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真小姐山林产龙凤 假先生庙堂鸩毙命
陈叔第2017-06-16 10:055,614

  却说林霜闲暇无事,积极打扫内外,至李焉室内,在床缝里见一封信,林霜耐不住看,林雪在旁打趣曰:“莫不是喜欢上了姐姐,说句心里话藏在这儿,等姐姐来看。”林霜不睬她,这一看便看出个大事情来,当时心凉了一阵,那信皮上写着白盟主亲启字样,二人失色无语,急送慕容非,见信中两句真言:‘楚剑双参与蒙山会,济瑜已随前往,但有方便,即窃祥云剑以送盟主,书不进言以待来日。’慕容非手抖的紧,急教二林前往告知,二人曰:“姐姐生产在即,这时候去如何放的下心。”非曰:“这自有我,若这奸贼计成了,剑双如何受的了,却不为祥云剑,算上这份情谊,必恼羞成怒,你二人快去,不可耽误。”林霜曰:“不如我一人去,子柔在此照顾,凡事也好商量。”慕容非从之,林霜打点行装,问了道路便往蒙山。

  此时李焉在蒙山已不辞而别,楚剑双不知道,每日聚饮,李焉记性好,来回的路都记得,回去的快,天公也不作美,连日阴雨绵绵,道路泥泞,又要过河下山,实在艰难,回了安逸堂,慕容非、林雪尽皆失色,想不通那信皮是真是假,非曰:“先生缘何自己回来,剑双在何处。”李焉曰:“恩兄与众兄弟亲情难耐,济瑜因此先回,恩兄却不回。”慕容非不敢造次,寒暄搪塞以安其心,李焉见没了林霜,情知那信皮定是被慕容非瞧见了,佯作曰:“子荷现在何处。”非曰:“阴雨连绵,迷失路途罢。”李焉佯信,当时只有林雪一人,事事防备,李焉装作不知,与林雪说笑,林雪模糊回答,并不入神,李焉见了呀喝一声曰:“身后子荷回来了。”林雪去见,李焉一棍将林雪敲昏了放在山洞,旦日慕容非见没了林雪,李焉只推不知,慕容非寻思不妙,无奈身体不适,哪也去不得,有话无人可说,有计不能施展,心思沉闷,因而不乐。

  适逢阴雨突然做大,夜晚雷声不断,慕容非想着楚剑双放心不下,夜不能眠,李焉只在堂外唱歌,慕容非听得难受,只在床头忍,其实难忍的紧,不时出堂端茶,目视李焉,李焉只作不见,慕容非起言挑曰:“天冷之夜,济瑜何不早歇。”李焉曰:“济瑜等件事情,因此耽搁,不劳先师挂念。”慕容非六神无主,茶水撒地,良久曰:“先生等什么事。”李焉曰:“这个事只在先师身上,说出来恐有不便,还是不说为好。”慕容非听闻,旁边瞧了一遭,没甚异常,返回舍堂,寻思李焉不知做的什么。倾听屋外雷声震耳欲聋,天上暴雨倾盆,水流不止,门外滴答声响,声声钻心,慕容非在屋内烦躁,腹中疼痛急骤,知道要生了,不禁冷汗直流,双手捂腹抵挡疼痛,也不叫嚷,在屋内饱受艰辛,无奈痛的厉害,想想肚中孩子便在屋内大喊救命,指望李焉帮助,李焉在堂外听闻这声,喜上眉梢,也不去看,屋内嚎哭之声李焉只作不见,慕容非见没人应,强忍着疼,翻滚下床,喊叫声、暴雨声,声声融入,慕容非无可奈何,要自己强来,爬出屋门找取应用之物,连喊李焉,李焉默然不应,慕容非身心疲惫,抵住要喊声音,纂取力气找取剪刀、热水等必须之物,李焉就在旁边唱歌,看着暴雨又取剑跳舞,大声曰:

  暴雨倾盆兮闻声响,闪电横飞兮赏观光、有兴舞剑兮心发狂,今夜一过兮功成就。

  慕容非强忍着不听他唱,又着实他唱的大声,不由得不听,遂爬上床自己动手,呼喊声惹人发汗,不由得无心的人也为之动情,李焉在堂外唱歌完了,收剑回鞘,听闻屋内良久无声,静思之间,忽闻婴儿啼哭之音,李焉急忙进屋,见有两个婴儿,一男一女在床边,李焉看见两个着实可爱,呆了两三分,取被子裹了,一手一个,身披雨衣全部盖住,返身便走,慕容非在床上昏迷,听闻婴儿啼哭之声,强忍着醒来,见李焉全部抱了,心中大急,忍着起身,全了力气拉扯李焉曰:“先生无非是要取祥云剑,把我孩子留下,他日定将剑送去。”边说边哭,不时昏迷,李焉不觉动了怜悯之情,见慕容非昏迷数次,不好便走,又想起在巨城答应诸事,眉毛紧蹙,双眼犯离,一扯手狠下心来,急忙溜出门去。

  慕容非见不济事,忍了生产时期剧痛,冒雨追出,大声呼喊,救命之声响彻山林,走路时又跌倒,浑身泥泞苦不堪言,李焉尚未走远,听闻动静狠了下心,一味要走,未行多步,前方一个悬崖、旁边一条大江,李焉转路走过,正要使去,慕容非忽然来到,原来慕容非久在这里,知道近路,因此赶来,慕容非苦苦哀求,双手拉扯李焉衣角,手上的力总有使不完的劲儿,连声恳求曰:“先生放我母子,小关定有重谢,若小关身死,剑双怎肯干休,到时南国必乱,死伤人命无数,渴望先生权衡利弊,放我母子一条生路。”不等李焉回答,慕容非全力拉扯,李焉终究是文人,手无缚鸡实力,慕容非是习武的人,虽然现在无力,只是头脑不冷清,力气因此大,拉扯李焉在地,孩子也倒下,慕容非来抢孩子,李焉不肯干休又来抢夺,慕容非喊声不断,双腿犯怵,不由得一推,打的李焉起不得身,李焉不让,起身又夺,这一力气使的大,慕容非又心口疼,用手去捂,使手中一个男孩落下江中,婴儿哭声立止,慕容非全身立刻松了,起身便往江边去捞,只是水流的急,拉扯不住,转身再见李焉,怒从心起,一拳打去,终究是这时少力,李焉只是昏迷了两三分,不时又醒来,曰:“这是你的亲生骨肉,我只是先取来,你若拿剑来换我便还你,今折了一个,这般争夺这个也殁了,是你想看到的么。”慕容非听不得劝,踉跄而行,李焉追来气不过,与慕容非面对面争夺起来,慕容非实在忍不得痛,手一松,孩子被李焉取了,又一推,慕容非便一直滚下山去,雨下只剩李焉与其中一子,李焉呆了半响,口中咽了丝气,事已至此,想不得旁事,转身出林下山。

  旦日天放大晴,道路忽然好行,李焉走大道回灵山,沿途顺利,先与白禄约定,到达时候门使引进,白禄早听有婴儿啼哭之声,先见李焉,施礼罢,叙说经过,却见白禄怀抱婴儿,摇在手上,自己说的话貌似一句也没听进去,李焉见不济事,呼喊几声,白禄方觉,曰:“济瑜何事。”李焉吃了一跳曰:“盟主莫非忘了。”白禄想了想,好在记得,只是见了孩子,什么心思都没了,孩子哭的紧,白禄喜欢的不行,哪有心思管?听着李焉说的心烦,搪塞曰:“济瑜干事辛苦,先喘气歇息再报未迟。”言毕回了,李焉心中不解,只得去了,白禄在府里抱孩子,崔园从旁进入,听了婴儿哭声取来看,你倒是说来也怪,那婴儿哭了半响,崔园来时抱在手上一见,哭声立止,崔园大喜,喜欢的不行,曰:“这是谁家的孩子。”白禄被这一问才想起来,曰:“先把孩子给我,有正事要办。”崔园曰:“有什么正事,你这好人拼杀得了天下,尚不知足,自家的事还未闹个明白,还有什么心思管别的。”白禄曰:“倒是想你生,你却生不出来,怪我么。”崔园曰:“我看这孩子倒似亲生的一般,不如留在这儿,我便真心待她。”白禄也想到这件事,看了孩子一把越发喜欢,只是崔园一说有了心思,想想李焉在外,要行此事也要知道前因后果。

