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风云突变
安琳洲2016-09-04 07:123,332

  化装舞会开始的那天,我穿上了外婆的湖水绿旗装,梳了个简单的发髻,踩着点到了舞厅。

  许嘉函正在门口四处张望,见我要下车,赶忙跑过来开车门。

  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一番,显出很惊奇的样子,“蒋茵,你这身衣服是哪里的古董啊?”

  我听他这话不怎么中听,生怕自己的打扮太不同寻常、惹人笑话,便有些担心地问:“怎么,不合适?”

  许嘉函沉吟良久,严肃地说:“我看到好多同志穿着西式的洋装或者礼服,只有你打扮得这么中式,怕是太引人注目了。”

  我瞬间就有种想打退堂鼓的冲动,见司机还没走远,作势就要追车而去。

  许嘉函拼命地拦住我,笑着说:“蒋茵,相信我,今天你一定会成为全场最漂亮的女宾。”

  我半信半疑地跟着他走进舞厅里。

  果然如他所说,一进舞厅,我就像置身于西方世界,有些女同志为了效果逼真,还带上了黄色的假发。

  而我……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自己独领风骚?”许嘉函伸过来一只胳膊想让我挽着。

  我礼节性地跟几个认识的同志打了招呼,泄气地说:“好像一桌子西餐中间放了碗红烧肉。”忽略他的胳膊,自顾自往前走。

  许嘉函赶上来,坚持不懈地给我递胳膊,“蒋茵,我很欣赏你的幽默感。但是,按照西方的礼节,你应该挽着我的胳膊出场。”

  我木然地望着他,不带感情地说:“对不起,谁让我是红烧肉呢!”

  许嘉函嘴角抽动了两下,讪讪地收起胳膊,和我并肩而行。

  我的目光在舞厅的角落到处搜索周广玮的身影,但人实在太多,又都穿着奇装异服,看得我眼花缭乱。

  “蒋茵,要喝点什么?”许嘉函颇为体贴地问。

  “没有酒精的就成。”我心不在焉地回答。

  许嘉函一边瞄着我,一边迅速地去找饮料,像是生怕他一个转身我就不见了似的。

  我心里好笑——就我这身打扮,还能丢了不成?!

  就在此时,音乐响了,原本站在地当中聊天的同志们都自觉地走向角落里,给要跳舞的人让出一片场地。

  我也正要闪开,路却被一个有些面生的男同志拦住了。他穿着吸血鬼的服装,对我呲牙一笑,“蒋茵同志,能邀请你跳个舞吗?”

  我被他吓得浑身一个激灵,下意识就想要拒绝这个可怕的邀请,但是想到在这种场合拒绝别人是不太礼貌的,一时就有些进退两难。

  “她是我的女伴。”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我的背后响起。

  我心中一动,忍不住内心的狂喜——周广玮来了。

  回头去看,只见他穿了身寻常的西装,在奇装异服的人群中很是与众不同。

  吸血鬼同志愣了两秒钟,一头雾水地望着周广玮,解释道:“我只是想请她跳个舞。”

  按照礼节,即便我正在跟一位男士跳舞,另一位男士也可以对我发出邀请的,更何况,本来我也没有在和别人跳舞。

  结果周广玮根本不理他那一套,冷冰冰而又霸道地说:“她还没跟我跳舞呢。”

  吸血鬼同志定是没料到自己的邀请会遭到如此拒绝,面子上很挂不住,颇有些不悦地说:“周广玮,别以为你是行动处的,就可以到处称王称霸。在社交场合,天王老子也得讲究点礼节。我请蒋茵跳舞,同不同意是她的事,轮到你替她做主吗?”

  周广玮面无表情地瞄了他一眼,低下头,双目炯炯望着我,问:“你要和他跳舞,还是要和我跳舞?”

  我的心狂乱地跳了起来,他低沉的语气和直视着我的目光,都无比激烈地触动着我浑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

  我奋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为了不再被他注视,我转过头,抱歉地对吸血鬼同志说:“不好意思,我想和他跳。”

  吸血鬼同志自认倒霉,二话不说离开舞池,闪身到人群中了。

  不得不说,他走了,留下我和周广玮两个人,我感到有些尴尬。

  正心慌意乱地站着,耳边又传来冷冷的声音,“不跳舞了吗?”

  真的要跳啊……我有些神经敏感地一个急转身,他自然而然地搂住我的腰,我一口气没喘匀,咳了一声。

  “你不会跳舞?”他跟着慢四步的节奏,小心翼翼地带着我。

  “会……”我的声音小得像蚊子,又不好意思抬头去看他,整个人就像犯错被逮到了似的。

  他好半天没吭声,就那么漫不经心地跳着,我偷偷去瞧他,见他的眼睛越过了我,正看着我后面的什么地方。

  他在看什么呢?我顿感挫败,难道即便我离他如此之近,还是无法吸引他的注意力吗?

