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闹翻脸魏家退亲
泽兰2016-10-12 19:4510,387

  闹翻脸魏家退亲

  魏长平被子同推下粪坑,本想发怒,结果被七妹认了出来,并说出了,他在山神庙出卖表妹的事,还以此逼着魏长平退婚。七妹和子同本以为这事肯定能成,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什么时候都有想不到的时候。

  魏长平回到了大厅,他四娘见他换了衣服,就问他怎么回事。魏长平就说

  “四娘,我这是去后院玩耍时,不小心掉进池塘里了。”

  他说完了,大夫人从外面进来插嘴道

  “哎吆!我说魏贤侄,你真会开玩笑,我们见家可没有,那——么大的粪池子。”

  魏长平这时只想着退了婚回家,哪里顾得大夫人的话,他也没回答就对他爹说

  “爹,咱们回去吧!”

  “这是什么话,咱们来是给门生过生日的,这还没过,哪能回去,你这孩子今天这是怎么了,说话天上一句,地下一句的,真没个规矩!”魏玉贵见儿子如此没礼貌,很不高兴。

  见吴新听他大老婆话里有话,现在见魏长平又要急着回去,知道这里面有事情,就问大老婆怎么回事。

  “玉娇,你胡说些什么呢,什么大粪池子?”

  “老爷,我可没胡说,这魏家公子,可没掉进池塘里,你说是不是啊,魏贤侄。”

  “怎么回事?长平你说”魏长平的爹魏玉贵沉下脸说道。

  “爹——真没什么事!我就是去茅房,不小心掉了下去,这不好意思说,就谎称掉进了池塘里了。”

  “哎!你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能掉进茅坑里,你呀也真够丢人的。”

  魏玉贵说完见吴新大老婆接着说道“魏公子这可是你说的,你可是自己掉进粪坑里的,以后回去可别说,是俺们见家里的人把你推下去的,俺们见家可丢不起这个人!”

  荷香见大老婆非得把这事抖出了,她也怕生出事端来,就对大夫人玉娇说道

  “玉秀姐姐,长平都说没事了,姐姐就不要小题大做了。”

  “吆!荷香妹妹,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亲家公子来咱们家,好心给门生过生日,却让人推下粪坑,这事要是传出去,好说不好听啊!我也是想让长平公子出去后别说此事,我不是也为了咱们家好吗,妹妹难不成,这也要责怪姐姐?”

  大夫人玉娇说完,二夫人荷香无言以对,只好沉默不语。这时见吴新说道“玉秀,长平是让谁推下去的,你说。”

  “老爷,我也不知道是谁,我刚才也是听下人们说的,具体的事好像荷香妹妹和子同知道。”

  “荷香,这是怎么回事?”

  “见伯伯,这事您就不要管了。”

  魏长平想阻止见吴新查问此事,可他的话还没说完,见吴新就一摆手,让他停下,他站起身对魏长平说道

  “长平,我知道你为了我见家的面子不肯说,可我见家是大户人家,发生这样的事,岂能如此不明不白。你且放心,若是你受了委屈,我自会还你公道。”见吴新说完又对荷香说道“荷香,到底怎么回事?快说。”

  “老爷,我过去的时候,长平已经出来了,我问过他,他就说是自己掉下去的,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

  “荷香,你去处理事情的时候,是不是子同也在现场?”见吴新还是想把事情弄明白。

  “是”

  子同自从来了见家,一直非常听荷香的话,这让荷香在见家又多了个帮手,做起事情来也顺利的多。今天出了这样的事,很是担心,是子同惹得乱子。她也是不想失去子同这个好帮手,就想替子同开脱。

  “老爷,我看子同不会参与此事,他很老实。其实长平就脏了双脚,也不是什么大事,长平都说了,不用继续追究此事了,老爷,我看,就不用再查了。”

  大老婆秀萍一听在一边不乐意了,她一直想把子同赶出家门,以便削弱荷香的势力。今天她好不容易抓个把柄,有这机会她那里肯放过。

  “荷香妹妹,据我所知,长平不是脏了双脚,是下半身全掉粪坑里了吧!我还听下人说,是子同推长平掉粪坑里的,是吧!”

