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谣言真相
安琳洲2016-09-22 06:593,139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局本部里开始流传一个关于我的谣言,说我周旋在周广玮和许嘉函之间,玩弄他们的感情,导致本来的朋友反目成仇。最终,在这场战争中落败的许嘉函甚至一气之下,调离本部去了武汉。

  这个故事的时间、地点、人物都和实际情况相当契合,由不得人不信。但是在我掌握的情况中,只有许嘉函是周广玮的朋友这一点是符合实际的。我不知道我不在的这一年,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据我所想,他们应该不至于到反目成仇的地步。

  我虽然年轻,缺乏斗争经验,却也清楚,这在我和周广玮关系明确后传出的,着意把我塑造成红颜祸水的谣言是针对我个人的行为。

  我大概能猜出谣言的始作俑者是哪一位,但我并不想责怪那个人,我只是感到可悲——谣言之于和它本身无关的人,只不过是茶余饭后打发时间的谈资而已,说归说,没有人会真正抽出时间和精力来为传言中的受害者打抱不平。所以,散布谣言的人十有八九不会从谣言的本身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他们的努力只是娱乐了一众的看客。

  现在的情况便是如此,即使别人在背后把我骂的体无完肤,只要我装作不知道,就对我造不成实质性的影响。让他们当着我的面骂,一来他们觉得没必要,二来他们也不敢,毕竟破坏团结的事,不是谁都有足够的背景去做的。所以,魏杰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分裂我和周广玮,简直是不可能的。

  然而,我的听之任之使谣言的传播愈演愈烈。最新的情节是,我因为心虚,甚至不敢为自己做任何辩解。对此,我依然是一笑置之,我的做法显然令看客们颇感意外,也让魏杰乱了阵脚。我敢说,如果她懂得适可而止,明白过犹不及这个道理的话,她自以为聪明的胜利果实可能会保存得更久一些。可就是她的咄咄逼人,让事情反而弄巧成拙了。

  每年的四月一日,是军统为了纪念因公牺牲的特务们而召开追思会的日子。到了那一天,会有很多大人物莅临军统局本部,因此,所有人都要踮着脚后跟,小心翼翼的才是。

  局里的女性本就比较少,平日里,除去身份地位比较高的几个人,我们中的大部分都承担着和男性一样的工作强度。而在一年一度的追思会,我们则会被安排“端茶送水”的任务,可以说是“人尽其用”了。

  今年,是我第一次参加追思会,因此也在为大会服务的队伍之中,就难免要遭遇到魏杰等人。我虽没太在意,倒也留了个心眼,万一她胡作非为,我得有办法化险为夷才是。

  果然,就在我去茶水间准备换一壶热水的时候,魏杰气势汹汹地堵在了门口。她见了我,轻蔑一笑,说道:“呵,局里领导居然会安排你来做大会服务,真是有胆量,就不怕你施展起勾引人的伎俩,破坏了大会的风气吗?”她毫不客气地向我发难。

  我一边倒着热水,一边漫不经心地说:“我会不会破坏风气,你最清楚。”我用意有所指的话来回答她的挑衅。

  她嘴角抽搐了一下,转身将茶水间的门关严,恶狠狠地说:“我当然清楚,因为我更清楚你是怎么勾引了许嘉函又搭上周广玮的!”她的说法越发恶毒了,换做是从前的我,恐怕眼泪早就不争气地掉下来了。

  可是,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现在周广玮不在局里,我没的可依靠,却也不能任人宰割。听她说完,我不痛不痒地笑笑,我想这笑在她看来应该是对她的不屑吧。

  所以她就有些恼了,挑衅地问:“怎么?心虚了?不敢答话了?”不得不说,她假装理直气壮的样子,和她平时的风格很不相配。所以才讲,什么人做什么事,她既然是条直肠子,就应该做光明磊落的事,弄奸耍滑真的不是她的强项。

  我不以为然,反问:“我为什么要心虚?编这个故事的人不就是你吗?心虚的人也应该是你才对,如果你不是因为心虚,又何苦做这种只会让自己更难看的事呢?”

  “你说谁难看?”魏杰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如果不是顾及到呆会儿还要出去送水,她一定非常想把毕生所学的格斗技巧都在我身上用一遍吧。

  我高傲一笑,不慌不忙、一字一句地说:“你的全身,到处都透露出得不到周广玮就不择手段想拆散我们的——失败者的样子,这个样子真难看!”

