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小小风波
安琳洲2016-09-20 06:592,990

  周日下午的放假时间,中午下班之后,同志们有的去逛街,有的去看电影,有的去跳舞,都忙着享受生活的乐趣。我走出军统局,沿着小路往周广玮的家里去。

  早春的天气是我最喜欢的,微凉的风吹在脸上让人顿觉神清气爽,带走心间的丝丝阴霾;阳光很明媚,却不刺眼亦不令人烦躁,照的各处都是清越的明亮,连人的心也跟着明朗起来。唯有被建筑物遮挡住阳光的地带,不仅暗,连风也吹得阴嗖嗖的。于是我走路的时候就专拣着被阳光照射的地方,而今天的天空,因我要去见周广玮的原因,格外的晴朗。

  春天里,植物萌发着新绿,而潮湿的空气氤氲着的水汽,包裹着它们的生机。我从没用这样愉快的心情观察过我所在的这座城市,而此时,我被这春光吸引,原本熟悉的街道也变得十分新奇,只因我用了崭新的心情去看待它们。

  我东张西望地走着,差点撞到突然从拐角转出的人身上。

  “这么美的小姐,是要到哪里去啊?”来人用低沉的嗓音在我的耳边轻轻询问,我抬头一看,竟是周广玮。他的行动已恢复常人的状态,只有吊着的那只胳膊让他看起来略显古怪。

  “你怎么出来了?”我虽是在去他家的路上,可突然提前见到他并想到他一直在这里等我,心中便像是被太阳晒着那样暖洋洋的。

  “想早点见你就出来了,我看见影院里今天下午会放映‘茶花女’,不知道你想不想看。”他笑着,从背后拿出两张电影票递到我眼前。

  我欢快地就要跳起来了——这是我们第一次以正式情侣的身份约会,对我来说意义非常。

  他牵起我的手,和我在街上慢慢散步。悠闲地开口说:“你借给我的书,我看完了。因为你已经给我讲了结局,所以即使看到男女主人公在乡下过着欢快的日子,我也高兴不起来。心里总想着,你们这两个可怜人,并不知道将来等着你们的是什么,这样能欢喜一日就欢喜一日吧!”

  在休息的时日,周广玮看完了《茶花女》,感触颇深的样子。

  “可见这世上没有能一直如意的事,好日子过到了头,坏事就要来了,也就是盛极必衰。”我不经意地感叹道,为书中的主人公感到惋惜,一不小心又联想到了我和他。

  周广玮盯了我一眼,开朗地说:“既然有盛极必衰,就该有衰久必盛。即使遇到了不如意的情况,也终会有过去的一天,心里有盼望,生活才能过得去,不是吗?”

  我本是个悲观主义者,因此不得不承认,周广玮在这点上,的确比我成熟很多。而我在遇到他之前,并不知道盼望是什么,也没经历过起起伏伏。每天的生活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样,既不会太高兴,也不会太失落。

  可遇到他之后,我也渐渐地有了些盼望,盼望他每次执行任务都能平安归来,盼望多些和他相处的时光,盼望我们能一直这样安然地度过余下的生命。如他所说,有了盼望生活才能继续,而我的盼望却总让我处在一种焦虑之中,时常诚惶诚恐,患得患失。可见,在对待生活的态度上,我和他确是不同的。

  “你在想什么?”周广玮见我出了神,就知道我又有了不同的想法。他对我的想法总是很感兴趣,也总会努力观察我,好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在找一个用盼望帮助我度过难关的例子,可惜现在还没找到。”我有些调皮地说,心里想着,看他怎么接我的话。

  “你还小,经历的事还不多,以后慢慢就会明白的。”周广玮温和地看着我,他的眼神让我想起了他所说的“盼望”,是盼望我快点长大吗?我猛然想起魏杰的话,心里很是失落。

  我毕竟太年轻、太幼稚,在到军统之前,一直都在外公的羽翼呵护下生活。即便到了军统,遇到为难的事情,也总有许嘉函或周广玮替我解围,导致我看上去就很是弱不禁风。

  在训练班里,8414轻视我,在军统,魏杰也觉得我配不上周广玮。是啊,人家冲锋陷阵、视死如归的时候,我却贪生怕死、能躲就躲,在这一点上,的确魏杰和他更般配。

  我低了头,难过地说:“果然像魏杰说的,在你心里我就是个小孩儿,你把我当成妹妹一样看待吗?”其实我说的也是气话,但突如其来的,吓了周广玮一大跳,他立刻停下脚步。

  “魏杰这么跟你说的?她还跟你说什么了?”他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挡在我身前,眉头皱着,十分不悦。

