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章·【风雨欲来】
卧枕江山2017-12-24 14:273,430

  此时天空中已经乌云密布,沙漠中的天气真是奇怪,还没下雨,这雷声却是出奇的大,乌黑的云团之内电闪不停,仿佛蛰伏在里面的电龙,时而长时而缩,看的人揪心的慌。

  风来,滚滚黄沙犹如浪潮一般由远及近,沙粒碰撞的声音沙沙作响,整个天地都是黄色的,看起来很是吓人,这真是有点儿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雨还未来,这风早已经将整个沙漠搅的天翻地覆。

  这样的天,这样的景,恐怕现在是没人敢在这种情况下欣赏这种风流,然而一处比其它沙丘都要高很多的沙丘之上,此时却有几十个人处身于这沙海之中,有的站着,有的则蹲着。

  站着的人有二十多个人,都是汉子,他们穿着都是清一色打扮,头上戴着斗笠,身上披着青色的袍子,脚上穿着沙靴,手中则拿着在中原很少见的鬼头大刀,围成了一个圈,看着那些蹲在中央的人。

  蹲在中央的人大约有三十多个,这些人明显和站着的那些人不是一伙儿的,因为他们手中没刀,不仅没刀,就连袍子都没有,大部分是短衣打扮,一看就是行脚小厮,这三十多人之中只有一名看起来四十岁的中年男子身着锦衣长袍,一副商人的打扮,看来其就是这一伙儿人的领头人了。

  其实除了蹲着和站着的人,还有十多个躺着的,只是这十多个人有的身首异处,有的浑身是血,有的残肢断体,有的则奄奄一息,看来都是一些死人或者将要死去的人,这些人的穿着打扮和那些蹲着的如出一辙,不用说他们之所以死掉,全部都是拜那些站着的所赐。

  “你叫什么名字?”

  那些站着的人群中走出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他摘下头上的斗笠,露出一个秃顶脑袋,其看上去大约五十岁左右的年纪,满脸横肉不说,一种阴森的气息始终笼罩在他的脸上,他先是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黄白相间的浓痰,走到蹲着人群中的中央,用手中的鬼头大刀挑起那名领头商人的下巴,看着已经面色苍白至极的商人,阴笑道。

  “这位老爷,这里所有的钱财全部给你们,请你们饶了我们的性命。”

  那名商人此时脸上的肌肉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猛吞了一口口水,也不管沙粒进入口鼻之中,噤若寒蝉的用哀求的语气道。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名秃顶老者恶狠狠的往商人的脸上吐了一口黄白相间的浓痰,然后翻了翻白眼,不屑的问道。

  “小人姓祖,名大寿。”

  那名叫做祖大寿的商人虽然右眼上被一滩浓痰遮住,不过他不敢有丝毫举动,连忙道。

  “祖大寿是吧?记上!”

  秃顶老者嘿嘿一笑,然后用鬼头大刀的刀面拍了拍祖大寿的左脸颊,道。

  秃顶老者说完,一名年轻汉子从站着的人群中跑了出来,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只毛笔,还有一本儿和账本儿没有两样的本子,翻开到中间的地方,仔仔细细的记上了今天的时间,地点,以及祖大寿的名字。

  “你的商队叫什么名字?”

  秃顶老者此时再一次没好气儿的问道。

  “拙荆商队。”

  祖大寿被秃顶老者的鬼头大刀冰凉的刀面一激,在这大热的天打了一个激灵,哪里敢怠慢一点儿,语声发颤老老实实的答道。

  祖大寿说完,那名年轻男子认真的将他所说的记录在了账本儿之上。

  “一共多少人?多少匹骆驼?”

  秃顶老者仍然不紧不慢的道。

  “一共六十人,骆驼二十头,马匹三十,人被老爷的人杀了十六个,还剩下三十四个。”

  祖大寿看了看秃顶老者阴厉的眼神,连忙低头,继续老老实实的道。

  啪!

  一声脆响从祖大寿的左脸颊上传来,然后他整个人被打飞,趴在了沙地之上,等到他艰难的起身之后,左边脸已经肿了老高,嘴角已经溢出了鲜血,就连鼻子哪里也是鲜血横流,由于原先他不敢擦拭秃顶老者吐在自己右眼上的浓痰,此时沾了很多黄沙,整个眼睛已经被泥沙覆盖,看上去犹如一个独眼眼罩,鼻子上和嘴上的鲜血也沾染了很多的黄沙,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狼狈。

  “老子问你还剩多少人了吗?哼!想不到,你一个杂种,脸皮竟然这么厚,震的老子手心生疼呀。”

  秃顶老者揉着自己的右掌,冷冷的笑道。

  祖大寿没有出声,因为他此时早已经脑袋昏眩,整个天地都在打转儿。

  “你是哪里人?”

  秃顶老者继续阴阳怪气儿的问道。

  “西北道南峡谷人氏。”

  祖大寿此时哪里再敢有一点儿不应,虽然脑袋仍然昏眩,但是强忍着答道。

  “商队在商队会盟那里挂号了没?”

