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王城
关于她的记忆2017-03-05 13:146,744

  别了翟紫月朱飞二人,叶一和季武之用轻功赶路,虽然劳累,但比马要快上许多。叶一的轻功虽然很厉害,但要施展出来还要看季武之的速度。沿途的城无一例外,有高人早早的赶在他们前面把城中的妖人都斩杀尽了。

  “小心!”季武之道。

  叶一停了下来,前方黑漆漆的一片,是一片深邃的林子。天空之上无数的鬼魅呼啸游荡,若不是季武之的降魔道法护身,夜间行路还真是难事。

  叶一问道:“有异?”

  一道金色玄光飞出,玄光停在空中某处便爆开,力道惊人。叶一心中一惊,若不是季武之盲目的提醒,闯了上去也不好受。

  “是结界!”

  叶一忧心问道:“是济世堂的那些人所为吗?”

  季武之摇摇头,“若是如此,只怕有些麻烦了。这样程度的结界,布下结界的人修为甚高,你我还需小心些。”

  没有月光,空气中寒冷的厉害,叶一看了看前方,“前方是哪座城。”

  “东滨王城。”

  季武之小心的上前几步,身后升起五道玄光道符,他一飞冲天,无数张道符幻化而出,围绕着他的身体不停的飘动。玄光照处,鬼魅皆散而去。季武之轻喝一声,道符似箭飞出,玄光爆闪了一阵,结界纹丝不动。

  季武之从空中落下,道:“结界太厉害!”

  叶一正色道:“季兄先退后。”

  火光照亮方圆十几丈之外,叶一手中拿着一把幻化的火剑忽然急速奔出,手中使出了七八分的修为。这一剑气势浩大,周围飞沙走石,季武之只看清叶一模糊的被火剑照亮的身影。叶一火剑的剑尖“嘭”的一声撞上了结界,火星四散,风波过处,草木皆被掀起。叶一在结界前僵持了片刻,忽然结界一阵震动,硬生生的把叶一弹到几丈之外。

  季武之快步上前,关心道:“叶兄,安否!”

  叶一心中气愤,没想到到了这步居然被一道结界挡在了这处,“再来!”

  季武之知道自己的修为无法破除这道结界,虽然担心叶一,但也没有阻挡叶一的意思,这道结界不破,便无法前行。

  叶一站起身平复了刚才撞击动荡的气血,手中再次幻化出火剑,一跃而出。空中出现了数个叶一,手中皆拿着火剑,强大的剑气一道道的飞出,“嘭嘭。。”数十声响过,最后一道剑气破空而出,所过之处地上刮起一道深深的沟痕,树木也燃烧了起来。

  “咳咳……”

  血腥之气扑面而来,叶一瞬时变了脸色。地上鲜血染红了大地,断肢一层层堆叠而上,几乎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

  季武之上前一看,不觉倒吸了一口血腥的凉气,口中无法言语,全都是一些商人和修为平平的剑客猎妖师,被结界撕碎了,“这……”

  叶一右手一挥,烈火过处,碎尸化作了灰烬。

  “走吧。”

  两人刚没走出两步,便停了下来。在燃烧的树木火光的映照下,一个个青眼的人慢慢的向他们这边走来,或许不能称之为人。看他们的装束,不过都是寻常百姓。

  叶一见此,心中犹豫,不知该如何是好。

  季武之看出了他的心思,道:“这些百姓为妖气所染,没救了,你下不了手,还是我来吧。”

  叶一不语,径直往前走着,全然不管这些被中了妖气的百姓来攻击自己。然而每每将要靠近叶一的百姓皆被一道金色玄光穿心而过,痛苦的叫了一声,便躺在地上不动了。

  两人走出树林,至于季武之杀了多少百姓,他自己也数不清了。一路走来,每次路过一个地方,叶一对鬼魅的厌恶感,对济世堂的厌恶感都要深深的加深几分。奔出几个时辰,天已大亮,火红的日出缓缓的从东滨王城上升起。

  远远的瞭望,王城似乎与其他的城有所不同,少了一些东西。

  “季兄看见了什么?”

  季武之道:“平静的不能再平静的王城,平静的有些可怕。”

  东滨王城四个大字刻在城楼上,没有木甲机关,高楼耸立,都显示着这座王城的繁华。

  “从鬼魅侵袭东滨的时候,这座王城从来没有受到鬼魅的侵袭,夜夜高歌,东滨几乎所有的富商都汇聚在这里。百姓传言,是东滨王的祥瑞之气震慑了这些鬼魅。”

  叶一冷哼一声,“季兄信这些吗。”

  “自然不信,其中的原由进城就知道了。”

  进了城,或许是因为鬼魅的原因,大多数地方都被洗劫,反而王城中的人异常的多。沿着街道前行,两人想寻一处住下,等到晚间在探查城中的情况。喧闹声不绝,就在此时街道两旁的商贩像见了及其可怕的东西一样纷纷收拾东西逃难一般逃离这里。叶一定睛而望,不远处是两个小厮在和一妇人争抢着布匹,而他们的身后站着一个穿着华丽衣物留着两撇小胡子五十来岁的人。

  妇人哭道:“大人,小的一家老小就靠这布匹生活了,您若是拿走了我们一家人可怎么活啊!”

