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章·【悍匪】
卧枕江山2017-12-29 10:423,361

  当时有几个客人离去之后,嚷嚷着结账,古钺见刁小蛮这么长时间没有出来,进入厨房看了看,然后将外面的情况给掌柜子说了说。

  当时那道菜正烧到了紧要关头,刁小蛮想让古钺看着,又有些不放心,于是让古钺先留住那几个客人,稍等片刻自己就去,既然客人吃她做的菜,那就不能敷衍,如果今天这道菜做的不好或者糊了,那么对美娇娘以后的名声不好。

  古钺从厨房出来,见那几个客人多次催促,知道留是留不住的,左右踌躇之后,看了看柜子上放着的账本儿和算盘,暗自咽了一口口水,回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厨房门口那边,见刁小蛮没有出来,连忙走入柜子之后,将算盘放在左手旁,打开账本儿,右手拿起秃笔沾了沾墨水儿,于是就做起了账房先生,看了看那些客人所在桌子上的饭菜,左手在算盘上如飞敲打,右手中的秃笔规规矩矩的在账本儿上写上了时间、客人几个、付账客人名字、以及所吃饭菜名字和酒水多少,客人所付银两,应该所找余钱多少,以及做账人,从计算钱数、问客人名字、以及将所算所问记录在账本儿之上,这些一气呵成,顺利的仿佛他是一个账房老手,一点儿也不勉强。

  古钺虽然没有做过账,但是这几个月下来每当刁小蛮在做账的时候他都进行了仔细观察,虽然刁小蛮做账不怎么地,但是他却将里面的门门道道琢磨了一边,然后今天全部派上了用场,所幸没有出丝毫的差错。

  那些客人并没有走,因为对古钺不放心,谁都知道这个小男人是什么人,尽管现在打扮的像模像样,可是骨子里应该没变吧?唯恐他不会记瞎记,可是又不好说什么,他们几个一一进行了核对,见分毫不差,这让他们惊愕的同时看到了账本儿上古钺所记的那些文字的时候,见其娟秀如印,行云流水没有丝毫停滞,笔走龙蛇之间尽是书卷之气,很是不凡,个个冲他躬了躬身,原来这位小子竟然是个读书人呀!随后拿着结果分毫不差的所找余钱离去。

  读书人,那可是巧舌如簧,口中能吐悬河的大才之人呀!怎能不敬?

  可是知道古钺是读书人是一回事儿,知道古钺小男人是另一回事儿,西北之地的人都是能分事儿的,尽管我敬你是读书人,可是以后该叫你小男人还得叫,咱一码归一码,可别混为一谈,谁让你怕娘们儿呢?再说了没有古钺这个笑料,不然就没趣儿了,虽然这几个人敬古钺是读书人,不过这一敬是敬他的学问,而不是敬他的为人,他的为人就是小男人,以后他们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大不了不像原先消遣古钺那样张狂而已。

  古钺最后像模像样的将账本儿合上,对着即将离去的客人微微一笑,说了一声慢走,请下次再来。

  说完,古钺放下手中的秃笔在砚台之上,正要去收拾那些客人离去的时候所留的残羹剩饭,然而他记账本的时候正好让端着盘子进来的刁小蛮看到。

  刁小蛮虽然看到古钺做账的时候很是像模像样,不过她可不信原先刚来的那个毛手毛脚的傻小子竟然会做读书人所做的账,不由分说,只见她扯着嗓子大叫一声冲了过来,没好脸色的看了看脸色有些不自然的古钺,然后一边劈头盖脸询问,一边打开账本儿想看一下古钺刚才所记的东西,等到一看见账本上那几个娟秀之极的文字之后,她愣在了哪里,知觉得这几个字真的好美,再加上上面规规矩矩从时间到做账人,一点儿东西都没少,并且比原先自己记得还要清楚,刚才心中的怒气瞬间全消,只有对那几个字的敬畏,还有做账详细的刮目相看。

  从那以后古钺的活计从劈柴挑水打扫卫生跑堂再加了一个账房先生,除了烧菜和酿酒他不干,其余的活计他全干,尤其是账房先生,然后能够做到这个位子,除了刁小蛮是掌柜子的这个特殊情况之外,肚子里没有一些墨水儿,恐怕也当不起这个称号。

  时间久了,古钺做账的名气竟然闯出了名堂,俨然成为了定边小城里头一号地地道道的账房先生,这个名气越发的响亮,那些邻里之间做生意的等到做账做的糊涂了都会来这里让古钺看一下,让他将那些糊涂账给梳理清楚的同时,然后给予厚礼相待,面子很是不小。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美娇娘酒馆的生意还算兴隆,这些天将刁小蛮给乐的就差在地上打滚儿了。

  慢慢的适应了定边小城这里的生活环境,古钺的生活也明媚了许多,尽管出门还是被那些孩童或者大人们直呼小男人,不过人家一点儿也不在意,反而冲他们笑笑,那意思好似在说我是小男人能咋地?给人一种颇为欠揍的感觉。

