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吃药
狐狸不喝酒2016-10-16 13:113,151

  一张兽皮,三粒红色的药丸!

  李想打开子弹后就开始发呆,里面就这两样东西!而且那张兽皮简直太小了,字条说让李想吃掉其中一粒,吃还是不吃!

  半个小时后李想最好的朋友刘豆豆摇头晃脑的走进了大门,刘豆豆这个奇葩个子不大想法不少,前些天刚去了罗布泊不过因为队友临阵反水结果打道回府,电话里听李想说爷爷留下奇怪的东西玩消失激发了他无限的想象力。

  “哎呦喂~”

  一串惊为天人的感叹词充当了刘豆豆的开场白,紧跟着他一下窜到八仙桌前用一根手指扶着眼镜腿嘴里发着怪声,

  “啧~啧~啧~,我就说你爷爷和你周叔不简单,看这盒子就是个老玩意。”

  说到这里豆豆煞有介事的看着李想,

  “你说你是孤儿,我看不一定吧,这东西光看盒子就值不少钱吧,小叶紫檀的吧”

  豆豆说完就抬手拿那个盒子,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盒子竟然很重,

  “你爷爷别再是土匪吧,我看这里肯定是宝贝!”

  啪的一巴掌李想的手拍在了刘豆豆后脑勺,

  “土你妹啊!我家要是土匪先把你点了天灯,省的祸害人间,你小子沙漠里泡妞没成功回来就疯了是吧?”

  刘豆豆掏出烟分给李想,一只手揉着自己的脑袋继续打量盒子。

  “行啦,别恶心我了,我都吐了好几天了,真没见过这么怂的,到了罗布泊都不敢进去了,孬种!”

  “你看看这个!”

  说话间李想把字条递给刘豆豆,刘豆豆认真的读了起来片刻之后猛地明白了似得看着李想,

  “看字条的意思,你被抛弃了!”

  李想耸耸肩无奈的默认,

  “你给他们打手机了吗?”

  “打啦,空号!”

  李想像失去线索的侦探满脸无助,

  “乖乖!你们家别再是特务吧?消失得太彻底了!”

  “你个二B,快点帮我拿个主意,整天就知道贫嘴,再废话小爷发你躶照说你是菊花仙子,让全世界废了你。”

  豆豆嘴角一撇不再说话又仔细看了字条,

  “药呢!”

  李想从口袋里拿出子弹打开递给豆豆,

  “不是毒~?”

  李想摇摇头双手抱肩凝视红色药粒,表情像极了便秘患者,紧跟着他掏出自己的香烟给刘豆豆一根并献媚的点上,

  “三个了,你来一个咱俩一起!”

  刘豆豆顿时假装惊喜,

  “呦,够意思啊,一起可以你先吃,然后我吃!”

  看着自己的阴谋被识破李想不在说什么,

  “看纸条的意思应该没事,你爷爷不是说还有人来拿另一颗吗?”

  李想的便秘脸更加严重,

  “兽皮呢?”

  刘豆豆追问跟着接过李想递过来的东西,

  “阿尔金山,魔鬼谷!”

  惊呼之下的刘豆豆又接过李想再次递过来的纸条,刘豆豆看完像看见傻子一样看着李想,

  “你练字啊,还抄一遍?”

  “早上,有个叫吴十三的人找我爷爷,我再出来时人不见了,留下了这个!”

  “什么!”

  刘豆豆听完李想的补充再次惊呼,然后是长久的沉默,再抽了一根烟后刘豆豆娓娓道来,

  “魔鬼谷比罗布泊还要恐怖,罗布泊最少还有生还的希望,魔鬼谷就没有活人出来过。”

  对刘豆豆的话李想很信,虽说他不着调不过说起探险他算个业内人士,无论是专业知识还是野外求生都是靠谱的,

  “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说话间李想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他一紧张就这个样子,周振山打小就训练他,这小子握拳的时候小臂的肌肉都会暴长起来。

  “你周叔不是说你天生适合做猎人吗,这魔鬼谷可是在阿尔金山,那里是天然的狩猎场!”

  “他们暗示我当猎人?”

  刘豆豆再次看着李想突然话锋一转,

  “药,你吃不吃!”

  李想的便秘脸再次回归而且比刚才的还严重,一根烟的功夫李想开口,

  “吃!”

  没等刘豆豆反应桌上的药丸就少了一颗,跟着李想把手从嘴角拿开喉咙用力地吞咽着,二人陷入了木乃伊般的静止状态,刘豆豆张着嘴手里夹着烟额头流着汗,李想便秘加胃痛的表情组成了及其诡异的画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豆豆手里的烟灰实在承受不住地心引力掉了下来,然后刘豆豆觉得手指一烫赶忙丢掉手里的烟屁股。

  “我靠,你爷玩你吧!”

