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李济瑜山林画图 丁别远蒙山聚会
陈叔第2017-06-15 19:046,654

  却说丁裴字别远,蒙山上阳人,少随吴夕为从事员,从事员者与史官相同,平生喜爱怪石奇铁,曾与柳寒、凝安铸祥云剑,后来辞官回乡,与楚剑双交厚,今至冲远望友,听闻楚剑双在山林云海,因此来见,剑双曰:“别远因何认识此人。”丁裴曰:“故友张煜在武进门下做从事,因此听说,此人名唤李焉,由刘度举荐追随白禄,不知因何在这里。”楚剑双将李焉所言告诉了,丁裴不疑,李焉心中暗喜,剑双曰:“别远闲暇无事,在这里小住如何。”丁裴从之,五日一过,李焉病即痊愈,与丁裴、楚剑双共议笑事,但见慕容非在一旁端坐观赏,林霜吹箫、林雪弹琴、楚剑双舞剑、李焉唱词、丁裴书序曰:

  ‘少时玩恭,疏遇不起,与山南三杰共有趣事,少长成,游遍三江无以为乐,四尊祸霍,称制鹰扬,天下何其之乱,由治而衰也。当世时,英雄窃发,天下用武之地众,与群雄共举义事。不过三载,平定天下,安抚百姓,何其义气之盛。分封平赏,不为富贵所动,急流勇退,愿与百姓亲人同,共享平凡之乐,厮为生中之幸也。今天下草治,不敢不有怀而发,当歌词以庆祝之,享以盛世。看草木生长,赏落花在地。风拂吹过,杨柳为之漂浮,竹木为之摇摆,听清爽之乐,观美妙之子,平生之愿足显矣。’

  李焉唱词曰:

  ‘今观诗画书与共,冬日凋零共参同。燕飞南方东流水,蛙藏龙引人窝冬。三江不流何贯海,日暮趋行与昨同。千年百载独不变,人间朝事换几重。伯公已殁豺豹起,方见英雄起山东。民心所向平乱世,三载夕阳血染红。不为分封富贵动,愿效来丰与子融。嗟乎!不免人亦须发出,愿与杨柳随风逐。宝剑未出豪气引,笑声足抵万事重。今有美人并才子,与我同处心方足。’

  书毕交与慕容非看,非曰:“不想济瑜有此大才,此篇文章足以流传后世。”众闻大笑,李焉曰:“别远并序更妙,济瑜不过听闻性至耳。”丁裴曰:“不想济瑜如此豪情,写得一手好词,只是相见恨晚,此行无亏矣。”几人大笑,但见笑声中慕容非一个眼神扫视文章,又想起先前门柱上的三封信,字迹相差甚大,又想起丁裴所说李焉是白禄身边的红人,想起这个缘故,不由得心中疑惑,脑袋左右摆动,林雪照顾着,非曰:“端坐许久,腰背不支耳。”林霜曰:“我与妹妹先扶进堂。”当时慕容非身孕八月有余,着实不便,因此搀扶入堂,先教林雪取了前面三封信,林雪曰:“姐姐有何主意。”非曰:“这李焉不过是百姓人家,书不曾读得,如今却写得一首好词,又见文章字迹与先前门柱上的大不相同,不知是其有谋还是我想多了。”林霜曰:“姐姐疑惑的是,只是哥哥是重情义的人,李焉又有恩于我,若直与哥哥说了恐怕不好。”非曰:“此也是我所忧,若李焉果真是白禄的细作,我等皆处于危险之中,如何是好。”林霜曰:“姐姐放心,此事只在子荷身上,每日盯着那李焉便是,若有嫌疑人来,定逃不过子荷眼睛。”

  慕容非说了声谢,林霜出门伺候去了,当时李焉、丁裴斗画,丁裴画竹林,绿玉匆匆是幅好作品,又见李焉画天上一对小燕,栩栩如生如生活般,林霜不由得想起慕容非这句话来,这个李焉真不像是普通人,与楚剑双评论,剑双曰:“不怪剑双偏私,别远所画实在比不得这对儿小燕。”丁裴曰:“甘拜下风。”剑双曰:“若能使济瑜与众兄弟相见,真是一件幸事。”丁裴曰:“有何不可,靖西兄弟时常团聚,只是南北分界,路途遥远,又怕南国查了来不得此。”剑双曰:“此有何难,就如我等前往靖西如何。”丁裴曰:“万里之遥,只怕小关受不得颠簸。”楚剑双无言,丁裴说李焉曰:“济瑜之意如何。”李焉曰:“此亦心中所愿。”