  她终于恼羞成怒,抛弃了一切粉饰的从容,对着我大喊:“你胡说!你不要以为周广玮现在喜欢你,就会永远喜欢你。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一天,就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的,不信你就试试看,好戏还在后面呢!”

  “好啊!”我轻飘飘地回答,又问:“还有什么好戏在后面啊?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了呢!”

  大概是看出我并不如她想象的那么好欺负,魏杰也是愣了一下。但她很快就目露凶光,恶狠狠地说:“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你可以跟周广玮解释一次两次,说局里传着的都是谣言。但次数多了,即便他不信,也会感觉到烦和累。到那个时候,你的好日子也就结束了,我会让你亲眼看见他离开你的。”

  我哈哈一笑,不以为然地说道:“可是怎么办呢?周广玮怕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的人。你不是说你很了解他吗?你觉得,以他的心性,会在意别人说什么吗?我看你是没有自信吧,否则,你也不会这么不择手段了。”

  局面已经掌控在我的手中,我只要慢慢地引导她,让她好好暴露就是了。并非我毒辣,而是她欺人太甚。

  果然,她一听见我的质疑,马上就忍不了了,口不择言地反唇相讥,“告诉你,凭我的背景,想在军统弄死一个像你这么弱不禁风的人,简直是易如反掌。识相的,你还是快点离开周广玮,免得到时候死得太难看。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下次绝不会让你这么轻松!”

  魏杰说着,气冲冲地拎起一壶热水愤然向门口奔去,待她气势汹汹地拉开门,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我不能形容出她的脸色由愤怒转向苍白的一瞬是多么的绝望,因为我的目光停留在门口那几个过来换水的女同志们吃惊的神情上。

  没错,我早就知道有人站在门口了,虽然在这个庄严肃穆的日子里,每一个人的行动都是稳重而小心的,但凭我的听力,还是能听见她们的脚步声。

  被人诬陷时,我虽然懒于费心去为自己辩解,但不代表,面对她的挑衅,我会放弃这送上门来的为自己正名的机会。

  魏杰显然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她的脸忽白忽红,尴尬到了极点。身为女性,她不用想都知道,接下来大家的娱乐话题就会从水性杨花的蒋茵转移到可笑至极的魏杰。

  我并没感到恶有恶报的大快人心,但对于引导她说出真相,致使她成为众人的笑柄一事,我的心里也没有特别的愧疚感。一直以来,我都不会主动去做伤害别人的事,只会被动迎战。这次也不例外,我只想保护好自己,而不需要为任何人自作自受的行为负责。

  四月一日那天是忙碌的,局里一直风平浪静。然而等这一天过去,关于魏杰向周广玮示好遭到拒绝的传闻便被添油加醋地散播到局本部的每一个角落,有人甚至拿她和我做起了对比,这让她在好长一段时间内都抬不起头来。

  我想,她在散布诋毁我的谣言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人们以讹传讹的威力,事情会演变到今天的地步,她应该早有心理准备。至于她能不能像我一样泰然处之,就不得而知了,可以知道的是,她一定比之前更恨我一百倍了。

  对于魏杰的恨意,我无暇理会,因为周广玮三个月的假期已经过去大半,意味着我为他提心吊胆的日子又要开始了。

  有了上次他濒死的经验,我在这方面的胆子更小了,夜里也经常会做噩梦,大多是他处于危险之中而我却无能为力的情景。我的担忧很快就被他察觉出来,为了让我安心,他对我更加温和体贴起来,我也不想让自己的多愁善感破坏我们所剩不多的休闲时刻。因此最后的一个月假期,我们依然是愉快地度过了。

  周广玮复职之日,本已平息的流言蜚语随着他这个中心人物的出现再一次甚嚣尘上,我想他在局里应该也能感觉到其他人投在他身上的怪异目光吧!我始终没有把事情的始末告知于他,因为他的工作本就危险,无谓再添许多没来由的烦心事。我认为就算他从别人的口中得知了真相,看到我若无其事的样子,就会很快释怀了吧。

  但我万万没想到,魏杰会笨到去周广玮那里自投罗网!

继续阅读:第26章 自取灭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