  秃顶老者此时一脚将一名蹲在近处看上去差不多十六岁左右的小厮踢倒在地,然后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坐在了那名小厮的背上,继续问道。

  那名小厮哪里敢硬声一句,硬是咬着牙苦撑着秃顶老者那硕大的身躯,双手和脑袋已经嵌入了黄沙之中。

  “已经挂了号!”

  祖大寿今天算是认命了,看这些匪徒的架势,尽管自己将这次的货物全部上交,他们也不会放过自己,就是意识到这一点,刚开始他见这些人比自己的商队要少很多,这才带着众人反抗,可惜自己是商人,带着的这些人也只知道干活儿,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有十六个活计惨死在那些有功夫的匪徒刀下,所以此时的他看起来非常的颓废,只得轻声答道。

  作为常年行走在大西北的商旅来说,不管是大是小,都很忌讳遇到匪徒,遇不上那是老天开恩,遇到了那么就是待宰的牛羊,等死,或者等着被这年的收成全部上缴。

  不是祖大寿吝啬拿钱去请那些会把式的练家子保商队,而是难请,一般会点儿功夫的都不会进入小商队之内,即使给的价钱再高,也很少有人答应,因为一个小商队根本请不起很多个这样的人,能请到的也就几个人,等到遇到了数十个拿着大刀的匪徒,这几个人能干什么?双拳难敌四手呀,除了死还是死,再说了在小商队的待遇很低,来这里那是把脑袋别在了裤腰带上,跟着小商队不仅拿不到许多的钱,在途中反而没法享受,这种活儿计恐怕没人愿意干,即使有人愿意干,一般都是那些刚出道儿的愣头青,这不今天死掉的十六个人中,就有六个是祖大寿花大价钱请来的练家子儿,结果却被这些匪徒拿着大刀群殴致死,所以一般练家子儿都去了那些中等商队和上等商队中,这些商队不仅给的价钱高,而且待遇很好,一个中等商队和上等商队里面的练家子儿至少数十个,即使遇到了大批的悍匪,恐怕都能够对着干,还不至于死掉。

  “这些货物老子只拿走一半儿,剩下的一半儿还给你留着,你仍然做你的生意,不过从今天开始,以后你每走一次生意,你就要带着商队去一趟神龙镇,到神龙门交上每次生意的保金,才可以走你的商队,不然你和你的这些人不仅活不成,而且你的家人和他们的家人也得死。”

  秃顶老者犹如猫戏老鼠一般戏谑的看着颓废的祖大寿,阴笑道。

  “什么?”

  心灰意冷的祖大寿听完秃顶老者的话语,突然抬头,惊愕的道。

  “怎么?不同意?想死吗?”

  秃顶老者一双犹如毒蛇一般的三角眼儿微微一眯,有精光射出,用手捋了捋脸上酷似板斧一般的灰白大胡子,冷冷的瞧着祖大寿,道。

  “老爷,敢问每次保金要交多少?”

  祖大寿此时有了一点儿希望,问道。

  “每次生意的七成。”

  秃顶老者再次吐了一口浓痰,答道。

  “什么?七成?剩下的三成都不够商队的本钱。”

  祖大寿惊愕至极,激动的忘了现在的处境,大声叫道。

  “不要你十成就不错了。”

  秃顶老者阴阴笑道。

  祖大寿此时算是明白了,自己的商队以后就是属于秃顶老者口中的神龙门了,也就是说自己拿着自家的钱和商队的血汗去养神龙门这条恶龙,什么时候自己倾家荡产了,自己的价值也就没有了,还是一个死。

  “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你是不是想以后不走商队?我告诉你,从西域到西北一个小商队的路程需要半年的时间,也就是说一个小商队一年能走一个来回,你每年都要带着自己的商队走一个来回,给神龙门上交两次的保金,否则就跟我刚才说的一样,你和你的这些人不仅活不成,你的家人和他们的家人也得死。”

  秃顶老者扬天哈哈狂笑了几声,随后用威胁的语气道。

  祖大寿看着那名年轻匪徒围绕着那些蹲着的小厮问了一些什么,那些小厮说什么,他就记录着什么,心中微微一凉,他手中的账本儿已经用去了一半儿,也就是说前面一半儿的账本儿中不知道多少商队像自己的商队一样被这伙儿匪徒打劫,然后被威胁。

  想到这里,祖大寿身子塌了下去,他不知道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行商二十年,从未遇见过这种事情,今天竟然让自己碰到了,真是祸事儿,他看向那些早已经吓的面无人色的几十个活计,别说自己,也许这辈子他们和自己一样,为了养那条恶龙,要么家破人亡,要么妻离子散,要么一无所有。

  祖大寿蹲坐在黄沙之上,看着那些和当年自己一样走南闯北想要闯出来个天地的小厮,两行浊泪和着黄沙落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