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入军统
安琳洲2016-08-29 08:343,149

  夜晚,我对着躺在我面前的日记本倾吐心事,这不仅是我工作一天后唯一放松的时刻,也是我对生活仅有的寄望……

  十六岁那年,我进入了军统,成为人们嘴里常说的特务。事实上,我只是受到组织照顾,被开了后门的“功将遗孤”。

  我外公是力行社特务处较为早期的外勤人员,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了重伤,不得已从一线退了下来。而后因为身体情况持续恶化,卸去了在军统的职务,回家疗养。虽然作为元老级人物,他却因为仕途坎坷,远不如我母亲在军统的声威浩大。

  可以说,母亲是继承了外公的衣钵。她曾经在早期的特训班里接受训练,各项课程一直成绩突出,年纪轻轻便成为军事情报处的得力干将。在牺牲之前,已是军事情报科的科长后备。

  她把全副身心都献给了党国,于家庭来说却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她将我和外公留在市郊的一个大宅子里,自己经常夜不归宿地工作。外公有腿疾,整天坐在轮椅上,对我很疼爱,我们爷孙俩就在大宅子里相依为命。

  某些周末,家里会来许多客人,那些都是母亲的同事。他们聚在一起表面上是开派对玩乐,实际上是暗地交流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情报。

  每当这时,外公都让我呆在自己的卧室里,他陪着我看书或是聊天,偶尔也下下棋,做点小游戏。楼下场面再热烈,跟我们爷孙俩都没有关系,仿佛我们有我们的世界。

  外公坚决反对我继承母亲的事业,因此我的童年生活是无忧无虑的,也没有进入所谓的特训班。但我有一个致命的天赋,就是如盲人般敏锐的听力和触觉,也正因为如此,热衷于为党国效力的母亲才一直对我不能进入特训班而耿耿于怀。

  我常听见他们的争吵,最凶的一次,外公摔了家里的一个古董花瓶,气得满脸通红,指着母亲的鼻子痛骂。这个举动成功地震慑了母亲,从此以后她便没有再提过让我进军统的事情。

  母亲牺牲后,我尚在热孝之中,军统派人到家里来,和外公进行了一次深谈。他们走后,外公的情绪明显差了很多,他把我搂在怀里,慢慢抚摸着我的头发,嘴里发出轻微的叹息声。

  沉思了良久,他很为难地开口,“他们说,在军事情报处,就是你妈妈生前所在的地方,给你安排了职位,希望你尽快就职。虽然你没有经过特殊训练,但他们可以先让你到特训班学习一段时间,相信你有了我们的遗传,一定可以胜任这个职位。”

  我无声地倚在外公的膝盖上,想想他和母亲的经历,对于在军统工作隐隐感到恐惧。在我片面的想法里,进了军统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外公抚摸着我的额头,慈爱而又无奈地说:“我当然不能看着你走你妈妈的老路,可是他们的态度坚决,我只能为你争取到在相对安全的秘书室任职。如果你实在不想去,我也可以拼着这副老资格,再帮你争取一下。”

  外公会这样说,大概也知道希望渺茫,他从事情报工作多年,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利害。

  以我的身世,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母亲死了,不会开口,但外公还活着,不将我收编,军统很难安心。与其作为他们的心头大患,战战兢兢地生活,不如逆来顺受,以表示忠心来获取哪怕片刻的安宁。

  “我没事。”我只说了这三个字。

  外公担忧地望着我,我却只能故作轻松,对他报以笑容。

  既然死不了,就得挣扎着活下去。

  外公没再说什么,我的想法他早已了然于心,这何尝不是他的顾虑。他也知道,我只是一个活在十六岁少女外表之下早熟的孩子,孤儿的身份让我突然间明白了许多同龄人还不明白的道理。

  没耽搁太久,军统的后勤人员就送来了特训班的入学通知。

  由于我受到了特殊照顾,因此特训的内容比较潦草,只大致走个形式,算给我造个资历。教官用最短的时间、最少的精力,教会了我一些最基本的技能,他们还怕我学不会,又特意降低了难度。

  就这样,我很快以“优异”的成绩从特训班毕业,正式到军统局本部报到。

  接待我的是秘书室的张副主任秘书,也就是我的顶头上司,他主要负责协理事务方面的工作,权限并不算很大。但主任秘书不在的情况下,秘书室就成了他的天下。

  他的态度很亲切,但我却知道,这里不会有毫无来由的亲切,便微笑着等待他把话挑明。

  他先是问了些我外公的近况,然后又问了我的学业,最后才慢慢地把话题扯到了军统的工作上。

  猝不及防地,他问道:“小蒋,你母亲临走前,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话?”

