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章·【责任】
卧枕江山2017-12-31 11:503,150

  天地间的风雪呜咽不止,仿佛在诉说着刚才的所见所闻,又仿佛在为什么而感到无奈和遗憾。

  李小刀当街伏尸,何止血溅五步?

  小镇之内顿时鸦雀无声,风继续在大街上呜咽,雪也继续肆无忌惮的舞着,仿佛顺了小镇每一个人的心思,打算将刚才的事情全部给藏了起来,不到一会儿的时间,李小刀和那名悍匪的尸体之上已经覆盖了一层白雪,不过上面的雪变成了血红色,在这都是白色的大街之上很是刺眼。

  然而,刚才的事情岂能是一场风沙想掩盖就能掩盖的了得?如果刚才死的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也许这事儿说不定就这么过了,西北郡的官府早已经糜烂不堪,所以不可能为了一个普通人而大动干戈,可是死的人偏偏却是李小刀,这个定边小城方圆百里范围内最大匪帮头子李蛟龙的独生儿子,而且还是老来他才得子,这可就不得了了。

  两匹没有主人的马匹此时打了打响鼻,显得特别的浮躁,在沙地里不停的走动,仿佛也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嘶鸣声不止。

  距离李小刀的死已经过去了大半天的时间,定边小城整个城内也寂静了大半天的时间,往常的时候,尽管天气再冷,小镇的镇民也会偶尔出来闲逛,尤其是那些老娘们儿最喜欢聚集在一起在谁家的屋檐下烤着炭盆唠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几名好奇的顽童从家里偷偷跑了出来,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儿,可是刚一露头就被大人们拽回了家,坐在窗子前也不怕寒冷赏景的老头们也收起了板凳关上了窗户,平时李家短张家长的那些碎嘴娘们儿如今也没有话头,纷纷逃回家去,街道两旁的店铺纷纷闭户,偌大的一个小镇现在鸦雀无声,仿佛一座死城,任谁都能够感觉到了那股压抑的气息。

  风吹了没有多长时间,李小刀那具只剩下骸骨的尸体现在已经被风雪覆盖了一层,已经变成深红色的血液和那些白雪搅合在一起,看起来狰狞恐怖,以前不可一世的李大公子现在的下场竟然如此凄凉,让人想来不仅唏嘘,这就是作的,这不,作出屎来了吧?好似被凌迟抛尸了一般,历史上掰着手指头也没有几个人是这种死法,没想到这个小刀客竟然摊上了,而且还是最惨的那种,被活剐了之前仍然看见了模样。

  美娇娘小酒馆之内,所有人仍然愣在了哪里,这时不知道谁放了一个响屁,顿时像炸开的水一般乱成了一片。

  “李……小……李小刀,哦!李大公子竟然死了?”

  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的张老四此时首先叫了起来,他仍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长着两排黄白相间的大嘴问道。

  “死了,还是被小男人,哦!不!是古钺杀死的!”

  躺在地上还有一口气儿的马大哈,此时暗自咽了一口口水,他一直在外面躺着,对于古钺怎样杀死李小刀和那名悍匪的看的最是清楚,大半天的时间他才缓过神儿来,脸色铁青的看了看已经站在门口的张老四,再看了看从小东门走回来的古钺,语气有些激动的道。

  “李小刀是该死!可是他不应该死在定边小城。”

  一名满头白发的老者一拍大腿,脸色焦虑的道。

  ……

  众人看着身高八尺有余的男子脸色不好看的走了进来,都吓了一跳,纷纷躲在了墙角,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只听咕咚咕咚的声音从那些人的喉间传来,不用说,他们在暗自咽口水,这古钺现在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哪里还有原先的那种小男人的样子?浑身上下处处透着一股子让人生畏的气息,仿佛一个王者。

  刚才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的突然,大部分的人都记不清楚李小刀是怎么死在古钺的手中,只觉得刚才人影乱晃,然后刀光炸开,嗖嗖声在空中乱响,仿佛做梦一般,最后就见李小刀身体上的血肉好似被什么给扯了下来一般,化成千片万片向四周落去,血液劲射如雨漫天飞舞将酒馆门前的雪地全部染得通红一片。

  小酒馆之内的人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平常一个闷头不说话的傻大个儿怎么如此了得?弹手一挥间就能够要了别人的性命,而且还是武功极高的李小刀的性命,这可当真是奇了,看来这家伙头一次来定边小城的时候,张老四问他犯了什么罪,他说杀人,所言非虚,并不是偷看哪一家富家小姐洗澡澡的事情。

  “李小刀死了,那么他爹知道了,我们可就惨了!李蛟龙谁不知道呀?那可是这里的天王老子。惨了!”