  出门见李焉,李焉曰:“此子关系重大,盟主好心管着。”白禄曰:“适才高兴,正事却忘了,济瑜干事若何。”李焉曰:“事情出乎所料,济瑜从蒙山赶来,正要夺慕容非所生之子,教楚剑双拿剑来换,不想慕容非疯狂所致,所生两子,其中一个已然落水,想必死了,这个被我夺来,慕容非纠缠不休,落下山崖生死不明,今彼已知我计谋,林霜游荡在外,若寻到楚剑双必全盘托出,楚剑双若知,如何是好,必杀戮神州,盟主当早做准备。”白禄大惊曰:“慕容非所生两子,已死一子,慕容非又下落不明,皆你之故,楚剑双手中有祥云剑,怎么得了?你却办出这样的事来,累我甚矣。”李焉曰:“济瑜千里而来,正为此事,盟主早作打算,若迟一步灵山危矣。”白禄曰:“汝且退下,容我三思。”李焉正要退,白禄忽然喊曰:“这个孩子不可对外说明,我自有计。”李焉应承了,白禄回府,见了这个孩子心中早寻思着,崔园曰:“这是谁家的孩子,不如教与了盟主,必当重谢。”白禄曰:“你却是真心喜欢。”崔园呵呵几声笑曰:“以前也见过别家的,都不如我意,今日见了这个真以为是自己的呢,却才问你的话你倒想想。”白禄曰:“好却是好,容我三思,你在此好好照顾,务必真心而待。”崔园应承了。

  白禄出府,急寻辛仁、雷昆等心腹来商讨,当时辛仁、雷昆在龙德府,忽有内侍至,辛仁迎接,使臣曰:“盟主传话,有十万分紧急事,请龙德使、雷上卿速往。”几人听了,不知何事可当十万分紧急事情几字,连忙不休往盟主府来,不及叙礼不及就坐,白禄发火儿曰:“长洛以为李焉全才,做出这等事来,至我于水深火热之中,怎么是好。”辛仁不知何事,先问曰:“不知济瑜做出怎等事来。”白禄曰:“还要问,他没第一个告诉你。”辛仁不敢驳斥,站着无言,雷昆再问,白禄曰:“李焉杀了慕容非与其初生之子,留林霜在外游荡,今独自逃到这里,楚剑双是这件事不晓得,彼若知晓神州危矣,如之奈何。”辛仁惊慌失措,汗流遍体,不能回答,雷昆只问李焉为何人,白禄曰:“现在倒着急,当初长洛举荐,如今却做出这样的事来,有何话说。”辛仁曰:“此事必有差池,李焉手无缚鸡之力,慕容非先师圣人,我等尚不敌手,李焉如何能杀慕容非与其子。”白禄不得已,将蒙山会李焉前往,又返回欲夺慕容非所产骨肉,使楚剑双拿剑来换的事全部说了。

  众人失色无语,王图曰:“既然如此,楚剑双返回山林必然癫狂,不如封锁山中要道,从此时起不许人过,楚剑双若来必起争执,到时出师有名,后集神州军马,楚剑双纵有冲天本领,不足惧也。”白禄曰:“诸位之意如何。”辛仁曰:“别无他法,只能如此。”言毕,遂令山中封锁要道,又令塘河城主李赐、连城城主蓝让关闭二城,不许进出,山中封锁崤川,四条道路都有守把,凡各个交通尽皆封锁,辛仁曰:“楚剑双先从山林云海而来,沿途各城若不告知道,恐应付不得。”李昭旭曰:“此事不可教各州知晓,传扬出去事反不成。”白禄从之。

  辛仁回府与李焉相见,李焉如实答了,与白禄所说一样,只是未说慕容非所生两子,一子现在盟主处,辛仁曰:“事情闹到这等地步,灵山危险,神州必乱,先生有何计能解此危。”李焉曰:“济瑜所谋不想反复如此,今无他法,不如与人前往山林搜索,若能寻到慕容非使其无恙,可保无事。”辛仁无法,遂令杨琼前往,指望万一而为。白禄、崔园商量,要将此子据为己有,崔园曰:“你与长洛交厚,何不请来出个主意。”白禄曰:“此事不可与长洛知道,我自有道理。”崔园曰:“闲时你旁边都追随八十个人,如今事出了倒没个出主意的。”白禄就寻王图,王图曰:“此子既是刚刚初生,盟主欲夺却也不难,可先与医师商量,使崔夫人假孕,当着灵山重臣的面,要医师说出崔夫人有孕,后留黄通主事,盟主领崔夫人前往靖西修养,等十月得过再领此子归来,神不知鬼不觉。”

