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符子琦东阳请罪 楚剑双罢辞迁居
陈叔第2017-06-15 10:546,490

  却说白禄被楚剑双威胁,说出个权宜之计,正要全身而退,慕容非忽从后至,曰:“白盟主好自在呀。”白禄吓的一身冷汗,转身便走,楚剑双回过神儿来,二人已走远了,慌忙回顾,说慕容非曰:“小关无事。”非曰:“我有何事。”楚剑双详述一遍,非曰:“这是个奸猾的贼,他性命垂危,因此拿我来分你之情,教他走脱了,如何去救子荷。”剑双曰:“原来是个假事情,害我乱了分寸。”慕容非笑曰:“你也不晓得我,虽是现在的身子,他如何近的了我身。”剑双曰:“是我一时大意。”非曰:“那厮说的不无道理,子荷在他手上,不如取剑去换。”剑双曰:“我最受不得这要挟,去救子荷只我一人之力,看他如何挡我。”慕容非劝不住,楚剑双就要走,非曰:“我与你同去,却不可强来。”

  楚剑双从之,二人携手下山,早有细作告白禄,辛仁曰:“此事瞒不得了,需速召田凡、范逸商讨,再教徐城主准备兵马,确保盟主无事为上。”细作曰:“二人已进城,在街内闲逛。”辛仁曰:“盟主不可迟疑,速做决断。”白禄犹豫间,又报曰:“刘度欲见龙德使。”白禄教进,刘度引着李,徐徐而入,刘度曰:“孟节此来,特带一故人与龙德使。”说罢引李焉相见,辛仁大喜,招呼曰:“济瑜来的正是时候。”言毕请上座,刘度曰:“礼物都在门外,可使弟子取来。”辛仁曰:“孟节带了济瑜足抵千金万银矣。”白禄下座曰:“久闻济瑜大名,只因务忙未曾遏见。”李焉曰:“落魄之徒,不足盟主殷勤之礼。”刘度曰:“盟主既有此心,孟节此行无亏矣,这便就走。”辛仁曰:“孟节既来,何必匆匆就走。”刘度曰:“娘子催讨的紧,不可不去。”

  众人送走刘度,回府叙话,白禄曰:“先给济瑜安排住处。”辛仁曰:“请济瑜在东阳府安居。”白禄曰:“长洛有心,本当如此。”言毕先将李焉发回,回见白禄曰:“盟主何故轻视李焉。”白禄曰:“李焉虽有才,但秉性狂傲,不可不经历练,吾故轻之。”辛仁曰:“非也,假使黄元不任羊荀,何有国运强盛之时,人之性格先天而定,越子难教③③犹使自然。事本有好坏之分,人亦有有用无用之别。假使孕妇惧痛而不生,人之惧累而不活。人人如此事事不做,天下必将衰败。李焉虽傲,但心思缜密,奇计常出,委任衷心,此嚼食难堪③④之理也,望盟主深察之。”白禄曰:“长洛以济瑜为何种人。”辛仁曰:“若天下有一人能付后事,非济瑜不可当也。”白禄曰:“非长洛所言吾几失误,就请济瑜来,吾将心腹之事所托。”

  ‖③③越子难教-注:越部(今元涟、碧清一带)这个地方有个富商,可惜生了个傻儿子,富商就想改变傻儿子,带他出入高级场所,教儿子礼节,客套用语,过了几年富商觉得差不多了,就想考考他儿子,于是富商带他去拜访一位朋友,儿子去了以后那位朋友问他:‘你想吃些什么呢。’儿子说:“我带了东西,不用麻烦您了。”那位朋友很高兴,过了几天,有一次那位朋友突然见不到傻儿子了,就去富商那找,只见傻儿子哭着对富商说:“你教我的一点用也没有,你说叫我到别人家时别人问你想吃什么,你就说我带了吃的,如今我说了却饿着我,不是要我饿死吗。”富商听了目瞪口呆。富商想给傻儿子娶个媳妇,可是傻儿子看到女的就害羞,去厕所都不敢。越子难教比喻一些人从一出生就确定了性格,改变他是不可能呢。‖

