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六个怪谈
耕耘那梦想2016-09-07 10:163,710

  我一想,这愣头青终于有点贡献,还准备跟他商量下在里面待个三五小时什么的,楼梯尖叫声响起,那愣头青轰隆轰隆的又从楼上下来,我贴着墙给他过去,心想你要赶撞我,老子这次怎么也揍死你吖的,他见到我,就喊着‘快跑阿,上面有……人’又跑下去了。

  有人就有人怎么了,人家就是聪明,知道天气热,到里面开空调冷着,我过去,还能凑点冷气爽爽顺便充电呢,就走上去。

  找到了五楼我才看间开着的门,走过去,先是透过玻璃,还真给我看到一个浑身黑色衣服的人背蹲着我不知道在研究地上蚂蚁什么的,看他长发的样子,好像就是厕所里见到那哥们。

  我想走进去蹭点冷气,宿管这鸟毛在愣头青的破声引导下,发现了我,那一脸怒气,好像要冲上来打我似的,要我在一分钟之内下来,我不好出卖这哥们,记住这个地方,心想今晚睡觉的地方有着落了,就应着回去了。

  到我下去,宿管已经拉着愣头青,喝着说:“不是警告过你不准进去吗,要是发生什么事情,谁来负责?”

  我这次有道理,对他说愣头青刚才跑上去,我上去找他,结果被吓成这怂样跑回去了,宿管脸色有点不自然问我没在上面看到什么吧。

  我一脸自然,反问他,你见我这样子像在上面看到什么不,他才点点头,说:“这个地方不是阿叔不给你们住,实在是……总之,你们尽量少靠近,到学校处理好,就给你搬过去了。”

  这种哄小孩的话,我肯定不信的,就问起我的午餐在哪,宿管说前面的路忽然坍塌了,别说车子,连人都过不去,估计这几天,你们都不用上学,我指着刚从山脚过来的两个小子说:“那他们怎么过来。”

  其实我也不是故意检举的意思,就是想说,他们能进来,说明还有路过来阿,快餐也能送了阿,宿管一看,破声就响起了,“你们两个,是怎么进来的。”

  那两人被宿管吓倒了,其中一个斯文瘦弱,又是戴着眼镜的白净男生弱弱的说:“我们看到路被泥土淹没了,就绕着路过来了。”

  宿管喝他们说:“你们两个没看到禁止入内的牌子吗。”

  那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低头不语,宿管拿他们也没办法,就让我带他们老实呆在宿舍,他要做搞个警告牌去,还说会给我们带点快餐回来诱惑我行动。

  我淡淡说:“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宿舍’!”

  那两个小子就提着行李跑到新宿舍,结果给回头看到的宿管骂个狗血淋头,我对他们说:“那可是五星级酒店,不是给我们住的,咱们的宿舍,在后面。”

  愣头青缠在他们那边,我领着他们走过去,那戴眼睛的白净小子眼尖,他说五楼那边好像有人,愣头青一听,脸色顿时菜白了,竟然想说什么‘那不是人’,我让他闭嘴,悄悄跟他们说,那可是我们今晚的卧室!

  他们不明白,我说等你们看到宿舍就懂了。

  新宿舍距离旧宿舍有五六百米远,走的途中,我问他们路是不是真的坍塌了,那个黑瘦的木纳平头点头说:“是。”

  为了更加形象表达意见,小白脸说:“何止阿,简直山泥倾泻,一大堆白骨都推出来埋在泥里。”

  我说没那么夸张吧,小白脸说那是你没看到,简直就是屠宰场被挖土机翻过来,要是女生看到,肯定吓晕过去,那黑瘦男也点头认同。

  反正这些事都不关我事,这些路一倒,学校开学典礼肯定开不成,接下来这几天,咱们都自由活动,小白脸相当兴奋,我说他别开心,看到宿舍,你哭都哭不出来。

  他说没那么可怕吧,我就指着前面的狭窄烂楼说:“你自己看吧,阿,对了,我们宿舍在四楼。”

  小白脸看到这栋危楼先是错愕,接着爆出一连串的英文,才说了几句人类能听懂的话:“这不是坑爹吗。”等我带他们过去看到里面的情况,他们的表情那才叫酸爽。

  我让愣头青别装死,赶紧继续扫地,而我就找个借口说去搞钥匙今晚咱们到豪华宿舍住上几天,他们十分欣喜的说:“快去,这里的卫生交给我们。”

  我是打算到豪华宿舍五楼去蹭空调的,走到差不多的时候,想到如果宿管突然杀个回马枪,我不是遭殃?就去保安室,去到保安室,那座神台的灯已经插回去,还上了一炷香,宿管的摩托车声那么大,回来肯定听到就将插头拔下来,让手机充点电,看看墙上挂着的钟,原来已经快一点了。

  闲来无事,我就拉开抽屉瞧瞧有什么东西,我看到很多报纸之类的东西,还有手电筒、蜡烛什么的,我想起今晚没电,拿走手电筒肯定是作死,就将蜡烛出揣在裤袋里,准备今晚用来照明,到我想找找没有火机什么的,宿舍那边又闹起来了,我听到小白脸尖起来的声音说:“死尸阿!”冲出来。

