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章·【第一战】
卧枕江山2017-12-25 23:543,413

  雨越下越大,大的风已经吹不起地面的沙尘了。

  二十名手拿大刀的汉子就这样将古钺围在了中央,有的脸上带着轻蔑的笑意,有的脸上则带着残忍的冷漠,三十九双半眼睛盯着他犹如盯着一个死人。

  “敢挡神龙门的道儿?给老子撕了他!”

  刘成庆站在一旁,将手中的大刀当做拐杖拄着,面带看好戏的神情恶狠狠的道。

  “小哥儿,现在你走还来的及。”

  祖大寿见刘成庆已经对眼前的少年动了杀心,趁那些恶人还没有动手,也许少年一个人走,他们可能也拦不住,连忙道。

  说完,祖大寿已经低声对幻雪说了一些话,显然是想让幻雪等会儿助古钺逃跑。

  古钺将祖大寿对幻雪说话听在了耳中,冲他一笑,没有说话,他没有将四周的二十人放在眼里,而是看着雨仍然不停歇的天,心中所想的则是小时候的自己。

  古钺想到了从小到大都不曾离开过的深宅大院,虽然在宅院之内的很多人都瞧他不起,但是却没有人敢对他怎样,他没有公子的头衔,但是却和院内的那些公子一样的待遇,不仅和他们听先生上课,而且衣食住行也丝毫不差,所缺的就是自家父亲从没有给自己的娘亲和自己一个像样的名分而已。说起这个名分,是他当时的痛,他的母亲是一个温婉贤良的女人,却总是被那些恶毒女人欺负排挤,所以懂事儿之后的古钺就知道即使自家父亲不给母亲一个名分,那么他也要为母亲争一个名分出来,书中说,不争也是争,可是对于古钺来说不争是不争,争才是争。

  想到这里,古钺又想到了哪一个天,父亲死了,母亲也随着他死了,整个豪门大院瞬间倾覆,那些公子也死了,自己因为没有随了父亲的姓,这才逃得一劫,只是被发配到了西北郡而已,途中也险些死在那些官差的手中,他当时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现在也还是不明白,不过他心中的死结已经被二十多天前的那个晚上解开,所以他想活下去,很好的活下去,他要做一回真正的人。

  “那么,一切就从这一刻重新开始吧!”

  收回思绪的古钺此时扫了一下四周的那些人,冷冷的说道。

  “杀!”

  这时刘成庆怒吼了一声。

  刘成庆的话声刚落,只见四面八方所有的大刀全部往古钺这边招呼。

  祖大寿不敢再看眼前的情景,他低下了头,这个少年下一刻恐怕就要死了,那么他这辈子恐怕要内疚一辈子。

  幻雪却是瞪着一双马眼看着古钺那边,嘶鸣了一声。

  “以前的我只知道自己的世界应该怎样,导致现在的我有很多后悔的事儿,长这么大,我只知道为自己的母亲争一个名分,却从未对她嘘寒问暖过一次,我只知道自己的父亲不是个好人,却不认为每当他遇见母亲,总是主动去牵她的手的柔情,我只知道母亲害怕父亲,却不知道当父亲死后,她却是第一个随他去死的女人。原先的我只有自己的世界,从此以后我要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要用这双眼和这颗心,去好好感受一下这个世间的冷暖。”

  古钺对那些飞奔自己而来的二十柄大刀丝毫不放在眼里,只是微微低着头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心里话,等到说完的时候,他那双微眯的眼睛缓慢的睁开,一股凌厉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这股气息很是邪门儿,四周的风雨仿佛都给他影响,纷纷向四周洒落而去,而他所在的地方则成了真空,没有一滴雨水洒落。

  “唐门有一种绝学叫做雨过江南,今天我就借着这漫天的大雨纷飞,来还幻雪对我的两拜三求,这是我走出自己世界的第一战!”

  古钺长发随风飞舞,一股狂野的气质被他释放而出。

  是呀!在那个深宅大院循规蹈矩了这么多年。

  是呀!在那些人的白眼儿中庸庸碌碌的活了这么多年。

  却不知道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了,只知道真实的自己也是一个洒脱、古灵精怪的孩子,却从未在人前将这一面表现出来过。

  这样,活着很累,真的很累!

  古钺扬天长啸一声,方圆十丈风雨全部炸碎,地面的黄沙倒卷而上,犹如一条金色的巨龙腾空而起。

  “死!”

  古钺冷漠的说出了一个死字。

  说完,漫天的风雨和着席卷而上的黄沙当场将五个拿着大刀的汉子撕的粉碎,当他们的惨嚎声还没有落得时候,又有两名汉子被他左右两拳打在了腹部和胸部,两人犹如倒飞的风筝向身后飞去,倒飞了五丈的距离,然后两人在地上滚了将近两丈的距离,随后全身骨骼尽碎,血肉和粉碎的骨渣搅合在了一起,犹如一坨烂肉一般彻底的没了声息。

  “雨过江南,风景依旧,只不过里面的人却已经不是原来的人!”

