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九阴 真经
记忆停昨天2016-09-16 18:192,933

  玄天机自华山论剑结束后,便在全真七子的陪同下前往重阳宫。待到了终南山下,玄天机见那山下林木郁郁葱葱,林中鸟儿欢快啼鸣。山中却是云雾缭绕,隐隐约约露出重阳宫屋檐一角,不由赞道:“好个道家祖庭。”

  马钰笑道:“道长却是好见识。自大唐以来,我道家诸派兴盛不衰,发展迅速。如今我全真教为北方道宗之首,门庭之地自是有些不凡之处。”

  玄天机一行人等人来到山上,但见山上道观鳞次栉比,不少道人在场中起舞练剑。玄天机对马钰道:“马道长,贫道欲借贵地闭关一二,不知可否?”

  马钰笑道:“小事耳,道长请”。两人一路前行,来至一处环境优雅之所。马钰道:“此地甚是幽静,却是闭关好所在,贫道且先告退。”

  玄天机道:“有劳了。”

  玄天机进入房中,一番查看后放下心来,叫了一声:“天凌子前辈”,身形瞬间消失在空气中。

  再睁眼,玄天机发觉自己已是处于巨大宫殿之中。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但玄天机的心神还是再一次被深深震撼。古朴苍凉的蒲团,浩瀚伟岸的宫殿,使他忍不住心神震荡。

  “小友来此,有何要事?”天凌子的身形显现出来,缓缓问道。

  玄天机从袖中拿出一本书,道:“晚辈得到射雕中气运物品《九阴真经》,此次前来却是要换得一些兑换点,还请前辈成全。”

  天凌子随意瞥了一眼,手中缓缓出现一本书,却是与《九阴真经》外观相似,言道:“原本你且拿着,我已将其内容复制于手中书上,如此也可以完成兑换”,又道:“《九阴真经》,价值五十万兑换点,你欲兑换什么?”

  玄天机道:“晚辈一友人年轻时练功出了岔子,如今身体暗疾颇多,还请前辈指点。”

  “生生造化丹,价值十万兑换点,可去除身体暗疾,提高突破机率”,天凌子道:“可是要兑换?”

  玄天机道:“换”。言罢,手中已出现一翠绿葫芦。玄天机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有十颗丹药,当真是欣喜不已,急道:“多谢前辈。”

  天凌子抚须笑道:“此乃首次兑换之奖励也,不必言谢。”

  玄天机又道:“前辈,可有基础丹术学习之法?”

  天凌子悠悠道:“不入流炼丹法,四十万兑换点。成丹对宗师之下人等均有效果。”

  玄天机一咬牙,道:“换。”

  言罢,他只感觉脑中一阵疼痛,半晌缓过来,发现脑海中多了一些炼丹之法,脑中丹方也是有了无数个。玄天机拱手道:“多谢前辈厚恩。”

  天凌子道:“分内之事,何以言谢。玄小子,我观你进阶甚快,心性恐有不足啊,还得好好磨练才是。”

  玄天机道:“多谢提醒,晚辈正有此意,却是欲往人世间磨练十年,而后想着进阶宗师。”

  天凌子听罢,言道:“不错不错。这力量很重要,但人更得多多磨练心性。否则便如稚子小儿执百斤大刀,伤人伤己。好吧,言尽于此,去吧。”

  玄天机再度出现在房中。他盘膝坐了下来,仔细体会这炼丹术。

  三个时辰转眼即逝。

  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玄天机打开房门,发现来人正是马钰。

  马钰道:“道长,我师傅却已回宫,还请前往重阳宫一叙。”

  玄天机道:“正合我意。”

  两人前后来至重阳宫中。王重阳神情略有些狼狈,他的身边站着一个身着红衣的漂亮女子。

  王重阳道:“钰儿暂且出去”。待马钰出去后,指着玄天机对红衣女子道:“朝英,若不是这位玄道长,你我怕是早已阴阳两隔矣。”

  红衣女子道:“见过道长,多谢道长提点重阳之恩。”

  玄天机心下了然,这红衣女子便是那林朝英了。言道:“见过林女侠”。又对王重阳道:“道友,这却是怎么回事?”