  魏长平一听,见吴新的大老婆要把事情抖出来,那他的事情也会不保,于是急忙起身说道“见伯伯,这事就不要小题大做了,这些小事,我也没当回事,就算了吧。”

  见吴新听魏长平这么说,也没言语,他也想就此罢手。他刚才一直想要调查明白,也是做做样子,既然魏长平都不在乎,自己何必自找难堪呢,等魏家人走后,他再处理此事也不晚。

  他这么想可大夫人可没这么好心,她又说了一句,这回见吴新是真生气了。

  “魏公子,你变得可真快,你这会不计较了,那么刚开始掉进粪坑里那会,你怎么骂子同来着,怎么骂见家来着……”

  这大夫人还没说完,见吴新就阴沉着脸对她大声道“你住嘴!来人去叫子同过来!”

  “见伯伯,不用了,真不用了。”

  魏长平他爹在一边听见吴新大老婆这样说,也不乐意了,他知道自己儿子还没有那么没教养,他等长平说完后就说道

  “长平,见伯伯知道你不会骂人,为了还你清白,那个叫子同过来澄清一下也好。”

  魏长平见下人出去叫子同了,知道无法阻拦了,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脸上就渗出汗来,为了怕人发现他急忙擦了擦。

  下人出去后,见吴新就对魏玉贵解释道

  “魏兄弟,这个子同是我见家的一个护院,原先是个乞丐,我见他可怜便让他做了护院,粗人一个,不懂礼数,如果真是他不小心冒犯了长平,还请魏兄弟不要上怪。”

  “哦,这个叫子同的下人是乞丐出身啊,这些人做事不知深浅,见兄还真敢用啊!”

  魏玉贵一句话堵的见吴新说不出话来,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很是难堪。

  很快,子同就被带到,等子同见过礼之后,见吴新就问

  “子同,你说说魏公子是怎么掉下粪坑的?是不是你,不——小心,碰到魏公子,他才掉下去的!”

  见吴新说完客厅里的人都看向子同,见吴新这么说,她们自是明白什么意思,可是,子同不知道哪根筋出毛病了,他回答后,差点没把见吴新气死。

  “老爷,是这样,魏公子去上茅房,我看他不顺眼就把他退了下去了。”

  “什么!”

  “什么!”……

  大厅里除了,大夫人,魏长平其余人都不敢相信,子同竟敢这么说。

  见吴新本想,子同来了,只要说不小造成的,那么他再打几下子同的板子,也算给魏家一个交代,这事也就过去了。可不曾想,这子同竟然这么不知天高地厚,说自己故意推下去的,气的见吴新浑身发抖。

  而在一边的魏玉贵听后也是气的站了起来,他也没想到见家的下人竟然这么大胆。

  “魏兄弟,你先不要激动,我会给你们魏家一个交代!来人把这死奴才,拉出去打100板子,狠狠的打!”

  魏玉贵刚坐下,客厅前院里就传来板子拍打和子同的惨叫声,一声惨过一声。客厅里的三个女人都是不敢看,而一边的魏长平更是不住的擦汗,他站起来本想给子同求饶,他爹瞪了他几眼,吓得他也不敢说话了。

  子同在挨打,七妹岂能不知,她早听见了,在后花园和柳儿说了一声‘不好’,就慌忙来到了前院,让下人们停止打子同,她则跑到客厅里给爹爹跪下。

  “爹——您别打子同哥哥了,求您了,您这样会打死他的啊!”

  魏长平一见七妹出来求情了,他也站了出来。

  “见伯伯,算了吧,子同现在也受了惩罚,就算了吧。”

  “巧玲,你一边去,这不关你的事,子同他故意把魏公子推下粪坑,这是何等居心,他这是想杀人!这样的奴才留他何用。魏贤侄你也不用说了,这是我见家的家事,你且坐下,打完子同我自会让他给你赔不是。打给我打,我见家竟然出了你这么个胆大的奴才,给我狠狠的打。”

  见吴新说完,下人们举起板子又拍了下去。七妹看到后那里肯让,她心痛的跑出去趴在子同身上,护着子同哭道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求求你们不要打了,爹——求求您不要打了!”