  李想丰富的表情也放松下来,试探的摸索全身竟然没有任何变化,两人又抽了一根烟慢慢的李想觉得有些困了,他觉得有点不对劲这才上午自己怎么就想睡觉了,一种不安幽幽的爬上心头,刘豆豆看着两眼有些打架的李想心里也犯起了嘀咕。

  “想子!你没事吧?”

  “有点困~”

  李想说话有气无力,刘豆豆的汗又冒了出来,两人不再说话一起进了卧室,李想的头越发沉重了,他强打精神问刘豆豆,

  “你怎么就这么喜欢探险啊~”

  李想语气吓人的平和,刘豆豆听着有些怪怪的,

  “刺激!”说着点上一根烟然后递给李想,自己又点上一根继续说,“城市生活太单调,野外生活惊险刺激,过瘾!在哪里我就觉得自己掌握了大自然能征服一切~”

  李想仰面看着屋顶吸了一口烟,他觉得浑身无力连拿烟都有些吃力了,

  “你真想当猎人?”

  刘豆豆看着更加萎靡的李想追问,

  “嗯,周叔说了,我天生就是猎人的命,一个好猎人嗅觉很重要,不过,我是没戏了,”

  刘豆豆有些惊恐地看着李想反问,

  “怎么没戏啦?明天咱们就去!”

  “想得美,当猎人需要钱的!”

  李想的回答让刘豆豆哭笑不得,

  “我怎么觉得你在跟我留遗言呢?”

  刘豆豆的臭嘴再次爆发,李想强打的精神瞪了他一眼,

  “等老子,睡醒~废了~你~”

  你字还没说完李想手里的烟就掉落在地上整个人陷入了昏睡之中,刘豆豆这时也变了脸色,他小心翼翼的凑近喊了几声毫无反应,跟着又摸了摸李想的脉搏,脉搏还在跳不过十分微弱,刘豆豆此时前心后背都开始冒汗,他嘴里不停的安慰着,

  “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李卫国可是他爷爷,爷爷怎么会害自己孙子呢,”

  刘豆豆哆哆嗦嗦点上一根烟,继续嘟嘟囔囔,

  “不对,不对,李想是个孤儿,李卫国不是他亲爷爷,这里肯定有事~”

  两个小时过去了刘豆豆脚下都是抽完的烟头,他架在八仙桌上的手都有些发木了,他看看表然后紧张的看看卧室,李想已经睡了很久了,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了,掐灭烟目光再次落在那颗子弹壳上,这时他才发现那个子弹壳有些不一样它的一侧有些类似钥匙般的锯齿,抬头看向那个木盒上面正好有一个圆形的空洞,刘豆豆自然而然的将子弹壳插了进去,顺势一拧咔吧一声盒子被打开了,刘豆豆有些意外的打开盒子,盒子里的东西顿时让他目瞪口呆,他开盒子的手都开始颤抖起来,与此同时盒子里散发出逼人的寒气。

  “有人!”

  刘豆豆被这突然发出的声音吓得“嗷!”的跳了起来,由于腾空时毫无章法的身体走向,刘豆豆以一种奥运冠军都无法做到的360度加浑身乱抖的体态跌落尘埃,眼前的人竟然是李想,刘豆豆双手揉搓着全身不过此时最需要抚慰的是他的脆弱之心,这下实在太他妈吓人了,李想怎么也没个声音呢?不过眼前的李想似乎有些变化了,在他身上刘豆豆明显感觉出一种超凡的气场。

  “你是鬼啊,走路没声呢!”

  说完这句话刘豆豆浑身一紧,冷汗瞬间冒了出来他抬眼看向李想似乎在寻找什么,

  “我嗅到了一个充满野性的气息,这个人浑身都是血腥的味道!”

  刘豆豆似乎稳定了下来,有些不耐烦地回应,

  “扯淡啊,你以为你是猎犬啊!”

  “他来了,就在门口!”

  李想眉头一紧,就听见大门处有个十分浑厚的男人声响起,

  “李卫国,你个老不死的,出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我来取我的东西啦!”

  伴随着声音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中年汉子大步走进了院子,刘豆豆似乎有某种预感迅速用身子挡住木盒然后快速地收拾好放进了卧室,眼前的男人如半截铁塔般出现在李想面前,正如李想说的这个人浑身散发出野兽般的气息,尤其是那双眼睛,就像成了精的狐狸一样狡猾,不过更加意外的是这个男人,他明显感觉到眼前的年轻人有股超越自己的强大气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猎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猎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