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更进一步
安琳洲2016-09-02 07:113,175

  周广玮的动作顿了一下,也不知他在想什么,接着他很快整理好衣服,打开房门等着我。

  我迅速站起来,不敢再去看他,径直走出屋子。

  上班的路上,我依然紧跟周广玮的步伐,只不过略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他也不理我,自顾自地走着。

  虽是一前一后,虽然他并没回头,可是我却很开心能看着他的背影去上班。

  然而,我的胃里很难受,是昨晚喝了酒的后果。不过我什么也没说,因为我不想麻烦他停下来,打乱他本来的步调和生活方式。

  当然了,我也可以自己停下来,找个地方吃点东西,但我又不想失去这个和他一起走的机会。

  周广玮却停了下来,坐在早点铺的桌子边,“老板,来两碗馄饨。”他也不问我的意见,就替我做了主,有点霸道。

  也罢,我想此刻他就是喂我毒药,我也会乖乖地吃下去的,因为,我相信他。

  有时候信任就是这么奇妙的东西,可以很轻易地给予,即便我们只见过几次,但他就是有种让人愿意相信的力量。

  馄饨热乎乎地冒着气,我一边用嘴吹,一边四处张望着。一方面我从没在这样的地方吃过早点,看什么都新鲜;另一方面我的正前方就是周广玮,我不太敢和他对视。

  我盯着街边的报童看,盯着隔壁桌的络腮胡子看,盯着马路上的长衫书生看,就是不盯着周广玮看。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我才吃了一小半,周广玮已经把汤都喝完了,他丝毫没有要等我的意思,把手伸到衣服里掏钱。

  “这顿我来请吧!算是谢谢你收留我。”我尽量说的很正常,让他心里不要有负担。其实我是慌了,看样子他马上就要离开,而我还没跟他说上几句话呢!

  “那好吧!”周广玮也没客气,他利落地站起来,向我挥挥手,居然真的先走了。我想跟上去,可是觉得这样做有失矜持,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吃完我的馄饨。

  等我到了局里,老远就看到许嘉函正站在我办公室的门口。

  见到我,他关切地问:“蒋茵,你没事吧,昨天安全到家了吗?”他说话的声音很小,像是很怕被别人听见。

  “没事,谢谢你帮我解围。”我不能告诉他实情,只好故意避重就轻。但我感激他的话不是说谎,要没有他,我也不可能那么轻易脱身。

  “那就好。”他笑望着我,表情无比神秘,弯下腰凑近我的耳朵,“我告诉你一件事,张副主任可能得罪了谁,昨天回家的路上被人收拾了一顿。听说打得挺严重的,断了条胳膊还是腿的,最近都不能来上班了。你知道就好,别告诉别人是我说的。”

  我连连点头,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有种大仇得报的感觉。那老家伙真是活该被揍,而我,至少这段时间能过太平的日子了。

  也不知道揍他的人跟他有什么仇,真想好好地感谢那个人一下……

  可能是我的表情太丰富,许嘉函在旁边竟然笑了起来。

  我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地望着他。

  他突然正色,板着脸跟我说:“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昨天的事虽然是我应该做的,但我觉得,你有必要对我表示一下。”

  我认为他故作严肃的样子很好笑,同时也觉得他这么坦诚的人比较好相处,就大方地问:“你想让我怎么表示?”

  他似乎很高兴,搓了搓手,又犹豫了半天,这才开口,“我想让你请我吃中午饭。”

  这要求也太简单了,我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许嘉函像不相信我似的,一连问了几次“是真的吗”,得到的都是肯定的答案后,他笑着说:“那中午见。”

  我很自然地回了句,“中午见。”便和他挥手告别。

  事实证明,随和的人,连老天都会对他格外厚待,比如我。

  中午,许嘉函来找我的时候,竟然还带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在我脑海中徘徊了一上午的周广玮。

  想到他们是朋友的关系,我不觉有点庆幸:幸好认识了许嘉函,幸好他在鲍处长的生日宴上主动来跟我说话。

  我想我的表情一定是突然间明亮了许多,否则周广玮也不会用奇怪的眼神看我。

  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矜持地低下了头。

  许嘉函走过来,先是噗嗤一声,接着递过来一块手帕,笑道:“蒋茵,你怎么搞的?脸上沾了块墨水。”