  我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就都说了,“她说我看起来可怜兮兮的,男人通常都先被我迷惑,渐渐就会觉得乏味。”我倒是真的担心他会觉得我乏味,因为我们的性格是那样不同。

  周广玮的神情变得越来越震惊,也越来越严肃。他一把抓住我的肩膀,我能感受到他手指上传来的力量,“小茵,魏杰说这样的话,你怎么之前不告诉我呢,怎么在心里装了这么久才说出来呢?”

  是了,本来我是没打算说的,但是,“我起初也不觉得她说的话有道理,因此就没放在心上。可是今天,我突然意识到,你是那样高高在上的存在,而我却这么弱小平凡。你为什么会喜欢我?难道不是因为怜悯,不是因为你有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妹妹吗?”

  “小茵,我不许你再胡说八道!”周广玮严厉地喝止了我,他的眼神看起来是被激怒了。我从没看见他对我生这么大的气,一下子就不敢说话了。

  “如果你是我妹妹,那我对你的想法和与你做的事跟禽兽有什么区别?”他的情绪越发激动,而我就越发地无地自容。他的愤怒真把我吓坏了,我万料不到简单的几句话,就惹得他如此失控。

  他很快察觉到这点,也许是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火了,他的眼神很快柔软了下来,接着轻轻把我揽到怀里,用他的脸贴着我的头发,温和地蹭着。

  “小茵,你听着,因为你年纪小,所以我必须尊重你、爱护你,跟你在一起要把握分寸,这全是出于我对你的真心。有些事确实要等你长大了才能明白,所以我会耐心地等你长大,但那并不代表我把你当成妹妹。以后你不要再听魏杰跟你说的任何话,她找你麻烦你就告诉我,我会处理的,知道了吗?”

  他鲜少说这么长的话,可见真的是着急了、冤枉了。我对他感到很抱歉,也埋怨自己不该人云亦云,小声说:“对不起,是我错了,以后再也不听别人胡说了。”赶紧认错才能争取宽大处理,我认为对于周广玮这种硬汉来说,就得以柔克刚。

  果然,他怜爱地掐了掐我的小脸,换上了温和的笑容,柔声说:“知道错了以后就别胡思乱想了,多相信我一点不好吗?”

  我在他怀里顺从地点点头,伸出手来环住他的腰,安心地闭上了眼睛。我们就抱着,谁也不说话,任凭来来往往的过路人对我们随意侧目。过了很久,我小心翼翼地问:“所以,你还会带我去看‘茶花女’是吗?”

  见我刚刚胡说八道又被吓了个半死,心里却还是对茶花女念念不忘,周广玮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扯过我的手,催促说:“快走,不然来不及了。”

  他拉着我向前跑,速度控制得我刚好能跟上,还不至于太累。清风拂过我的耳畔,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自由和轻松,就像得到了全世界。

  后来,我和周广玮坐在黑漆漆的电影院里,互相拉着手,直到茶花女的故事以电影的形式再一次在我们面前落幕。我能感到他握着我的手,越来越用力,他的情感通过我们手指的连接传达到我的心里。

  我明白他的意思,虽然我们生长在不同的环境,看上去是截然相反的两种人。可我们的心灵却以特定的方式沟通着,在别人看不到的层面,我们其实是一种人。而连接我们的纽带,就是爱。

  我终于想清楚了,时代已经如此动荡,生活已经如此不易,我们在时局面前,只是渺小的存在。既然我们无法完全掌控自己的命运,既然我们无法预测即将到来的明天,又何苦自寻烦恼,让本就变幻莫测的人生变得更加艰难坎坷呢?!

  他本就是我对生活唯一的期望,而现在,他就在我身边。

继续阅读:第24章 拜见家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