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拜见家长
安琳洲2016-09-21 06:593,226

  周广玮在家养伤的这段时间,是我们最快乐的日子。只要一有空闲,我们就会千方百计地呆在一起,有时是在他家里读读书,有时到公园的长椅上晒晒太阳,有时也会看场电影、逛逛大街。我第一次谈恋爱,就充分体会了牵肠挂肚、难舍难分的感觉,我想他也是一样。

  因为周广玮牵扯了我的精力,我在工作上的表现有了些微的退步,股长自然是第一个发现我变化的人。不过他也无可奈何,因为无论他对我进行多少次训话也无济于事,他本身亦十分无奈于我们这些年轻男女身上经常表现出的心不在焉。

  好在我虽有了些不思进取的嫌疑,倒也没出什么大问题,只是股长要对我上交的电文等更加细心查看,以确保不会因为我偶尔的敷衍了事而连累到他。

  原来不管生长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只要能活的单纯,就会很快乐。现在的我,简直开始享受这种生活了。

  周广玮的身体素质极佳,除了手臂的骨折还需要好好调养之外,其他的伤处所幸没有留下病根,也没有阴天下雨就隐隐作痛的后遗症。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决定尽快完成外公的心愿,请他到我家去做客,毕竟这样大段的时间对他来说不是总有的。

  因为要见长辈,周广玮显得很紧张,一脸肃穆的样子让我忍不住想笑。他时不时就会问我,“这件衣服会不会显得我太随意?”或者是,“你外公比较喜欢老成的还是单纯的?”

  我笑着答:“他喜欢什么样的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你跟他在一起。你只做自己就好,他若是能接受你本来的样子,你们就多聊聊;若是接受不了,我想办法让你快些出来。”

  可他仍是不放心,跟我打听了很多外公的喜好之类。我虽然一一跟他讲了,但最后还是忍不住要打趣一句,“即便你的功课做得再透彻,也未必能投其所好。他喜欢听琴,难不成你还会弹?”

  他想了想,认真地问我,“如果我现在开始学,到了见面的那天,能不能稍微弹一曲简单点的?”

  他越是认真地说,我越是想笑,促狭地忍不住拿他寻开心。我问他,“如果你弹了,但是外公觉得你弹的不好呢?”

  他就犯愁了,似乎遇到了人生中难解的问题,抓耳挠腮地想了半天,还是没有头绪。

  我从没看见过他这种样子,只觉得一夕之间,他就变得无比陌生,还是那个雷厉风行、勇敢无畏的行动组长吗?

  见他实在太紧张了,我最终还是放弃了拿他开玩笑的心思,认真安抚他说:“你真的不用太拘束的,本来的你就很好。我从小是在外公身边长大的,难道我们看人的眼光会不一样吗?我这么喜欢你,外公也一定会喜欢你。”

  我自认为说得很动人,却不成想,周广玮听完之后立刻激动地抱住了我,在我耳边松口气般地呢喃,“还好你喜欢我……”

  我笑了——不喜欢他就不会带他回家了,这人到底是怎么了?

  到了正式见面的那天,周广玮穿戴得一丝不苟,恭敬严谨地来到我家。外公也是一身整齐的着装,即使在轮椅上,依然正襟危坐、威风堂堂。

  外公虽有很多年没有走出我家院子以外的地方了,但通过收听广播和看报,仍对时局的变化了如指掌,再加上他和周广玮都在军统工作过,两个男人聊的自然都是女儿家不喜欢的内容。

  我听他们一口一个时事,一口一个军统,全然没有我插嘴的余地,就有些困了。反正枯坐着也乏味,便趁他们不注意溜回自己的房间,自在地坐在床上看书,看着看着就真的睡着了。

  等我醒来,天色已经不早,我估摸着到了该吃晚饭的时间,就信步走到楼下,顺便看看外公和周广玮是不是还在神采奕奕地侃侃而谈。

  然而,客厅里只有外公一个人,他平静地坐着,一边看报纸,一边喝茶。

  “人呢?”我到处搜索着周广玮的身影,可他就跟没来过一样,一点踪迹都不见。

  “走了。”外公摆弄着他的茶壶,不露声色地看着我。

  “怎么也不留他吃晚饭啊?”我顿时怀疑外公和他没有谈拢,不然怎么会不客套一下就让他走了。

  外公似笑非笑地白了我一眼,“你还怪我?谁让你上了楼之后就一直不下来,能招待他的人都不露面,人家怎么好意思留下吃饭?”听外公的语气,倒不像是对周广玮不满意的样子,我顿时松了口气。

