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2018-11-26 13:452,841

  蒙面人下了车,在他身后,警车还没转弯。

  近了,很近……但还有时间。

  路灯下闪亮的银色门牌上刻着字:13号。

  从这里看到头,房子们在夜幕下,黑压压的一片,不见亮光。

  他小声说了一句话,模糊到自己都没有听清。他不太肯定刚才忘记了什么,身后发潮,双腿有些打晃,但他并不害怕。

  这时,他抬起头,恰好可以看到三楼的位置飞出一道亮光。那亮光就好像是魔术师的萤火,在光束开启的刹那间,开始收缩,速度缓慢。李风猜想,那也许只是一盏油灯。

  他希望能有一个‘安生立命’的地方,如果这房子内的主人还没睡着,或是正要睡着,他可以挟持对方,然后再想下一步的计策。

  因为……这狗娘养的汽车没油了!

  李风贴近铁栏杆,或许是命运想要拉他一把,门居然没上锁。

  (老天爷保佑!)

  警笛声——他们逼近了……第一辆车刚刚拐过路口,车灯迅速照到这边,白光划过罪犯的脸,落在第八号公寓的墙壁上。

  警车停了。

  他钻入院门,一脚踢开屋门,冲进去,反手关上它。

  有些奇怪,嗯……不,不是的,是非常奇怪。他刚才的一脚,用力很猛,但门没坏,把手也没有松弛开来。如果这扇门有思想的话,那它一定是自己给陌生人开了路。李风心跳开始加速,比刚刚在院门之外时更加激烈。

  他掏出小刀,背靠着门,汗液已经黏到木板上,像一层薄薄的劣质胶水。

  楼上很安静,门外有脚步声,滴滴答答——警察们已经进来了,他们试图让自己的呼吸保持平稳。

  李风摘下面具,扔在地上。他右手有划伤,食指的方向有一道直线裂痕,献血开始溢出。

  一楼黑乎乎的,正对面的墙壁上是一头鲨鱼,一头足以吞没狮子的鲨鱼,嘴巴张开着。窗外有手电照射进来,印在油画上,那鲨鱼正要吃人。

  李风深吸一口气,擦掉胳膊上的血迹,三步冲向楼梯口。他速度飞快地跑上楼梯:如果你刚刚醒来,我不会给你任何的机会——

  二楼很安静,没人。再次转头朝下面张望的时候,他恍惚觉得,警察们已经没了动静,好像这群家伙只知道在院子外面搜索逃犯。李风微微笑了,他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挟持这个房子的主人。

  三楼!就在三楼!

  只是,这里没有三楼,十五秒后,他才发现,这里没有任何上去的楼梯口。可他明明看到了那束亮光。

  (一定有,一定有的。)

  贴着墙边的位置,他伸手摸到一个东西,软乎乎的,还有温度,就像活人的肚皮。

  李风哆嗦了一阵,细看过去,那只是一个开关罢了。

  灯亮了。

  房间内很空荡,有一些音乐器材,大部分都用灰布遮盖着。而在他右前方两米处,放着一个木梯,是平行拖动的那种。那么……

  抬头,那是一个活板门。

  微光从上面照射下来,李风明白了,这里没有三楼,只是一个阁楼。

  (倒霉鬼……你的好梦结束了……)

  他将梯子拖了过来,手臂隐隐作痛。小刀放在身后,他已经做好准备,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他会先给这倒霉货来上一刀,吓唬吓唬他,然后……

  没人。

  隔空是空的,除了一个写字台,上面搁着一台电脑,散出亮光。

  (人哪儿去了?)

  他的脑袋嗡嗡地,身体瞬间被掏空。楼下传来开门的声音,他锁了门,至少应该有‘践踏’声才对。警察们很有一套,他们总能打开各种房门的锁,甚至是保险柜,如果全世界的警察都成了强盗,那就有热闹可看了。

  不对,这家的主人一定是藏起来了。这畜生的耳朵比什么都灵敏,刚才,那木梯是放在墙边的,不是吗?

