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章·【读书人】
卧枕江山2017-12-28 20:463,090

  西北之地的天热的晚,冷的却较其它地方早,这不,当中原还在深秋的时候,这里的天就已经开始下起了雪。

  一场小雪在今年第一次光顾了定边小城,温度骤降,本来热闹的大街相比原先冷清了许多,家家户户大多数封门闭户,以求家里更暖和点儿。

  祖大寿带着拙荆商队已经离开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从相送祖大寿回来之后,古钺一如既往平凡的生活着,不过当面对小城居民的时候,没有了原先那种阴沉之气,脸上的笑容比原先多了很多,虽然还是顶着小男人的头衔,但是小城里的人对他的态度经过那天被幻雪撞过之后而安然无恙的遭遇有所改变,尽管大多数人认为那天那匹古怪的马并没有真正的撞到古钺,但是他们都认为能够在那种情况之下没有被吓傻,足可见这个少年的心性之坚,从那以后大多数人不敢再明着胆子叫他小男人,但是暗地里就不好说了,就看古钺整天怕刁小蛮儿的那个德行,尽管胆子大又能怎么样?还不是怕娘们儿的主?

  在西北之地有一个大家都认为的不成文规定,只要男子怕娘们儿,哪怕在外面再风光还是小男人。

  来到美娇娘小酒馆将近四个月时间的古钺和老板刁小蛮之间的关系越发的熟稔,随着做的活计多了,本来笨手笨脚的他做起活儿来很是勤快,活儿不仅做的快,而且特别的好,让眼里一向不揉沙子的刁小蛮竟然挑不出一丝一毫的毛病,有的时候他得空连刁小蛮要做的活儿都给坐了,这让每天以骂他为乐的刁小蛮有些郁闷,因为没得骂了,气儿没有地方出了。

  其实呢,刁小蛮还知道古钺有一个很好的优点,就是识字。

  识字这在整个西北之地可是个了不得的稀罕事儿,这里人的文化很低,一百个人里面有一个人认识三瓜俩枣的字儿就已经相当的了不起了,有的甚至都能够开私塾教书了,更别说能够看得懂典籍、吟得了古句,还有写得了文章的书生了,那更加是个稀罕物,估计所有人都得把他当祖宗给供着,这可是读书人,虽然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可是真到用上书生的时候却没有那才叫憋屈,弄什么都叽叽歪歪,没有明面上的你来我往的那种爽快。如果让官府的人知道了,那肯定大礼小礼的将其请到府上,不济的给个账房先生当当,好的则会让做个师爷,风光无限。

  西北之地的读书人就如生在西北之地却长有一副江南女子温婉水润相貌的小娘子一般,珍贵的不能再珍贵,谁也得罪不起。

  就拿做账来说吧,做生意不识字还真就弄不成,即使认识几个字儿也还是不行,做账岂是只认识几个字就能够做得起的?不管是文字还是术学那都得用得到,并且不仅要会术学,还得会怎么用算盘将这些串联在一起,然后白纸黑字的记录在案,只有这样才能够将生意场上的门门道道给整理成册,否则出了一点儿差错,以后对不上账,哭都没地儿哭去。

  所以说,没有一点儿学问的生意人这个账估计弄得有点儿磕掺,非得识大体读书人来做不可,不然这个账就永远这么烂着,你说憋屈不憋屈?

  别看人家刁小蛮总是拿着秃笔趴在柜台记着什么,然后有事儿没事儿的在那个不知从哪里买来的二手算盘敲击着什么,她其实大字也认不了一箩筐,有时候给客人计帐,很多字都给写错,有不会写的字甚至用圆圈代替,整个账本之上这一涂哪一画的,犹如鬼画符一般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幸好只有她自己看,也幸好她的记性比较好,更幸好她在这里做了十几年的生意,整个小城的人都信得过她,就连那些一年还来不了一次的商旅十个也有八个认识她,再加上她那一手享誉定边小城方圆百里的驴肉火烧和烧锅子独门独酿美酒给她塑造了一个好名声,大家和她对账的时候看见那账本上的鬼画符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果这是在读书人遍地不值钱的中原或者江南,如果刁小蛮是在读书圣地的中原或者江南做生意,如果她的账本儿让中原或者江南的人看到了,除了非笑死不可,至少每个人都会瞧她不起,去她哪里吃饭都吃的不心净,为空做账多要钱。