  白禄大喜,重赏王图,当时归府与崔园出主意,崔园曰:“倒是个好主意,只是这出主意的与那李焉要好生关照,若走了消息如何使得。”白禄曰:“我自有主意,这个事便定了,你休要后悔。”崔园曰:“这是什么话,这个孩子我喜欢的不得了,如何后悔,只是你也真心喜欢便好。”二人商量好,呆了几时,崔园佯作昏厥,白禄救起,传医房韩瑛医师,这个韩瑛老实,早被白禄嘱咐了,把了半响,佯作喜曰:“夫人有喜,身体并无大碍。”当时田凡、范逸等重臣都在,听闻韩瑛所言都来贺喜,白禄曰:“这是大喜事,我要摆宴作贺。”言毕使人张罗传令,但见:

  鼓声连绵,乐曲不断,大厅里有百十张桌,堂内有千百来人。红花地毯,美食香酒,所到之人各个欢天喜地。拜贺祝词无时不有,好一个假孕的宴会,道似一场初婚的盛礼,惹得天下人都知道。

  宴会罢了,白禄又请李焉、王图、韩瑛前往北山庙宇,至偏僻处,侍婢、使臣都没了,白禄请三人豪饮,三人只当是白禄好意,因此无所顾忌,吃的饱喝的好,只有李焉在旁不吃不喝,白禄曰:“济瑜何故推辞。”李焉曰:“尚未与盟主做件功德,如此相待,济瑜惭愧。”白禄曰:“济瑜不必如此,饮此良酒便是对我的恩德报答过了。”李焉一饮而尽,良久,旁边王图、韩瑛死了,白禄曰:“饮此鸩酒便是要济瑜报答的。”李焉心知必死无疑,仰天叹曰:“人生不识良主,我之过也。”又曰:“济瑜死不足惜,但有个心愿,望盟主成全,济瑜死无恨矣,济瑜死后可将济瑜炼化,将骨灰安葬在巨城蝴蝶山,若盟主不从,济瑜死也不瞑目,寻盟主索命。”言毕而亡,有诗曰:

  残生笑苦寻恩诏,岂知绝迹醉当歌。老崖山上空自闷,空雷雨中剑舞留。寄身沧海鸿笑生,一束华发几度何。半盏杯酒不慎喝,从此怨骨随风波。

  白禄了此心事,管不得李焉,将几人就地埋了,回盟主府,良久辛仁至,曰:“济瑜现在何处。”白禄曰:“那是个会说大话的人,长洛却如此偏袒,真是看走了眼。”辛仁曰:“人孰有过,世事难料,因一番事断一人,斯为过也。”白禄曰:“找济瑜何事。”辛仁曰:“今虽关闭二城,封锁崤川,免不得楚剑双杀来,只请济瑜出个主意。”白禄心中厌恶,踱步不说,辛仁再问,白禄曰:“他自有两条腿,去什么地方我如何晓得。”辛仁无话可说,自辞回了,使人寻找再找不着。

  当时辛义、刘萍前往连城玩耍,方才回来,见辛仁曰:“这是怎么回事,我自返回,城出不来,山进不去,都说封锁了,是谁出的鸟主意,想回家都难,哥哥却在这里快活,出了什么事也不告诉我,什么道理。”辛仁曰:“既不放你出去,又进不得山,你是如何到这里来的。”辛义曰:“那几个鸟人如何是我对手,打了一下城主出来了,好在来了个认得我的,说什么盟主有令城不许开,我便打他,因此出来,进山也是这样,哥哥你倒说有什么大事这样紧张,是不是要打仗了。”辛仁曰:“话倒不少,要打你又打不过人家。”辛义曰:“是什么人我打不过,你说出来我去与他打,管教他求饶。”辛仁曰:“巨城外与你打的那个,你去与他打,我看他是怎么求饶的。”辛义听了嘟囔个嘴,也不回答,良久曰:“那是个厉害的家伙,我不与他打,你给我换个人,我去打。”辛仁曰:“也有你怕的。”辛义曰:“哥哥记着,那人来了快告诉我,我去躲躲。”辛仁应承了,自言自语曰:“如今惹出了个辛义都怕的人物,如何是好。”言毕不禁唉然默叹。

  正是:聪明一世反遭算,莽汉也有惧怕人。不知楚剑双返回山林做何事情,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