  脚步声——上楼的脚步声——

  李风咽下一口吐沫,瘫坐在地上。完了,一切都完了,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电脑闪了一下。

  李风浑身打了个机灵,上面确实闪动了。白白的文档中,出现了一行字:

  做你想做的,写出来。

  这……是……他妈的什么意思?!

  电脑自己会打字?开玩笑,他一定是疯了。

  一个极为标准的概念传入他的大脑:这房子的主人可能是位高科技专家,精通电脑,精通一切与监视系统有关的仪器。对方想靠这台电脑来吓唬他,这家伙在玩捉迷藏。

  心跳平和了一些。

  上面闪动了,一行字,很流畅地被什么东西打了出来:

  做……你……想……做……的……写……出……来……

  键盘没动,那些字母也没有凹陷下去。

  咔嚓——声音很脆,也很小,是子弹上膛的声音。

  李风摔过头,惊恐地看着那最后的屏障,隔板之下,会有几个警察,他们会开枪的,他们会杀人,就像他之前干掉的那个银行老板一样。

  但……他还不想死。

  (我应该相信你么?)他傻笑起来,嘴巴咧的大大的,却没有声响。(我他妈的在和一个机器说话,我他妈的是个傻逼。)

  可是,也许这是一种希望,哪怕这希望的程度低于零。已经没有任何余地,李风触摸到键盘,敲击下去。

  字迹出来了:这些警察会得心肌梗塞而死。

  跟着,他笑了,笑的癫狂。这一次,他不再顾忌什么了,在最后,他还能和电脑开一个简单的玩笑。带着一丝惬意,李风坐在地板上,透过玻璃,遥望远处的夜空。

  星光灿烂,雪月皎洁。

  (来吧,抓我吧,或者打死我,做一切你们想做的。)

  咚——砰——

  一连串的滚落声,有人从楼梯上滚了下去。不,李风质疑了这个想法,不止一个,是两个,要么是三个。声音很沉,很闷,隔着木板,就好像有人在隔壁的某一处敲门似得。

  见效了?

  匪夷所思……

  几分钟后,木板依旧睡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他悄悄靠过去,把脸贴在地上,好让自己的耳朵可以听到一切声响。

  警察们都是傻瓜——这是他的想法。如果他们的脑子够聪明,应该在第一时间破板而上,然后举起手枪,瞄准自己的头,像对待行刑犯那样,对他行驶‘权利’。可是,警察没有这么做,难道不是傻瓜么?

  他冷静下来,颤抖着伸手去打开木板门,木梯还在,但被移动过了,和这里衔接的不太规则。两个警察躺在二层的地板上,其中一个人的手臂捂着胸口,另一个人脸朝下,趴着。

  他们不动了。

  李风跳了下来,如果这算机会,那他可以顺带着宰了这些人。

  (可……究竟是怎么了?)

  他擦掉下巴的汗珠,翻开一具尸体——唔……不错,这个警察死了,他们都死了。警察的帽子滚落在不远处,他的脸色煞白,神情痛苦,牙齿死命咬着。接着,李风翻开第二具尸体,与那边的尸体如出一辙,都死了……

  李风捡起地上的三把手枪,慌张下楼,离开了这座公寓。

  当他再一次回头张望时,发现阁楼处的灯光暗淡下去,接着,是二楼的灯光。他摸摸腰间,枪还在。

  …………………………

  第二天中午,警察们的尸体被发现了,经过法医的鉴定,所有人都因为心肌梗塞死去。

  他们在尸体上找到了李风的指纹,但是,除尸体之外,他们别无发现。更奇怪的是,无论是哪一层,或是楼梯上,都没有发现死者们的足迹,但尸体的鞋子上沾有灰尘和泥土。

  因为案件蹊跷,这件事被警方隐瞒了。

  可是,总有漏洞让奇怪的事情浮出水面。三个星期之后,《都市见闻》的封面上,出现一行标语:警察离奇死亡,凶手是人还是鬼?

  修改章节 删除章节

继续阅读:第一章:它……不正常?(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13号公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