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林霜月下寻李柔 杜机烛前论余垠
陈叔第2017-06-13 08:446,545

  却说李柔欲寻楚剑双报信,几日找不到,遂在城门口等,一晴天里似为这场相遇选的好日子,闲话过了,林霜曰:“在城中听闻哥哥做的事,如何敢在光天化日里走出,若被拿住如何是好。”李柔曰:“无处可去,暂依子荷,尚不知可收留否。”林霜微笑点头,带李柔前往山林云海,将近安逸堂时林霜不放心,先说李柔曰:“哥哥未必见你,你只在这里等,我先去说,到时看我眼色行事,若哥哥执意不见,那时任你怎么便好。”李柔驻足不前,林霜进堂先将药材送上,后要楚剑双出,楚剑双走路间曰:“没见过你这般模样,今日是怎么了。”林霜曰:“前些日子与哥哥说的那李向研就在林外,不知哥哥想见见么。”剑双曰:“这倒奇怪,子荷多次下山说些事故,却不曾像今日这般,莫不是这李柔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林霜见说不通,就把李柔为妻杀乔会的事说了,楚剑双听闻,拍股称绝曰:“壮哉,请来一见。”林霜大喜,出寻李柔,忽见李柔已进,上前与楚剑双唱好,林霜曰:“姐姐在内休息,不如去别处。”楚剑双从之,前往溪边拼竹而坐,李柔曰:“久闻先师名讳,如雷贯耳,今日有件生死的事,不敢不告。”

  楚剑双听闻十分不喜,僵住不言,林霜曰:“向研哥哥有机密事,但说无妨。”李柔曰:“白禄聚众会盟,先师已知,这会上的事先师却未必晓得,符王交恶,决战于恭阳,白禄无计可施,遂想了条绝妙办法,不知先师愿闻否。”剑双曰:“有话讲了便是,不必拐弯抹角。”李柔曰:“白禄说当年吴夕号召南国未敢作乱,今作乱者是因无所惧,所俱者祥云剑也。”剑双曰:“然又如何。”李柔见他无动于衷,不由得默然,良久起身,叹曰:“先师何必如此,白禄已托付辛仁下山,早晚必达冲远,到时知道先师在此,如何收场,向研不为家室所累,千里来寻,不是为了一己之私,眼下先师身处于危险之中。”言毕叹息,楚剑双心里不是滋味,将近午时不好久留,回复曰:“城中搜捕,若向研无处可去,只管在此便是。”言毕与林霜同回安逸堂去了,后有诗曰:

  千里寻梦身在梦,东风无力东风狂。瑟瑟人生企盼我,哪里如是心堪伤。桃花深处俊杰真,无有相惜只有身。叹伤日后悬落处,无字英雄平生困。

  楚林回堂见慕容非休息,并有林雪在旁,林霜吩咐曰:“去看着那门外人,莫教他下山了去。”林雪从去,林霜接连问楚剑双曰:“李柔之言不无道理,哥哥为何如此对他。”剑双曰:“现无外人,莫要那些烦心事扰了我。”慕容非醒了见二人不合,曰:“出了何事。”林霜把事告诉了,慕容非未及回答,忽听门外吵嚷,良久李柔破门而入,大吼大叫曰:“先师说的没错,如今我为人通缉,无处可去,只得在此,先师怎样讲也无关系,白禄令辛仁前来,足见其心坚定无疑,若寻先师,到时不是白禄死便是你亡。”楚剑双按捺不住,一把将李柔提到外面,大骂曰:“若扰了小关,把你打死。”李柔不甘心,正要再进,被林霜拦住,此事作罢。

