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自取灭亡
安琳洲2016-09-23 06:593,179

  那是一个午后,我坐在资料室的角落里安静地看着一张报纸。我的身体隐藏在一排书架的掩护后,我很喜欢这个位置,因为我不想向每一个到资料室里来的人打招呼。

  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响起,我扬起嘴角,满意于和周广玮在工作时间的不期而遇。就在我准备走出去跟他打招呼的时候,另一个脚步声紧随其后也来到了资料室。

  来人轻轻关上了资料室的门,似有什么秘密要和他分享。我知道我的处境很尴尬,正要硬着头皮现身,魏杰的声音却猝不及防地出现了。

  “周广玮,我要警告你,蒋茵绝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轻易相信她,你会后悔的。”魏杰像说着什么惊天大秘密一样,是不容置疑的告诫语气。

  “魏杰,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吧,我到这里来,是找资料的。”周广玮的语气中透着不耐,但魏杰到底是他多年的老友,他不便表现得太过明显。

  “我没有骗你,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真的被她搞得好难堪,她的手段真的很厉害。”魏杰委屈地说,似乎她才是整个事件最大的受害者。

  周广玮没有吭声,一只手在书架上漫不经心地寻找,看上去并不把她的话当回事。

  魏杰急了,生拉硬扯地说:“我想她一定在你面前说了我很多的坏话吧?你千万不要听她的,她是故意要败坏我的名声,我都被她算计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周广玮的忍耐却到了极限。他打断了她的话,不留情面地说:“魏杰,你不要以为我休息了三个月就什么都不知道。我劝你一句话,给别人留三分颜面,就是给自己留一分退路。你之所以到今天这个地步,是因为你一门心思要置小茵于死地。你再跟她过不去,我就没法再做你的朋友了。”

  魏杰虽然喜欢耍些小手段,但是她的计谋并不高超,以至于低估了周广玮的聪明才智,或者说,高估了她在他心目中的位置。

  她本以为她的一席话,虽不致命,但或多或少会引起周广玮对我的猜忌。她本以为我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夸大渲染一番到周广玮那里去告状,如她所预料,周广玮会感到累和烦。但她没有料到的是,我什么都没有说,而她无端的污蔑,轻轻松松就引起了周广玮的反感。

  然而她已经笨到连适可而止怎么写都不会了,依然不知死活地说:“是她这么告诉你的对不对?她把脏水都泼到我头上了对不对?我就知道她一定会跟你胡说八道的。周广玮,你相信我,虽然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但她绝对比我更阴险!”

  周广玮长叹一声,好不容易才耐下性子地说:“好了,魏杰,你别再说下去了,你根本不了解小茵。你们俩的恩怨,她一句都没有跟我提起。在她眼里,那是一个根本不需要拿来和我分享的不愉快的记忆,她不想让我不开心。这一点,她跟你就很不同。”

  他的语气虽然比较平和,但是话语中不满的意味已然十分明显。尤其是他拿我和魏杰作比较,我远胜她一筹,并且她搞出的那些小动作,在我们看来,都是不值一提的。如此种种,以魏杰的性格,定然是无法接受的。

  她恨得咬牙切齿,却终究被说得无言以对,只能狠狠地跺了跺脚,摔门走了。

  我听见周广玮查找资料的声音,唯恐他先发现我,让我更难解释,就犹豫着从书柜的掩护中踱了出来。

  “小茵,你怎么在这儿?”周广玮看见我,先是吃了一惊。

  我赶忙解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躲在这儿听你们说话的,我只是在看报纸,没来得及出来。”我知道我无意中偷听他们谈话的性质极其恶劣,周广玮若是生气,我也无话可说。

  “没关系,我跟任何人说的任何话,你都可以听,只要你不泄密。”周广玮笑着走近,轻轻把我揽在怀里。他刚才对魏杰说的话,如果是出自内心,那么他就是已经理解了我的用意,也没有把谣言当做一种负担。

  我反手搂着他,小声说:“有件事我必须要坦白,我确实算计了魏杰,引她在别人面前说出了散布谣言污蔑我的事实。但我不是故意那样做的,我只是听见门口有人,就顺水推舟地没有告诉她而已。”

  周广玮轻轻一笑,显然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反而宽慰我道:“没关系,你这样做很对。本来我总是怕你会被她欺负,既然你懂得保护自己,我就放心多了。以后遇到这种事,先来找我,万一我不在,你先任意处置一下,等我回来。”

  他一边说,一边还顺手帮我把头发理了一下。

  我听他的话很有意思,尤其是那句“任意处置一下”,就好像我有多大的能耐,可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似的。

  但,适当地矫情一下还是有必要的。虽然我并不觉得有愧于魏杰,但为了逗逗周广玮,我还是开口说:“可她是你多年的朋友,你这样偏袒我是不是有见色忘友的嫌疑啊?”