  我知道,正题来了。

  他的亲切只是为了让我卸下心防,这大概是审问的一种手段,然后,再打我一个措手不及。

  我很清楚他内心的潜台词是什么。

  母亲的牺牲并不是偶发事件,在军统中,像母亲一般牺牲的大有人在,有些人可能今天还坐在你对面,跟你聊着天,明天就躺在哪个阴暗的角落里永远地沉睡。

  因此活着的人根本没有心情去关心死了的人是否可怜,也不关心被他们抛弃的亲人是否伤痛欲绝,他们想知道的只有这个人是否在死前也值得信任。

  “家母走的匆忙,恐怕她自己都始料未及,更不可能给我留下什么话了。况且,我也不经常能见到她。”我虽对张副主任别有用心的试探心存不耐,却只能沉下心来仔细应付。如有差池,那对我和外公都将是摆脱不掉的麻烦。

  张副主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吩咐我到隔壁的办公室去坐着,说呆会儿会给我安排工作。

  我顺从地退了出去,按照他的话,敲响了隔壁办公室的门。

  军统内部男多女少,就连秘书室也是一样,在我去之前,是清一色的大男人。并且,军统内部有规定,就是不可与外部人员谈恋爱,即便内部解决了,在抗战胜利之前也不可以结婚。因此,很多大男找不到对象,寻寻觅觅好不冷清,只要一有女同事进来,立刻会成为关注的焦点。

  当我敲门进屋,坐在已为我空出的位置上时,能感觉到他们的目光在我的头和脚之间游走。当然,这些目光只是单纯的观察,并不带有任何猥琐的成分。

  最主要的是,他们大多知道我的身份,也知道我母亲的英勇,更明白我虽家道中落,到底是功臣之后,再加上军统内部纪律严明,因此也没人敢于先来造次。

  我无所事事,随手翻看着桌上的报纸,对他们的目光视若无睹。我想,只要我沉住气,就能在夹缝中卑微地生存。

  果然,没多一会儿,我的工作安排就下来了,这大概是我来军统之后,感觉到的唯一欣慰的事。

  我的工作是报刊整理和信件收发,有点像后勤,没有接触机密文件的权限,在秘书室属于边缘人物。我知道这已经是外公竭尽所能,为我争取到最大程度的安稳了。

  除了上级训话,许多会议我都可以自愿参加,因为没有要布置给我的任务。这简直是一件太愉快的事情,我开始觉得如果日子一直这样下去,也是很不错的。

  因为我总是披散着头发,偶尔也梳两条辫子,在上班的初期曾被很多人形容成“单纯”。

  同事们背后评价我经常用的一句话是:蒋茵美虽美,但年纪轻轻,眉宇间却总透着一股凉薄寡淡之气,这样的女子通常都是红颜薄命。

  薄命就薄命吧!在这样的时代里,连活命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能薄命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过了几天,有些胆大的小伙子开始接近我,我对他们的无事献殷勤通常是一笑置之。

  尽管如此,每天我依然会收到很多邀请,最多的是在饭堂里“共进午餐”的邀请。

  这样的表达方式还算含蓄,属于我能接受的范围。为了不让自己显得格格不入,通常我会随便答应一个让我不那么讨厌的人。至于工作之余的娱乐活动,都被我无一例外地婉拒了。

  时间久了,我这种频繁换午餐搭档的做法就得到了一个类似于水性杨花的评价,关于我的各种小道消息也在军统内部流传开来。最难听的莫过于拿我是私生女的事实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更露骨一点的,会牵扯到我母亲的生活作风问题。

  我不在乎别人说我什么,毕竟他们都是我的陌路人,如果不是为了活下来和外公相依为命,我的生命早已没有什么期盼。至于他们对我母亲的诟病,只要不是当着我的面说,我也大可不屑一顾。母亲已经失去生命,任何赞美或贬低都毫无意义。

继续阅读:第2章 惨遭揩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