  楚剑双进屋,见了慕容非喜笑颜开,坐到床头,非曰:“总是这般好强,那李向研所说不无道理,到时白禄真寻到这儿,如何是好。”剑双曰:“若是来了,文的你来武的我来,怕这世间没人能挡我们。”慕容非微微一笑,当日无提,旦日大雨突下,林霜早起,只怕李柔按捺不住又要去寻楚剑双,遂往寻之,入内一看,只听屋内酒气充斥,李柔把头趴在腿上,鼾声正浓,林霜看着寻思,不知这李柔脑里有什么能耐,能保此番无事,看着看着,口鼻忍受不住,打大喷嚏一个,惊醒了李柔,李柔欠身打礼,深吸口气又取酒来喝,林霜大步迈进,曰:“向研哥哥要喝,子荷也当饮些。”言毕喝了几盏,不觉呕吐狼藉,良久躺在席上,甜美睡着,李柔喝了半响,外面雨停,心中愈发不爽,提着力气借着酒劲,一人前往安逸堂,在外喊曰:“楚剑双,若没有我李柔,你一定死。”当时屋内楚剑双、慕容非、林雪都在,听闻此言,楚剑双坐不住,要出门去打,慕容非拦住,说林雪曰:“可取冷水一盆醒了那李柔,带他先走。”林雪从之,取大盆冷水一下倒去,李柔醒在地上,林雪上前搀扶至林口,嘱咐曰:“哥哥要打跑你,幸是小关姐姐拦住,我了解哥哥的心思,日后定与你理论,哥哥又说不过你,出了手如何是好,你先走一步,也当无事。”

  言毕自去,只剩李柔一人仰天长叹,四下无处可去,遂投小路欲四方云游去了,林霜醒来已是傍晚,迷糊中见周围无人,李柔不知哪里去了,心中不安,前去安逸堂看,见了楚剑双、慕容非都在,并无李柔,心中甚急,在林中四处找,只是找不到,再回厅房见林雪,曰:“妹妹可见李柔踪影。”林雪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曰:“那李柔喝了许多酒去找哥哥,在外大喊大叫的,哥哥想打跑他,幸被小关姐姐拦住,那李柔人倒不错,我却不想他受打,已将他打发出林子去了。”林霜脸色一沉,似生了怨天气,别了嘴,暴跳曰:“小子不明,坏了大事看我收拾你,那李柔何时走的往哪里走的。”林雪见了,手酥在后面,缩到墙角,摇头称不知道。

  林霜猛的出门,寻在林口,见泥泞路中一排脚印清晰可见,顺着脚印追去,当时天色昏暗,月光照在地上,寻了几个时辰,不知走到哪里,忽听一声咕咕响,见树下一人酣睡正浓,上前一看正是李柔,林霜心喜,走近去看,见那李柔闭了眼睛,面上不动,良久说出句话来曰:“事已定矣,还寻我做甚。”林霜曰:“原来向研哥哥未睡,如此甚好,哥哥他不理解是个性所然,今子荷前来只想向向研哥哥讨个法,若那辛仁果真前来,如何是好。”李柔曰:“楚剑双当年下灵山是往东走,所以辛仁必往这边寻来,那辛仁是个心思缜密的人,若到冲远可教先师不可露面,楚剑双名声甚大,若有消息辛仁定知,子荷可放消息在冲远,楚剑双不在南国,或在蒙山或在天府,在北国哪里都好,如此白禄亦无法矣。”林霜曰:“真是个好法,向研哥哥不回山林,今往哪里行去。”李柔曰:“天地之大,哪里不能安身,子荷不必挂念。”林霜曰:“子荷不强为向研哥哥,只是特地做了些食物,望向研哥哥随身携带,以保腹中不空。”言毕与李柔相别在此,回山林云海去了。

  话分两头,不说林霜回山林云海,只说李柔跑路,前往东川仙嫡地界,寻找故人石遏,石遏字寻武,东城仙嫡人,与李柔最好,李柔进入仙嫡,打听方知,那石遏已为侯懋门客,颇有信任,李柔听罢便欲离去,正要出门之际,忽听身后有人高呼向研,回头看去正是石遏,李柔拱手答礼,石遏曰:“向研既来,何不与我相叙便走。”李柔曰:“不想烦劳,还请寻武莫怪。”二人聊近将午,忽有侍卫寻找石遏曰:“主上有要事相商。”石遏曰:“向研暂且安身,我便就走。”言毕为李柔安排,然后回城见侯懋。侯懋此人,字竟焉,世居东城,其父乃东川大世名家侯川,⑩⑤白禄起兵至东川后曾不为当地人民所纳,是侯懋第一个支持白禄,资助钱粮,后来吴夕身死,侯懋入主东川做主管,属于和事佬,谁也不敢得罪,当时听到消息说辛仁不知缘由至此,又不来相见,遂寻一群弟子、门客来商量,石遏至此,见堂上两排站立,皆面无形色,不知出了何事,遂站立最后等待。

