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印堂发黑的学生
湘西道人2016-10-28 17:032,753

  见我一脸疑惑,爷爷解释道:“干我们这一行的,也跟普通人一样,有劫难。在我45岁的时候,在我劫难中活了下来,但是你的父亲去了,所以这一次,我希望这一劫不能我活着,你替我抵过一劫,所以我一定要离开!”

  爷爷知天命,精通《易经》,知道病者有劫这个道理。爷爷曾经说过,爸爸去世那年,他就得过病,病得也很重,后来不久爸爸就去世了。所以这一次他同样生病,他害怕我替他抵过一劫。他都一把年纪了,不想没有孙子。

  爷爷是为了我,我很感动。可是爷爷都病成这样了,我还离开,那还是人吗?我正要开口,爷爷打消了我的忧虑。

  “你放心走,我不会死,我对自己的身子有信心。这里有赵二一家照顾我。”

  我没有选择,答应了爷爷的要求。爷爷见我同意之后,从枕头处拿出包裹,里面放着许多东西。

  “叶狂,这里有我一生的心血,是一些民间巫道之术。你要答应我,如果你这一次到外面闯世界,如果能够不用巫道之术混日子,就一定不要看我写的东西,如果实在混不下去,就用我的所学混日子吧!这巫道之术用多了,命运多难,从祖辈传到我,还从来没有一个媳妇活过四十岁的,这也是我不让你学巫道之术的原因。”

  接过包裹,心情很重。出了门,见到门外的赵二姨和赵瓜。我觉得这一辈子欠赵二姨一家太多了,现在我要听从爷爷的安排,离开大古柳村,从此之后就要离开赵二姨了。想起她对我的好,就像妈妈一样照顾我,关心我,顿时鼻子一酸,眼泪流了出来。

  我扑通跪在赵二姨的跟前,哭道:“二姨,狂儿要离开您了,将来再报答你的恩情吧!”

  赵二姨一听十分激动,忙问:“狂儿,怎么了,你为什么要走?”

  我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她。

  赵二姨道:“会不会是被你们叶家封印的恶鬼被解开了呢?”

  提到大古柳村的恶鬼,那我不得说一下大古柳村了。

  这个很神秘而又古老村落中没有人相信科学,只相信鬼怪传说。

  这大古柳村一到天黑,村民就会早早开灯,紧闭房门,胆小的村民早已把马桶登进卧房,生怕晚上小便遇到什么。

  这里一到晚上就安安静静,就连大白天旺旺叫的狗到了晚上也不敢叫了。

  全村800多户的村民似乎没有人说自己没有见过鬼,什么背驼鬼啦,迷路鬼啦,挡路鬼啦,说得神乎其神,村子里的人除了几个会道法的道士之外,似乎没有人敢走夜路。因此,这里夜晚是没有小偷的。

  村里二百多岁的大古柳树就是这里的标志,这棵大古柳又高又大,枝叶茂盛,就像榕树一样倒挂着浓而密的枝叶,就算在白天也显得阴森恐怖,更别说晚上了。

  白天如果有小孩们敢靠近这大古柳的话,大人会马上将小孩拉回家,不让小孩靠近那些柳树。大古柳树流传着许多不同版本的神仙与鬼的故事,最公认的说法就是大古柳树封印着三个恶鬼,这恶鬼还是100多年前我们叶家的先祖用茅山符封印的。

  据说这三恶鬼虽被封印于大古柳下,但邪气很重,一到晚上,大古柳下就会阴风阵阵,让人不寒而栗。

  这些古柳村的传说,那可是我听小听着长大的。

  我不清楚这一次是这些鬼怪作祟,还是爷爷老了不行了。总之,爷爷让我走,我就只能选择离开。可是要说离开,我最舍不得的,就是爷爷和赵二姨一家。

  面前我要离开,赵二姨也很伤心。

  “狂儿你命苦啊,从小孤苦伶的,还流浪。”说完,激动的一把搂住我,好像生怕失去我似的。

  我很感动!这个不是妈妈的妈妈这么多年来一直关心照顾着我。

  可是,我还是要离开。

  虽说赵二姨将红香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告诉了我,但我无脸再去找红香。如果我留在大古柳村像我爷爷一样利用道术,能够靠巫道之术养家糊口,衣食无忧,那么红香跟着我就不会贫困,会很幸福。现在我什么也没有,我怎么可能再去她呢?