  三人抚掌大笑,林霜暗查李焉神色,心中有感,时隔七八日,林霜跟随李焉无事发生,李焉只在山林中画图,不知用处,林霜按捺不住,一夜间前往李焉住舍窃取图纸,回房灯下查看,见所画图纸是山林云海详图,各个路口、可登山崖通往何方,一一注明,只是尚未全成,不禁寻思曰:‘画这个图做什么用。’当时还了回去,连日跟踪全无结果,林霜心中烦闷,将此事告诉慕容非,非曰:“闲来无事聊作消遣,也不是解不得,你再跟下去,若画成后自己保管便是好人,若偷摸潜逃交给什么人便是奸贼。”林霜从之,过了几日,那半夜三更,林霜起身观察,不见有李焉,灯下尚有残明,追出堂外顺道南下,月下果见李焉鬼鬼祟祟,林霜不敢走近,远处观察,至林口忽见一人,李焉把图纸交付了,在耳边嘀咕一阵然后分开。

  林霜不敢怠慢,急告慕容非,慕容非大惊失色曰:“原来贼已到旁边,如何是好。”林霜曰:“是子荷亲眼所见,哥哥想必认可,不如与哥哥实话说了。”非曰:“不可,剑双是心思醇厚的人,他交的朋友推心置腹,与亲兄弟之礼相待,自出道以来无一奸贼,如今出了这样的事,告诉剑双他必接受不了。”林霜曰:“却此,如之奈何。”非曰:“不如明日招李焉来问话,你却将剑双拽至门口教他听听。”林霜从之,旦日林雪寻李焉曰:“先生,我姐姐叫先生有话说。”李焉见林雪无好脸色,话中也无敬意,心自想着,见慕容非端坐,答礼曰:“不知先师教济瑜来有何话说。”慕容非见旁边有身影,知楚剑双在了,起身曰:“先生才思敏捷,又善诗画,不知师从何人。”李焉曰:“济瑜不才,少读《文》、《易》,③⑤无师自通,至于画作,但有笔手而已,信手画来,有何不可。”非曰:“听闻先生所画山林草图,不知现在何处,敢烦拿来,小关愿意欣赏。”

  ‖③⑤文易-注:申康,字健如,平州眉阳人,共父的弟子之一,和盘岛本土派的代表人物,当时和盘岛正在进行浩浩荡荡的大规模建设中,和盘岛本土的人不管是有点能力的还是有点知识的,都想追随共父一展自己,申康这个人是社会最底层的了,也很想跟随共父,但是家人、邻居都笑话他,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缺少引路人,申康找不到共父,所以干脆自学成才,后来干出点名声,共父主动找到申康,申康也很谦虚,终于得偿所愿,后来写了《文》这本书,主要是阐述人应该有的理性,内容主要是写在拜师共父前,后来又写了《易》这本书,主要是阐述人应该有的德行,内容主要是写在拜师共父后,这两本书传到后世基本上成为读书人必读的两本书。‖

  李焉听了,心自凉了一截,急寻对策,转过头来,不禁失声笑曰:“原来是为这个缘故,罢,罢,罢,先师所问,济瑜不敢不答,草图确实所画,已送同城友人。”非曰:“不知这个友人姓甚名谁。”李焉曰:“石贯人魏雅,字高君,现在李曦门下做参谋。”非曰:“倒是有这么个人,不知济瑜送画与彼,却是为何。”李焉曰:“故友多年,推心置腹耳。”非曰:“既是同城故友,却为何三更半夜交送,李曦的参谋又为何巧到与济瑜同一时辰在山林口相见。”李焉曰:“济瑜被白盟主下狱,高君听闻东奔西走,送金赠银,以赂盟主左右为济瑜说话,济瑜曾对高君说,若有朝一日济瑜人间失踪,必在山林云海之中,有楚剑双夫妇所救,现果然之,高君前来打听已非一朝之事,只是先师不知这个缘故,事本光明正大,只是济瑜若白日下山必遭先师疑惑,因此晚上行动。”非曰:“小关所见先前三封救急书信与先生所写诗词笔记大不一样,不知为何。”李焉曰:“济瑜走遍四方,能写八种四十六笔书法,以假乱真无人可辨。”慕容非无话可答,心中甚疑,呆住不言,李焉曰:“先师疑惑的对、疑惑的是,济瑜多情之人,现在才知,却先告辞。”