  ‖⑩⑤大世名家侯川-注:侯川,字碧如,东川东城人,大世名家为其产业,以锦绣、画工闻名天下,素有‘画锦东侯’的美称,在当地也很有声望,属于名门望族。‖

  侯懋见众人皆至,曰:“自灵山归来,南国乱事不断,今辛仁至此又不来相见,究竟主意若何,诸臣有何见解。”大弟子曹璜曰:“留之极有主意,怎的一言不发。”且说侯懋的大弟子曹璜,字锡成,是个蛮横的人,侯懋的三弟子杨双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常有人颂,因此曹璜不喜杨双,遂有事必问之,当时侯懋再问,杨双曰:“留之以为此事不必大惊小怪,前些日子怎的未见辛仁下山,如今下来全是符素、王代之祸。”曹璜曰:“既然如此,辛仁该去恭阳才是,为何在东城驻足不前,作何解释。”二人争论不休,侯懋把眼往台下看,忽见一人冷笑,细视之,乃前些日子救的杜机,侯懋曰:“知宇可有话说。”杜机曰:“知宇无话可说,可称此事交付于我,能保事情全然,东川无事。”侯懋曰:“愿闻高见。”杜机曰:“事贵机密,若主上信任,同出此府,先接辛仁入内。”言毕又在侯懋耳边嘀咕一阵,侯懋从之,与属下亲见辛仁,当时辛仁在内休息,忽闻侯懋领人至,未及入屋乃高声曰:“侯主管何来太迟。”言毕,侯懋近前相见,但见怎样一个人物:

  视其人身材中等,体态如神,眼似桃花,眉若飞霞,出声似中汉,步伐沉稳健,一身正气浑不怕,表榜宇内露身心。

  侯懋近前笑曰:“果然如此,不出知宇所料,还不知主令所说何事。”辛仁吃了一惊,良久曰:“知宇是谁。”侯懋上前介绍,杜机答礼上前,辛仁寻思曰:‘这个杜机好像在哪里见过。’杜机见其无言,回复曰:“龙德使不必想了,灵山武盟会上已有了一面之缘。”辛仁仔细观察,又寻思曰:‘这杜机好似在王代处,怎的在东川了,莫不是王代的细作。’杜机见其又无言,笑着上前,先曰:“知宇不识贤愚,追随王代,今真心在侯主管处,龙德使不必多疑。”辛仁听闻,低着的头抬起来,回话曰:“不想侯主管这里竟有这般聪明人物。”侯懋曰:“既然知宇所言不错,还不知主令如何吩咐,竟焉无有不从。”辛仁呆了半响,曹璜、杨双等弟子早出去了,辛仁就以楚剑双、祥云剑之事托付,约聊半时,侯懋出门,众弟子皆问何事,侯懋独教杜机相随,以辛仁之言相告,杜机曰:“既然如此,此事与主上并无关联,至于盟主令于我东川所言,亦可有可无了。”侯懋再问,杜机曰:“主上不必细问,明日可回复辛仁,说楚剑双不在东川,亦不可能在东川,辛仁必走。”

