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声声诀别
安琳洲2016-09-28 06:593,223

  不久后,在军统局本部拟定的抽调人员名单中,周广玮赫然在列。他被分配到魏杰所在的第二行动组,虽然听命于组长,但在暗杀行动中是打前锋的。

  我听说,魏杰是主动请缨的,并且还利用她在局里的关系,把周广玮收归旗下。她的用心固然值得推敲,然而我已经顾不得那许多了。

  关野雄二目前是军统的眼中钉,也是日方在武汉最为倚重的特务头子。拔掉这根毒草,无异于消灭了日军在武汉最有利的一颗獠牙。为了功劳、为了前途,许多人都丧失了应有的冷静。我看着行动组的某些人在摩拳擦掌,心中隐隐为他们感到担心。

  如果行动失败,那么矛盾将会被激化,可能引起日军对军统更加凶残的报复。这样的话,不仅仅是武汉站,南京站、上海站等军统重要的所在地都可能会遭到威胁。

  而且,和日本人打交道,一个不小心便是身首异处的下场,他们此去定是凶多吉少。因此从得知消息的那一天开始,我的心就没有一时半刻不是吊着的。

  我能想到的周广玮自然更加心知肚明,我想他一定也是十分紧张的,只不过在我面前摆出处变不惊的神色,试图让我放心。而我也只能尽量配合他,希望他不要因为担心我而分神。在他出发前的那些天,我们就是这样隐忍着,互相折磨对方的。

  更让我的生活雪上加霜的是,外公不小心感染了热伤风,本以为吃点药就会好,但他的病情竟然越来越严重,有时会昏睡很久很久。我担心他,只要有时间就会留在家里照顾他。而周广玮启程在即,我却抽不出时间和他在一起。这样两边挂心着,我几乎没有一天能睡上安稳觉。

  就在周广玮即将要离开重庆的前一天夜里,我已经被失眠折磨得精疲力尽,意识虽然模模糊糊,却始终不肯真正放开我,容我进入梦乡。在半梦半醒之间,我听见房间中有轻微的响动,一下子清醒过来。

  只见一个人影越过窗框,迅速地闪到我的床边。我刚要发出惊呼,来人却在黑暗中准确无误地捂住了我的嘴。

  “是我!”周广玮那熟悉的低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瞬间松了口气,心却砰砰跳个不停。

  “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我往旁边让了让,他便顺势坐了下来。

  “我想你了,想趁你睡着了来看你一眼。”周广玮低声说道,语气再平淡不过了。

  在这样的深更半夜,他大费周章地来看我,这让我的心里升起了不祥的预感。他必定知道此去凶险异常,所以才要向我道别,只是不知道这一道别,是再见还是永别。

  我害怕到了极点,生怕他一去不复返,可越是害怕,就越感到绝望,因为我拿这越来越强烈的不祥预感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不想承认这预感,便一个劲地暗示自己,凭他的能力一定能化险为夷的,我只要好好等着,就会熬到他平安归来的那一天。

  “你外公没事吧?”他理了理我睡乱的头发,关切地问。

  我不想让他挂念,撒了个谎,“这几天好多了。”

  他轻轻地嗯了一声,沉默了几秒钟,问:“你还记得我说过的吗?如果你好好跟我训练,我就让你提一个要求,现在你想好了要提什么要求吗?”

  我鼻子一酸,差点掉下眼泪来,心里恳求他不要把这一面当成诀别一样,让人伤心。可是,我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表现出来。他越是冷静,我就越要配合他。

  我强颜欢笑地说:“早就想好了,八月十五号是我的生日,离现在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如果你能快点完成任务赶回来,我想让你陪我过生日。”

  “是吗。”他意味深长地说了个不是问句的问句,似乎有点犹豫,又似乎有点遗憾。

  我再也听不下去他语气中露出的诀别意味,扑上去搂住他的脖子,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下来,都被我用自己的袖子接住了,一滴都没掉在他身上。

  “小茵。”他轻轻地唤了一声我的名字,手臂抱着我,紧了紧,在我耳边用近乎呢喃的声音缓缓说:“我爱你。”

  一字一句,痛入骨髓。

  我多么想跟他也说一次“我爱你”,这句话,很早以前就成真了。可是,我却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我生怕让他听见我的哭腔,只能伏在他的肩上,用力点头。