  “巧玲,你,你疯了吗,成何体统,还不快回你的绣楼去,来人把小姐拉回去。”

  一边几个丫鬟和柳儿一起过去拉七妹,想让她回去,可是谁都拉不回,二夫人看到后也过来劝七妹回去,可是七妹就是倔强,抱着子同的身体不放。

  见吴新一看这么多人都拉不走七妹,他更是生气。来到七妹身边抬手就是一巴掌,顿时七妹嘴角就留出了血。七妹被打后还是不放手,也不言语,死死地抱着子同,见吴新还要动手二夫人荷香就挡在七妹身前,拦着见吴新。见吴新打不到七妹,当着未来亲家的面他又不好太过失态,于是就骂七妹。

  “你这个不孝女,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为个下人你竟然这样抱着他,见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你走是不走,再不走我连你一块打,你听到没有!”

  “老爷,这子同可不是什么下人!”大夫人玉娇走出客厅,在一边点火扇风,她就想把事情闹大,越大她越是开心。

  “什么?玉娇,你又胡说些什么,他不是下人是什么?”

  “老爷。这子同和巧玲都私下里定了终身,这,您还不知道吧!”

  “什——么!我……”见吴新一听,气的说不出话来。

  一直在客厅的魏玉贵,听到这些话,也是脸色难看得很,而魏长平这时知道一切无法挽回了,也就没再言语,他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七妹和子同千万不要说出,他出卖表妹的事。

  大老婆玉秀揭发了七妹的丑事,又可以赶走子同,她很是高兴,她见众人都不说话了,以为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于是她又多嘴道

  “老爷,我听说,七妹和子同两人早就……”

  “你给我闭嘴!就你知道的多,滚回你的房间去,这里没你的事了!”见吴新见大老婆说话太不注意场合了,生怕她再说出什么难听的事来,就把大老婆赶走了,之后他大声喊道

  “来人,把这不孝女和子同给我关起来。”

  魏玉贵一听急忙从客厅跑出来说道

  “慢着!见兄,你先不要急着把她们关起来,你女儿巧玲和这下人到底怎么回事,得问明白了再说!”

  “魏兄弟,你有所不知,这子同,他曾经救过巧玲的性命。我后来就收了子同当了义子,巧玲这是……这是在护着她哥哥呢。”

  “什么?义子?她的哥哥?见兄真你会开玩笑,他若是你的义子,那为什么你现在才说,而且天下哪有义子当护院的,你这理由也太牵强了些吧。”

  “魏兄弟,咱们先回客厅,你听我慢慢解释……来人,把小姐和子同拉下去。”

  “慢着!见兄,咱们也不用回客厅了,今天就在这里把事情弄清楚,说不明白,我那也不去!”

  “魏兄弟,我见家的门风,想必你也是知道,我家有几座贞节牌坊,出嫁的五个女儿都是何等的遵守妇道,你也知道。你放心我会还你个清白的儿媳妇。”见吴新说完就摆了摆手,让几个下人退下了。

  “唉!都抱在一起了,还清白……”魏玉贵说着摇了摇头,进了客厅,见吴新也不管子同和七妹了,他就陪着魏玉贵进了客厅。

  魏玉贵的四老婆扶着魏玉贵坐下后说道

  “老爷,有什么话慢慢说,别生气啊,我看见家巧玲不会是那种轻浮的女人!您说是吧见老爷?”

  “啊,是是是,四夫人说的是。”见吴新满脸堆笑。

  魏玉贵坐定后,喝了口茶,也没有问见吴新,怎么会收了子同当义子,他知道,见吴新那是瞎编的,比起这事来他还是关心七妹的清白。

  “好了,见兄,我什么也不用问了,事情大概,怎么回事我已经明白了,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对你我两家的名声都是不好。原本我想就此退了婚约,可是我家长平一直很喜欢巧玲,所以我也不好再追究此事了,只要你能证明巧玲还是清白的,再将那个叫子同的赶出见家,保证两人不再见面,我就当此事没有发生。我魏家也是名门大户,我魏某这点肚量还是有的。”

  “是是是,魏兄弟说的是,你既然这样宽宏大量,那我见见吴新也表个态,一,我自会证明巧玲的清白,二,我会把嫁妆再加一倍,你看如何?”