  只是,真有点对不住周广玮。明明是我说的,如果他和外公聊不来,我就找机会早点送他出去,可我却睡得昏天黑地的。

  这时,外公开了口,“茵茵,你过来。”他一召唤,我就赶快跑过去坐到他旁边的地毯上,头乖巧地靠着他的膝盖,一声不响地等他说话。

  外公语速不快,却意味深长,“茵茵,你看人的眼光还不错,这小伙子是个可靠的人。不过,外公对他的职业……你也应该明白,他的工作太危险了,你是个女孩子,外公不得不为你担心啊。”

  若论起对军统的了解,怕是没有人比外公的感触更深了——为了效忠党国,他失去了自由行动的能力,失去了唯一的女儿,他一定很害怕再失去我这个唯一的外孙女吧!

  可是,胳膊肘已经完全向外拐的我,担心的却是另一件事,“外公,您不会把您的顾虑都跟他说了吧?”即便能体会到外公的担忧,但我还是怕他的一席话会让周广玮动摇。

  毕竟,外公所指的,我之前也深深地矛盾过,好不容易迈过自己的那道坎,我可不希望周广玮又来一轮。

  外公轻叹一声道:“我没有明说,但我相信以他的聪明,应该能听出我话里的意思。不过你放心,他没有表现出对你犹豫的样子,所以外公还要提醒你,如果你执意跟他在一起,就要做好适当的心理准备。凡事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要让自己无法自拔,你明白吗?”

  我点点头,其实外公所说的,我在心里已经思考过千万次了,可人的心哪里是说远就能远,说近就能近的呢?!就算会被伤害,我也已经走到这地步,早就拔不出来了。至于外公的另一层意思,当时我是全然没领会的。

  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有些事我也想搞搞清楚,便问:“外公,你在局里的时候,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变成这样吗?”我指的,是他只能坐在轮椅上度过余生的状况。

  外公毫不犹豫地说:“想过,军统里的每一个人都会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没有这样的觉悟是没法塌下心来工作的。”

  “可你并没有因此就不认真工作,也不会选择瑟缩在安全地带,让别人去冲锋陷阵,不是吗?”我很郑重地问。

  “当然。”外公果断点头,完全不假思索。

  我没有继续往下说,我觉得外公已经明白了我想要说的话。

  生于乱世,随时都可能发生危险,甚至丢掉性命,不只军统的人如此,所有人都是一样。但不能因为这样,就不去生活、不去感受、不去爱。只要活着,就得按照活下去的计划来做打算。这个道理,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明白,但以外公的阅历,一定会马上就听懂的。

  果然,外公略一沉思,心下释然,神情也舒缓了很多。他把手搭在我的肩头,轻轻地拍着,我知道他是在鼓励我。

  其实他一直就是个很开明的人,否则,我也不会在他身边肆意生长。而且他算是比较乐观,否则,他也不可能耐得住无法走路的日子,而没有表现出一点点心理扭曲的现象。

  最终,他微微一笑,选择放弃继续说服我,只是淡淡地说:“外公老了,跟不了你多久,你的事还是要自己多拿主意。”他的头发,好像一夕之间又花白了不少。

  我听着心酸,不敢想象他不再跟着我是个什么光景,一不小心就湿了眼眶。

  外公拍着我的头,声音有些寥落,“茵茵,有个比你成熟的男孩子带着你也很好。外公只怕你成长得不够快,万一哪天,外公不能再护着你,你要怎么办?”

  不得不说,由一件事联想到另一件事的能力,我是承袭了外公的。他老人家要操心的事情显然很多,但几乎件件都是关乎于我。

  我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不太会撒娇的我,少有地扯了外公的衣袖,赖巴巴地说:“我不要外公离开我,外公要一直在,一直在……”

  外公笑了,但是笑得很无奈。我已经长大,他没办法再骗我说,他不会老,也不会死。而且,即便他骗得过我,时间也不会帮他说谎。他的头发越来越白,人也越来越苍老,我都看见了,只是不敢往深处想罢了。

  他轻叹一声,帮我擦眼泪,温和地说:“茵茵,外公最大的希望,就是看见你好好的。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要记得外公的这句话。”

  我泣不成声,哽咽到没有说话的余地,只能奋力地点点头。

继续阅读:第25章 谣言真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