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微风过后
安琳洲2016-09-19 06:593,069

  下班之后,我因要先去买些菜,所以迟些才到周广玮的家里。开门的却是魏杰,这颇让我吃了一惊。但我并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我知道在我来之前,周广玮也有他的生活。

  我对她笑笑,率先打了招呼,“你好。”我这一招呼,就相当于告诉她,我不会计较她在局里向我挑衅的事情。希望她也能看在我主动让步的份上,稍微收敛一点。

  魏杰并不理我,堵在门口不让我进屋,僵持了十几秒,直到周广玮从屋里走出来,她才给我让路。

  “小茵,这是我的同志,第二行动组的魏杰,她是来探望我的。”周广玮光明正大地说。

  我微微点头,轻描淡写地说:“我知道,今天见过面了。”还是印象挺深刻的一面呢。

  周广玮有些吃惊地看了魏杰一眼,她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显出局促的样子,并用眼神警告我,不要再多说什么了。

  我点到为止,也没想赶尽杀绝,便神色淡然冲周广玮轻轻一笑。

  周广玮冷眼旁观我们各自的反应,以他的洞察力,应该看出了些什么,只是没有开口讲话。

  我若无其事,随口说道:“魏姐,既然来了,就吃完饭再走吧。”邀请她,倒不是故意做给周广玮看的,只是顾及他的工作时刻会有危险,在同志中有人愿意关心他、多一份照应也是好事。

  “我帮你吧!”周广玮走过来,接过我手里的菜,十分主动地往厨房里去。我顺从地跟在他后面,也没跟魏杰客套,厨房门一关,把魏杰挡在了外面。

  “小茵,你不要误会,她只是我的同志,今天来看我也出乎我的意料。”周广玮果然疑心我心里不痛快,借着帮忙的机会向我解释来了。

  我倒没想闹小脾气,只是有一件事比较介意,“她怎么知道你住在这儿?”

  “你应该知道我们虽然为军统工作,可本身也受到监视,我们的住址局里都有,想查也不是难事。”周广玮说的是事实,这点我也想到了,只不过还是想听听他怎么说。

  我故意压低了嗓音,可怜兮兮地问:“你喜欢她吗?”

  周广玮失笑,大概认为我在问一个根本不需要解释的问题。他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将我轻轻揽在怀里,“我喜欢她的话,这么多年都干什么去了,还非要等你来了才喜欢吗?”

  我在他怀里偷笑,然后换了副一本正经的面孔说:“那你不用帮我了,进去跟她说说话吧。人家特意来看你,也不能让她太尴尬啊!”

  我说的话在情也在理,没有任何揶揄和讽刺的意味。周广玮摆出一副对我刮目相看的表情,一步三回头地进屋去了。我感到,他们确是多年的战友,魏杰对我说的话也并不尽是夸张的,至少在我看来,周广玮对她倒不像对其他人那样冷淡。

  那时,我已经在家里特意跟保姆学会了烧几个菜,但无奈水平还是有限,动作也不甚熟练。虽然勉强凑了三个菜,皆不知是咸是淡,想到要在魏杰面前丢丑,心里也不免有些忐忑。但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端到桌上。

  “天呐,我吃的是什么啊?”不出意料,魏杰才吃了一口,就惊叫着吐了出来。她的动作太过夸张,我都有些替她感到不好意思了。

  然后,她半开玩笑半挑衅地问我,“蒋茵,是不是我在这儿你不高兴了,故意把菜做成这样?”这显然是别有用心的,可真让我尴尬不已。

  我刚要开口说点什么,周广玮已然轻飘飘地接过话头,“小茵这是第一次炒菜,已经很不错了,总比你出外勤风餐露宿强多了吧!”