  “谁说我偏袒你了?”他好笑地说:“如果这件事是你的错,我是不会帮你说话的,还要反过来劝你呢。不过,你做的这么好,我都没表扬你,倒是我的不对了。”

  他难得幽默一回,我很满意,便拿出了也不太常用的撒娇本领,说道:“那你快点表扬我吧!”然后,我挺直了腰板,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

  他失笑,揉了揉我的头发,疼爱地说:“调皮!等周末的时候,我陪你去书局,你选一本想要的书,我送给你好不好?”

  我用力点点头,表示对他的提议很是满意。

  中午吃饭前,周广玮来我办公室找我。当他牵起我的手时,我并没有如平常那样小声提醒他要注意影响,倒是破天荒大大方方地由他拉着。

  我知道,这一路上,我们又斩获了很多目光,然而我不在意。我就是要告诉某人,别再徒劳无功,她的每一个愚蠢的决定,都不能破坏我们的关系,只会让我们更加坚定。

  如果,她能够读懂我的意思,那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种幸运。感情是两情相悦,不是一厢情愿。即便周广玮的身边没有我,也绝对不可能会是她。正如周广玮自己所说,如果他会喜欢上她,那也就不用等到今天了。

  我们安然地用餐,魏杰却把牙齿磨得咯咯作响。隔着人群,我也能感受到她凌厉的目光,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似的。

  吃完了饭,我和周广玮在办公楼的天台上聊了一会儿天,就各自回到工作岗位上去了。

  何娇艳一脸愁容地凑过来,十分担心地说:“蒋茵,我觉得你真的要小心一点了。现在你已经彻底激怒了那头母老虎,以我的观察,她就要咬人了。”

  我想了想,魏杰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咬我呢?散布谣言?显然已经没用了,不会有人再相信她。在工作上打压我?那还真要谢谢她了,反正我也不太中意军统的工作,她要是能让组织上把我除名,我正好回家陪外公……

  左思右想,我都觉得我不会亏,所以也就对何娇艳的话一笑置之。

  而何娇艳呢,见我总是不以为然的样子,担忧的神情更加浓厚,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心事重重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下午的工作很忙,以至于我还没有意识到,就临近了下班的时间。

  自从周广玮回到局里,就总是要在下班的时候送我回家。虽然我家离局本部和他家都很远,他送完我之后,还要忍受一路的孤独回到自己家,但他就是乐此不疲,并且在这件事上,表现出了超于常人的毅力。

  但今天,在我兴高采烈地挽着何娇艳的手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却稀罕地露出了抱歉的神色,跟我解释道:“今天晚上,魏杰的行动组盯梢缺人手。她已经跟上级申请,派我前去支援……待会儿我就要出发,不能送你回家了。”

  魏杰请求周广玮的支援,多么没有悬念的结果!

  我心中不乐,却不能表现出自己的狭隘,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你去吧,工作更重要些。只是,这次任务会不会有危险?”

  他摇头,低声跟我说:“我只是负责在廉公馆附近盯梢,至于抓捕的行动,交给别人做就好了。放心,不会有事的。”

  我点头,就算不放心也别无他法,只能叮嘱,“你自己务必要小心,任务结束之后,不管多晚,给我打个电话。”

  他微微一笑,在我额头蜻蜓点水地一吻,转身离去。

  我目送他走远,何娇艳捅捅我,笑得贱兮兮的,打趣道:“蒋茵,你们还真是如胶似漆呀!瞧他对你好的那个样子,我都想找个男朋友了。”

  我嗔怪地白了她一眼,挽住她的胳膊,“别废话,赶紧回家。”

  我们回家的路刚好有一段重合,今天周广玮不在,我跟何娇艳刚好边走边聊聊天。

继续阅读:第27章 落入虎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