  小厮上去就给了一巴掌,妇人口中流着鲜血伏在地上,眼中带泪,神色甚是绝望。

  小厮道:“谁管你怎么生活,我家大人看中了你的东西是你的福分,滚一边去!”他一脚重重的踹在妇人的肚子上。

  叶一心道,难道是东滨的公子王孙?他向身边围观的人问道:“这位大哥,这是哪个达官贵人啊,敢在王城这么嚣张,没有王法吗?”

  小个儿的中年男人轻声道:“嘘……小声点儿,给他们听到就完了。他哪里是什么达官贵人,只不过是狗仗人势!”

  叶一装出一副很好奇的样子,道:“哦?这话又怎么说。”

  中年男人小声道:“东滨大将军知道吗,这个八字胡就是将军府的管家。在整个王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禁卫府的人都不敢动,大将军的人谁敢得罪。抢个东西算什么,杀人放火,强抢民女他也干的不少了。”

  叶一自语,“将军府?”

  季武之解释道:“大将军一直就相当于掌握了东滨的兵权,虽说和内阁是平级,但兵权在手,气势也就压了下去,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咕噜,咕噜。。”只见一个白发老者只顾的喝着酒从人群中走出来,好像没看见八字胡三人。

  “嘿嘿,这位兄弟请让让路……”老者说完话又咕噜的喝了起来。

  八字胡撇了一眼,居然是个叫花子,一身酒臭味儿,恶声道:“叫我让路?砍了他!”

  两个小厮放下手中的布匹,拔出腰间的佩刀便往老者的身上砍去。老者也不让,就像喝醉一样,往前倒在八字胡的身上,小厮砍了个空。

  季武之看不下去了,刚准备出手却被叶一拦住,笑道:“别急,好戏在后面。”

  季武之道:“叶兄,我们不能看着这个老人被杀了吧。”

  叶一不语,这个老人哪里有那么容易死,在慕山城他便救了自己一命。

  无论两个小厮怎样的砍,老者依然只是靠着八字胡转悠,弄得八字胡满头冷汗,直道:“两个蠢货!小心砍到我,你们不能把他拖走在砍吗!”

  “是,是!”

  两个小厮又把佩刀放回腰间,准备徒手上前,没想到老者的身手甚是灵活,来回两个晃悠竟然连他的衣服都没摸到。

  “喝酒去咯!”老者醉道。

  八字胡和两个小厮哪里还让他就这么走,刚追出两步三人便同时扑倒了地上,一看自己的裤子掉了下来,三人的腰带不知被老者弄到哪里去了。

  笑声四起,三人提起裤子,尴尬的望着周围的人,一脸怒意,道:“想死的就笑!滚滚!”

  众人见瘟神生了气,也不敢再围观,纷纷散了去。

  小厮道:“大人还追不追!”

  八字胡气道;“追,还追个屁,回去叫人,把那个叫花子大卸八块!”

  只有叶一和季武之依旧往前走着,路过他们三人时叶一暗发出六道真力,分别打在他们三人的穴位上。一处叫他们动弹不得,一处叫他们手上无力,裤子就这样又掉了下去。三人还没明白发生什么,一动不动的站在街道上。

  “上酒!”老者把钱仍在桌子上,口中还不停的喝着。

  小二匆忙走来,道:“你这又是哪里寻来的钱,要是偷盗之财,我可不敢再卖你酒了,免得吃罪上身!”

  老者笑问道:“那这几日你可安好?”

  小二道:“我自然安好,不知明日就安不安好了。”

  老者道:“明日事谁会知,钱在这里,你到底卖还是不卖!”

  “卖是卖,”小二道:“寻常的客人在酒中掺一些水他们不知,喝不出来。可你一闻就闻出来了,还非五十年的陈酿不喝,前几日你把店中的五十年陈酿都喝光了,你这点儿钱要是喝一百年的陈酿可没多少。”

  “那就有多少来多少!”

