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章·【浅浅酒窝】
卧枕江山2017-08-10 10:063,369

  本来喧嚣的街道,此时却是静的出奇,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即将被那匹浑身是血的高头大马活活儿踢死的古钺,虽然大家经常叫他小男人,但是却没有人愿意看着他死。

  然而,等到某些人准备在少年惨死前的那一刻闭上眼睛不看,不过在他们刚要闭上眼睛的时候,却被眼前的情景惊的那双眼睛不是越来越小,反而是越来越大,等到达到了滚圆的程度,他们那双眼睛就再也无法合拢,就那么定定的呆呆的看着街道中央那道奇景。

  古钺的结局仍然是被那匹高头大马奋起的前蹄给硬生生踏在了胸口之上而倒飞了出去,说实话那匹高头大马真是够狠,往前冲的力道也许太过巨大,尽管在古钺面前硬生生的停了下来,可是扬起的前蹄还是殃及了池鱼。

  古钺身上背着的数十斤干柴就这样瞬间往四处崩散,犹如一个在他身上释放的烟花,哗啦一片,漫天皆是干柴飞舞的影子,乍一看这有点儿铺天盖日的感觉。

  等到漫天干柴零零散散的落在街道中央的每一个角落的时候,古钺也倒飞了将近三丈的距离,他落地的姿势真的很狼狈,犹如一个滚地葫芦一般在地面又滚了将近一丈的距离,这才在刚才所站之地的四丈开外停了下来。

  并没有像那些街道上的行人所想的那样,等到古钺停下来的时候,差不多已经血肉模糊,或者成为了一堆烂肉,还未等众人将噎在嗓子眼儿处的惊叫声发出的时候,刚停下滚动的古钺竟然慢悠悠的站起身来,他若无其事儿的用手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看了看因为撞了自己而停下来原地躁动不安的高头大马,由于长发已经遮盖了他的大半个面目,所以看不出他此时的表情是什么,估计也不是特别的好看。

  拍打完身上的尘土,古钺扭了扭脑袋,从脖子那里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听在众人的耳中当真是刺耳至极,胆小的人早已经双腿瘫软,不知道该怎么办。

  扭完了脑袋的古钺走上前去,将散落在四处的干柴一一捡了回来,然后打成捆儿,背在了身上,随后慢慢的走向在原地嘶鸣不已的高头大马。

  那匹高头大马见古钺朝自己慢慢的走来,先是低鸣了几声,随后往后退了几步,一双血红的眼睛瞪着眼前的少年,它的马尾四处甩了甩,打出了几个响鼻之后,一对儿前蹄在地面不停的倒腾,尘土四溅的同时竟然将双蹄踩着的两块铺在街道上的青石板给踩的往地下陷进去了许多。

  这个时候,古钺已经走到了距离高头大马不到一丈的距离,他停下身,看着眼前躁动不已的高头大马,静谧的犹如一座石像。

  那匹高头大马仿佛已经受不了眼前少年制造出来的诡异气息,嘶鸣一声,然后一双前蹄好像有些发软,竟然跪在那了哪里,随后一对儿后蹄也是蹲了下来,就这样整个身子卧在了古钺的身前,低鸣不止。

  街上的所有人此时更加惊讶,那些小老百姓也还罢了,这里面不泛那些走南闯北的商旅,以他们的见识和猜测,那匹看起来瘦骨嶙峋的高头大马恐怕已经认了古钺为主人。

  等到众人纷纷猜测和惊愕的同时,古钺仿佛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没有说话,而是走上前去,想要去抚摸一下它。

  却在这个时候,本来老实卧着的马儿突然起身,张口咬住古钺腰间的衣带,扬蹄而起,转身朝着来时路匆匆而去,所去方向乃是定边小城的西门。

  古钺刚开始也是一惊,正要挣扎,见那匹马儿只是用嘴衔着自己的衣带,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这才稍稍放心,他不明所以这匹马儿到底要干什么,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它恐怕是想真的认自己为主人了。

  “喂!小亮子儿,你这是要往哪里去?”

  就在街道上众人惊疑不定的时候,却听见刁小蛮那急切的声音从美娇娘小酒馆儿门口传来。

  此时古钺被那匹高头大马所撞的地方距离美娇娘小酒馆儿不是很远,也就七八丈远,这里发生的事儿刁小蛮已经从酒馆儿内客人口中得知,这才匆匆跑了出来,等到出来之后,正好看见那匹看起来很奇怪的马儿叼着古钺往定边小城的西门而去。

  “小蛮姐姐,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很快就会回来,这些干柴你先拿回。”

  已经随着那匹高头大马跑出好几丈距离的古钺听见刁小蛮的声音,看向她这边,然后将身上背着的数十斤干柴扔在了地上,冲着已经跑过来的刁小蛮道。

  由于刁小蛮乃是还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所以这些天和古钺越发熟稔起来之后,就不让他叫自己老板娘,直接呼自己为小蛮姐姐。

  “傻小子,你到底去哪里?莫不是想要离开这里?”