  刁小蛮看着越发越能干的古钺,心中那叫一个美,现在已经给他开了工资,一个月一钱的薪水没白给,家里有个男人就是不赖,什么重活人家扛着,那跟自己从前一样?每天累的跟狗一样。

  平凡的人经历平凡的事儿,一晃又是两个月的时间,眼看马上就要过年了,春节对于上到帝皇贵胄,下到普通百姓都是一个大事儿,所以说整个定边小城家家户户都透着一种小老百姓的喜庆,然而这一天大风光顾定边小城的时候,一场大雪紧跟着来临,不过劫难也紧跟着而来。

  小镇里来了三个客人,当他们出现在小镇街头的时候连最嚣张的狗都夹着尾巴心甘情愿的悄悄躲起来了,都说狗能够预感到不详的事情,也能感知让它害怕的东西,果然如此,这些人身上的气息凌厉之极,仿佛冬天里最凌冽的风一般,所过之处除了只有风声了,还有那隐隐约约的血腥气。

  三人都骑着高头大马,头上戴着能够遮风挡雨的斗笠,身上穿着厚厚的羊皮袄,披着青蓝色麻布风衣,脚上瞪着过膝的牛皮靴子,腰里插着一柄几尺长的鬼头大刀,一看就是标准江湖刀客的打扮,不过又和江湖刀客有所不同。

  中原一带大多数江湖人都是佩剑的,因为剑是君子,所以武林人士都以君子自居,因此剑成了中原江湖人的钟爱,在中原闯荡江湖十个里面有六个都是佩剑的,剑就是中原江湖豪客的身份,而在西北之地则不然,对这里的人来说这就是娘们儿的行径,剑花里胡哨的,哪有刀来的带劲?所以西北之地的江湖人大都是刀客,也已刀客为尊,十个里面倒有九个是佩刀的,剩下那一个说不定也不会配剑,而是其它的兵器,如果你在这个地方配了一柄长剑,恐怕会被这里的人当场呸一口娘娘腔,除了那些豪门大族的公子哥为了显示一下自己的玉树临风,学着中原人配了一柄长剑,不过那样的公子哥儿也是很少见。

  在这个纷乱的西北之地,刀客一般有五种职务,一是悍匪,二是给这里的大户人家看家护院的,三就是露宿街头卖艺的,四则是那种来无影去无踪杀人不眨眼亦正亦邪的浪客,五是给商队做护队的。

  今天来定边小城的三位刀客属于第一种,乃是十足的悍匪。

  在西北之地悍匪分为两种,第一种则是粗莽性的,见什么抢什么,所过之处就跟蝗虫一般,整天骑着高头大马乱窜,被人们又称为马匪,另一种悍匪则是比较文雅的,虽然也是匪,但是人家抢的就是有学问,将相中的地方用自家的旗子往哪个地方一插,或者牌子一扔,美其名曰“圈地”,被圈起来的地方,里面的人每年都要像这些悍匪缴纳一定的保护费,否则杀,他们内里人都叫自己的圈地为猪圈,而里面的人叫做猪人,这种悍匪在百姓心中也有一个称呼,被称作“圈匪”,圈匪和马匪不同,里面都是一些小有名气的刀客,很难对付,圈匪抢劫那些商队也很有学问,头一次抢劫商队不抢个精光,而是拿走一半儿,给被抢的商队一个牌子或者旗子,然后让人把商队的具体信息一一记录在案,以后这个商队如果每行走一次生意,那么就要给这些圈匪付每次生意所赚七成的保金,否则不仅威胁商队里每一个人的生命,甚至会威胁到商队中每一个人的家人的生命,几个月之前抢劫祖大寿的那帮匪徒就是这种类型。

  定边小城这三人不仅是圈匪,而且还是方圆五百里最有名的圈匪,乃是“刀里乾坤”李蛟龙的人,眼看马上就要过年了,圈匪也得过年呀,所以李蛟龙就派了三个手下来到了自己的领地,除了收取保护费之外,还有一件事儿,那就是去美娇娘的酒馆里拿几坛好酒和驴肉火烧。

  三个刀客目中无人的来到美娇娘酒馆之前,闹哄哄的酒馆立刻安静了下来,有很多人身子哆嗦着就要往外跑,奈何现在腿肚子转筋,哪里有那份儿力气,就这样他们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们先吃着喝着,待我们打好了酒,每家奉上今年的保护费,保管你们没事儿,如果你们不识抬举,那别怪我们手中的刀不长眼睛!大风大雪里杀人,也是挺带劲的!”

  走在中间的一名右脸上有一个大瘊子的年青刀客扫了扫众人,冷哼一声,笑道。

  小镇里的那些人这才敢坐下身来大气都不敢喘,继续提心吊胆的吃酒,拿着酒碗的手不停的哆嗦着,随时都有掉落的可能,今天可是一个没看黄历就出门的蹩脚天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