  王重阳缓缓道来。原来王重阳自华山论剑后,立马前去古墓。这古墓本是他抗金时所创,自是熟悉无比。他悄悄潜进古墓,却听得一女子独自言语。这声音他很是熟悉,正是那林朝英。

  只听得林朝英恨恨道:“王重阳,你这个负心人,妄我倾心你那么多年,你就是块石头到如今心也快化了吧,却一心想着争什么天下第一,对我不问不顾,我就是死也要让你后悔一辈子。说罢,却是一掌拍向天灵盖。”

  王重阳哪里还闲得住,叫了一声:“住手”,身子瞬间移至林朝英身边,一手抓向林朝英的手。王重阳年轻时武功不及林朝英,但在突破先天后却已远远超过林朝英。林朝英哪里来的及反应,双手就被王重阳牢牢抓住。正欲用功拼命,却听得王重阳喊道:“我是王重阳。”

  听到那魂牵梦萦的声音,林朝英身子一下软下来,用力厮打道:“你这挨千刀的,为何不放开我,让我一死百了,你也满意了不是?”

  王重阳紧紧抱住林朝英,急促道:“我方知过去错矣。朝英,你可知当我见你挥手自杀时,心中猛地空荡难言,悲痛莫名,好像人生全无了意义。过往,我一直在躲避你的感情,时至今日我才发现,心中最在乎的还是你啊。若无你,纵使天下第一又有何用?我们回去吧,做一对神仙眷侣。”

  林朝英纵使性情刚烈,如今经历生死两重天,却也是梨花带雨,呜咽起来,道:“这次你来的及时,若是迟了一步,只怕我们只能阴间相见了”,却是又忆起往日的辛酸来,恨恨捶打了王重阳几下,方才罢休。

  王重阳感叹道:“若不是玄天机道友推衍天机,我恐后悔终生矣”,却是把华山论剑时玄天机的一番言语精简说了一遍。

  林朝英惊道:“世间竟有如此奇人,我等还得好好拜访才是”,话音一转,又生气道:“若不是有玄道友提醒,你还不会来看我吧?”

  王重阳一番苦笑,女人的心老是如那天空的云,估摸不透。

  再说玄天机听罢王重阳所述,恭贺道:“恭喜道友喜得道侣,又破掉自身死劫,从此天高云阔”。又取出一粒丹药,递于王重阳,道:“此丹名为生生造化丹,服此一粒,可去尽身体暗伤,功力更近一步。贫道素闻道友年轻时一力抗金,身体却是留有诸多暗伤。还请收下此丹。”

  玄天机又走至林朝英身前,也是一粒生生造化丹递上,道:“林女侠巾帼不让须眉,贫道却是佩服的很。这一粒丹药就当是我对二位复合的贺礼了,还请收下。”

  王重阳、林朝英也是见识非凡,却仍未听过江湖上有这般神奇的丹药。两人虽是震惊,却也不曾怀疑玄天机的话语。到了他们这一步,已经不屑于欺骗于人。王重阳行了一礼,道:“多谢道友厚恩。老道年轻时一心想着抗金救国,武功虽然不错,但戎马倥偬,战事颇紧,受伤之后也难有时间疗伤,因此落得一身暗伤。这次若不是道友送丹,老道怕是只有几年可活了”。王重阳顿了顿,又说道:“道友若有所求,尽管道来。”

  玄天机言道:“贫道倒真有一事相求。贫道少时颇有一番奇遇,方才练成这么一身武功。只是师门传承却是十不存一。贫道斗胆阅览贵派藏书一番,不知道友可否允许?”

  王重阳和林朝英对视一笑。王重阳笑道:“这有何难,道友尽管观看便是”,又露出回忆的神色,幽幽道:“当年贫道抗金失败,一时心灰意冷,躲在活死人墓中,自称活死人。朝英却是打上门来,与贫道立下一个赌约。若是贫道赢了,朝英就自杀。若是贫道输了,就得娶了朝英,或者让出古墓。我们打了七天七夜,最终却是贫道输了。贫道却是一时任性,不要了古墓,上山作了道士。随手建了一个全真派,这么多年来却也成了气候。”

  玄天机感叹道:“这情之一事,最难看破。如今两位历经几番风雨,终于走在一起,可喜可贺啊。不知道友未来有何打算?”

  王重阳道:“老道欲传掌教之位于马钰,然后与朝英一道游历天下,流连于山水之间。”

  玄天机道:“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畅谈武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畅谈武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