  我们就那样抱着,抱了很久很久,直到我的眼泪干了,直到我能平静地跟他说话。但我没有说话,我用两只手捧住他的脸,主动将我的嘴唇凑近他的嘴唇,用力地吻了上去。

  好像要燃尽生命一样,我从没感觉过如此炽热地想要靠近一个人。他虽然抱着我,但我却在渴望着更多的东西。我微微睁开眼,借着月光看他长长的睫毛投射在下眼睑的阴影,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自这一刻起,我仿佛预见了我的未来,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未来。我站在灰色的世界里,如背景的人来人往中,只有他是彩色的。如果有一天,他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的世界,就会彻底失去色彩。

  我不可能再爱上另一个人了,周广玮,你知道吗?若你负我,便是将我未来的日月彻底抹杀了。所以,你一定要平安地回来。

  我任由自己脑海中各种杂乱的思绪肆意乱窜,捧着周广玮脸的手却不自觉地下移,捉住了他领子上的第一颗纽扣。

  他察觉到我的异动,猛地睁开眼,深邃的目光中闪过一瞬的迷乱,但很快变得清明起来。他迅速握住我的手,温柔地看着我,轻声说:“小茵,别这样。”

  我不管,既然他可以句句都是诀别,我为什么不能做我想做的事情?我不理他,抠开他的手,继续解他的纽扣。

  他的呼吸有些粗重,终于用了点力气,把我的手扯开,将我紧搂在怀里,限制我的动作。

  “小茵,你听我说,冷静一点。”他的语气有些急躁,但能听出他的克制和隐忍。沉默了好久,他终于放柔了声音说:“小茵,你一定要好好保重,等我回来。如果赶得及,我一定给你过生日,到时候,我什么都答应你。”

  被他这么一说,我似乎真的冷静了很多。他答应我他会回来的,他一向是个守信的人,如果没有把握,他是不会乱承诺的。不知为何,他的这几句话,竟像是我的主心骨一样,令我的情绪瞬间安稳了下来。

  见我顺从地点头,他终于放开我,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吻。我依旧把手伸向他的领口,他的呼吸微微一滞,诧异地望着我,语气变得严厉,“小茵!”

  我平静地说:“太晚了,明早再走吧! ”然后帮他解开领口,挪出了更大的地方,够他在我身边躺下来的。他似乎松了口气,搂着我躺下,好半天都没吭声。

  其实我的心中有千言万语,很想对他说。可我没有机会说了,他赶了这么远的路来到这里,休息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得让他睡觉。

  我握着他的手,真希望他明天睡过头,错过了出发去武汉的火车。上级一生气,取消了他的任务,把他关起来闭门思过,作为惩罚,让他无法在这次行动中立功。

  我又在想,或许我可以把他藏在我们家的某个房间里,让他在重庆凭空消失。就算上级追查,大不了我受个处分,总好过让他去卖命。

  在我的胡思乱想中,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天就要亮了,而我又一夜没睡。我能感觉到,周广玮的手从我的手中轻轻抽走,又悄无声息地下了床,默默替我掖好被角,便敏捷地跃出窗口。

  我用被子使劲捂住嘴,不想让还没走远的他听见我的啜泣。分离已经是人类最大的痛苦,装作若无其事的分离更让痛苦的过程变得难以忍受,然而我们却都忍了下来。

  自此以后,我的生活进入了无休无止的混乱模式。每天上班唯一的任务,就是探听武汉方面的消息。只要是武汉来的电文,我会用最快的速度翻译出来,并从中寻找有关周广玮的蛛丝马迹。

  外公的病情越来越重,经常前一秒还跟我说话,后一秒就失去了意识。医生走马灯般在我家里穿梭,却没有一个人能给出可信的答案。

  一天,我趁着外公的精神尚好,将他推到花园里晒太阳。没多一会儿,他说口渴,我就让他在花园里随便转转,我去给他拿水喝。

  但当我握着水杯,急匆匆地从房子里跑出来的时候,外公却不见了踪影。我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在花园里到处寻找他的踪影。

  最后,我在树丛里找到了他,他正推着轮椅四处乱转,眼神茫然,嘴里还念念有词。

  “外公,你怎么了?”我跑过去,一把稳住他的轮椅,害怕地问。

  他用陌生的眼光看了我好久,终于回过神来,“哦,茵茵,你来了。”

  我来了?我心中又惧怕又疑惑,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赶快把他推回屋子里,然后迅速拨通了医生的电话。

继续阅读:第32章 无依无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