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意外挑衅
安琳洲2016-09-18 06:593,261

  我耐心地给周广玮讲述法国作家小仲马笔下,关于巴黎上流社会的高级交际花玛格丽特的故事,尤其是她和男主人公,纨绔子弟阿尔芒之间那热烈而无奈的爱情。

  也许是我讲解得太富有感情,他听得入了神。在我说到玛格丽特终于被阿尔芒感动,决定与他一起隐居郊区的时候,他的脸上浮现出向往而欣慰的神色。而当我说到玛格丽特在阿尔芒父亲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决定重返上流社会,继续她纸醉金迷的生活时,他又明显露出惋惜和忧伤的神情来。

  我第一次见他如此多愁善感,一边狐疑我是不是对他产生了不好的影响,一边又觉得他变幻的神情十分可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最后,我道出了悲剧的结局。玛格丽特病入膏肓,弥留之际,也没有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爱人最后一面。而当阿尔芒心急如焚地赶回巴黎时,所能看见的,也只有爱人已然腐烂的尸体。

  在我看来,这结局正是整部小说中最触动人心的部分——当美貌、名利、青春、爱情都化作一抹尘土,是否有人还会记得它们当初的模样?对于失去了挚爱还不得不独自生活下去的人来说,越是美好的过往,在追忆时就越会感到钻心挖骨的痛苦吧?

  当我这样和周广玮说的时候,他没有作声,只是紧紧地抱住了我。我明白,这个故事,一定引起了他对我们未来的深深担忧——如果我们也身不由己,最终阴阳相隔,那对活着的一方来说,真是莫大的折磨。

  生活总是对活着的人更加残酷,因为活着就要不可避免地去承受自己无法面对的现实。我很清楚这一点,因此在心中暗暗祈祷,我和周广玮两个人,一定要平平安安地度过这段灰暗的岁月。如若不能,上天一定要夺去一个人的话,请拜托让那个人是我。

  我再次到局里去上班的时候,意料之中地收到了许多复杂的目光。我没有出现的那一天,给了同志们背后谈论我和周广玮的绝佳时机。医院病房里发生的情景,通过口口相传,成了局里人尽皆知的新闻。

  更加理所当然的是,我接到了股长的“传召”。预感到大事不妙的我,已经做好了顽强抵抗的准备。虽说我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但周广玮不同,他还有他的荣誉以及抱负。

  “小蒋,昨天你请的是病假。不过我听局里的同志说,昨天是周广玮出院的日子,鉴于你们之间的关系,再看你现在也不像有病的样子,我认为应该对于你请假的原因再进行一下推敲。这样吧,我就给你个机会,你自己坦白吧!”股长一番话说的有理有据、不容置疑,充分符合一个情报人员应有的逻辑。

  我咬紧牙关,誓死不屈,堂堂正正地说:“报告股长,我昨天确实因为身体不适请了一天假,这跟任何人出院都没有关系。”

  “是吗?可有人在医院附近看见你了,这你怎么解释?”股长双臂环抱于胸前,看我的眼神阴沉沉的。

  我料定这是他在诈我,虽说局里面有针对我们的监察机构,但对于我这种没有任何“劣迹”的人员来说,除非他们吃饱了撑的,不然不会对我有兴趣的。而且,这个时候认了就等于是罪加一等,即便真有人看见,我也得说是他们看错人了。

  “报告股长,生病了去医院也是正常的,更何况,我昨天根本没有出过家门。”现在的我的确和过去的我大不相同,撒谎都不会脸红的。

  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股长并没有实质上的证据可以推翻我的话。我咬死了不承认,他也拿我没办法,只好作罢。

  从股长办公室出来,我大大松了一口气,心中窃喜我的直觉帮了自己一个大忙。然而真正难办,并让我始料未及的事还在后面。

  上午的工休时间,译电组的同志们十分善良地并没拿我和周广玮的关系大做文章。不过以何娇艳为首,有人倒是着实说了一顿玩笑话,无非关于我是如何在她们商议去探病之时装出了一本正经的样子,实际上已经暗度陈仓了之类的话,我笑笑、装装傻也就算过去。

  谁想午餐时间,行动处的一位女性组员径直坐在了我的对面,饭也不吃、眼睛也不眨地盯了我很久,像具石像一般。我正暗自奇怪,旁边的何娇艳却看出了门道,她示意我赶快离开。我虽不明就里,但看她的眼神,也觉得事情非同小可,于是收拾收拾准备回去。

