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吴敏
狐狸不喝酒2016-10-20 08:114,403

  “你叫李想?”

  说话的女孩站在李想面前,李想的注意力却还在大门的位置,那个气息还在可是人却没有出现,

  “嘿,喊你呢!”

  刘豆豆像喊自家的宠物狗一样吆喝着发愣的李想,这时李想的眼光才落在跟他打招呼的女孩身上,

  “你好,我是李想。”

  李想头回见到这么直接的女孩,有些反应迟钝的打招呼,

  “我叫吴敏,你这反映还探险,腿都咬掉了还不知道跑呢!”

  吴敏也不理会李想放下自己的旅行包就坐在了八仙桌旁,李想这时打量了一下女孩一看不要紧,顿时有种莫名的吸引打动了他,女孩的样貌没的说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就那前后的曲线简直是完美的标准,光看容貌就让人心动,还有那眼神虽说有着萝莉的容貌不过双眼都是野性的不羁啊。

  “你是打算看着我下饭吗?”

  这女孩说话绝对人间极品,稍微有点哮喘都能让她憋死,李想噎了一口气后呼吸了两三次才调整过来,不过说来也怪就是这么一个刻薄的小嘴应然不能改变李想对他的印象。

  “这就是你聊的女孩?”

  李想把刘豆豆拉倒一边悄悄地问,豆豆点头黄鼠狼似得媚笑,

  “怎么不错吧,就是这嘴太毒了,聊了一上午,小爷我差点挂了。”

  “嘴是有点毒,不过我喜欢这个调调。”

  李想的狐狸像也展露无遗,此时他早把刚才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等会,什么叫你喜欢啊,这可是我聊回来的”

  李想一呲牙伸手掐住了刘豆豆的后腰,就他现在的手劲估计能把刘豆豆掐泄了,刘豆豆嗷一嗓子跳出老远,脚刚落地又被李想一揪脖领子拎了回来,

  “你还想不想去了,现在小爷可是金主,不听话不带你去。”

  李想阴险的威胁让刘豆豆只好妥协,他走过吴敏的身边时还委屈的嘟囔着,

  “命啊,这就是命!无良之人遭天谴,有德之人定乾坤啊!”

  “快去收拾东西,再废话地主扣你余粮!”

  李想一巴掌推开刘豆豆一屁股坐在了吴敏对面的石凳上,那笑容就像一朵盛开的菊花堆了一脸,女孩也不躲避直勾勾的看着李想,那小样就像童话般的女神看王子一样,

  “我~”

  也不知怎么的李想一看见她就说话迟钝起来,没等他我字说完女孩就慢条斯理,语气温柔吐字清晰的说道,

  “你怎么啦,看见我慌了?说话都没胆儿,还敢去魔鬼谷,要是死在里面还好,要是吓得尿了裤子,记得多带些尿不湿啊~”

  “我~”李想一个我字出口后,硬生生的把后面的“靠”字咽了回去,奶奶的这丫头的嘴简直完虐小宇宙所有生物啊,这要是个男的估计没有绝世神功护体,在大街上走个一百米就能被活活打死,满脸通红的李想实在不敢再跟这位魔鬼转世的天使对话了灰溜溜的走进卧室,

  “怎么样,挺刑不过了吧,我上午跟她聊天都是带着必死的心聊得。”

  李想翻箱倒柜的找着东西,刘豆豆不解的问,

  “找什么呢?”

  “速效救心丸,我怕自己死在半路上!”

  “靠不就是死吗,你死了,剩下的钱我帮你花!”

  刘豆豆说完就被飞来的枕头砍倒在地,半个小时后三个人站在门口李想有些沉重的锁上了大门,就在这一刻他都在思考是不是应该告诉刘豆豆和吴敏有关李卫国的事情。

  “你这个装备很酷吗?”

  吴敏指着李想的兽王爪说道,李想很得意终于有让她佩服的东西了,一种优越感顿时涌上心头,

  “我看外国人有一种假肢就是这种样式的,你别再是个残废吧!”