  其实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炒菜,也并不是我第一次炒得那么难吃。但周广玮这么说,魏杰也就不好再挑剔。不过这餐她吞咽得很艰难,看得出来她不爱吃是真的,我顿时又觉得她有些可怜了。

  而周广玮依然是胃口很好的样子,转眼间就把碗里的饭吃光了,菜也吃得见了底。我留意到,魏杰看他大口吃饭时的目光很复杂,既吃惊又有些酸酸的。

  是啊,谁能想到有人会把我做的这么难吃的东西当成美味佳肴呢,除非这个人是看重我多于食物。我明白这个道理,魏杰当然也懂,因此饭后她便心情低落地准备告辞。

  “蒋茵,你还不走吗?”她竟然没忘了邀上我,似乎对我和周广玮的事情还是不甘心,也不想看见她都走了,而我还在。

  可,她真的是自找打击了,因为周广玮很自然地说了句,“现在还不到小茵回家的时间。”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魏杰自然是无可奈何的,只能气冲冲地白了我一眼,转身离开。

  待她一走,我就忍不住笑了出来,周广玮一头雾水,看不懂我究竟是什么心态。

  我憋住笑,认真地说:“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把菜烧的那么难吃的。”说完,我无辜地眨着眼睛,求饶般地看着他。

  周广玮嘴角一勾,果断地说:“你做的很好,要是她不喜欢吃你烧的菜,以后就不要再来我家了。”这话说的真是孩子气,他难道不知道人家来不是为菜,而是为他吗?

  我没吭声,又听他说:“快给我换药吧,最近伤口总是痒的厉害。你待会上药的时候,用点力气蹭一下。”

  伤口痒,就是快要愈合的意思,好在天气凉,对伤口愈合很有帮助。

  “既然痒,就先不要捂着了吧,多通通风会好的快一些。”我解开纱布,用药水把伤口消了毒,就用手当扇子扇起风来。

  “等我的伤口好了,你早上就不会来了是吗?”周广玮看我努力地扇风,突然间惆怅了。

  我笑,故意逗他,“你不是说怕我辛苦吗?”

  他脱口而出,“可是不见你我会更辛苦!”说完,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话太肉麻了,一下子红了脸,挠了挠头皮,“我……也不是那个意思……”

  他直接的表白也让我一下子红了脸,只好低下头去假装正要给他的伤口吹气。他并不做声,我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又不好意思抬头去看。

  我奋力地吹气,用以掩饰浑身上下的尴尬,却忘记了掌控力道。没多一会儿,我就感到头昏眼花,晃了两下之后,只能赶快停下。

  一抬头,他正望着我,显然觉得我很好笑。我满脸通红,尴尬地不晓得该怎么办好。他却情不自禁地凑过来,在我的唇上印下轻轻的一吻。

  这不是他第一次吻我,但这一次,我们在安静放松的环境中,颇有种水到渠成的感觉。

  嘴边还残留着甜蜜的味道,我心脏狂跳,有点期待也有点害怕,绞尽脑汁想找些话出来说。

  然而,语言终究不是我的强项,我挖空心思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这时却听周广玮轻轻一嗤,松弛了声音说:“小茵,你真是太可爱了。”

  “什么?”我没太听清,下意识问了一嘴。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说我可爱,我的脸一下子又红了。

  他悠然地观察着我的反应,笑意更浓,说道:“虽然我也是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也很紧张。但是每次,看见你比我更紧张,我就很想笑。”

  他这话说的也太直白了,让我突然间感到很窘迫。我承认,我没办法像很多成熟女性一样,在男女的感情中游刃有余,大多数时间,我都是局促而羞涩的。但那并不代表,我对他的感情比不上其他人,而他,竟然拿这件事笑话我。

  我低头扁嘴,有些不甘心,小情绪暴露无遗。下一秒,我的整个人都落在他怀里,暖暖的,很安全,还伴有他身上特有的阳刚味道。

  他抱紧我,将头埋在我的脖颈中,说话时的热气喷在我的皮肤上,又痒又热。他很认真地说:“小茵,谢谢你,把这么纯洁的感情给了我。遇到你之前,我一直不知道自己竟然会这么幸运。”

  他低沉的嗓音,再加上柔情的话语,让我浑身上下的血液流速都加快了几分。心潮澎湃之间,对他的话深有同感。

  我又何尝不是,在遇见他之前,毫无波澜的人生既单调又乏味。自从认识了他,我见到了世界更加多彩的模样。被他的勇敢感染,为他的深情心跳,体会了惊心动魄,才能真正明白平淡的可贵。

  因为他,我成为了更好的自己,遇见他,也同样是我最幸运的事情。

  柔肠百结之中,我伸手紧紧地裹住他的背,和他头挨着头,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如果时间可以不那么残忍,我多么希望,今后的日子也会如此时此刻一样,宁静而温暖。

继续阅读:第23章 小小风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