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白凉溪2017-09-01 13:242,187

  我定了定心神,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难听,“跟我一起走。”我拍拍衣袖示意他们钻进来,他们对看一眼,瞬间化为虚影,我感到一阵阴凉的风围绕着身边。他们无疑是非常强大的养料,我吸收他们的梦时便已经感到,纯净的气息流入骨骼洗净疼痛,但最后我并没有带走他们的执念,或许是他们苦苦执着的东西,与记忆中的陈年旧梦有一点相似,恍惚之间,似乎看到,那个小村,有一个男人出海归来,笑着抱起摇篮中的我。

  琉璃顶上露出的光影渐渐变弱,棺材里的书生脸色阴暗,看不清面目,我意识到太阳正在下山,有点慌,加快脚步,可这主墓四处都是石壁,贴合的精准毫无缝隙,我竟看不出出口在哪。终于黑暗降临,腐臭味似乎从地下传来,阴沉沉的死气显得我的脸色十分可怕,墓中突然燃起灯火,却只感到阴寒,似乎能看到灯火后的鬼影沉沉,我沉声问娃娃,“这地方是怎么回事?”两个娃娃有些害怕,从我身边探头道,“先别出去了,在这一晚。”我还想在问,他们却闭紧了嘴缩回去了。

  我有些烦闷,靠着青铜门,无力地看着不远处的棺材,开口道,“喂这有什么可吃的吗?”我从有意识以来就没吃过饱饭,吸收那两个小鬼的梦对此来说远远不够。其中一个女娃娃听见声音出来看着我道,“这没吃的。”她咬咬手指歪头笑了,“只有尸体。”我瞪她一眼,“我才没有那么重口味呢。”聊了几句气氛变得好起来,女娃娃好奇道“你是怎么来到这的?这里已经很多年没人来过了。”她数了数手指,惊道“有几十年没人来了。”我扯了扯头发,“我怎么知道,醒了就顺着路来了。”忽然想到一件事,“对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似乎对这个话题十分感兴趣,静静地看着我,白青的脸被灯火的光影笼罩,她露出两个尖牙,青色的瞳孔闪过白光,“深渊。”小孩子童真的声音被刻意压低,听起来喑哑怪异。她笑起来,“我家公子所造的深渊。”

  她从我面前离开,飘到那书生的棺材,眼里闪着莫名的狂热,忽转过头对我说,“没有人能进入深渊,没有人能从深渊走出。”她得意的仰起小脸似乎十分骄傲。我不动声色的离她远了一点,清了清喉咙,“可我进来了,也必定会出去。”

  “因为,我跟你家公子是同一类人,在同类中我比他更强大。”我不带感情的笑了笑,盯着她看了很久。

  女娃娃收敛了笑意,“就算你能噬梦又如何。”她忽然靠近我,近乎低吟,“陵墓之外,锁着多少怪物,你并不知道。”我的心沉下去。

  男娃娃忽然出现,瞪了女娃一眼,“别说了。”他有些犹豫,“抱歉,并没有跟你说清真正的情况。”他握紧拳头,神色挣扎,“当年公子抓了很多人来试验,他们变成没有理智但长生的怪物,奇形怪状。被锁链锁在石壁之外,守护着陵墓。他们白天并不会行动,夜晚会出现。进入这的人都成了食物。”我沉默,原来他们在利用我,如果带的去便是好事,带不出去也没有什么损失,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对我说实话。

  见我不回答,他忙急道,”这并不是真正的深渊,真正的深渊在南溟。“

  我震惊得抬起头,心里却暗自盘算起来。

  他见我有了反应却还是不回答,又道,”公子本不是正统血脉,无从得知深渊之处,他被来自血液的力量折磨着,无奈之举自己造了一处深渊。“他扫了我全身上下一眼,意有所指。”待公子醒来,他必定不会放过你的。“

  连他也是第一次见到,竟有人成功了。这上百年来,有无数人被送进这里,无数人变成尸体无数人变成怪物,连公子也只是半颠半醒。他们并不知道那试验是何物,只知道这几十年来再无人来往,便知公子醒来之日近在眼前。以往清醒之时,公子会醒来继续寻找深渊之处。沉睡之时饱受折磨渴望解脱,他们是最好的养料,从一开始就要供奉给公子,只等公子真正醒来那一日。纵然他们是纯净之心,可经过这几百年的熏染,他们早已被染上私欲。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我比谁都懂得这个道理,盯着棺材沉默不语,男娃看了我一眼,转身拉着女娃消失。

  我对着空气唤了几声,”小娃娃。“想从他们口中套出更多的话。只见空气中一阵阴风吹过微微掀起波澜,他们竟是离开了。

  我咬咬牙,又实在饿得没办法,只好靠着青铜门闭目养神。

  在我眼里,带他们出去本就不抱任何希望,想带他们离开只是不想让他们成为那人醒来的养料,也想得到更多的信息,只是彼此利用罢了。

  青铜门外似乎有指甲挠墙的声音,尖利的划过墙面,不少石屑掉落下来,仔细听,厚重的门外传来低沉的喘息声,他们在咬门。我似乎能听到口水从他们口中滴出,在墓道上发出腐蚀的声音。轻微的滋滋声钻进耳朵里,好像开始疼痛。

  他们闻到了人的味道,开始发狂了。

  上方石壁好像有很多人拖着沉重的身体走来走去,塔塔的脚步声不断回响。

  四周石壁开始有人拍打,有人划墙,发出嗷嗷的声音,野兽般的狂叫。

  两个小娃娃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有些惊慌的看着我,”你干了什么。“

  我不耐烦的回道,”我都快饿死了没空管这些。“

  男娃娃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忽开口道,“外边那些的执念可是很美味的哦。”他咧嘴一笑。

  我不言不语,盯着他,呵呵一笑,“小鬼,装的倒是挺好的。”我从旁边拿来一块尖利的小石头,磨了几下,往胳膊上划了一下, 伤口立刻渗透出蓝色的血液,我抹了一把血擦在青铜门上,门外的声音瞬间小了下去。他们离开了。

  他也笑,“果然,你就是公子要找的那个人。终于把你引出来了。“

  我撕下一片衣袖包扎起伤口,低头不语。

  这一夜,过得十分短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渊噬梦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渊噬梦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