  一秒过后李想的优越感转化成无比巨大的失落,脸色也从欣喜变成了卡通惨,整个人就像被雷击过一般萎靡,车子驶上高速后李想就申请坐在了后面,他可不想让吴敏把自己说死在路上,坐在后面的他反而方便观察面前的美女,他暗下决心只要这次出行可以安全回来一定要搞定这小丫头。

  转过几条高速后他们终于来到了京臧线,两千多公里的路程这就算要看见希望了,一路走来还是刘豆豆天生逗比的性格可以招架吴敏的语言袭击,不过倒是给旅途平添了很多的乐趣三个人也算是融洽相处了,路上李想打听过吴敏的事,她只说自己是探险爱好者大学刚毕业,李想明白这个女孩肯定又是富二代之类的,不过就是很另类那种。

  下了京藏高速吴敏提议走国道,刘豆豆也赞同看来对路线他俩是商量过的,去阿尔金山走高速固然快,不过下了高速就到了管制区了,想偷偷进去确实难度会大一些,阿尔金山是新疆东南部一山脉,东端绵延至青海、甘肃两省界上,为塔里木盆地和柴达木盆地的界山。在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东北端,有一条水草丰美的山谷,但当地牧民宁肯让羊饿死,也不让羊到那里吃草,因为他们认为这条山谷是“有魔鬼出没的地方”。传说每到夏秋季节,魔鬼谷一带就变得神秘莫测,一旦狂风骤起,那里顷刻就黑云压顶,雷声滚滚,震耳欲聋,荧光闪闪,炫目耀眼,雨雪冰雹,铺天盖地。暴雨过后,那里又是一片死寂,但山坡上、沟谷里却出现了许多野耗牛、野驴和藏羚羊的尸体,尸体旁还伴有一些枯草焦土。奇怪的是,过不了儿天,这些尸体居然挪动了地方。

  听着刘豆豆的介绍吴敏的反应就是没有反应,李想却开始莫名的兴奋起来,他觉得这才是人生,在一个未知而又神秘的地方释放青春是一种神圣的行为。

  开在金山口的公路上一侧是阿尔金山一侧是祁连山,山山连绵景色壮观,这是李想第一次见识如此壮阔的自然景观,如果说泰山高,华山险那么这个地方的山就只能用迷幻来形容了,这里的山总是给人一种若隐若现神秘莫测的感觉,仿佛你走进它的时候就会发现生命的真相一般。

  就在大家聚精会神欣赏美景的时候,突然刘豆豆一个急刹车,坐在后排的李想一个前扑差点撞在了挡风玻璃上,还好他扶住了要不非摔出去了,这时他感觉自己的手正抓在一团软软的东西上,他大惊赶忙扭头去看发现自己的手正好扣住了吴敏前胸最突出的部位,他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怎么着,是你自己拿开啊,还是我用刀把这段狗爪子切下来啊!”

  李想额头冷汗直冒像个半身不遂患者一样滑稽的抽回了自己的手,紧跟着扭头拿刘豆豆找台阶,可就在他转头的时候他才注意到道路的前面站着六七个蒙面的人。

  “别下车!”

  刘豆豆提醒,李想伸手握住了腰间新亭月的刀柄,吴敏这时见了鬼一样的打开车门走了下去,两个男人吓了一跳只得无奈的跟了下去,

  “他们有枪~”

  刘豆豆小声跟李想交流,

  “不会是当地武警吧?”

  “你们家警察蒙面啊?”

  听了刘豆豆的推论李想真相把他交给蒙面人爆了菊花。

  下车后的吴敏径直走到了蒙面人的近前,刚开始蒙面人都有些吃惊举着枪死死地盯着吴敏,发现她既没武器又是个女孩之后就放松了下来,而且有几个人还在上下打量说着什么,

  “你们要是说人话就大点声,要是学狗叫就叫出声来,省得本姑娘听不见!”

  我靠,无敌了!刘豆豆和李想交流下眼神同时心里喊了出来,这小祖宗简直是冥王星来的作死使者啊,眼前都是什么人啊,他还敢如此?等下这帮人制服了他们估计吴敏就不是被爆菊花这么简单了。