  “这个,好,见兄,我先谢过了,如果那彩礼……”

  “噢,好说,彩礼好说,这样吧,我把2000两银子的嫁妆先送过去,这样……”

  “好好好,见兄您真是爽快人。见兄,我不是小气之人,这,你是知道的,去年我3家店铺被土匪抢了,这事你也知道,我家最近家中确实不太宽裕,大多积蓄也都补了货,还要赔偿死去活计的银子,所以……”

  “哦,我知道,魏兄弟想当年那是红的不能再红了,我的这区区2000两银子,若是在当时,你怕是,还看不在眼里。”

  “那——是,若不被土匪抢了,莫说这2000两,就是2万两我也不在话下”

  “那是那是!”

  见吴新说了心里就想笑,你这魏玉贵就吹吧,若不是你到处炫富,哪能被抢,自找的啊。想到这里,见吴新就对着门外喊道

  “巧玲你进来”

  “爹!”七妹来到客厅也不敢正眼看她爹,进来后低着头,双手紧张的搓着衣服。

  “巧玲啊你和子同的事,你魏叔叔已经不怪你了,所以你还是要嫁过去的。”

  “我不嫁!”

  “什么不嫁,你看人家魏长平一表人才,而且还通情达理,这样的好人家,你那里去找,这事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爹——那个魏长平他……”七妹刚要说,就看到了魏长平正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她看后就没忍心说出来。

  魏玉贵还是惦记着七妹的清白,他生怕见吴新忘了,就提醒他。

  “见兄,那个——”

  魏玉贵的意思,见吴新自是明白,于是他严肃地问七妹。

  “巧玲,我来问你,你是不是和子同之间,没有什么发生,是不是他迷惑的你。”

  “没有!子同哥没有迷惑我,我是真心喜欢子同哥。”

  “住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自古儿女婚姻由父母做主,容不得你做选择!”

  魏玉贵见见吴新要岔开话题,他就直接问七妹道

  “巧玲小姐,你和那个子同,你们之间可否清白?”

  魏玉贵说完见吴新又接着说道

  “巧玲,你快告诉你魏叔叔,你和他之间是清白的,如果是的话,我就放了子同,从此不再追究此事。”

  “我,我……”

  “到底怎么样,玲儿你快说啊!”

  “我——我已经,已经怀了子同哥的孩子了。”七妹说完怕怕地偷看着父亲。

  “什——么!”见吴新听七妹这么说,他一下瘫坐在椅子上,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你好不要脸,好不要脸,见吴新,你养的好女儿。”

  魏玉贵也是气的站起来手指七妹,在场的魏长平和他四娘也都十分震惊,张着嘴都不太相信。

  七妹听魏玉贵骂她不要脸,她也气不打一处来。

  “什么我不要脸,我再不要脸也比你儿子魏长平强多了!”

  “什么!你做了这等不知羞耻之事,还敢和我儿长平比,你比的了吗?”

  “我比不了?你问问他都干了些什么,他为了自己活命,出卖表妹,给人糟蹋,他……”

  魏玉贵听七妹这么说,他又看魏长平那羞愧难堪的样子,知道这事不简单,他怕七妹说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于是赶紧的打断了七妹的话。

  “你住嘴,我儿做事磊落容不得你,如此诋毁!”他说完接着对见吴新说道“见吴新,你养的好女儿!我们两家的婚姻到此为止,你我也不必再见了,长平,玉花咱们走。”

  魏玉贵说完就带着四夫人和儿子长平离开了见家回去了。

  救恋人父女绝情

  见家有两座贞节牌坊,在当地的威信非常高,无论是达官贵族,还是平民百姓,一提起见家都是赞誉声不断,见吴新也一直是以此为傲。他对下人们要求不严,但对自己孩子的要求甚是严格,尤其是男女之事。七妹的五个姐姐,在未出嫁之前都是待在家里很少出门,因为家规很严,她们甚至都不敢和家里年轻的男下人们谈话。外面很多人也都知道,见家门风好,家规甚严,这是出了名的。