  ‖③④嚼食难堪-注:武灵王黄元,字令玄,第一次十八王期武国第七位君王。羊荀,字永言,是个非常有才华的人,但长的很丑陋,为人放荡,有一天武国的大臣姚朔就像黄元推荐羊荀,黄元说:“这个人我知道,虽然他很有才华,但为人不好,别人都看不起他,怎么能重用呢。”姚朔说:“大王您每天吃的食物都是非常美味的,但您知道食物在您嘴里咀嚼后是什么样子吗?那就变成了非常恶心的东西,但就是这恶心东西的存在,才能保证您不会饿,羊荀虽然为人不好,但才华举世无双,没有人能比他更好,有这样的人帮您治理国家,有什么不好的呢?”黄元听了非常高兴,马上启用羊荀,在羊荀的帮助下武国也更加富裕,实力进一步增强。嚼食难堪比喻一些好的东西总有不好的方面,只要对你有用大于没用,那就可以用。‖

  且说李焉在府,凡应用之物准备妥当,安顿时候忽有恭阳使者送信至,原来符素在恭阳见芊芊小姐没了李焉又要随狐贤,方知前后原委,李焉为之所困又被兄弟所误,心灰意冷却委屈求全,后又舍生吸引埋伏暴徒,致使符素安全抵达城中,今得知李焉生死未明,心中颇有懊悔之意,遂发几路使臣分三面寻找李焉,后听得知,李焉进入雍城,又去雍城打听,探得李焉前往冲远追随白禄,因此遣使前往巨城,下了符素亲笔信,信中单道认错,请李焉回恭阳,李焉不能决,因此烦恼,辛仁得进,问李焉何事,李焉以心腹话说,辛仁曰:“一隅事小天下事大,望济瑜以天下为重,追随盟主。”李焉曰:“恐白盟主不能全始全终耳。”辛仁曰:“长洛已上谏主上,请先生来前往东铭府,共议大事。”

  李焉从之,随辛仁往东铭府,白禄迎接入门,拜谢曰:“先前之事吾之过也,望先生切勿见怪。”李焉曰:“追随盟主,济瑜愿效犬马之劳。”白禄大喜,在府内坐定,把楚剑双的事说了,李焉曰:“可先令使臣面见楚剑双,说主上有请。”辛仁曰:“不可,此引狼入室之法,楚剑双若来,盟主危矣。”李焉曰:“龙德使安心,此二人必不来也。”白禄从之,安排人去,辛仁无话可说,等了半响回复曰:“那二人不来。”辛仁愕然曰:“因何不来。”李焉曰:“这里不比城外,楚剑双若挟持盟主必起争执,慕容非聪明之人定想到这点,因此不来。”白禄曰:“不来如何。”李焉曰:“先放了林家姐妹。”辛仁曰:“不可,要留此二人换剑。”李焉曰:“楚剑双不回山林却在此地,正待晚上无人时来,楚剑双武艺世人共知,打死弟子盟主能有何法应付,不放二林楚剑双每夜前来,盟主如何敌挡,若放二林则不如趁现在,此乃良策。”辛仁大悟曰:“济瑜高见。”李焉曰:“此人不可他人放,只可济瑜亲自放。”白禄从之,由辛仁领着前往羁押地方,李焉曰:“请龙德使回,济瑜一人足矣。”

  辛仁从之,李焉进入曰:“可怜楚剑双为汝二人东奔西走,汝二人却如无事一般。”二林回见李焉并不认得,李焉见二人不说,先把绳索割了,曰:“请告知兄长,山上河水不净,不可饮用,牢外旁边有道小门,北去便是出城之路,切勿忘记。”林霜曰:“先生因何放我。”李焉曰:“楚剑双夫妇对我有个恩德,正好报答,因此放你。”林霜曰:“不知先生如何称呼。”李焉曰:“贱姓虚名,不劳惦记。”林霜曰:“此事须连累先生,子荷心何安。”李焉曰:“子荷放心,白盟主处自有话说,中间嘱托切勿忘怀。”林霜拜谢要走,李焉又曰:“两位先师皆在城内奔走,可前往告知共回山林。”二人拜谢走了。