  众人亲眼所见李焉回屋,旦日清晨,林霜早起,见没了李焉,左右不见人影,回堂见桌上压信一封,方知李焉已不辞而别,急将信与了慕容非,慕容非无话可说,剑双曰:“若是白禄的细作,却为何不辞而别,小关疑虑错了。”非曰:“可追回济瑜,我自谢罪。”剑双曰:“难得有此心意,我便就去,势必追回济瑜。”李焉趁夜而回,未行的远,只在山林口等,见楚剑双追来,佯作失落情色对天长叹,楚剑双三拜曰:“济瑜因何远行。”李焉曰:“济瑜已是要远遁之人,何如此相逼耶。”剑双曰:“非也,错怪先生是我夫妻之过,特请先生回,再不疑惑。”李焉曰:“人世冷暖虚华其表,致使济瑜心灰意冷,恩兄不必来劝,济瑜现未远行者,只因这片山林深为有情,欣赏半日再走,恩兄自回便是。”恰逢二林、慕容非至,四人共劝,李焉曰:“济瑜本意与恩兄参蒙山会,诗词歌赋以传当世,结英雄豪杰以慰平生,如今才知此心真乃单纯幼稚也,人情世故有心不足矣,济瑜今日真知,先师不必再劝,自回请便,济瑜当远行他土,不在踏此一步。”剑双曰:“吾与济瑜不敢不披肝沥胆,济瑜此说,是要我责怪献此间隙之言的人么。”

  李焉听闻方与众人同回,当日安排好宴,共说心事,李焉曰:“恩兄忧虑过矣,白禄要取祥云剑实在是失了计较,若要强来从此失去天下民心,何况凭借灵山之力如何能是恩兄的对手,若来讲理,只怕来个三五百人也不是先师对手,先师席间辩论七人,使人万分敬服,堪称当世豪杰,此事济瑜心中甚服。”剑双曰:“济瑜至此,再无人报信,不知他用何计来对付我。”李焉曰:“那白禄是个一心到底的人,若不成功势必再来,何况心思毒辣,所发之计还未可知。”剑双曰:“既与济瑜相交,剑双有心腹事说,彼若强来吾自不怕,只是苦了小关,如此身体动弹不得。”李焉曰:“若恩兄信任,济瑜当走巨城一回,冲远之地与济瑜交往者不少,使人打听,不为不可。”

  楚剑双从之,李焉轻装简行前往东铭府见白禄,白禄曰:“若非先生巧言,此计又徒功矣。”李焉曰:“今丁裴组织蒙山会,楚剑双必去,盟主可率众臣返回以安楚剑双之心,到时剩下慕容非一人才好下手。”白禄曰:“若楚剑双携祥云剑前往,又当如何。”李焉曰:“慕容非生产将至,所生之子必无人照顾,到时济瑜窃婴,楚剑双安有不束手就擒之理。”白禄喜上眉梢,连连称赞,就令群臣准备归事,李焉再回安逸堂告知,剑双曰:“因何匆忙。”李焉曰:“南国十州皆有内乱,互相征伐、暗斗不迭,黄通告急因此返回。”丁裴再至,二人接入,裴曰:“连日奔走使我疲惫不堪。”剑双曰:“你倒是着急的很,忘了有这么个事。”言毕说慕容非的大肚子,丁裴曰:“哎呀,走的急却忘了这事,如今约定好了,你又不去,如何是好。”楚剑双犹豫不决,非曰:“事却恰巧,白禄已回灵山,这里安心,你只管去,我与子荷、子柔在,一定无事。”楚剑双犹豫不决,李焉曰:“难得别远有心,南北奔走,如若不去是失了计较,恩兄若放不下心,济瑜也留在此,如若出事愿纳下这颗头来。”丁裴曰:“组织了许多好友都是为你二人,若这般为难,吾自去辞了便是。”非曰:“如此岂不扫兴。”楚剑双按捺不住,暂且答应。

