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噩夜
木偶2017-07-25 09:412,232

  这天夜晚,周路再次因为头疼而早睡。

  他感觉有人在推他。

  “你以前没有早睡的习惯。”陈玲说。

  “有些累了。”周路做起来,摸摸脑袋,头发有些向上翘。他好奇的看着太太的肚皮,伸手过去摸了摸。

  这有点儿——它鼓起来了。

  虽然不是医生,却也清楚尝试。这才几天,怎么像有三个月的身孕一样。

  “你没吃坏什么东西吧?”他问,立刻觉得这问话太呆板,也太傻乎乎地。见妻子的脸色很平静,他又问道:“老婆,你有感觉到不舒服么?我怎么觉得……”

  “觉得什么?”

  “肚子比昨天大了不少。”周路为自己再次回答感到些许恐慌。陈玲最不愿意聊到的话题就是胖瘦的问题。接着,他微微一笑,双手搭在女人的肩膀上,推出客厅,推向厨房:“老婆,我们去做晚餐。”

  ——

  夜晚……

  丈夫睡在客厅,妻子睡在房间。

  周路是一直等到十一点多才离开的房间,之前半夜的恐慌,他无法再接受第二次。他给手机调好了闹钟,等到五点左右,他会起身回到房间里去。他很清楚陈玲的睡觉习惯:她半夜从来不起床。

  卧室内,女人睡得很沉,发出持续的鼾声。她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在一片漆黑的森林里,光脚在地上走着,追逐自己的孩子。可是,她怎么都追不上,在森林的一个拐角处,一棵大树的边上,她呼喊宝宝的名字:豆豆。

  没有人答应她,婴孩的啼哭声也荡然无存。

  靠近过去,她看到一只大黑熊正趴在孩子的身上,用爪子撕开孩子的肚皮……

  “歩——吥吥——嗯……”陈玲开始哭泣,这是她唯一的孩子,她需要做点什么。看看身后,黑咕隆咚的地方,有一扇门,开着,光束从门内照射出来。她认得那个地方,是厨房!

  厨房里有一样东西,可以让这头黑熊彻底停下!

  它必须停下!

  ——

  周路翻了一个身,没有完全睡着,他还在思考书中的情节。白天的时候,他写了四千多字,刚好遇到一个瓶颈问题:那海岛中究竟有什么东西。

  脚步声……有些拖拉,有些无力,也有些凶狠……

  周路坐起来,揉揉眼球,发现妻子从面前走了过去,眼睛闭着。他不敢出声,也许老婆是在起夜去厕所,他想要偷偷溜回房间,去床上,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陈玲没有去厕所,她进的是厨房。

  接着,叮叮当当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有餐刀掉在地上了。

  她是要去吃东西么?

  不是这个时间,现在夜深了。陈玲从来不会在半夜起身去吃东西,她正在减肥。另外,厨房里也没有现成的东西可吃,冰箱里的菜也吃完了。

  那么……

  兹兹——兹兹——这是磨刀的声音,尖利、悦耳、摄人心魂。

  周路的眼珠抖了一下,没有打转,他控制住自己了。他走下沙发,靠近厨房,从斜角的位置看着妻子在做什么:陈玲闭着眼睛,一手拿着餐刀,在案板上来回摩动,发出锯木头的嘎吱声。她的嘴角有一些吐液,流向下巴的位置。

  “老……老婆?”周路想要进去制止这一切,他认定,陈玲一定是在梦游。

  梦游是一种精神压力较大的现象,十分正常。可你不能在人梦游的时候叫醒她,因为她不会受伤,不会撞到任何东西,她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做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当她再次醒来,便什么也不记得了。

  周路朝后退了几步,没有发出声响。

  他这才留意到,自己没有穿拖鞋,脚掌心黏糊糊地,从地上抬起来的时候,好似一层劣质胶水夹在中间。

  兹兹——兹兹——磨刀的动作开始加大,陈玲的手臂晃动开来。

  她在锯什么?

  女人突然转了个身,面朝门口的方向。周路双腿瘫软下来,扶着楼梯边的木头,他往黑暗处退缩了。他用双手支撑地面,退缩到灯光照不到的位置。

  (陈玲的眼睛是闭着的,一直都没变过。)

  梦游了——她手里的东西,她手里的……

  女人跨过厨房低矮的铝合金门槛,走向客厅,回到卧室之内。

  周路站不起来,他努力了好几次,身体已经断电了,脑子里也空空的,四肢仿佛被绳子捆住。

  “啊!——”

  卧室内飞来喊叫声,还有蹦蹦声,断断续续。

  那是餐刀插进床单,与木头床板发生碰撞产生的声音,模糊、沉闷。

  “啊!——啊!——!啊!——”

  一阵阵,一阵又一阵。

  陈玲的声音透出绝望,透出疯狂。她每次挥刀捅向床单的时候,就会发出一声叫喊。

  周路呼吸困难,他胸口的起伏近乎凝滞。

  “啊!——哦啊!——壳啊!——”

  停下来!求你!

  “啊!——额!——”

  陈玲的音调稍微抬高了些。

  一阵鼓声在周路内心开花,剧烈乱撞,好似印第安人用的那种鼓。他瞳孔僵硬,双手紧紧抓在一起,交叉起来,微微颤抖。

  “啊窝……”

  声音变小了,不,它停了。房子内迅速安静下来,没有回声,没有蹦蹦的沉闷。

  两分钟后,周路的手臂有了些知觉,他吃力地站起来,走向卧室的位置。开门之前,手臂颤抖了,碰到把手时,颤抖被手臂转移到门板上。

  他的心脏快速跳了两下,只有两下,接着,他缩了回来,走到沙发的位置。

  (这个房子不正常……它……不正常……)

  半杯凉水过后,他恢复到原来的状态,手指依然在抖。

  这一夜,他没有睡觉的念头,他也不敢去睡:如果陈玲再度醒了过来,而她的目标不是床板的话……

  清晨时,陈玲向周路发疯。

  床被弄的一团糟,还有那把餐刀。

  周路不发一言,他被女人数落了二十分钟,最后,他说:我会收拾好的。

  他想过很多原因来自我解释妻子的‘症状’,结果都是精神压力。他怎么也不会相信什么狗屁杂志的话。

  九点钟,他走上阁楼。

  (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13号公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13号公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