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最后警告
安琳洲2016-09-26 07:003,361

  瞧周广玮的神色不太好,我急于想转换个话题,便问:“话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不是去盯梢了吗?”

  周广玮神色稍稍缓和了些,说道:“这要多亏了你有个好朋友。何娇艳见你被人绑架,就先通知了警察跟过来,然后到廉公馆附近找我,给我指了方向。我追到这里,看见门口有人在望风,估计你在里面……还好,我来的不算晚。”

  听说是何娇艳救了我,我心中无比感激,这姑娘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倒也有粗中有细的时候。如果她只是报了警,没有去找周广玮的话,此刻我肯定是自身难保了。

  “她人呢?”我想告诉她我没事了,让她放心。

  “她要跟来的,我怕她会有危险,就没带上她。她到局本部去等消息了,待会儿我送你回家,顺便从那里绕一下。”周广玮耐心地解释道。

  想到何娇艳在等我,我顿时有些心急,赶紧拾掇了一下自己,就催促周广玮开车。我知道,何娇艳自己一个人住在重庆,她的家里并没有电话,所以她想等消息,就只能回局本部。

  周广玮明白我的心思,将车开得飞快,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回到了局里。他将车停在门口,想过来抱我,被我拒绝了。虽说晚上同志们大部分都走了,但在局里做些亲密的举动终究不好。于是他扶着我,慢慢地往机要室走。

  远远的,我看到机要室里透出的灯光,感到十分温暖。在军统的这段时间,我不仅认识了周广玮,还收获了一个朋友,这真是一件幸运的事。

  周广玮松开扶着我的手,轻声说:“你自己过去吧,我要到处里办点事情,待会儿再过来送你们回家。”

  我点头,忍着脚上的疼痛,一瘸一拐地往机要室走。还没等我走到门口,大门就哗地一声打开了,何娇艳冲出来,满眼泪光地望着我。

  “蒋茵,我真的担心死了。”她情绪激动地说,同时把我浑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不放心地问:“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吧?”

  我指了指自己的脚,可怜兮兮地说:“最不好的事,就是脚伤了。”

  她大大地松了口气,扶着我到机要室找了椅子坐下来。我把被绑架之后的事情详细地跟她讲了,她听得瞠目结舌,最后感叹了一句,“没想到你在特训班里的实战成绩不怎么样,关键时刻竟然也能派上用场。”

  我听她的话味道不太对,赶紧为自己辩解,“周广玮说了,那些人只是小站招来的乌合之众。我在特训班成绩虽然不怎么样,但是遇到乌合之众,也是能抵挡一会儿的。”

  何娇艳点头认同,“还好你抵挡了一会儿,不然周广玮也赶不及去救你。”

  是了,要说这事最大的功臣,还是何娇艳。她如果没有叫警察跟过来,我也没有逃跑的机会,当然,这在很大程度上拖延了时间。

  我问:“你又是怎么想到报了警又去找周广玮的呢?”

  她很实在地说:“这世道,警察里面也是黑的黑、白的白,谁能保证他们一定能救出你?当然还得找一个最关心你安危的人才好。我才是后怕得要命,当时要不是我跟你在一起,要不是我恰好听见周广玮说,他要去廉公馆附近盯梢……”

  她的声音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我扯了扯她的衣袖,宽慰她道:“没事的,反正我也好好地回来了,可见老天爷并不想让我灭绝,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何娇艳见我这么开朗,也笑着点了点头。

  我拉着她站起身,“时间晚了,咱们去找周广玮吧,他说会送我们回家。”

  何娇艳又恢复了平日里有说有笑的样子,一边跟我开着玩笑,一边往行动处的方向走。

  走着走着,我突然听见了不同寻常的声音,便示意何娇艳,让她也放轻脚步。

  我俩蹑手蹑脚地摸到行动处办公室的门口,只听里面传来魏杰的声音,“周广玮,你知不知道,擅自脱离任务是要受处分的。今天派你去盯梢,你差点把人给跟丢了,要不是同志们反应快,这个任务就失败了,你负得起责任吗?”

  好啊,她还倒打一耙,说得理直气壮的。我心中冷笑,因为她做出的肮脏的事情,导致我对她,连最后一点容忍也不见了。

  我听见周广玮的脚步声,然后就听见魏杰的惊呼声。我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周广玮生气了。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魏杰说话的声音,就像被人捏住了脖子——周广玮果然对她动手了。

  我有些紧张,他这么对待魏杰真的无所谓吗?对方可是还有一个在电讯处当处长的叔叔啊,虽然对我来说是没什么要紧,可是,周广玮他需要在军统的这份工作呀!