  辛亏这是在读书人比黄金还贵的西北,尽管大字只识得一箩筐,但是刁小蛮的生意却可以在这里游刃有余,不过有时候却也有出错的时候,和那些客人闹了不少矛盾,刁小蛮也算是一个识大体的女人,如果出错了,她会退一步,让客人一些,尽管自己吃了一些亏,可是她那说一不二的名声却是在这里特别的响亮。

  虽然刁小蛮和古钺越发的熟稔,但是关于做账她肯定是不让他碰的,别说做账,就是古钺无意间碰了一下那本已经没有了封皮的破账本儿,让刁小蛮看见了,拿着筷子就冲了过来,然后啪啪啪三下将他碰账本儿的手给打的一片红。

  至此,古钺当然知道刁小蛮对账本儿的看重,每次走到做账的柜子哪里,他都小心翼翼的收起双手,然后微微绕道儿走。

  不过一个月前却发生了一件趣事儿,那天是寒露节。寒露而来,天地气温骤降,万物凋敝已早,寒气逼来,立冬随后不久的一天。

  寒露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十七个节气,属于秋季的第五个节气,表示秋季时节的正式开始;时间在公历每年十月七日到十月九日。

  《月令七十二侯集解》说:“九月节,露气寒冷,将凝凝结也。”寒露的意思是气温比白露时更低,地面的露水更冷,快要凝结成霜了。寒露时节,南岭及以北的广大地区均已进入秋季,东北进入深秋,西北地区已进入或即将进入冬季。

  气温逐渐下降。白露、寒露、霜降三个节气,都表示水汽凝结现象,而寒露是气候从凉爽到寒冷的过渡。夜晚,仰望星空,星空换季,代表盛夏的“大火星”已西沉,冬天将至。

  从寒露这一天开始整个天地即将进入了冬季,大雪封疆的时候将要来临,所以这个季节对于整个西北之地的人来说也颇为重要,大家以这一天为重要分水岭,家家户户开始准备过冬的粮草和棉衣,有钱的人家去酒馆儿吃一次烈酒,没钱的人家则在拿出自家所酿的黄酒,用酒来驱体内的寒气,活络静脉,然后敬冬神,求顺利过冬。

  寒露那一天美娇娘小酒馆儿的生意很红火,刁小蛮正在厨房忙的不可开交,没有闲暇出来做账,只有古钺一个人在前面招呼客人,偶尔来后面帮助刁小蛮烧火洗菜刷碗打扫厨房。

  这天对于古钺来说也是颇为的高兴,因为天还未亮的时候,自家掌柜子刁小蛮拿着一身冬衣前来敲门,然后颇为不自然的将她按照古钺的身材缝补的新冬衣给了他,当时他不愿意穿,说是不舍得穿,等到过年再穿,结果在刁小蛮凌厉的眼神逼视下,这才在这一天穿上了他来西北之地的第一件新衣。

  其实,刁小蛮给他的这件新衣不仅是古钺来西北之地第一件新衣,也是有生以来除了自家娘亲之外的人给的第一件新衣,这对于他来说意义可谓不小。

  穿上新衣之后,古钺特地郑重进行了梳洗打扮,这样才对得起这一身新衣服,洗了洗头,将披散了很久的长发束成了马尾形状,然后洗了洗脸。

  打扮之后的古钺让见到他的刁小蛮差一点儿将手中的盘子给摔了,她从未见过这么英俊的少年,半天说不出话来。

  别说是刁小蛮,就连那些上门吃酒的客人们见到古钺此时的风姿也是纷纷惊愕半晌,没人相信眼前这个少年就是那个被称为小男人的古钺,这种姿色,这种风度配上刁小蛮那被称为定边小城缝补衣服一绝的手艺,简直就如下届的天神,世间无二。

  自此,男客见了古钺纷纷惊愕,女客见了他纷纷痴迷,整个定边小城因为这件事儿起了不小的风波。

  古钺对此却是不以为然,开始做自己的分内之事儿,今天是寒露节,不过他内心却是暖烘烘的,从此以后的自己冷了有新的冬衣穿,热了有刁小蛮拿来的凉茶喝,饿了有极品驴肉火烧和极品烧锅子美酒吃,累了却有柴房那一丈方圆之地可以栖身,尽管生活朴素和辛苦,但是现在的生活比以前那种豪门大院锦衣玉食来的幸福了许多。

  此时的古钺看向了端着两盘子进入酒馆儿大厅之内不敢看自己分毫的刁小蛮,心中觉得这个女人真美,和自己的娘亲一样美,这个世上像这种蕙质兰心的女人,如有可以的话,他古钺一定不能错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