  就在众人胡思乱想的时候,也不知谁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提了这么一句,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在众人耳中炸响,想起李小刀那个杀人不眨眼的老爹,再想起李蛟龙手中的那柄大黑刀,随后他们心头笼罩了一层阴影,想起李蛟龙三个字,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仿佛一个禁忌。

  李小刀虽然是古钺杀的,但是毕竟是死在了定边小城呀!那么定边小城就和李小刀的死有莫大的关系,而且住在定边小城中的人也就和他的死有了关系,刚才谁都瞧见一名悍匪漏了网逃了出去,如果让刀里乾坤李蛟龙知道唯一的独子竟然死了,岂不是大怒?一定会将儿子的死记在定边小城的头上。

  古钺看了看这些差一点儿被吓疯了的人,也不去理会,坐在桌子旁边喝着闷酒,他也知道这一次闯了大麻烦,让一个悍匪漏网,对于西北之地的悍匪,他可是知道一些的,是很难缠的,尤其这些圈匪,个个都是好手,这些天来到定边小城,也听说过刀里乾坤李蛟龙的事情,这人刀法极好,手下还有好几百个弟兄,在方圆五百里的地方就数他的势力最大,他杀了李小刀没有关系,大不了一走了之,可是这些百姓怎么办?刁小蛮怎么办?

  古钺虽然心狠手辣,但是那只是对于恶人而言,对于这些小老百姓,他宁愿装作让人耻笑的小男人来对待,不然也不会真真的在定边小城顶着一个小男人的称号。

  想着想着,古钺的眼睛有些恍惚,他想到了那个总是披着黑袍总把自己遮在黑暗中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大师父,他教自己独步天下的内功心法,想到了那么总是疼爱自己,把自己当做亲生儿子看待的二师父,她教自己天下一绝的轻功身法,想到了对自己面冷却心底火热的三师父,他教自己无视江湖的暗器,想到了对人对事儿都是疏离的四师父,他教自己傲视群雄的快剑,想到了总是跟随自己左右的五师父,他教自己别人眼中的旁门左道,想到了总是把小时候的自己放在他脖子上骑的六师父,他教自己诗词歌赋历史典籍和奇门遁甲,更想到了把自己当做亲弟弟一样的七师父,她教自己做人的道理礼仪江湖规矩和百毒百草,这些人在整个中原江湖那是一等一的好汉,他们本是那些豪门大院内公子哥儿的师父,可是偏偏对自己很好,大师父曾经说过,自己身上有一股子那些豪门大院内公子哥所没有的气概,这种气概不单单只是一腔英雄气,还有仁侠重义仁厚之气,就是这些气,他们甘愿从那些公子哥儿赐予的豪宅中搬了出来,和自己居住,并且倾囊相授毕生所学。

  孙海此时艰难的站起身,来到了古钺所在的桌旁,看着这个镇定的少年,心中满是佩服。

  “你都听见了?”

  孙海坐了下来,面对着古钺道。

  古钺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孙海也不再说话,他看的出来,不用自己说,眼前这个少年比谁都清楚。

  古钺给孙海斟了一碗酒,冲着他微微一笑,仿佛没事儿人一样,然后兀自吃了一碗。

  孙海见古钺如此,心中安定了下来,记得曾经有位说书先生曾经说过该来的还是要来的,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什么好怕,大不了一死,更何况现在还没有到死的时候,干嘛跟个老娘们儿一样哭哭啼啼的呢?

  “孙大哥,如果当时给你一个机会,看着小蛮姐姐被辱,你明知道是个死字,还会上前搭救吗?”

  古钺将手中的酒馆倒扣在了桌子之上,那意思是不喝了,看着孙海问道。

  “会!我这个人虽然笨,也没有读过书,大字不认识几个,但是有一点儿我是知道的,我不能看着自己所认识或者所熟悉的,更或者亲人朋友在别人面前受辱,否则妄为大丈夫!”

  孙海想也不想仍然点头,坚定的道。

  古钺没有说话,看着这个一脸憨厚的傻大个儿,他心中莫名的有些感动,是了!以前的自己早已经家破人亡,如今来到了这里,那么这里就是自己的家。

  想到这里,古钺双眸低垂,不管怎样他都要保这一方百姓的平安,这是自己的责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