  冲到刚才古钺扔干柴的地方,刁小蛮就已经没了力气,然后站在哪里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冲着已经远去的古钺高声叫道,语声之中竟然有了些许悲凉之意。

  “我也不知道去哪里,不过我很快回来就是,今天晚上的饭小蛮姐姐须得给我留着。”

  古钺早年也和一些上等马儿打过交道,他知道这种马儿很是聪慧有灵性,今天看这匹古怪马儿的举动,就知道此等马儿一定不是凡品,如今口衔自己,一定有对它来说很重要的大事儿,不然绝不会这样。

  “好!我等你回来,希望你不要食言!”

  刁小蛮见古钺一双明亮的眼睛瞧着自己,心中的慌乱这才平稳了下来,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叫道。

  生离死别对于年少时候的刁小蛮真是太过的深刻了,在她的记忆中好像从记事儿以来就生活在颠沛流离的生活之中,先是两年的战乱,然后是三年的四处奔波,随后就是来到了定边小城,从此安生了下来。

  那两年的战乱,刁小蛮的亲生爹娘和很多亲人皆是死于战火之中,那时的她才仅仅不到三岁,接着三年的奔波则是跟着义父和几位叔叔伯伯走南闯北躲避战乱,那时的她还不到六岁,随后就是李家问鼎天下,大唐建立,那时她的义父和几位叔叔伯伯仿佛已经看透了世间的一切,对一向富庶的中原心灰意冷,于是就带着她远赴西北之地,来到了定边小城,本来一行七人,结果到了定边小城这里,五位叔叔伯伯先后旧伤复发都死在了万里途中,世上只剩下了她和义父。

  义父曾经对她说过,别人问咱们为什么来定边小城,就说是被流放到了这里,然后从改名换姓,忘记原先的自己,只做一个普通人就是。

  就这样,当时还不过六岁的刁小蛮,在定边小城一待就是十三年的时间。

  十年前刁小蛮的义父病逝,从此世上她再无亲人,孤苦伶仃,所以说当她在意的人突然离去的时候,对她来说真是无法接受的,从小经历最多的是生离死别,一十三年以来她从未和任何人真心往来过,她怕和别人熟了之后,他们还会纷纷离自己而去,她不想再经历那种锥心的痛苦,再加上生的丑陋,所以这让她的生活更加的孤苦,在这个时代,已经过了十八岁还未嫁出去的女孩儿恐怕这辈子就很难再嫁出去,更何况她生的如此丑陋,更是难上加难,不过已经想开了的刁小蛮却是认为这样也好,一生孤苦伶仃下去,尽管有时候这种感觉让她夜里长长无法自已的哭泣伤感,但是也好过小时候看着那些亲人离去死去要强很多。

  自从见了古钺之后,刚开始刁小蛮当然很排斥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但是经过将近一个月的相处,不爱说话文静的古钺对于她来说真是很对胃口,久而久之对其便不再有了排斥之意,再加上古钺总是给她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这让她渐渐有了对他亲近的意思,不说把他当做了家人,至少把他当做了自己真正的活计,所以今天当刁小蛮不明所以的看见古钺和那匹马儿离城而去的时候,心中那叫一个拔凉,语气才会如此的落寞和伤感。

  艰难捡起地上的干柴拖着,刁小蛮并没有转身回去,而是看向了西门哪里,此时古钺和那匹马儿正要夺门而出,她静静的看着,仿佛想到了小时候的那些痛苦,心里酸意满满,眼角内有些湿润。

  古钺看着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刁小蛮,心中仿佛感觉到了什么,那种感觉自己也曾经有过,很似曾相识,他此时觉得这个女人以前恐怕也有很痛苦的经历,不然那种眼神为什么让他很亲昵呢?

  如果这辈子当真让自己再次孤苦终老的话,那么和小蛮姐姐就这样普普通通的活下去,有何不可呢?生活虽然平平淡淡,但是这才是真,这不正是当年年少的自己坐在空旷凄凉的豪门大院的天井之内看着天上凄冷的残月和几点孤星心所向往的吗?

  想到这里,古钺用右手撩起遮盖自己大半个脸的长发,露出一副虽然满是污垢,但是却是犹如刀剑雕刻的精致脸庞,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也正在看他的刁小蛮,露出了一副童真的微笑,那笑真诚而温暖。

  本来一脸落寞的刁小蛮当看到古钺的笑容的时候,她丢下手中的干柴,不自觉的上前走了三步,随后停下,竟然也笑了起来,虽然她的面目很丑,但是这一笑,两颊之间竟然漏了两个浅浅的酒窝,如果不是她面目黝黑浮肿的话,单单这两个浅浅酒窝,恐怕也是绝美的风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