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灭门老宅
特务2016-10-16 11:242,327

  第二天悬赏贴出去之后,很多群众打电话 进警局都说自己见过各种鬼怪,有人说半夜起来上厕所见过镜子里有满脸是血的女人。也有人说自己走夜路见过抱着孩子披头散发的白衣女人,眨眼间女子就不见了。还有人说凌晨时分坐公交发现上车的驼背老太太没有双脚……

  这些所谓的灵异事件,不知是他们是听人说的还是从哪里看来的,全部一股脑地汇报给警方。

  江海摇摇头对这些人的无聊表示无语,就在他放弃的时候,有一条信息引起了他的关注。

  有人反应在城东区有一处老宅子里每天晚上有人说话的声音。

  对于吸血鬼症的病人来说阴暗,无人的地方是最适合他们居住,而这个古宅对他们来说绝对是最佳的选择。考虑到这方面,江海决定去碰碰运气。

  江海对这个老宅子有很深刻的印象,第一次走进它,那还是子十年前,自己是刚到局里实习的实习生。

  那座老宅原是一户姓吴的人家祖传下来的古建筑老宅子了,十年前惨遭灭门,全家十五口人全被砍死,死状各异,当时这个案件震惊了全国。

  后来案件破获之后,这处老宅就被封锁起来,再无人入住过。没过多久,每当到夜里,宅子里面便传出人说话的声音,时不时还发出瘆人的惨叫和怪笑声。因此老宅被人们认定为凶宅,平时很多人走路都不敢靠近它,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有哪家开发商愿意开发它。

  白永开车拉着江海朝老宅驶去,一路上听着江海聊着这个老宅当年发生的恐怖灭门惨案,吓得白永想要调头回去,被江海批评了一顿。

  两人很快来到了老宅子门口,江海特意绕着院子周围查看一圈,围墙没有人攀爬过的痕迹。大门锁的死死的,锁上落满了灰尘,同样没有被动过的痕迹。

  江海用万能钥匙打开门锁准备进去看看,白永扯住他的胳膊,表情异常紧张“江队,我总觉得这个宅子阴森森的,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

  江海瞪了他一眼,伸手敲他的脑袋说道“做警察,胆子还这么小?你不敢进去就在门口等我好了。”

  江海推开大门之后,感觉冷飕飕的,一阵阴风迎面袭来,八月份十点钟的烈日下却让他感到一阵凉意。

  江海算是老刑警了,各种惨案都经历过,胆量自然胜过常人,而且他也不相信鬼神之说,所以很淡定地走了进去。

  白永背对着门语气还是带着紧张“江队,那我就在外面等你了,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千万不要喊我啊!因为喊我也没有用。”

  江海笑骂道“瞧你那点出息。”

  江海进了宅院内发现里面确实很大,宅子很宽敞,光房门就有好几个,可以确定里面很久没有人居住了,从院子里数不清的蛛网就能看出来。他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棍子,看见脚边的地上还残留着淡淡的黑色印迹,在他的记忆那应该是十年年前吴家八岁的女儿流淌出来的血迹。

  挑开错纵交织的蜘蛛网,江海来到了宅子门前,他能感受到宅子古老,神秘,恐怖,阴森的气息。他深吸一口气,轻轻地推开木门,只听一阵“吱”的声音,打破了宅子的宁静。

  顿时一个黑影朝着江海冲过来,他迅速侧身躲过袭击他的黑影。

  黑影落地之后回头冲着江海发出瘆人的叫声“喵”,好像是对他的突然到来表示抗议。

  江海见飞向自己的原来是一只黑猫,刚才的紧张情绪才慢慢恢复正常,他觉得这只黑猫的叫声与正常的猫叫声好像不一样,它叫的声音显得那么阴森、冰凉、恐怖,甚至让人觉得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更让他觉得诡异的是黑猫的那双眼睛,它死死地盯着突然到来的江海,没有一丝的害怕,反而有种坚毅对抗仇视的情绪。这只黑猫眼睛里焕发着蓝光,嘴里发出低鸣的声音向江海示警,好像在说这是我的领地,请你离开。

  黑猫的低鸣和愤怒除了让江海感觉好奇之外。并没有害怕退缩。黑猫见示警没有起到吓退敌人的作用,于是将背部拱起,尾巴与背部的毛肃立起来,做好了随时以利齿,利爪猛烈地向江海发起攻击的准备。

  见此情形,江海不由自主地握紧手中的木棍,做好防御准备。

  黑猫感受到了来自面前这个庞然大物的威胁,于是后爪蓄力猛地冲他发起主动攻击,江海慌忙地用木棍阻挡住在自己前方,黑猫准确无误地撞击到了木棍了掉落回地面,黑猫可能意识到自己不是这个庞然大物的对手,于是仓皇而逃了。

  江海见黑猫跑没了踪影才松了一口气,他没有想到一只小小的猫咪居然有这么强烈的领土主权意识。他刚扔掉手中的木棍,突然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他猛然的回过了头,没有看到任何异常,但那种被盯视着的感觉却消失了。

  江海被刚才的黑猫吓唬了一条,此刻又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纵使他胆子非常大,此时在这阴森的古宅面前还是会略感紧张。

  宅子除了江海推开的这扇正门,其余的门窗均拉上了窗帘,所以屋子里面还是一片漆黑。

  江海打开随身携带的小型强光手电筒蹑手蹑脚地踏进宅子里朝着通往二层阁楼的楼梯走去。他刚走出没有几步,突然一声嘭的声音,吓得他心脏噗通一下,宅子突然间变得更加黑暗了。

  江海迅速回头发现门自动关上了,他满脑子狐疑,因为他并没有感觉一丝的风意,那么是什么力量关上的房门呢?

  此时,他的心中开始真正地油生出莫名的恐惧来。因为他看见了一个女人,穿着红色睡衣的女人,这个女人他认识,她是这个老宅的主人吴老先生长子的媳妇,十年前死的时候身上穿的也是红色的睡衣。她就站在二层阁楼的窗户口,冷冷地看着江海。

  “不可能,这不可能。她十年就死了,这个一定是幻觉。”江海晃晃脑袋提醒着自己,当他再次抬头的时候,那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

  人消失不见了。

  紧接着,江海听到几句对话。是一个男孩与父亲的对话。

  “爸,我饿了。”

  “儿子,稍等一下。”

  “爸,我耐受,我想喝血。”

  “儿子,稍微忍耐一下,血马上就有了。”

  “好的!爸爸。”

  江海从声音上判断,这个男孩应该有十四、五岁左右,那个男人应该三、四十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