  且说蒙山有五个兄弟,都不是亲生的,你道因何结成的兄弟?其中有个缘故,兰果后期蒙山、川门地界,有个倒卖儿童的贩子化成富商,对外说府上不能生养,要收孩子做儿子,邻里街坊传说,都有心思卖,价钱也好,这假富商收了五个便卖五个,有一日收了四个,凑了个双姓名唤仲孙的,仲孙时年五岁,好闹胆大,砸了门子烧了屋子,庄院里的大汉捉他不得,又趁夜潜入关人的地儿放了四个儿童,因此结成良伴,在蒙山里都取了个双姓的名,老大仲孙、老二闾丘,后钟离、乐正、亓官,这五个兄弟在山中拜师学艺,长成后做善事,因此人们都称蒙山五侠士。

  当日宴请了许多吴夕旧部,丁裴逐一引见,各问姓名,施礼毕坐于客位,众人先闻李焉之才,有心讨教,原宾州主管黄服,字惠朋,有心难之,曰:“吾等在座兄弟追随吴盟主以来,少有辉煌,边防大位独居一方,今落得山野草民府库无粮、衣食成优,与先前比较有殊壤之别,世人只知我等疏懒成性,而我等又以君子自居,笑之世人,不知济瑜对我等有何见解,愿闻听教。”李焉曰:“惠朋所言非也,山林之徒笑于民,市民之人笑与彼,皆顺自然之理,假使以此为题辩论殊分,真乃是庸人自扰,人之天性自分三九之流,三笑之于九、九笑之于三毫无道理,但问心无愧足矣,何用观察他人所言。”丁裴曰:“惠朋有心难之,当读诗书方可。”众人大笑,几十人端坐蒙山畅谈山水,评论时事、指点诗书,好一派热闹景象,但见:

  绿山翠水,高杨壮柳。波荡起伏,摇摆观赏。树枝有莺雀叫嚷,水底有游鱼围绕。听北方波涛汹涌之声,赏南江顺流直下之景。北国之风蒙山为最,山中不时有烟雾缭绕,天空偶尔有鹰雁叫嚣。几十个高矮大汉并作于凳旁椅上。谈论之声有回旋余地。阔论之音有小童听旁。好一个蒙山会,热闹非常。

  靖西商人郦休曰:“吾与君等当年青春年少,同受伯公恩惠,天下清平共如一家,不想伯公年至先丧,天下盗贼先后而起,吾等与吴盟主共举义事,先战山东后霸灵山,如今不觉须发尽出,好友又此相聚,时光飞逝,岁月无常矣,众兄弟当年皆有才智,独当一面,镇守一方,落今如此下场,不知是幸是悲。”众人听到郦休讲到酸处,都感叹的紧,仲孙又说楚剑双曰:“说起这个事我倒忘了,剑双来此,小关在何处。”丁裴曰:“这个却是我的错,只想朋友聚会,忘了小关身孕九月,受不得颠簸,因此剑双独来。”仲孙曰:“你倒会说,这个真是你的错,剑双明日早归为好。”楚剑双不从,好友陈釜曰:“蒙山五侠仲孙为大,今在蒙山,剑双岂有不听之理,早早归家为好。”众人都劝,楚剑双把二林的事说了仲孙方休,当时又有好友薛灏,唱词楚剑双不该杀吴夕曰:“堂王不听豪臣语,致使国家一旦休。”③⑥闾丘曰:“修义之事却怪天书缘故,端的不怪剑双,绍之何出此言。”薛灏曰:“今被白禄驱逐,不能建功立业,吾常天叹,心实不甘。”好友稽顺曰:“绍之若想建功,何不追随李节。”薛灏曰:“祖先家乡皆在南国,在此怎好建功。”

