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目击者
特务2016-10-15 16:282,546

  方成从身上掏出两个装着烟头的塑料袋扔到卓晓面前的桌子上“这三个烟头,一个是在死者工作的商场附近捡的,装在一起的两个是在距离案发现场二十米处捡的。”

  卓晓拿起两个塑料袋观看里面长短不一样的烟头,除了看出来它们是同一个牌子的香烟,没有发现别的任何门道来。

  卓晓看不出所以然来,于是问道“老大,你凭什么断定这两根烟头是来自于同一个人的?”

  “你看看烟头上痕迹,这个人吸烟时候习惯性地咬烟滤嘴,每次扔掉烟头的时候会习惯性地用指甲掐烟滤嘴。”方成淡淡地说道。

  卓晓按照方成说的特征重新观察着三根烟头,确实像他说的那样,只是那根长的烟头滤嘴上没有指甲的掐痕。

  她挠挠脑袋表示不解,询问方成“老大,为什么这根长的烟头上面没有掐痕呢?”

  “很简单,这个烟头不是他扔掉的,而是吓掉的。”

  “吓掉的?”卓晓对方成的这个解释更加感到不解。

  方成点点头,表示肯定,接着说道“不错,就是被吓掉的。此人当时叼着烟跟在死者的身后,因为看到死者的被害的一幕受到惊吓从而使得嘴里的烟掉落地上了。

  因为掉落的位置距离案发现场比较远,而且当时地上也有很多其他牌子的烟头,所以警方并没有注意到。”

  “那按照你的思路是说,这个人一直在死者工作的商场附近等着死者下班,然后一路尾随她,直到目睹到她遇害?”卓晓此刻终于明白方成说有人目睹死者被害这句话的意思了。

  “是的。那我现在问问你,你觉得这个人会是什么人呢?”方成提出问题来考卓晓,以训练她的推理能力。

  卓晓思考了一番说道“我想此人应该是死者的爱慕者,但是死者从未接受过他。所以不死心的他在得知她昨晚要加班到很晚,就一直守在她的单位附近,在她下班后一路护送她,却不曾想出了这种事情。”

  “你为什认为此人是死者的爱慕者而不是有过节的仇人呢?”方成进一步提问道。

  “如果是仇人的话不会等她等了那么久,尾随了一路还迟迟不动手吧?巷子里面有路灯的,这个目击者如果跟死者有仇的话早就在马路与巷子口这段漆黑的路段上动手了。”卓晓得知这个案件新闻之后就查看案发地点附近的地图,加上方成给她的引导,得出这样的结论来。

  “嗯,分析的不错!”方成赞赏道。

  “老大,那这个消息我们要不要告诉警方啊?”卓晓试探性地问着方成,其实她是想问方成愿意不愿意去协助警方。

  方成死死地盯着卓晓,盯得她全身发毛。

  卓晓顿感没趣,一副很委屈的样子“你不愿意告诉他们,就不告诉他们呗。”

  方成摇摇头笑道“我这样盯着你,是因为 你把警察都想成你这么笨了。警察肯定会查询死者回家路线的监控,很轻松地就能查到跟踪死者的是什么人。”

  卓晓想到这一点才恍然大悟“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老大,还是你聪明,我真是太崇拜你了。”

  方成见她恍然大悟的样子甚是可爱,想看她更加震惊时候的样子“如果我告诉你,真正的凶手当时也在商场附近蹲守,你会是什么表情?”

  “什么?”卓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眼睛瞪的大大了,嘴巴张的大大的,大声地喊出声来。

  其实,这么近的距离,方成说的话她听的清清楚楚,只是一时间不敢相信。

  此刻江海带着白永正在前往王明家的路上,

  白永开着车说道“江队,你觉着这个王明会是凶手吗?”

  白永出发之前看过王明的个人资料,此人28岁,身形偏瘦,好像长期营养不良一样,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跑。他是一家美术用品店的老板,每月收入也不错,是死者商青忠实的追求者。可能是因为他这个瘦小的身形,商青一直不肯接受他。

  江海望着窗外淡淡地说道“是不是暂时还不清楚,不过越是其貌不扬的人越能干出惊天动地的大案子。”

  “这话确实不假,比如那个马加爵。”白永很赞同江海的这句话,还特意地举个例子。

  江海听了这话,于是拿他打趣道“你是不是得要感谢室友的不杀之恩?”

  白永咧嘴笑了笑了。

  两人在交谈中很开就来到了死者的家门口,任由白永如何按门铃,都不见有人来开门。

  白永看看江海,挠挠脑袋说道“难道人不在家?”

  白永话音刚落就听见房子里发出声音“走开,不要咬我,不要咬我……”

  “屋子里有人。”江海听到声音之后,立即趴在猫眼上往里瞅,无奈什么也看不见。

  “撞门。”江海听到里面疯癫的声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有撞门了。

  江海和白永两人蓄满力气,开始疯狂地朝门撞击过去,在撞击了十来下终于把门撞开了。

  他们进入房间的那一刻,彻底惊呆了,用瘦若枯柴来形容王明这个人太贴切不过了,他瘦的形如干尸,一双透红的眼睛深深地陷入眼眶之中,如同骷髅头一般。

  只见他手中拿着一根比他胳膊还粗的棒球棍在空气中挥动着,像是阻止什么东西靠近他。

  江海轻声地叫喊王明的名字吸引他的注意力,然后伸出手想要抢过他手中的棒球棍。

  王明看到江海张牙舞爪地靠近他,他的面部表情变得异常惊恐,于是迅速地挥动手中的棒球棍阻止江海的靠近“滚开,你给我滚开,你想喝我的血对不对?我不会让你得宠的,我不会让你得宠的,哈哈……”他说完又挥动了几下手中的棒球棍。

  江海此刻可以肯定王明一定是见到了昨晚那恐怖的一幕,才导致他现在的神错乱。

  王明不停地瞟着江海和白永,好像他俩就是昨晚吸血的僵尸正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他浑身哆嗦,面如土色,额头的汗珠无不显示着他内心的紧张与害怕,他就这样背靠在墙角,挥动着手中的武器捍卫着自身的安全。

  江海小心翼翼地靠近他,轻声说道“王明,我们是警察,是来保护你的。你放心,有我们在不会让怪物伤害到你的,你先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好吗?”

  王明似乎听懂了江海的话,看看江海转而看看白永,眼中的凶狠慢慢淡去。

  江海保持着微笑,进一步地接近王明。

  突然王明瞳孔放大,握着棒球棍的手抓的更紧了,卯足了劲朝江海袭击过去。

  只见江海弯腰低头向王明身边跨过去一步躲了过去,并顺势控制住了王明。

  王明见手中的棍棒被夺去了,张开嘴巴对着江海的肩膀狠狠地咬下去,痛的江海忍受不住发生一阵惨叫,白永见势不妙赶紧冲过去,一个手刀把王明砍晕过去。

  “怎么样?江队。”白永把王明放在地上之后,检查江海身上的伤势,伤口血肉模糊的。

  如果白永再晚一点冲上来,江海肩膀上的这块肉就被王明给咬下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