  侯懋十分不懂,再回大堂府,旦日以此告诉辛仁,辛仁曰:“莫不是杜机所出主意。”侯懋不想隐瞒,点头称是,辛仁曰:“既然如此,长洛今日当辞。”侯懋送出,辛仁未过境内,心中放心不下,寻思杜机此人极有才华,若能留在盟主处定不辱没,遂复回东城,打听杜机住处,等到晚上潜入进去,当夜黑无月光,街道冷冷无人,辛仁入院四处探清楚了,压门而入,一片漆黑中忽见屋中燃起一屡火光,声响不大,知是有人打了火匣,点了蜡烛,椅上端坐一人,双眼洞如明星,口鼻静似水,仔细看去正是杜机,先声曰:“龙德使何来太晚。”辛仁曰:“先生如何知我会来。”杜机曰:“不单知此,还知龙德使为何而来。”辛仁曰:“先生但说无妨。”杜机曰:“知宇本是一百姓,胸无大志,可惜天有不幸,知宇侍父母则父母死,侍恩公则恩公死,最后还助王代死里逃生,心已万念,今在此地不想他往,还请龙德使见谅。”辛仁曰:“若是如此,为何不在昨夜说出,却要今日我来。”杜机曰:“龙德使心系南国,知宇有一紧要话提及,当早做准备,日后果然出了,后悔无及。”辛仁曰:“是何紧要事。”

  杜机曰:“龙德使观南国十一州,哪里为首危害最巨。”辛仁曰:“宿津王代林源燕喜,二者相依活动最频,并属灵山夏武烈,盟主使我寻祥云剑单为此处,危害最巨。”杜机笑曰:“王代燥烦,虽有谋而不能久,燕喜善自保,不能舍小利而全大计,此二人早晚必死,不能称危害最巨者也。”辛仁曰:“巨城徐端,弟子门人千余众,为南国十一州之首,此亦盟主心中所忧。”杜机曰:“徐端虽年少有造,谋略亦是得当,然心中多疑,不敢适宜出手,此不足惧也。”辛仁曰:“郑州王棠如何。”杜机曰:“醉生梦死之徒,只爱飞刀暗器等小人之物,不足成事。”辛仁曰:“符素久不听主令,恭阳之地又大,如何。”杜机曰:“符素出身布衣,痛恶奸邪,心向正义,腹中仁念却无良谋,亦不足虑也。”辛仁曰:“既然如此,及寻许泉怀云袁舟如何。”杜机曰:“此二人所处之地小,兵马又少,若要成事恐有心无力耳。”辛仁曰:“既然如此,贺资林辅如何。”杜机摇头,辛仁曰:“先生是说东川。”杜机摇头,辛仁曰:“先生可指北国李节。”杜机又摇头,辛仁曰:“那先生是何意,可指灵山。”杜机摇头起身,辛仁曰:“若如此,长洛不知哪里危害最巨。”言毕,杜机忽的回指断蜡残烛曰:“南国危害最巨者,中川川主余垠。”⑩⑥辛仁起身笑曰:“以为先生说的是谁,这天下谁有异心亦不可惧,偏偏说的是余垠,只怕说个三年五栽也没有人信。”杜机曰:“事已至此,知宇已把话说完,龙德使不信,知宇无法。”

  ‖⑩⑥余垠-注:余垠,字惠业,中川中城人,从小胸有大志,经常说:“不为天下主,枉走人世一回。”爱好酒,面善心狠,自小父死,母亲不贤,经常招待男宾,左右街坊知道后就在背后说小话,余垠索性杀了母亲,城中尽皆传唱这件事,因为这件事余垠当了小官。原来的中城主管晏胜颇为贤明,中城相比较其他城市也很繁荣,但是后来白禄起兵,余垠就杀了晏胜,自任主管,并且诈传晏胜命令,将一群各级主管尽皆软禁杀死,大肆任命本家余氏、妻子朱氏的内戚做官员,由此权利皆归于余垠,再后来白禄分封,余垠做了中川主管,但是余垠很不服气,因为当时余垠的兵马在各派会盟中人是数一数二的,于是在光韵元年的十一月就发动叛乱,南攻宿津东攻恭阳,采取先东后西、先胜利后僵持的大致方针,门客蒙武上书说:“现在的南国虽然刚刚结束战乱,但是以中州一隅之地对敌整个南国,是没有胜算的。”余垠不听,最后导致大败,于是想了个办法,索性将余氏、朱氏的宗族中人大部分逮捕,并且斩首,对外宣称说此次叛乱是余氏、朱氏外戚所为,现在已经平叛,余垠因为喝多了不知道这件事,从这件事后余垠就一直隐藏自己的野心,并且对外以醉酒之徒视人,以为韬光养晦之计,等待时机再做叛乱的事,因为中川临近北国,所以招兵买马比其他地方多一些,也有一些有识之士看出中川兵马多,不可不防,但是都被临近北国这个理由蒙蔽了,以至于后来余垠果真叛乱,并且声势浩大。‖