  李想他们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有一种暴涨的杀气瞬间出现,李想大惊也就在同一时刻吴敏一脚踢在了那个笑她的蒙面人脖子上,这绝对不是武打片那种攻击,就好像一块几十斤的重物硬生生砸在了上面,那个男的瞬间倒地连连电影里象征性的两腿抽搐都没出现,紧跟着第二个,第三个,这一切就是几秒钟的事,直到第四个人对方才开始反击,不过这时已经晚了在第四第五个人出手的瞬间李想已经来到他们面前,李想可不是白给的周振山这么多年训练的就是他的对抗能力,吃过红色药丸后他的力量大增,就算是训练有素的人也很难承受住他现在的攻击,可怜的蒙面人再次被秒掉,还有两个人被刘豆豆用弩枪指着不敢动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其中一个人大喊一声“开枪!”三人大惊急忙扭头察看,那两个人飞快的跑上了自己的车一溜烟的逃跑了。

  眼前的危机解决了,他们揭开面具看了又看自然是不认识,李想被脚下一个东西隔了一下低头捡起发现是一颗子弹,不过这个子弹绝对不是放在枪里的而是戴在身上的,刘豆豆过来看看子弹奇怪的说道,

  “这个怎么跟你爷爷留下的那颗子弹一样呢?”

  李想再次查看确实跟自己身上的子弹一样,他这是发现子弹的底部还刻着两个小字,“王军”!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巧合!这帮人里也有叫王军的人,这是她的护身符吗?李想心中疑惑但是没有跟其他人说。

  现在三个人都觉的有些棘手了,看来进谷的路上绝对凶险异常啊,但是他们也不明白这魔鬼谷不是生人勿近吗,怎么还会有人在这里打劫呢,而且他们可都是用的半自动步枪,车子再次启动几人都不说话,不过刘豆豆和李想却开始重新打量眼前的吴敏,刚刚的身手绝对不是普通女孩应该有的,这个神迷女孩到底是干什么的。

  “你们看后面?”

  吴敏忽然说了一声他指指后视镜,原来他们开出去没多久刚刚遭劫的位置就开来了一辆车上面下来几个人就把受伤的人抬了上去,

  “看来有人逼我们进谷啊!”

  李想深沉的说着与其他人交流眼神,刘豆豆有些想不明白的看着李想,

  “怎么了,要回去啊,你们不去我可要自己去啊!”

  吴敏依旧刻薄的表达自己的观点,刘豆豆和李想无所谓的回应,来的时候他俩都明白这次旅行绝对不是观光度假的,生死就在出发前都想明白了,怎么会退缩呢。

  李想不在说话他用手在衣兜里不停摩挲着那颗刻着王军名字的子弹,他感觉前面的道路上最凶险的应该是人而不是野兽,毕竟前面那辆车也在同一个方向行驶着,这时他再次想起了李卫国告诉他的话,“动物的世界很简单就是弱肉强食,站在顶端的生物就会成为王者,而人类就不一样了,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王者,同样每个人也会成为最低等的猎物被无情的猎杀,在人类世界的弱肉强食是建立在尔虞我诈之下的。”自己到底在这个阴谋里充当什么角色呢?

  “前面有动物!”

  刘豆豆现在的语气显得很镇定,可能是刚刚经历过更为凶险的事情眼前就不算什么了。

  “是耗牛群!”吴敏说道紧跟着又说“不对啊!怎么有人在放牛啊?”

  “放牛很正常啊!”刘豆豆有些不解的看着吴敏。

  “正常个屁,你见过有人放野耗牛吗?”

  看见李想肯定的话刘豆豆更加不解了,就连吴敏也回头疑惑的注视着他,

  “不要看我,他们的确是野耗牛,虽说我没见过耗牛,但是我能分出野生动物的气息,他们身上没有一丝被驯服过的气息。”

  李想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轻轻刮着自己的鼻子,刘豆豆不再说话他现在开始相信李想就是个天生的猎人了,不过他还是继续问道。

  “现在怎么办?”

  刘豆豆追问,李想还是用手指刮着自己的鼻子,这小子一动脑子就有这个动作,几秒钟之后他狡猾的一笑告诉刘豆豆,

  “开过去,带上他,一起进谷!”

  “为什么啊?”

  刘豆豆的疑惑更加的重了,这时一旁的吴敏难得的笑了一下说道,

  “聪明!”

  李想并没有因为吴敏的夸奖而改变状态,反而眼神中的狡黠越发的强烈了,刘豆豆看着他感慨的说,

  “别说,你现在的样子,还真像个猎人,不过他要是不跟咱们去呢?”

  “我有办法!”

  吴敏也是狡黠的一笑,车子慢慢开近了放牛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猎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猎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