  就算我们有缘无分吧!我难过想着。

  爷爷给足了我到外地混日子的钱,我数了数有5000多元,就算我半年不做事,也不会饿死。离开爷爷,离开大古柳村,何去何从呢?

  去湖南吧!我毕竟是半个湖南人!

  长沙,湖南的省会,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这是我的首选地。

  两天之后,我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希望在这里混日子。我没有一技之长,也听不懂湖南话。读得书少,普通话也说不好,找工作更难。更难受的是,这里的宾馆收费很贵,每一夜要两位数,转眼过了一个多月,我口袋里的钱一天比一天少。

  一天,我买矿泉水喝把瓶子扔到街上的时候,见到一个穿着脏兮兮的中年汉子正在捡垃圾。我问他捡垃圾一天可以赚多少钱,他很得意的告诉我说一天能赚十多块,而且不辛苦。

  我决定跟他混,要他教我怎么捡垃圾买钱,他说我只管捡,他可以帮我卖,然后把钱给我。于是我跟着他在长沙街头到处捡垃圾,就算中午太阳很晒,垃圾桶里的垃圾又脏又臭也干,一天下来累得我腰酸背痛,还没有胃口吃东西,一想到那垃圾就觉得恶心想吐。

  可是那中年汉子卖掉了垃奶,到晚上接账才给我五元钱,连生活费都不够,更别说开房住宾馆了。

  我气得够呛,心想这样下去我非饿死不可。便生气问他为什么才这么点钱,那男子也不示弱,说给我五块钱已经够意思了,我是徒弟,就算我一天能赚一百块,也只能拿五块钱。

  我没想到这中年汉子会这么黑,本想想点法子搞下他,但一想到爷爷曾经说过,法术应当做好事,不可以滥用,于是就收敛没有对他利用巫邪之术了。要是我想作弄他,他可有的受。

  与那中年男子争吵一翻,以我的脾气,自然不会再跟他去捡垃圾了,我想找一份正当的工作,就算工资再低也行。

  命运没有把我逼上绝路,很快我找到一份送外卖的工作。工资不是很高,一个月才一千多块,重要的包吃包住,可以不用住宾馆了,对我来讲省了一笔钱。我从常住的宾馆内退房后,宾馆老板舍不得我,说欢迎我常来。

  我可不想再住那房间又脏蚊子又多的宾馆房了,在多美味快餐厅(化名)工作,老板娘琴姐对我挺不错,不但给我配了一辆摩托,还要求兵仔教我。半个月下来,我不但混熟了马王堆,还学会了一流的骑车技术。

  多美味快餐厅包我在内共有五个送外卖的外卖仔,这五个人中,我的速度是最快的。这五个人中有三个是本地人,只有我与兵仔是外地人。琴姐专门为我俩在马王堆不太繁华的地段租了房子。

  这样的待遇,竟让我有种在外餐店做一辈子的想法。

  有天下午,我接到一个单子,大湘医院(化名)有人订了外卖。我在快餐店打包好外卖,就向大湘医院骑车而去。我骑车的速度很快,到了大湘医院门口只用了5分钟。

  我坐电梯上了五楼,跑到510病室。510病室有三张病床,床上都躺着三个病人。躺在两边的是两个老年人,正输着液体,安静的躺着。只有中间病床上躺着二十岁的年轻人,样子有点帅气,正在玩着手机,有点富家子弟的样子。

  透过手机反射的光线,我看清了他的脸,一看他的印堂,吓我一跳,这个20来岁的年轻人竟然印堂发黑,气色很差,一副大灾之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蛊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蛊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