  叶一走进来把两袋金贝扔给小二,足足有两百余金贝,他见到有两个奇怪的人进来,出手阔绰,当即喜笑颜开,连忙道:“客官稍等,不知客官还需要些什么菜肴,我们店中的美食可是王城中有名的。”

  叶一道:“他不吃你们家的菜肴说明难吃的很,也就酒还对他的胃口,快快去吧。”

  听到此,看见他二人的样子,年纪虽轻,但总给人一些隐隐约约的压迫感,小二也不敢说什么,便走到后堂去了。

  叶一和季武之坐下,叶一笑道:“前辈别来无恙。”

  老者也没看他们二人,依旧喝着酒,道:“吃吃喝喝,还算凑合。”

  当日在慕山城,被慕青藤困在食神轩中。慕家的寒冰诀当真厉害,以叶一的修为根本抵挡不了慕青藤的寒冰真气,一招险些让叶一丧了命。

  就在食神轩被冰刺穿透的一瞬,叶一几乎动用了所有的修为结出真火盾抵挡了这样可怕的一击。四面都是寒冰,叶一烈火诀的修为又太浅,用烈火真气试了几次,寒冰依旧纹丝不动。外面的情况也不知如何,凭翟紫月一人没有办法和慕家的那些高手斗的。越想心中越是着急,这时,老者的声音传来。

  “身怀绝世宝物,还能被困在寒冰中,翟一方教出来的徒弟也不怎么样!”

  叶一惊道:“前辈认识我师父!前辈,您没事儿吧。”

  “嘿嘿……你先顾好你自己吧。”老者笑道,整个冰室响起倒酒的水声。

  叶一心道,居然还能喝酒,能在这样程度的攻击下安然无恙,的确很厉害。眼下只能让老者帮帮自己,丫头在外也不知如何了。

  “前辈,能不能帮我出去!”叶一急道。

  “嘿嘿……我凭什么帮你,都说烈火剑是当世第一神兵,嘿嘿……第一神兵……”

  老者的声音渐渐的消失了,叶一喊道:“前辈!前辈……”

  没有回答,寂静无声,对,烈火剑!

  虽然他知道老者离开了,但老者似乎知道烈火剑能破开慕青藤的寒冰,还认识翟一方,由于要逃离慕山城,后来也就没多想。在东慕关处看见的那个背影,应该也是他的。这样的修为,叶一自认为远远比不上,或许,叶一也只是猜测,这一路暗中的高人就是这个老者。

  叶一思索间,小二已经拿来六大坛百年酿,“几位客官慢用。”

  季武之在街道上时就对老者有了兴趣,他甚至没有看清他是如何拿掉那三人的腰带的。他拿来一只碗,破开封好的酒坛,刚准备倒上。

  老者道:“这么好的酒,用碗喝简直是暴殄天物。”说着,他直接拿起一坛酒就喝了起来。

  叶一微微一笑,拿起酒坛便往口中猛灌,道:“痛快!”

  季武之不爱喝酒,也如同他们那般喝了一口,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笑道:“见笑,见笑。”

  老者只是喝酒不说话,叶一似乎在和老者赌气一般,他喝多少,他便喝多少。

  三人从清晨喝到傍晚,喝了多少酒已经数不清了。季武之酒量不佳,开始喝了半坛就醉倒在桌子上。叶一从探云岛上开始就爱喝酒,他带着翟紫月朱飞没少和翟一方酒窖中的酒,每每发现就逃之夭夭,被翟一方把三人追着满岛的跑。但这样喝他也经受不住,虽说是比拼,但他是做了弊的,酒一入肚,他便用真气把酒散了出去,可老者确是实打实的喝的。

  夕阳慢慢的照进大堂中,老者还不见醉意,只见他忽然抱着酒坛就往外跑,说道:“不好!”

  叶一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见外面隐隐约约听见一些兵甲的声响,才知道发生了何事。他提起醉倒的季武之跟了出去,一路追赶,没想到老者又失去了踪迹。

  入了夜,季武之也转醒,见叶一坐在树下打坐。

  “你醒了。”

  季武之问道:“那个老人呢?”

  叶一站起身,道:“不见了。”

  月夜狡黠,果然没有看到一只鬼魅在天空之上,季武之看着皓月,沉思着。

  “季兄怎么看。”

  季武之犹豫道:“不好说,总觉得城中有异,但说不出来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王城中太过复杂,以我的猜测,城中是不会看见干尸的,不然,百姓早就大乱,也不会这样的太平。”

  “你的意思是没有济世堂的人在王城中?”

  “不是,我能感觉到,他们就在王城里,而且不在少数。最让我感到担心的是,他们之前死了很多妖人,有了很强的危机感,大概所有的妖人都抱在了一起,谁动他们,都会死的很惨!”

  叶一心中一惊,当即喊道:“不好,前辈可能有危险!”

  “前辈?”季武之不解,问道:“ 叶兄说的是今日拼酒的那位老者?”

  还没等叶一说话,天空之上雷声滚动,从远方黑色乌云铺天盖地的向王城快速袭来。细看之下并不是乌云,居然是无数只鬼魅。季武之说不出话来,这来的太突然了,城中到底发生了何事?