  七妹的五姐,算是五个姐姐中性格最是刚烈的了,很有主见。她也曾喜欢过一个穷人家的男孩,后来让见吴新知道了。见吴新为了让五妹死心,他竟然联合官府把男孩的全家逼的搬走了。

  子同犯了错,见吴新在痛打他的时候,七妹护着不让打,他就明白了两人关系不简单,很是生气。后来七妹竟然说又怀了子同的孩子,这让见吴新气的说不出话来。这七妹不仅学她五姐私定终身,而且有过之而不及,竟敢怀孕,坏了见家的门风,真是丢尽了见家脸,见吴新想到这里气的颤声说道

  “你——你这不孝女,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是真的,爹,我已经怀孕一个月了,我……”

  “住嘴,住嘴,你给我住嘴! 你还知道不知道羞耻,知不知道!你口口声声说要向你几个姐姐学习,可是你呢,你都学了些什么!好的你不学,现在竟敢做下这等丢人之事……你两个奶奶从18、9岁开始就守寡,后来活到70多岁也没有再嫁,更没有什么流言蜚语,这对我们见家是何等的荣耀,可是你呢?你18岁就做下如此不耻之事,你,你这是要毁了见家啊。以后外面的人会怎么看见家,你知道吗!我今天若是饶了你,哪能对得起列祖列宗,哪里对得起你两位奶奶,她们泉下有知,也会骂我教子无方啊,造孽啊。”见吴新说到这里看着下面跪着的七妹,长出了一口气, 叹声说道

  “唉!家门不幸啊!巧玲,我就算没生过你这女儿。来人!把巧玲和那个子同拖到后院,给我打200鞭子!”

  见吴新刚说完,七妹就吓得浑身哆嗦,脸色煞白煞白的,她不敢相信的看着爹爹,她没想到爹爹真会如此狠心,200鞭子这是要打死她啊!想到这里七妹身子一软坐倒在地上。

  一直在门外偷听的二夫人荷香一听,急忙进了大厅想要给七妹求情,可她还没说话,见吴新就说,谁要再给七妹求情一律杖杀。荷香看见吴新气急败坏样子,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二夫人也就没敢再言语。她最后只能祈求的看向进来的几个下人,希望他们能手下留情,别打死七妹。

  几个下人看见二夫人的样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几人没再靠前。这毕竟不是普通的打几下,这是要打死人啊。再说,这七妹可是见家小姐,谁知道见吴新是真心打,还是做样子,到时候万一真打死了,见吴新再翻脸,那么他们还有好果子吃啊,想到这里一个领头的就上前一步小心的说道

  “老爷,您消消气,莫说这200鞭子,就是50鞭子小姐也会受不了,会被打死的啊!老爷——”

  “不用多说,今天你们不动手,就别在见家呆了,拉出去狠狠的打,谁敢留情我连他一起打!”

  几个下人一听,这见吴新要打死亲生女儿,如此心狠,他们哪还敢耽搁,上来架起七妹就出去了。

  见吴新去了后院不一会,后院就传来,七妹和子同的惨叫声。

  二夫人知道,自己救不下七妹和子同了,她就安排人赶快去叫正在私塾上学的门生。回到客厅后,二夫人就焦急的等着,就希望门生能快点回来,希望下人们能手下留情,但愿七妹和子同能坚持到门生回来。

  门生在私塾一听爹爹要打死姐姐,13岁的门生,气的都蹦。他赶紧的催促轿夫快跑,一路着急的赶回了见家。

  二夫人见门生回来了,就立即领着门生来到了后院,一边走一边告诉门生,怎么救他姐姐。

  进了后院,门生一看,七妹和子同都被绑在树上,下人们正在用鞭子抽打。门生见罢立马跑过去,夺下鞭子,就开始抽打起下人们来,几个人被门生追的到处跑,嘴里直喊‘老爷救命,老爷救命’

  见吴新见到急忙,跑过去夺下了门生的鞭子,柔声说道

  “哎吆,我的小祖宗,你怎么回来了,你跑这么急,摔倒可怎么办,瞧你这一头汗。”

  见吴新自从有了门生,拿着比他自己的命都要紧。

  “爹,你为什么要打姐姐,我不许你打姐姐!”

