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九章
永恒的猪肉卷2019-09-27 16:212,352

  刘萌萌一愣。

  金桂芝怎么知道她在哪里上班?转念一想:哦对了,应该是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离职的事情。只以为她是搬出来了。

  刘萌萌摇摇头,这样的母亲,她已经不知道怎样去形容。如果不是原主的姓名不可更改,她早就去更新个人信息了。

  “我给你们都买了意外险和重大疾病险,”刘萌萌淡淡的说,“保单在我房间的抽屉里,是定额保险,如果真是重大伤亡或疾病,还是赔的比较高的。具体条例我忘记了。”

  这是前任很早以前,因为推脱不过大学同学的推销买的。后来她接手之后,觉得每年金额也不算太高,就没有停保。走的时候,她故意把保单留下了。

  “妈,请您告诉余佳。这是最后一次。”

  刘萌萌说完,毫不犹豫的挂上电话,开始慢跑。

  金桂芝听到刘萌萌冷淡的挂上电话,心里忽然涌出一股难言的意味。她觉得若有所失。她感到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已经渐渐离她远去,但是她形容不出来。

  “妈,怎么样?”小女儿余佳拉着她的手,急切的看向她,把她拉回到到现实, “刘萌萌有没有说给多少?”

  在她看来,母亲出马,刘萌萌是一定会借的,何况她还傍了个大款!区别只是借多少而已。余佳一想到又帅又富有的殷宏宇,那冷俊的容颜,以及把她丢在路边时的轻蔑眼神,心就砰砰直跳,同时又忍不住对他又爱又恨。

  她一定要把他追到手!把刘萌萌的男人抢过来!余佳在心里暗暗发誓。

  其实余佳伤得不重,那些人要下重手的时候,正好警察路过把她救下来了。但是这次伤病让她想到了一个见到刘萌萌的办法--让母亲给刘萌萌打电话。

  余佳知道,刘萌萌其实最在乎母亲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一直任劳任怨死赖在她家不走。她已经知道了刘萌萌的工资对家里生活质量的贡献,也知道了一直自以为是声称自己对这个家劳苦功高的父亲,其实根本就赚不了几个钱。更别说他还每天抽烟喝酒玩女人。真正维持着这个家的,其实一直都是刘萌萌。

  但是认清这样的事实,并没有让余佳对自己的亲生姐姐产生一丁点儿的感激,反而是对她离家出走的行为更加怨恨。如果不是她任性出走,自己的家还会和以前一样,她依然是学校的班花,家里的小公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狼狈不堪。

  “你姐姐,说她给我们买了保险。”金桂芝说,“说是在抽屉……”

  “谁管她有没有买保险!”余佳生气的大吼,“你只说她来不来!给多少钱?”

  金桂芝一向娇宠小女儿,看到余佳生气,只好哄着:“你姐姐工作忙,来不了,要不妈还是回家看看保险能赔多少……”

  “我不要保险!我要见刘萌萌!我要她来见我!!!!”

  %%%%%%%%%%%%%%%%%%%%%%

  “……所以,您那位朋友,就把契约书交给这个女孩儿看。然后女孩忽然暴怒,掀翻了餐桌。然后,扬长而去?”

  常静路的“香榭丽人”咖啡厅,伍向辉坐在殷宏宇对面,缓缓的端起一杯蓝山放到嘴边。这种廉价的速溶咖啡一般他不太喝,只现在这个场景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而已。

  听了半天殷宏宇关于他“一个朋友”的故事,伍向辉只觉得对自己的老板有了新的、深入的认识--这是怎样一个情场白痴,才能做出这样的蠢事儿?

  “能问个问题吗?”伍向辉忽然说,“你那契约书是谁给你的?”

  “我发小,咳,不是,都说了是我朋友的事情了!”殷宏宇急忙纠正,“是我朋友的发小他出的主意。说那发小就是凭这个搞定了他女友,哦,前女友的。”

  “这发小真是亲生的啊……”

  伍向辉感叹,出了个馊成这样的招儿,居然没被打死,不是亲的绝不可能。

  “我说啊,”伍向辉酝酿了一下,考虑到对面的人是他老板,掌握着他的生杀大权,他觉得需要从他不够丰富的言辞当中挑选两个不那么伤人的说法,“你……那个朋友,是白痴吗?”

  殷宏宇一愣,瞬间压住了暴怒的情绪。

  “你清楚你那朋友的想法是吧?”也不管对方怎么回答,伍向辉自顾自的接着说,“就问一个关键性问题,他是怎么想这个女孩儿呢?是就想跟她有一段,还打算过一辈子那种?”

  “当然是过一辈子啊!”殷宏宇说道,“要不然以我,我那朋友的条件,他还追什么追啊,不早就换了……”

  殷宏宇忽然愣住。他自己也发现有点不对了。自从跟刘萌萌有过一一后,他居然从来没想过去跟别的女人试试,而是一门心思的想要把刘萌萌找到,后来见到人,又一门心思的想把人追到手。他似乎从来没考虑过换人的问题。

  为什么呢?

  刘萌萌真的对他有那么重要吗?

  没有理会他的沉思,伍向辉自顾自继续说,“既然是打算一辈子的过,怎么能用这种契约去跟人家谈关系呢?女人不是物品,至少她们绝不认为自己是物品,你要想跟她们谈恋爱,就得有心灵上的交流。”

  “那什么是心灵上的交流呢?那就是,尊重她们,善待她们,让她们觉得自己是被你放在心上的,被珍视的人。而不是一件货物,可以随随便便用一张纸买下来。”

  “把你认为最好的东西给她们,当然也是一种表达方式。但是人的经历不同,能力不同,喜好不同,所求就不同。”伍向辉分析道,“就比方说,她喜欢吃梨,你非要给一筐苹果,结果她还是不喜欢吃,告诉你她不要;于是你又给拉了一车苹果来,然后对她说,我都为了这车苹果倾家荡产了,你为什么还是不喜欢我?”

  殷宏宇一怔。

  “你弄清楚过她想要什么吗?以及,她要的你给得了吗?你想没想过,你们想要走的方向很可能背道而驰,但是要怎样解决吗?”

  “没有,是吧?”

  伍向辉摇摇头。

  “其实你那朋友做了很多,但是都没在点子上。”

  “只有弄清楚对方到底要什么,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够给对方幸福。”

  伍向辉说口渴了,终于还是喝了一口难喝的速溶咖啡。

  “哦对了,从刚刚开始,对面就有个人看着我俩。我觉得,她有点像是你朋友的那个女孩儿。”

  殷宏宇愣了一下,猛的转头,看到了站在路边,穿着运动服的刘萌萌。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女配要自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