  这时,我听见周广玮冷冰冰而又透着阴狠的声音,“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今天你是故意让我去执行任务的,好借机会对小茵下手。我警告你,从今往后,你离小茵远一点。如果你再敢打她的主意,我发誓,会亲手杀了你,一命抵一命。”

  然后,屋里传来魏杰的呜咽声,再然后,呜咽声突然一松,应该是周广玮已经放手了。

  恢复呼吸的魏杰,气都没喘匀,就大声抗议道:“你胡说八道什么?谁对那个女人动手了?你不要借题发挥,什么脏水都往我身上泼。那女人在外面干了什么,惹上什么仇人,你知道吗?少来冤枉好人。”

  周广玮并不与她争辩,只冷冷地说了声,“那六个人,我通通杀掉了。”便往门口走来。

  我身边的何娇艳早已吓傻了,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直到周广玮开门出来,她还没回过神来。

  周广玮看见我们,有些意外,先是愣了一下,马上又恢复平静。他温和地说:“走吧,我送你们回家。”

  我扯了扯何娇艳的袖子,她就面无表情地跟着我走,像个木偶人似的。一路上,她都没有说话,这让我感到有些奇怪。

  等到了她家,我从车上下来,送她到门口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你怎么不说话?”

  她小心翼翼地向车里的周广玮瞄了一眼,压低声音对着我的耳朵说:“我不敢呐,他杀了六个人……”

  我噗嗤一声笑了,逗她说:“行动处里哪有手上没沾过血的?再说,他杀的又不是好人,你怕什么?”

  何娇艳奋力想挤出一个微笑,可是看上去却苦兮兮的。我见她实在勉强,就叫她赶快回家去休息,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她果然如释重负,头也不回地上楼去了。

  回到车里,我跟周广玮讲这段小插曲,他只微微一笑,有些神秘地并不吭声。

  我不明就里,追问他,“你笑什么?人家都把你当成杀人狂魔了。”

  周广玮转过来望着我,淡淡地说:“我还记得你第一次出任务时,看见几个死人就吓坏了。今天我不得已在你面前杀人,生怕又会吓到你,没想到,你适应得很快。”

  的确,他不说我都没意识到,当我看见小褂男满脸是血地躺在我面前时,感受到的只有小小的害怕,更多是不屑一顾,觉得他死有余辜。

  我沉思了一下,问:“你说,如果我在军统里呆久了,会不会也变成铁石心肠的人?”

  周广玮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随即转过脸去,目视前方道:“也许会。但我想,你的铁石心肠应该只是对敌人,不会伤害到自己人的。”

  我知道,当提起这种惹人伤心的话题时,不仅是我,周广玮也不愿意面对。可是,他又不得不面对,因为在他身边的人是我,他必须成为我坚强的后盾。

  我不想再用这种伤神的问题来难为他,便换了副笑脸,跟他开玩笑说:“你是没看见,我今天的表现特别英勇,你要不要夸夸我?”

  他重新又转过来,严肃地盯着我,十分郑重地说:“小茵,你今天只是命好。”

  我的心里咯噔一声,既为自己感到后怕,又为他的态度感到尴尬。他说的话是对的,我承认,但我只是想和他开个玩笑,他至于这样对我吗,我好歹也是死里逃生的人啊!

  然后,周广玮就在我噘着嘴,颇为不满的时候,轻飘飘地对我说:“看来你的实战技能需要重新磨练一下。等你的伤好了,我亲自教你。”

  原来这才是他的用意……我顿时觉得天昏地暗,好像人生的乐趣一下子被剥夺殆尽。

  我抗议,“打来打去是野蛮人的做法,我是大家闺秀,我不学打人。”

  周广玮眉头一抖,指了指自己,“你说我是野蛮人?”

  我的气焰立刻萎顿了下去,忙不迭地摇头,“不是不是,你是战士,勇士,嘿嘿。”

  他不买账地轻哼一声,不容商量地说:“我不可能总在你身边,而你却有可能会遇到各种突发状况。提高你的对敌技能,我才能放心。不过……”他顿了一下,微笑着说:“如果你肯好好学,我就可以答应你的任意一个要求。”

  这个条件听上去不错,我有些兴奋地问:“真的吗?”

  他点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我斗志昂扬地说:“一言为定!”

  他没料到我这么爽快就答应了,竟然不用他再费口舌,不免有些惊喜。

  我却在心中打起了小算盘,这个“任意”可要好好地利用,千万别浪费了才是。

继续阅读:第30章 危机到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