  “站住。”石像终于开了口,语气很是严厉、不容我质疑。鬼使神差的,我竟然又坐了回去,满心认真地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你就是周广玮新交的女朋友?”石像说话颇为趾高气昂,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哪门子皇亲国戚,要不就是周广玮家的直系亲属什么的。

  我点点头,根据何娇艳的眼神,大致推断出了此人的意图。

  石像用有些刻薄的眼神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鼻子里重重出气,“哼,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美嘛。不过看你的样子,可怜兮兮的,很会装娇弱,倒是男人都会喜欢的类型。”她的话说的刺耳,然而于我却是无谓放在心上的,我一向如此,对别人的话不甚在意。

  “好了,魏杰,我们看看就好,不要再说下去了。”旁边赶过来的女同志小心翼翼地劝着这尊叫魏杰的石像,她的声音让我觉得很耳熟,原来是8414,老相识了。

  我正感叹8414什么时候学会了这息事宁人的把戏,耳边却突然暴起魏杰的一声断喝,“我的话还没说完!”

  8414立马噤声。在我看来,能让8414都服帖,这个魏杰很有一种大将风范,看来她身为女流之辈,在行动处也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而何娇艳显然也被她的气势吓住了,竟然罕见地没有开口。于是,我也只好默不作声,悉听指教。

  魏杰扫了我一眼,有些轻蔑地问:“如果我没记错,你是去年才到这里来的?”

  我又点点头,心里做好了以不变应万变的准备,总之她说什么我就听什么,反正又不会少块肉。

  魏杰继续说:“我和周广玮在特训班里就认识了,到局里也有六年了,光是在一起出生入死的经历,算算也有几十次。在这里没人比我更了解他,你年纪这么轻,他喜欢你也是把你当成妹妹,你不要想偏了,到头来自作多情。”

  好一个下马威,如果我不是从小就对这一类的言辞习以为常的话,现在恐怕已经是恼羞成怒了。在众人同情和看热闹的目光中,我笑了笑,继续期待她接下来的演讲。

  我的镇定显然令魏杰有些乱了阵脚,她不解地看了我一会儿,应该是在脑子里努力搜寻能将我一击致命的话。

  然后,她似乎是找到了,立时傲然地说:“男人起初都会被你这样柔弱的女人所迷惑,但是相处下来,一定会感到乏味。两个人要有相似之处,才能有共同话题,在这一点上,你认为你适合他吗?”

  我还是笑,并不是要故意气她,只是笑她把我当成了柔弱的女人。一个人弱不弱难道看外表就知道了吗?会用拳头的就一定是强者吗?

  “你总是笑什么?有什么话就赶快说!”魏杰又拿出她那雷厉风行的做派,在这种世道,能像她一样肆意地活着也挺叫人羡慕的。

  我的笑容未变,心平气和地说:“今天是你有话要跟我说,所以我一直在听,如果你说完了,那我就要走了。”我站起来,不想再跟她纠缠下去。

  魏杰也站起来,试图拦住我的去路,还好8414及时把她拉开了。

  魏杰不服,虽然被人拉扯着,嘴里还在不停地念叨,“我就不信了,这丫头总共在这儿工作的时间也不过几个月,周广玮就会喜欢她!”

  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毕竟她说什么都不重要,我只在乎周广玮一个人。只要他在我身边,我就无畏流言,也不惧威胁。

  等离食堂原来,何娇艳才扯了扯我的衣袖,担心地说:“蒋茵,刚才的那个女人,你知道她的来历吗?”

  我摇摇头:真的不知道。虽说我来军统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但对于别的同志,依然知之甚少。这大概跟我的性格有关,我一向不太关心别人的事。

  何娇艳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神秘兮兮地说:“她可是行动处唯一的女组长,作风十分强悍。最主要的是,她在军统局内部很有背景,怕是你惹不起的。”

  我不以为然地看了她一眼,笑着说:“有背景又如何?牛不喝水还强摁头了?周广玮不喜欢她,她就是再拿我撒气也于事无补,等她明白这个道理,自然就消停了。”

  何娇艳无奈摇头,“蒋茵,要是谁都像你这样看得开就好了。现在魏杰明显是在周广玮那里不如意,就找你撒气来了。要我说,不管她和周广玮最终如何,反正你是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我应了一声,算是接受了她的意见。然而,我的心里还是不怎么在意的,毕竟魏杰也有工作,不可能时时都有闲心来针对我。

继续阅读:第22章 微风过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