  我没去看情况,估计也是看到厕所那黑袋子了,不到半会,他们三个人已经往我这边冲过来,我好整以暇地听他问起宿管在哪里,我说宿管不是在外头弄什么警告牌么,没点时间也不会回来,小白脸说厕所有条死尸突然坐起来,我笑了笑说:“那黑色袋子是吧,我知道,刚才我也见到了。”

  我跟他说那是充气娃娃,你踩到袋子空气一压缩就会坐起来,没什么大不了,愣头青慌张说不是,这鸟毛我看到他巨烦,我说你别话说,就会给人添麻烦。

  瘦黑小子说应该不是充气娃娃,他们看到里面的东西好像是活的,我说:“要真是活的,估计就有老鼠什么的钻进去里面,别在这里一惊一乍的。”

  我将蜡烛给小白脸,让他们赶紧回去打扫,今晚宿管肯定来巡房,到时候看到我们什么都没弄,估计四人要挤在这里睡觉,愣头青是打死不敢回去,他们看着我,似乎在问‘那你呢’,我说:“我还得找火机点燃蜡烛,没电照明,咱们今晚在五楼摸黑阿。”

  我见他们好像很大怨气似的,继续说:“要不你们来,我回去扫地,记得多偷点东西,要是给宿管逮到,可别赖上大家,自己老实承认,顶多叫家长来,没什么事。”

  小白脸马上说:“那还是你来好了。”就领着他们走了。

  这手机也充了五分钟,我就启动开机,刚开机,叮铃咚隆的直接来了两封未接短信,是神婆发出来的。

  神婆是以前初中的同学,男的,特神经,晚自习我们逛逛学校的偏僻地方,他总跟在后面说别去了吧,我总觉得那里好想有东西,老说些神神道道的东西恐吓我们,我们没鸟他,直到受不了他,就给他起个神婆的外号。

  见到神婆发来的短信,也挺怀念他的,虽然他神经,但总是说些很有趣的东西,像我们要在树底下撒尿,他就会说别阿,这里是地藏庙,会惹脏东西的,我们经过人家的墓地搞塌了,他总是祭拜一下说小孩不懂事,忽见怪。

  我猜不到神婆给我发短信干什么,就好奇的打开一看,就看到简短的几个字。

  ‘天峰,你那所学校很有问题’。

  这是第一封,是昨天晚上发来的简讯,那时候我的手机早在车上玩没电了,估计见我每回,在早上九点的时候又看来第二封说‘真的,你那所学校很有问题,不要去’。

  平日我就特喜欢逗神婆,就拿起手机给他回复说‘你继续扯,我听着’。

  我刚发出去,不到半分钟神婆又回复了,那小子该不会候着手机吧,我想着就打开一看,神婆说‘我真没骗你,你那所学校在五年前曾经发生过很轰动的事情,学校还此直接被停了‘。

  我回复说这不是很有趣么,什么事,说来给哥解闷解闷。

  神婆鬼速一般回复‘我姐说,那所是鬼校,以前是个屠宰场,那些人的怨魂没超度还留在那里,这学校还直接将它们覆盖着,它们之所以没出来,是因为学校曾经请过一个厉害的法师活活将它们镇压了,可是时间过去这么久,怨气只会越积越深,天峰,我真没骗你,我姐曾经在那里读过,她说的不会错的’。

  我看神婆说得挺有趣的,就想让他多说点,我当鬼故事那样听,就问他以前这所学校究竟发生过什么事,赶紧去问他姐,这一次的回复有点久,我好不容易盼到短信,刚打开手机有点卡,估计字数有点庞大的关系,还没容我看到前面两个字,我就听到宿管的摩托车从远而近回来了,我赶紧清理案发现场,保持原来的样子,人赶紧逃到树梢下坐着,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乘凉。

  宿管回来鸟都不鸟我,刚回来就回去保安室那边打电话,我看他神色蛮严肃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我虽然想去偷听,但还没过去肯定就给发现了,只好作罢,这心情松下来,又想起我尿急的事,都快崩了。

  我是想着不管三七二十一跑到那厕所去的,不过宿管也不是吃素的,就到半公里外的厕所那边跑过去,我看到宿管果然打开门出来,我远远就喊:“我就去上个厕所。”

  那厕所也是老旧的,有点像街边政府给行人用的厕所,里面光线是明亮了,但是臭气熏天,也不知道到底多少年没洗过厕所,那些厕所间,里面的排泄物都不冲,我走过去,苍蝇漫天飞起来,我直接给这环境弄出来。

  心想这里反正没人,就凑着墙角拉就算了,因为怕宿管看到,我故意绕到后面去,终于将差点崩掉尿道的液体放出来,舒服一下的时候,我觉得背后遍体生寒,感觉就想有人在我背后吹冷气似的。

  我哆嗦一下身子,忽然见到墙壁上有几行小字。

  ‘教学楼的厕所间’

  ‘旧宿舍的天台’

  ‘保安室前的厕所’

  ‘老图书馆的……’

  ‘夜晚的小树……’

  ‘这学校有……’

  我看得挺感兴趣的,不过后边的字都模糊了,我看不到,正抱怨一下写深点会死阿,脖子就一阵凉风吹来,真是有人在我脖子后边吹气,以前初中我们就经常这样捉弄神婆,因为神婆说过在背后吹冷气的都是那种东西,我下意识以为有人在我背后捉弄我,我骂着转头:“谁啊。”

  我刚转过头,一张白得可怕的女人脸就出现在眼帘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校惊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校惊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