  辛仁曰:“愿听先生道理。”杜机曰:“余垠儿时曾有一语:不为天下主,枉走人世一回。此孛反之话,如何不知。”杜机曰:“儿时狂语,长成岂能当真。”杜机曰:“吴夕死年,余垠平定东川平定恭阳,自率随身百人至何地而安,此有大才之人,如今却一副醉酒模样,怎可便信。”辛仁曰:“余垠早年时人皆知,只因全家皆死,故落此番模样,如何不信。”杜机曰:“光韵元年,余垠能聚川中兵马出龙洛山杀王代,龙德使不知耶。”杜机曰:“此事已过日久,白盟主早知,是余家外戚所做,非干余川主事。”杜机语塞,良久曰:“武盟会上符素、王代共不相让,已要出手,场面不可调和,只有余垠一人离台,此韬光养晦之计,身藏不露,岂不比那些专横跋扈之人,厉害不知要多少倍。”杜机曰:“果如先生所说,长洛愿死九泉之下。”言毕,不等杜机再说乃自行离去,只剩杜机站立原地,几时无言,辛仁当夜出了东川,自寻思曰:‘本来以为遇到了贤士,带回灵山助主出谋,却不想是个桓乙玩石⑩⑦之徒,把余垠当成了王昭武,如何不是笑话。’

  ‖⑩⑦桓乙玩石-注:魏骅,字宗白,第一次十八王期贺国第三位君王,魏骅是个非常喜欢搞收藏的人,连石头他也喜欢,当时有个臣子叫桓乙,很长时间不被重用,因为贺国这个地方的东西差不多都被魏骅收藏了,桓乙没有什么能奉献的,所以就去外面找,桓乙是横国人,知道天府有种石头很漂亮,但是不怎么珍贵,基本上满地都是,但贺北没有这种东西,贺北离天府又非常远,于是桓乙就把天府这种很平常的石头运到贺北,把他奉献给魏骅,并说这是非常珍贵的石头,是天上落下来的天石,魏骅非常高兴,提拔桓乙做了个很重要的职位,但有一次魏骅走访天府,还特意带了那块石头给廉盛看,廉盛看了哈哈大笑,并说出了事情真相,魏骅听了非常生气,回到国内就杀了桓乙。桓乙玩石比喻那些自作聪明的人早晚会自食恶果。‖

  辛仁行至半路,忽见前方大队兵马,为首一人遥远接来,细视之乃贺资主管林辅,辛仁答礼上前,曰:“子宣兄,何知我来。”林辅曰:“圣洁使辛义已在城内,告知于我,特来此地迎接。”辛仁惊呼曰:“怎么辛义知道我来。”话未绝,忽见旁边一人正是辛义,但见怎样一个人物:

  视其人身高八尺,大头长眼,披头散发,性如烈火,跨着大步,张着膀子,呼声如雷,见罢欺善死爷娘,拳打富贵尽扬名。

  跑到跟前曰:“哥哥好没意思,来了也不喊我,哪有这番道理,快与我进城喝酒。”言毕边说边奔,辛仁心中虽怨,只得进城,当夜辛义饮酒大醉,将实话告诉了,原来是雷昆听闻白禄要寻祥云剑,几番劝解要白禄不寻为好,白禄不从,雷昆就让辛义来劝,又特地嘱咐不可告知他人,辛义说罢倒头就睡,辛仁听闻被气饱了,懒得搭理他,遂不辞而别,相见林辅,交代清楚了祥云剑的事就走。

  正是:多番心思无甚回报,惹出这瘟神下了山来。不知此番怀云之行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