  这么一想,我连仅余的那点跳舞的兴致都没有了。我在心里责怪今天穿的这身衣裳,一个满清格格装的女人,在和一个高大正常的男人跳舞,简直奇怪得要命。

  灰心丧气之下,我的舞步也变得拖泥带水,整个人都显得闷闷不乐。

  转了个圈,我看见许嘉函正站在人群中,望着我和周广玮的方向,一脸茫然。

  他怎么了?我心中不解,用放在周广玮肩上的手冲他挥了挥。

  他看见我招手,咧嘴一笑,但很快又严肃了起来,好像突然不会笑了似的。

  我被他怪异的神情弄得莫名其妙的,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吓得我差点把心脏吐出来。

  人群顿时骚乱起来,有人尖叫着乱冲乱撞,也有人就近钻到桌子下面躲避。

  周广玮的反应极其迅速,一个闪身把我挡在后面,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把枪,瞄准二楼的某个位置,转眼的功夫已经连开三枪。

  我这才意识到,周围带枪的人不在少数,总之枪声此起彼伏,并且不断有人往二楼的方向追赶。

  奇怪的是,场面虽然这么混乱又危险,可我躲在周广玮的身后却异常镇定,丝毫也没有感到害怕。

  他并不向前追赶,而是用空出的手护着我,一边敏锐地观察四周,一边快速后退。直到我被一个人接住,他才略扭过头,冷冷说了句,“交给你了”,飞身又往二楼去了。

  看着他矫捷的背影消失在二楼的走廊上,我这才回过神来。扭头一看,刚才接着我的人是许嘉函。顿时很感动——在如此危急的时刻,周广玮的第一个反应,竟然不是追凶立功,而是保护我。

  心里正甜着,许嘉函急吼吼的声音传来,“蒋茵,你还愣什么呢?赶紧跟着我走!”一边说,一边用力抓着我的手腕,不由分说拉了我往外跑。

  此时,很多人都在往外跑,我敢保证,如果不是许嘉函护着我,我肯定会被别人撞倒。

  军统局本部虽然有很多一身本事的特务,但大多数还是普通人,遇到危险也会慌张、也会尖叫、也会逃窜。

  而周广玮不会逃窜,他会迎着危险冲上去,他是那样义无反顾、无所畏惧,而他唯一的后退,只是因为我。

  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在这么混乱的时刻还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只知道,我的脑子里除了周广玮,再无其他。

  等跑出舞厅,人群一分流,便没有那么拥挤了。

  正好有一辆电车开过来,许嘉函推着我钻了进去。

  我扒着车窗,不断地往舞厅的方向张望,很着急地问:“不用等等周广玮吗?”

  “不用!”许嘉函没好气地说:“你还看不出来吗?这场舞会,行动处的人根本就是有备而来。所谓的娱乐,其实不过是一个等鱼上钩的圈套。”

  我仔细想了想他的话,觉得是有些道理。

  行动处的人反应之迅速,根本就不可能是没有准备的。怪不得周广玮在跟我跳舞的时候一直盯着我后面看,原来他并不是觉得我无趣,只是在留意目标的动向。

  想到这里,我感到宽慰了很多,同时又担心起来,“对方可是有枪的,周……行动处的同志们不会有危险吗?”

  这下许嘉函更不耐烦了,语速飞快地说:“周广玮可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你的担心太多余了。”

  我明明问的就是行动处,他却回答我周广玮……顿时,我有种被人拆穿心思的感觉。

  我低了头不说话,可是心里到底还是挂念周广玮的。电车在下一站停下来的时候,我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车门口,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蒋茵,你要干什么?”身后,许嘉函惊呼道。

  “回去看看。”我头也不回地说。

  许嘉函无奈,只好跟着我跳下车,疾步而行,抱怨道:“蒋茵,你真是疯了。回去你也不一定能看见周……听话,我送你回家。”

  我不吭声,一门心思往回走。

  许嘉函终于忍不住生气了,对我吼道:“你这个小女子怎么不知道害怕,那边可能已经死了一票人!”

  听说有死人,我终于犹豫着停下了。

  许嘉函松了口气,用手拍拍我的肩膀,声音柔和了不少,“听话,让我先送你回家,然后我替你回来看看。如果有什么消息,我打电话告诉你。”

  我想了想,也只有接受他的建议,毕竟人家行动处正在完成任务,我不知好歹地凑过去,显得怪不正常的。

继续阅读:第8章 被迫失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