  ‖③⑥堂王豪臣-注:郑容王周端,字宗正,第二次十八王期郑国第一位君王,周端有两个儿子,长子周理,字公扬,次子周豫,字仲悦,周端晚年并没有废长立幼,而是立周理为君,但同时又封周豫为堂王,封地在堂州(今庆丰、如丰一带),周理继位后开始骄奢淫逸,国家出现起义军,打的旗号就是周理干的坏事太多,应该下台,与此同时周豫开始起兵,并且声势浩大,很快推翻了周理,周豫很想诛杀周理自立为君,周豫有个臣子叫公西候,字百川,号豪臣,劝周豫说:“周理不遵祖训,把国家搞的乌烟瘴气,您顺应时势推翻了他,这是被人民赞颂的,但如果杀了他,别人就会说您是乱臣,现在最好的办法是软禁周理,然后和国内的起义军商量,这样人民才会歌颂您啊。”周豫不听,后来起义军继续起义,打的旗号就是周豫弑君,周豫也很快被推翻。‖

  众人默然,丁裴曰:“听闻白禄要取祥云剑,不知真实否。”众人都问楚剑双,楚剑双不得已把事说了,稽顺曰:“这却不是个好人主,毒辣的事他都做,某见南国不过数年必乱。”仲孙曰:“这祥云剑干系重大,不与他是对的,若落到这般人物手里,不知会出什么事来。”剑双曰:“弟便想到这里,因此剑都随身带着。”李焉曰:“既在身上,请来一舞。”众人尽皆应喝,丁裴曰:“济瑜琴棋诗画样样行,此情此景不可不做,敢烦动笔。”李焉坳不过,先作诗词后来画画,其诗曰:

  和盘之书阔四海,百地才俊齐一堂。忆昔少时破宇荒,蓝黄彩旗映日轮。今与柔风相对盏,剑毫不起笑苍天。英雄豪杰欢聚处,敢叫皇天翻为复。

  唱罢众人喝彩,李焉又作画,完毕但见:

  山水山林之间,有鸦雀安然,有展翅鹏飞之意。小桥流水之下有鲤鱼游越,似潜水动嘴之感。中间木桥搭讪,通向人家之路,上放一轮落月,昼夜重启之间。

  丁裴曰:“如此佳作,别远却不可为,众兄弟可有能比之者。”众人皆服,却说楚剑双在旁舞剑,见一对儿身影从旁疾驰而过,将手中剑一把夺了在旁边玩耍,你道那人是谁?正是五通山江嵊、荀封两个,当时无聊下山消遣,听见蒙山笑语欢声,因此来过,楚剑双见过二人,大笑曰:“师傅来晚了矣。”江嵊曰:“都怪仲孙那个矮子,有这般好事也不早叫我,害我来晚了,去怪他。”却说五通山江嵊、荀封两个年四十八岁,常好玩闹,心如孩童,五通山衰败,二人常年在山,有好友聚会自然赶来,江嵊玩耍良久将祥云剑交付了,好友孟羡有感曰:

  童当行天,冠而当事。而立则醉,不惑则安。天命茶思,花古月熄。当如江嵊,对唱绝般。心思天下,诛心便论。笑居山林,才更传唱。有谁真伪,时人更知。只论英雄,无往今来。

  江嵊曰:“唱的什么鬼东西,我听不懂,你给我说说,花古月熄,当如江嵊是什么意思。”众皆大笑,沉醉其中,不觉七八时辰过了,日暮趋行,李焉辞曰:“不胜酒力矣。”小童各安排住处去了,当夜无事不提,却说李焉夜晚寻思曰:‘盗取祥云剑甚为不便,楚剑双身手敏捷的人,发现这事定来追赶,若被追上是前功尽弃,不如算计日子返回山林,挟持慕容非为上,慕容非虽是先师,武艺高强,但要生孩子,必定无力。’当时寻思妥当,计算着日子就要回山林云海。

  有分教,正是这个决定,致使李济瑜命丧九泉,身首异处,天降双子星,使此书有后,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