  话分多头,却说符素在恭阳,信使回复李焉之意,萧曼曰:“此事与我干系重大,示启愿亲往巨城一走请济瑜回。”符素曰:“使济瑜心灰意冷者我之言也,不如我二人同去。”萧曼曰:“城主心胸豁达。”言毕留王显代为主管,符箫同往冲远,当时李焉在巨城,忽闻符素至,遂闭门不见,符素说门使曰:“敢烦通知则个,就说符素知错而来,若济瑜执意不见,素在此等候半月,以报先前之过。”门使入府告符素之意,李焉不能决,每每想起与寻卿在巨城落魄时日,知遇符素言听计从,尽展平生所学,又想起先前委屈,遂心情沉重,泪流不止,时过三日,符素每日一顿晚餐,辰时至酉时等待,李焉在屋内见不下去,使人辞回,符素不应,此消息告知辛仁,辛仁来劝曰:“子琦为人,长洛钦佩,但事已至此,济瑜决心追随盟主,子琦奈何强为。”符素曰:“立满半月,自会辞去。”

  辛仁不得已入府,说李焉曰:“符城主之情不得不服,济瑜如此铁石心肠耶。”李焉曰:“符城主对济瑜有情,盟主对济瑜亦有情,济瑜无分身之术,何不烦恼。”李焉曰:“我有两全之法,不知济瑜中意否。”李焉曰:“若有此法,敢不从命。”辛仁曰:“盟主对济瑜之情未必大过符城主,济瑜何不对符城主说,待帮盟主完成一件功德,再随符城主,岂不两全其美。”李焉曰:“到时盟主不放济瑜去,如之奈何。”辛仁曰:“这事在我身上,若济瑜能助盟主取剑,此事不难办。”李焉大喜,同出相见,符素迎接曰:“济瑜身体何如此瘦弱。”李焉曰:“城主推心置腹,济瑜何不形消体瘦。”符素曰:“与我同回恭阳如何。”李焉曰:“济瑜反复奔走,难得盟主恩重,今无半寸之功,若与城主回岂不为天下人笑。”符素曰:“济瑜主意若何。”李焉曰:“待济瑜为盟主完成一件功德,再随城主,终身不变。”符素从之,李辛同回东铭府,白禄曰:“林家姐妹走了,后事如何。”李焉曰:“济瑜已有计了。”言毕在白禄耳边嘀咕一阵,白禄大喜,打发人马去矣。

  且说楚剑双、慕容非在巨城闲走,天尚未黑,慕容非眼神儿好,指前方曰:“前方莫非子荷、子柔么。”楚剑双看去正是二人,相问之下才知被什么人救了,众人同回山林。有一夜林霜起身如厕,感觉天气寒冷,黑暗中多几分阴森,树林中仿佛有影,林霜正疑惑,忽有箭疾飞来,嵌入门柱,林霜急忙追上,不见有人,拔箭来看,上书一纸条,当时楚剑双闻讯而至,林霜把事说了,慕容非取信读曰:“白禄欲使村民上山放火。”楚剑双气的牙根痒,咀嚼口齿,啧啧有声,大骂曰:“我便去夜闯东铭府,杀了这贼才消我恨。”说罢要走,众人拦住,非曰:“不可造次强行,你若前去必起争执,到时事大如何收场,他若来收其心足矣。”楚剑双曰:“水中下毒不行又要放火烧林,至此三番五次,彼若有心此事早做罢了。”非曰:“丈夫勿要争强好胜,有小关在,彼之计谋不成。”众人回堂各自睡了,当夜无事,又一夜听门外闷响一声,众起查看,又一箭嵌入门柱,慕容非取信读曰:“白禄组织高手,若楚剑双有事出走便取慕容非为人质。”剑双曰:“今日定要与他拼个你死我活。”林霜曰:“信中写明,哥哥下山姐姐危矣。”楚剑双无奈,忍下口气,过了几日又听声,几人急出又见箭,取信读曰:“白禄埋伏人马,等子荷、子柔下山则就地抓了,要来换剑。”林雪曰:“早知如此,不如当初听了李柔的话,也好安世太平。”楚剑双听闻怏怏不悦而回,众人都散。话分多头,却说中川主管余垠每日在城内商议,欲使南国变乱,问臣下曰:“白禄、楚剑双在巨城僵持不下,有何计策可使二人反目。”徐诊曰:“白禄在城中分布耳目众多,不合下手,不如或一两日或三五日,遣弟子往山林云海袭扰楚剑双,激怒之,楚剑双心思烦躁之人,必受不得气,此乃填薪助火之计也。”余垠从之,就令田灌为将,率领精锐前往山林云海袭扰楚剑双,楚剑双在山林云海不过几天安稳日子,但见:

  今日遇见豺狼,明日碰见蛇蝎,风顺着便是烟熏,树林不时着火。夜晚常有马斯声,早起必有火光之明。山泉污浊,果实凋落,泥土中粪便狼藉。草堂内有白蚁腐蚀,遇见这等事,神仙也忍不得。

  楚剑双听不得劝,不分昼夜游荡山林,打死打伤不明者百余,情况有所好转,田灌率残部返回,余垠就要问罪,杨连曰:“此事不关田灌,只是不知谁为川主献此无用之计。”且说徐诊献策时杨连并不在城,返回后打听出来这件事,断定田灌是无功而返,现果然之,余垠曰:“季越有何见解。”杨连曰:“白禄既取剑主意已定,何必填薪助火,此拙计也,何况楚剑双武艺,起中州三千之众尚不能敌,田灌百十余人如何成功,若只追究田灌之过,这献计之人又当如何处置。”余垠见杨连、徐诊各自不睦,有相斗之意,便草草了之,此事不说。楚剑双忍耐不得,要杀白禄泄愤,慕容非拦住,一日林霜、林雪在室内打趣,林雪曰:“多听姐姐说李柔,不知是否喜欢上了人家。”林霜曰:“好你个小女子,拿姐姐来取笑,你早间喜欢哥哥我却没与你说,你倒先说起我。”林雪曰:“哥哥若听了李柔的话,哪能落得现在担惊受怕,家中药材也尽了,下不得山,你说如何是好,不如姐姐请李柔哥哥上山,帮忙出个计,也好解危。”

  言毕大笑,楚剑双在门外听闻经过,心中不爽,遂在外舞剑助兴,舞到好时,忽闻外有高声曰:“真乃天下第一之剑也。”楚剑双看去正是李柔,遂收起步子,无好言曰:“向研又无处去了,来这偏僻地方。”李柔曰:“知先师有难,特来相助。”剑双曰:“我有何难。”李柔曰:“向研不来打趣,说句话便走,今此地危机四伏,呆不下去,唯今之计,可带上家眷出走巨城,前往蒙山与五侠相伴,方可无事。”剑双曰:“这条计只可给贪生怕死、软弱无能之辈,剑双却不敢为。”堂内林霜、林雪出,曰:“李哥哥说的却是好法,哥哥如何不听。”剑双曰:“别人出的我便听,只是他出的我却不听。”李柔听了抢先告辞,林霜欲送,李柔挥手不让,林霜见不中,返回劝曰:“此事关系姐姐性命,哥哥尚不能放弃颜面,欲成匹夫之勇,如何是英雄行径。”楚剑双无话说,驳曰:“小关八月身孕,受不得颠簸,再等几月。”林霜曰:“堂内食药皆无,又下不得山,如何是好。”剑双曰:“且与小关商议。”非曰:“既不可分离,不如一同下山,找家地方住下,采办应用之物又不是不可。”楚剑双从之,几人收拾妥当同往巨城,细作探得消息报白禄,李焉曰:“如此一来,事情便有了四成,照济瑜之法,祥云剑唾手可得。”白禄曰:“诚能如此,吾当重谢,日后山林之事济瑜自挡之,只是苦了先生。”李焉曰:“请盟主下令布告。”白禄从之,楚剑双一行在巨城采办药材,但见告示曰:

  ‘城中抓获细作一名,先往同台示众,后往城外枭首,告示城民,若知有同党者,先往朝闕殿奏明,不失有重赏,城主十一月十日告。’

  众人路过同台,二林见被缚之人尽皆失色,翘首细看,慕容非问,林霜曰:“这人就是放了我与妹妹的那个。”楚剑双细看,并不认识,曰:“我不认得他,如何救你俩。”林霜曰:“他说中间有个缘故,哥哥对他有救命之恩,便放我俩,并说有话对白禄说,可保无事,不知如今怎的被当成细作在这儿。”非曰:“既是有恩的人,不可不救。”几人从之,先寻家客舍住下,分开来住,夜晚忽听店家呼喊客舍起火,楚剑双早出,见火光不大,隐约处有黑影,急追出门,跳上楼顶见一蒙面人正要逃,楚剑双上前,那人跑的快,黑夜中没了影,楚剑双想起慕容非,竟怕出事,不敢走远,回客舍去,店内火早灭了,上房告诉慕容非,非曰:“城内常有毛贼出没,未必是冲我们来的。”当夜无事,旦日几人同出,又去同台见李焉,见其衣衫褴褛,满身污浊,刽子手在旁鞭打曰:“说出同党,免受皮肉之苦。”

  这个时间李焉向台下看去,见了林霜眼神呆滞,刽子手顺着目光往台下看,林霜急躲,李焉低头无语,林霜曰:“哥哥何时能救下这人。”剑双曰:“救下简单,需和小关商量。”林霜曰:“哥哥倒说的好,留下李柔怎的不听姐姐的。”非曰:“今夜救下便好,只是需有个藏匿的地儿,他犯的事未必与我们有关,若走了他徐端必派军人来搜查。”剑双曰:“如今采办之物齐全,不如返回山林,总比这里好。”非曰:“若再有人闹你却如何。”剑双曰:“便是日夜不分,守护周围百十里地,也保我家小关无事。”众人说笑不提,当日夜中,慕容非在城门口接应,守把军士都放倒了去救李焉,李焉昏迷不醒,众人并不久留,返回山林去矣。

  林霜收间屋子与李焉住下,好生照顾,过三五日,李焉断续醒来,起身呻吟不止,见了楚剑双滚床下拜,剑双曰:“我与先生素未相识,如何有恩于先生。”李焉曰:“恩兄平四尊之乱有功、诛杀吴夕为义,这便是对天下人有恩,虽未相识,心中不敢忘也。”剑双曰:“不知先生姓字,落此境地。”李焉曰:“某乃怀云召城人,姓李名焉,字济瑜,先从袁舟后随符素,符素处不能容便介绍至白禄处,言听计从,至于前些日子因放了子荷子柔,被白禄下狱,幸好有徐城主求情,因此放了,近日又因告诉恩兄三件事被白禄发觉,遂落我下狱,便要处死,幸有恩兄相救,累世之恩不敢忘报。”楚剑双听他说的情真意切,当时信了,李焉曰:“在此不便,济瑜好了便走。”剑双曰:“济瑜好生修养,保管无事。”李焉再三谢过,心中暗喜,当时有西鲁好友丁裴至,楚剑双接曰:“别远何有闲暇之心来此消遣。”丁裴曰:“本是前往巨城看一故人,知道兄弟在此,特来讨饶。”楚剑双与其抚掌而笑,迎接进堂,并见李焉在屋,看了半响,指李焉曰:“此乃白禄的心腹红人,因何在此处。”言毕,正是说出这句话来,吓的李焉在床上冷汗直冒。

  正是:奇谋尚且初未定,又有横空枝节生。不知李焉答出什么话来,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