  “门生啊,你还小,不知道,你姐姐犯了大错,我在教训她,知道吗,乖,你快回去读书,你不读书耽误了前程可怎么办,来听话,快回去吧。”

  “不,不嘛,我走了你还是要打姐姐,我不管,我要你现在就放了姐姐。”

  “小孩子,知道什么,快回去!”

  见吴新是很听门生的话,可毕竟当着很多人的面,他还是要留一点威信的。所以他见门生不听话,也是有些生气,脸色一沉,语气也变得生硬起来。

  门生自记得事情以来,还从未见爹爹,如此对他生气过,他也不知道怎么办,就看向他娘荷香。

  荷香也不敢明着教门生怎么做,她现在把门生叫回来,想必见吴新已是明白,过后还不知道怎么惩罚自己,不过现在这都不重要了,先救下七妹和子同再说。她看门生看她,二夫人就故意抓了抓膝盖,然后蹲下来。

  门生见她娘荷香这动作,立即明白了,于是他就一下跪在地上。

  “爹,求您放了姐姐吧,求您了!”

  二夫人荷香提示门生,见吴新岂能不知,他狠狠的瞪了瞪荷香,就对门生说道

  “我的小祖宗,快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怎么这么随便的就跪下呢,开快起来,地上凉。”

  “不,爹爹你不放了姐姐,我就不起来。”

  “好好,爹放了你姐姐!来人放了她。”

  “是,老爷”有人过去解开了七妹的绳子,二夫人赶紧的过去查看七妹的伤势。

  “好了,门生,我都放了你姐姐了,你快起来吧。”

  “还有,子同哥哥,也要放了,还有,爹爹要答应,姐姐和子同哥哥的婚事,答应了我就起来,要不,我死也不起来!”

  见吴新听罢,知道这些又是二夫人荷香教给门生的,忍不住他又狠狠的瞪了荷香几眼,荷香在一边也不敢看见吴新,只是在抱着受伤的七妹,也不言语。

  见吴新拉起来门生,门生就再跪下,没办法见吴新只好说道

  “好好好,我都答应你,答应你,你真是我的小祖宗啊……好了快起来吧,跪伤了膝盖怎么办,起来吧。”

  门生听后这才站起来,他跑到娘的身边看着姐姐。

  见吴新看了七妹和子同一会,他叹了口气说道

  “唉!家门不幸啊!巧玲,子同你们俩听着,我现在也不和你们多说了,事情既然变成这样,就是打死你们,也是无法挽回见家的声誉了。罢了!你们不是想在一起吗,好!我就成全你们。见巧玲,以后我不是你爹,你也不是我女儿了,从今以后你们俩是生是死都与见家无关,收拾东西,走吧!”

  门生见爹爹还要赶姐姐走,他自是不乐意

  “爹——你不能……”

  “住嘴!,谁要再给她们求情,我绝不轻饶。”见吴新说完就走了,脸色十分难看。

  门生还要说什么,刚想追过去,被二夫人荷香一把抓住,她对门生摇了摇头。这时的七妹也是知道,门生能救下她俩已经是万幸了,如果门生再继续闹下去,说不定她爹还会惩罚门生,所以七妹也是抓着门生摇头,不让他再说话了,门生这才安静下来。

  七妹和子同被赶出家门,两人相互扶着走过了康乐城城东的小树林后,七妹把包袱放在石头上,让受伤严重的子同,趴一趴,休息一下。

  七妹虽然被鞭子抽打过,不过还不算严重,那几个下人得到二夫人的授意,加上七妹又是小姐,也就没下死手,所以这点伤七妹还是扛着住。

  子同因为屁股被打了板子,后来又被鞭子抽,伤的很是厉害。他可不像七妹,他没有身份。

  子同来到见家后,又得到七妹和二夫人的信任,备受恩宠。很多好事都让子同做了,下人们都是眼红得很。别看平时他们对子同客客气气的很是敬畏,可现在子同失了宠,他们就往死里打子同,若不是七妹拦着,门生救下,那么不用200鞭子,子同非死不可。

  子同趴在石头上休息,七妹看到子同血淋淋的屁股,不仅落下泪来。

  “子同哥,你这是何苦呢,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干嘛急着出城啊!咱们找个大夫治好了伤再走也不迟啊。”

  “玲儿,我的伤还不打紧,这次咱们能活着出来,还能在一起已经是万幸了。如果咱们不快走,你爹万一反悔,那咱们跑都来不及。再说了我们身上的这点钱,那里够看病的……”

  “不要提他!他不是我爹!不是!”

