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入
五甲兽2017-09-21 20:362,083

  “男孩!看,是男孩!”

  他的啼哭声在红旗沟回荡开来。

  人人都知道老胡家终于盼来了一个男孩。乡亲纷纷聚到这个茅草堆积的土房共同庆祝新生命的到来。

  “爸,弟弟起啥名?”胡大姐涨红了小脸蛋,翘着脚,抢着抢着要去掐弟弟肉嘟嘟的小手。胡老三搡了她一下,将怀里的孩子搂的贼紧。

  “去,去,丫头片子,别碰!”胡老三气急败坏的冲胡小琴吼道。

  这下,刚出生的胖娃娃可不干了。像是感觉到自己的大姐被吼了似的,本就尖细的哭声变得愈发汹涌,一波又一波的巨浪狠狠地冲刷在胡老三的胸口。这个平时就极其缺乏耐心的“木桩子”实在是忍受不住这个定时炸弹,想要把孩子塞给老婆的念头刚一萌生,却又被难以抑制的宠溺感给生生压回心底。

  “得了,老三,小崽子这辈泛‘启’字,你可不能坏了传统。”胡家大哥搡了胡老三一下。

  老三这才缓过劲来。想到自己这一辈分泛“传”字,自己又是老三,于是顺理成章的用甲乙丙丁中的丙填了名字的空缺。胡传甲,胡传乙,胡传丙,当初胡老爷子给兄弟三人起名字倒是轻松。

  看看怀里哭得热闹的大胖儿子,有心给他起个风光时髦的名,又怕破了祖上传下来的规矩,再者,自己没读过几年书,怕拽文字反倒坑了孩子。想了半天,灵光一闪。“这小子哭得这么响亮,就取亮字,叫胡启亮吧。对,对,启亮,胡启亮,好得很!”胡老三激动万分,抱怀里的孩子掂了又掂,扯着嗓子哈哈的笑得停不下来。大女儿胡小琴,二女儿胡小丽也高兴地绕着弟弟跑。左邻右舍嗯嗯啊啊的唤着启明的名字。只有半躺在靠椅上的胡老三的老婆宋荣宋娘子撅起嘴白了老三一眼:“还以为你能给孩子起出啥好名字呢,真是的。哼,把孩子给我!“说完够着够着把孩子揽回自己怀里,虽然脸上还露着不乐意的模样,嘴里却嘀咕着:”启亮,启亮,乖呦,呦……‘

  “好啦好啦,大家都回去吧,感谢大家挂念着咱家老三。宋荣得陪孩子休息休息,改日再请大家一聚。好啦,走吧走吧。”宠溺地瞅了一眼宋娘子和她怀里的孩子,胡老三便转头带着小琴和小丽去打发乡亲们了。

  启亮这便算是入了世。

  红旗沟是风镇的一角,这里土地不算小但人却很少,挨家挨户虽然住得比较分散,但都有自己的据点,彼此之间也好生熟络。这里的沟长也算得上是一村之长了。张风光作为当地的小村长也算是风光了一回,因为他是红旗沟唯一一所小学的校长(这也是他接管的,以前红旗沟刚开发时,在当地建了一栋只有一层的工楼,后来被改造成学校,一个年级只有一个班,全校只有六个老师,一个老师负责一个年级。管理不到30人的班级倒也容易。),村民家里的苗苗要上学难免经他打点,自然也是亏不了的。这里有的是没脱贫的家庭,包括胡老三一家,他们的娃娃上学的话,有时候还得靠着猪饲料,鲜玉米,烧火用的康子等来抵学费。当然,这些都进了张风光的腰包。这家伙的灰色收入不少,竟然还在这鸡不生蛋的地方吃出了一身腱子肉。

  日子渐渐开始恢复平静。这天,张风光上门拜访胡老三了。

  这下,胡老三吃了一惊。可别误会,胡老三根本不会有什么被村长光临的荣耀感,红旗沟里其他的人家大概也是不会的,相反,他是很有头痛地勉强接受张风光的不速拜访。大家都知道,张风光那张圆得反光的脸上谄媚而事故的笑容可是不会随便露出的,这回,准是没好事。

  果然,被胡老三猜中了。

  “老三呀,听说你得了一个健康的大胖小子,祝贺祝贺呀。”说完,就跃跃欲试的要进里屋看看孩子。

  胡老三一下子前先一步挡在他面前。“张校长,你还是就在这前厅歇歇脚吧,我给你倒点茶水喝喝。女人在屋里陪孩子呢,你就不用操心了。“说完用坚实的肩膀撞了张风光一下。

  张风光没站稳,一踉跄,顺势坐在了饭桌边的木凳上。脆弱的木头凳子抖了抖,在凸凹不平的水泥地面上颠了两下。张风光可是顿得够呛,呲着牙,两科斗鸡眼挤进了腮帮子里,光亮的额头上竟缓缓迸出几滴油汗。他一只手紧紧地扣着自己的大肥屁股。另一只连同小臂撑在饭桌上。活像一只被拔了毛的肥鸡劲劲地翘着屁股。

  胡老三心下暗笑,这小子定是刚才一頓痔疮犯了。谁让他在自己的三层小楼里安上了瓷质的坐便呢。要知道,红旗沟这个贫困的小村里,没有几个人买得起这“奢侈的生活用品”,绝大多数人家现在还是蹲式的茅厕呢。这没有什么不好,等到春天施肥时,不仅省了另外买肥料的钱,种出来打庄家还健康无污染。

  胡老三慢慢悠悠的吧喝剩的茶水连着碎成粉的茶叶一股脑倒给了张风光,不紧不慢地坐在饭桌的另一面。“有啥事,说吧。”

  张风光本就痔疮犯得厉害,但囿于面子,硬是撑着半坐在硬硬的木板凳上。刚想说话,一口粘液卡了一下嗓子,他赶忙抄起眼前的碗一口气喝个精光。喝完就开始咳起来。原来是被茶叶粉末呛得够呛。

  “我说胡三呀,这就是你的不对啦。咳咳,这茶水也忒凉了,还有,这茶叶也没滤净呀。”

  “张校长,要是寒舍容不下您,您就赶紧走吧,不送!”

  “诶,别呀,我其实也没啥大事,就是,就是这小琴和小丽的学费是不是该,恩,该交啦,对吧。”又是那谁也不想再看到有第二回的恶心的笑容。

  胡老三的脸一下子青了,就和那绿茶粉一样,深深地融进了屋里昏暗的微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