捷,紧紧抓住了我的肩膀,我才险些没摔倒。

  定了定神,才发现眼前的人就是那个把我从张副主任的魔爪中解救出来的青年,他也认出了我,炯炯有神的眼里立时又现出鄙夷的神色来。

  我心里难过,又很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尤其是想到他把我当成了那种女人,就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也喜欢这个地方?”他先向我开了口,但完全是出于礼节。毕竟作为同僚,如此近距离接触还不说话太奇怪了。

  “嗯。”我低着头,尽量让自己少说话,免得被他认定是一个轻浮的女人。

  “你多大了?”他突然问起我的年龄,这让我的思路一时之间转不过来。

  “十六岁。”我如实回答,感到些小小的欣喜——他竟然会关心我的年龄。

  “才十六岁啊!”他冷冷说道,我听着他的语气,仔细思索,才明白他是在感叹我小小年纪就和自己的上司不清不楚。

  我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朵根,可又实在无力为自己辩解,只能傻傻地站在那里,心里祈祷着请他赶快离开,好叫我松快一些。

  但他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倚在栏杆上,点燃了一支烟,一边轻轻吐着烟圈,一边静静地看着下面热闹的人群。

  “周广玮,我找了你好久,就猜到你在这里。”一个声音替我解了围,我紧绷着的弦终于放松了下来。

  来人大步走近,低下头仔细地端详着我的脸,而后抬起头来询问地望着那个叫周广玮的男人,“这位姑娘看着眼生,是新来的吧?介绍一下给兄弟我认识认识呗!”

  来人别有用心地向周广玮眨了眨眼睛,似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也不认识。”周广玮既没看他也没看我,只是吐了一口烟,百无聊赖地答了一句。

  “不告诉我是吧?没关系,我自己猜。”来人做出努力思考的样子,看上去有点刻意,但很滑稽,“听说秘书室最近来了一位大美人,让我想想,你的名字叫蒋茵吧?”

  如果说刚才我是被周广玮放出的鄙夷目光搞得无地自容的话,现在这位对我毫不掩饰的夸奖则让我不好意思起来。

  “你好,我叫许嘉函,是军事情报处下属科室的科员,很高兴认识你。”他伸出手来,见我没什么反应,便连拉带拽地牵过我的手,硬是用力握了握。

  我赶紧抽回手来,不由自主地把手背到身后,许嘉函自嘲地笑了笑,也并不在意。

  “既然来了,我介绍你认识些朋友吧!”许嘉函不再碰我,而是给我让出一条路来,做了个请的姿势。

  我并不想去,正要开口拒绝,余光不小心瞥到站在一边冷若冰霜的周广玮,他还是没有任何要离开的意思。如果我继续呆在这里,依然免不了要尴尬,于是我横下心来,跟着许嘉函下到一楼。

  许嘉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带到鲍处长的身旁,“处座,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秘书室刚招进来的蒋茵。小蒋,这位是我们军情处的鲍处长。”

  “处座好,祝您生日快乐!”我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便低着头再也找不到话说。

  “哈哈,小蒋啊,我一直也在好奇清英的女儿长成什么样了,今天才见到,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果然,对于我的身份,他并不陌生,虽然我母亲是他曾经的下属,但他会对我如此热情,着实让我吃惊了一把。

  许嘉函也跟我有着一样的想法,不过他没有开口询问,只是老实地站在一边等着鲍处长继续往下说。

  “夫人,快过来看看,清英的女儿在这呢!”鲍处长向不远处的夫人喊过去,鲍夫人应声走过来。

  “哎呀,真的是小英的女儿呀,长大了,是个大姑娘了。”鲍夫人的语气,好像她跟我母亲更熟些,而且,她似乎之前就见过我。

  “您好,鲍夫人。”我却对她没什么印象,招呼打得也很生涩。

  “老鲍,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以这孩子的出身,怎么也要让她做个情报工作,怎么分到秘书室那个破地方去了?”鲍夫人浑身上下,都是掩饰不住的优越感。

  鲍处长咳嗽一声,他的夫人自知失言,马上住了嘴。

  “小蒋啊,听说你钢琴弹得不错,今天你别把我当成处长,就当做是你妈妈的老同事,你的伯伯,给我们弹奏一曲如何啊?”鲍处长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道。

  我无法推辞,只能点了点头。

  鲍处长清了清嗓子,热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我身边这位是秘书室新来的小蒋,小蒋很会弹钢琴,现在我邀请她为我们演奏一曲,大家要不要听?”

  众人发出热烈的掌声,我知道这掌声不是送给我的,而是送给鲍处长的。

继续阅读:第4章 深夜留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