  我大窘,才反应过来周广玮看我的奇怪眼神,其实是因为他不好意思告诉我我脸上有墨水的事。

  真是太丢人了,我赶忙接了手帕,转过身使劲擦。

  都怪刚才一边写字一边做白日梦。

  许嘉函为了怕我尴尬,故意若无其事地说:“我去餐厅问一下有没有位子。”

  我手忙脚乱的,擦了半天还是徒劳,墨水在我脸上已经变干了,用手帕怎么都擦不掉。

  我着急,心想这下形象可毁了,刚才看到周广玮还觉得高兴,这会儿真希望他没来。

  身边响起很轻的脚步声,周广玮竟然一声不响地转到我前面了。

  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脸,憋闷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盯了我一秒,面无表情地从我手中抽出手帕,转身走了。

  他竟然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原地尴尬!

  我顿觉无助,灰溜溜地跑到墙根下蹲着,期盼许嘉函这个比较随和的人会出来替我解围。

  不过十几秒,我期盼的救世主没来,来的竟然是周广玮。

  他走到我面前,挡住了一大片阳光,费解地冲我勾了勾手指。

  我站起身,依旧捂着脸上的墨水渍,尴尬到了极点。

  他用右手两个指头轻轻拂开我的手,左手捏着沾了水的手帕替我擦拭。他的表情冷冷,却又很专注,微皱的眉头离我不过寸许。

  如他一般的男人,竟然会站在大街上,细心地为我擦脸。我一边羞赧,一边喜悦,整个思维都乱了套,整个人也糊里糊涂的。

  就在这时,许嘉函也匆匆忙忙地出来了。

  看到我和周广玮的样子,他明显愣了一下,自嘲地说:“蒋茵,我刚想带你去餐厅的洗手间,没想到周兄已经解决了问题。”

  周广玮没理他,随手将手绢抛还给他,转身走进了餐厅。

  许嘉函对我和善一笑,颇有风度地说:“女士先请。”

  整顿饭,我都有点心不在焉,脑子里时不时就会跳出周广玮刚刚替我擦脸的情景。想到他那神采奕奕的眼睛盯着我脸看的样子,我的心脏就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许嘉函几次试图打开话题,见我和周广玮的反应都很冷淡,便悻悻地沉默了下去。

  饭后,在许嘉函的强烈坚持之下,并没有让我结账。我也顺水推舟,打着小算盘,想改天找个机会回请……

  打那以后,我和许嘉函渐渐熟络起来,在局里见了面会打招呼,偶尔还在一起吃个午饭。而周广玮,依然是冷冷的面孔,有时会面无表情地向我点点头。

  不过,能够这样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和从前相比,应该是发生了一些好的变化。

  比如有一次,我抱着一大堆整理好的旧报纸到资料室去归档,一路上小心翼翼的只顾着注意脚下,没看到前面有人。那个人把我手里的报纸接了过去,转身就往资料室走,我才发现他是周广玮。

  也不知怎么的,一看见他我就紧张不已,有时会期待见到他,可见到之后又手足无措,心里总是埋怨自己太蠢,希望他别看见我笨手笨脚的样子。

  他把报纸扔在资料室的桌子上,还没等我跟他说谢谢,就大步走了出去。我到了嘴边的话只能咽下去,觉得自己真是一事无成,连说句话都赶不上趟。但毕竟他帮了我,我虽然遗憾,到底也是欢喜的。

  有时我也会感到失望,比如另一次,我看见几个人去出外勤,他也是其中之一。他们中的有些人跟我打了招呼,可他的脸却冷冰冰的,看都没看我一眼。我知道,出外勤的时候,可能会有危险,说不定枪子乱飞,不小心就打中了谁,心里有些担忧,一下午都没心思工作。

  感谢我的好听力,终于听到了楼下军用汽车熄火的声音,我算准时间,假装要去盥洗室,其实只是想在走廊里遇到出外勤的同事们。

  “蒋茵,你好啊,又遇到你了,我说今天怎么这么顺呢,原来是美人在保佑我们啊!”

  他们队伍的其中一个人对我友好地开起了玩笑,我对他们笑笑,其实我只想笑给他一个人看。可所有人当中,唯有他没看我,径直走了过去。他的脸上写着疲惫,不过神采依然,我的心情有些低落,只好快步离开。

  心中庆幸,还好他们的任务完成的很顺利!

继续阅读:第6章 化装舞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