  “走!”叶一喊道,飞身跃空。

  鬼魅的速度实在是快,两人赶到城中是鬼魅已经黑压压的蹿下,城中百姓一片哀嚎之声,死伤者无数。可在城中一处,玄光黑影交织在一起,打斗甚是激烈。

  叶一一见,心中甚是担忧,身边的鬼魅杀之不尽,他对季武之说道:“季兄,你先救城中百姓,我去帮助前辈!”

  季武之道:“那你小心些!”

  他看着叶一远去,身上玄光大盛。季武之涌入人群,施展一身降魔道法,但一个人的力量有限,只能救多少是多少。

  情急之下,季武之大喊道:“都进到周围的房屋中!”

  没有人回应,众人依旧抱头逃窜,死伤者依旧,季武之大怒,举起右手在天空之上汇聚出一个巨大的金光大球,只见大球金光闪动了片刻,立即爆裂开来,大风刮起,众人被吹到在地,金光余波过处,鬼魅皆灰飞烟灭。

  “都进到周围的房屋中!”

  所有的人都看愣了,都以为是神仙来救他们了,对他的话也遵从,纷纷就近逃到房屋中。一时间街道就空了下来,季武之又施展降魔道法,把所有的门窗都封了起来,鬼魅无法进入。可是这是一整座王城,岂是一条街道可比的。

  而在叶一赶去的前方,只见数百妖人站在房顶各处把中间的老者围住,地上躺了数十人的尸体。

  叶一焦急喊道:“前辈!”

  四五个妖人提剑向叶一攻来,叶一身上火焰暴涨,一道火焰剑气挥出,直接把五人拦腰斩断,尸首散在了各处。一个起落间,叶一已站在老者的身边。

  “前辈!”

  老者笑道:“你倒是喜欢凑热闹,只怕今晚过后,你我二人就没有机会喝酒了。不过你喝酒耍诈,没意思,酒就是拿来醉人的,不醉喝之有何乐趣。”

  叶一看着周围的妖人,道:“本来想一一把他们杀尽的,这下省去了很多事,前辈照顾好自己,事后你我在痛饮一番,这次绝不耍诈。”

  “嘿嘿……”老者犀利的眼光扫过,道:“小子,这些不过是小角色,厉害的还没来,就先热热身吧。”

  说着两人相背飞出,分别冲进妖人中,一边火光剑气四散,一边玄光掌立如风。

  不远处,一女子站在一个穿着紫色盔甲的男人身边,男子人高马大,足足比女子高了一个头。他的面目威严,身上黑气升腾,一看就知道修为不俗。

  这个女子便是叶一在明中城逃走的那人,她道:“大师兄,就是这个小子,修为甚是了得。”

  “烈火诀?”身穿紫色盔甲的男人道,“洛家的人怎会在此处,济世堂的兄弟在各处死伤不少,但大部分不是这个小子做的,你看那个老头的掌力。”

  女子道:“一掌毙命!和死去的兄弟一样的死法。”

  男子笑道:“没想到啊,不知师傅他老人家可好,虽然老了,但……”

  “大师兄想说什么?此时为何提起师傅,他老人家一直在花木城,若挡不住,我们便逃回花木城中,师傅自会庇护我们。”

  “哈哈……”男子笑道,“花木城,花木城……十一,我们师兄弟十二人,只剩下我们二人了,在我们成魔之前,一腔热血,以为可以杀尽天下妖魔,没想到最后成了魔。”

  十一落泪,“大师兄,师傅为解救东滨和苍梧的百姓入了魔道,你在责怪师傅把我们也变成了魔!”

  “魔?”男人道:“魔又如何,今有人想除掉我们为天下苍生做一件善事,可笑,此时我们的力量无人能及!”

  不消多时,数百人的妖人皆被叶一老者二人消灭殆尽,叶一早就看见那两人,杀完身边的妖人之后,又向两人冲去。凌空一道剑气挥出,让他吃惊的是那两人一动不动,穿着紫色盔甲的男人周身散出一道真气直接把叶一的烈火剑气挡了下来。

  这时老者也赶了上来,看着两人神色捉摸不定,虽说很是苍老,面上的皱纹看起来像枯死的树皮,但他的眼中却是神采奕奕。

  男子道:“你当真要杀我们二人!”

  叶一严肃喊道:“是。”

  看男子的反应似乎不是和叶一说话,他接着说道:“十二人,你杀了十人,看来我们二人你是非杀不可了。没有遁入魔道之前,或许我远远的不是你的对手,但现在只怕没有那么简单了!”

  十一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大师兄,东滨的大将军,面前的老者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十一,你先退下,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十一道:“大师兄,你的兵马呢,你没有必要独自抵挡他们。”

  “嘿嘿。。兵马……”男子笑道,“王城中发生这么大的事,你可曾见过一个禁卫军出动,只怕今天的局面是早早有人设计好的!”

  十一小声问道:“内阁大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