  古钺轻声道。

  说完,只见奇景发生,方圆数十丈的风雨仿佛瞬间有了灵性,竟然全部往古钺这边涌了过来,他此时仿佛一个泉眼,那些风雨由于涌的太急,所以竟然形成了一个巨大旋涡,旋涡的中心就是他。

  “啊!”

  剩下的十三名汉子仿佛觉得一股大力撕扯着自己,他们想要后退,可是四周的风雨全部从身后而来,反而往古钺这边冲了过来。

  古钺突然离地而起,犹如一条冲天巨龙,身后带着乳白色的水质气流,冲天五丈高,在他冲天飞起之后,刚才所站的地方的劲力更加的庞大,那十三名汉子全部往他刚才所站的地方冲去。

  咔嚓之声不绝于耳,十三名汉子全部撞在了一起,由于身后的推力太过的巨大,所以他们撞在一起的力道很大,当场有十名撞死,还有三名身上插着多把大刀,这些刀都是来自同伴哪里。

  等到那十三名汉子死后,古钺从空中落了下来,当他的双脚还未落地的时候,却听刘成庆大吼一声,然后他双手握着大刀冲天而起,以泰山压顶的姿态向古钺当头劈下。

  古钺毫不慌张,双手一扬,将刘成庆的大刀夹在了双手之间。

  由于刘成庆劈来的力道太过的巨大,而古钺此时没有换气,所以双手被迫刘成庆的大刀压的往下一沉,整个人也落在了地上。

  轰!

  地面被古钺和刘成庆砸出了一个大坑,黄沙飞溅,很是壮观。

  刘成庆没想到自己用了毕生功力劈出来的一刀竟然没有将古钺劈死,正要变招。却听古钺说了一句晚了,心中大惊,正要撤刀后退,却见身前的古钺双脚踢来。

  刘成庆想要躲开古钺的双脚,也只不过是想而已,此时早已经来不及了。

  轰!

  咔嚓!

  啊!

  古钺的双脚狠狠的踢在了刘成庆的腹部,哪里发出了骨头折断的声音,然后只听刘成庆惨嚎一声,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而古钺此时却是倒翻了一个跟头,双手夹着的大刀一翻转,犹如一支利箭飞向了还在空中倒飞的刘成庆。

  噗!

  大刀透过刘成庆的腹部而过,他在空中喷出了一口鲜血,然后落在了一处沙丘上面,不过这还没有完,只见他落在沙丘上之后,身体又在身后滑了一段儿距离,随后就向沙丘的背面滚了下去,没了声息,显然是不活了。

  祖大寿和三十几个小厮全部大张着下巴看着远处刘成庆身影消失的地方,然后看向那些死相凄惨的二十名匪徒,他们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个少年到底是怎么办到的?这仿佛一场梦,刚才还是一群凶神恶煞的混蛋,此时怎么都死了呢?

  这处沙丘除了风雨声,一切静悄悄的,过了片刻,还是幻雪用充满欢喜的嘶鸣声打破了平静。

  “多谢公子相救,小人以后就是当牛做马也要报答公子大恩!”

  祖大寿此时才缓过神儿来,心中万分的激动,颤抖着身子跪在了地上,冲着古钺就拜,不停的磕头,一边磕着一边颤声道。

  “是呀!多谢公子相救之恩,小人就是当牛做马也是难报!”

  那些小厮见自家掌柜子如此,也意识到了什么,纷纷下跪,朝古钺磕头。

  “算了!要谢你们就谢马儿幻雪吧!要不是它,我也救不了你们!”

  古钺此时不仅救了祖大寿等人,心中的阴沉气息也随着刚才的一言一语给发泄了出来,现在很是开心,笑道。

  “是!是!是!公子说的是!不过公子的大恩我们也是要报的!”

  祖大寿连忙点头,看了一眼摇着马尾巴的幻雪,满脸堆笑道。

  “天不早了,这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停歇,大家处理一下这里,然后就跟着我去定边小城吧!”

  古钺看了看天,然后不以为然的道。

  祖大寿也知道现在的情况,还是早走为妙,至于怎么报答眼前的少年,到了定边小城再做计较也不迟,想到这里,连忙吩咐那些小厮,将死去的同伴掩埋,也将那些死掉的匪徒埋了。

  “掌柜子,不好了,那个老头的尸体不见了!”

  这时只听前去将刘成庆的尸体掩埋的两名小厮冲着祖大寿这边叫道。

  “不好!”

  古钺叫了一声,犹如离弦之箭冲向了那出沙丘,向四周看去,哪里还有刘成庆的影子?他心中不由有些担忧,这个秃顶老头老奸巨猾,刚才恐怕并没有死,而是逃了去,这可如何是好?以后一定是个祸患。

  想到这里,古钺咬了咬牙,将心一横,既然如此,只好等着他来了,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