  七妹说到这更是伤心,子同正想安慰七妹,他就听林子那边有人喊,急忙扭头看去,就见二夫人和柳儿跑了过来,柳儿手里还提着一个包袱。

  “小姐——”

  “玲儿,玲儿!”

  “娘——”七妹抱住她娘哭作一团,柳儿也是陪着掉眼泪。

  几人心情平静一些后,二夫人荷香这才说道

  “玲儿啊,你说你现在闹的,你以后在外面可怎么办啊,你们能去哪里啊!”

  “娘!”七妹也是一脸茫然,只是掉着眼泪不知道怎么办,一边的子同这时站起来,擦了擦眼泪说道

  “二夫人,您别伤心了,我一定照顾好玲儿,不让她受一点委屈,以后我要赚好多好多的钱,我要让玲儿跟着我享福。”

  “子同啊,我现在不要求你们能大富大贵,有很多钱,我就希望,你以后能照顾好玲儿,你们能过上安稳日子,这样,我就知足了。”二夫人荷香说完,就从怀里拿出了20两银子和两张银票交给了七妹。

  “巧玲啊,你走后你爹不让给你银子,又不准我送你,没办法我是偷着出来的。这是我自己的积蓄,也不多,只有200两,拿着。以后啊,去做个小买卖,安定下来后,就告诉娘,娘再想办法帮帮你们。”

  “娘——我……”七妹有很多话要对她娘说,可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感觉鼻子酸溜溜的,总想哭。

  子同在一边看到后,拉着七妹给二夫人荷香跪下了,子同擦了一把眼泪说道

  “二夫人,谢谢您大恩大德,子同永远不会忘记您的,等日后我们有了钱,一定会来接您,一起过。”

  “好孩子,起来都起来!我怎么样无所谓,只要你们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比什么都好!”二夫人说完也是擦了擦眼泪。

  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柳儿,这时说道

  “小姐,我想跟着你!这些年来,你就是我亲姐姐,我不想离开你,小——姐!”

  “柳儿!”七妹一下抱住柳儿,紧紧地抱着。七妹知道,柳儿是真心想跟着她,可是,爹是不会同意的,钱都不给她还会让柳儿跟着吗。

  知道不可能,七妹还是很感激柳儿能这样,擦了把眼泪后,七妹拉着柳儿的手说道

  “柳儿,好妹妹,别傻了,爹是不会让你跟着的。”

  “老爷不让,我现在就偷着跟你走!”柳儿说的态度很坚决。

  在一边的二夫人一看,柳儿不是在开玩笑,她也劝柳儿。

  “柳儿,巧玲说的没错,老爷是不会同意的,你若是跟着巧玲,老爷一定会找你,到时候再生出事端就不好了。”

  柳儿听后这才作罢,二夫人说完又对子同说道

  “子同你们如果没地方去,就去祁云山吧,那里有个龙运镖局。我娘家邻居的儿子王大胖,在那里做事。你也会些武功,到哪里后找他给你办办,进了镖局干先干个镖师吧,等生活稳定了再做生意。”

  “是,二夫人,谢谢您,子同记下了!”

  二夫人本想再和七妹再聊一会,可是她怕出来时间长了,见吴新会发现追来,到时候就不好办了,于是荷香就摸了摸七妹的头,给她捋了捋头发说道

  “巧玲啊,娘以后不在你身边,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要任性了,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都不要钻牛角尖,看开点听到没?”

  “知道了娘——”

  “嗯,好了,娘走了,走了!”二夫人说完就和柳儿跑进了树林,七妹和子同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向着二夫人荷香走的方向,流着泪磕了三个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女七妹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女七妹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