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 其实,并不坚强。
漫雪失忆2016-11-23 08:315,624

  她叫沈若溪,武术世家出生。沈若溪从小习武,从小学到大学,几乎没一个人男生敢招惹这个鬼精灵,因为一旦惹她的人,下场都会很惨。

  此时的沈若溪明天就要面试一档电台节目,正在准备资料,在房间里自言自语的练习着:“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代班DJ,沈若溪。大家是不是很好奇我长什么样儿?嘻嘻,我有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地生在我美丽清纯、文静典雅的绝色娇靥上,活脱脱一个国色天香的绝代美人,我自称自己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你们信吗?”

  “鬼才相信。”这个坐在沈若溪床边一边玩手机,一边奚落她的女生,就是沈若溪的闺蜜李佳豫。她也是难得美人胚子,就凭她那窈窕的身材和一头黑黝黝的直发,再加上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回眸估计会迷倒众多男性,可她偏偏看上了沈若溪的哥哥沈云霄。沈云霄,性格冷酷,不爱讲话,可最疼爱他的妹妹沈若溪,这一点,也经常让李佳豫吃醋。

  其实,沈云霄是沈靖和妻子在孤儿院领养回来的孩子,他一直被蒙在鼓里,当时沈靖不愿妻子冒着危险生孩子,便去孤儿院领养了沈云霄,骗过了所有长老们的法眼,都以为他是沈靖妻子十月怀生下的孩子。

  可沈靖是武馆的第12代单传,后来,她偏偏执意要为沈家留下后代,冒着生命危险生下了沈若溪,幸运的是沈若溪没遗传到母亲的血型。

  而沈若溪的性格天生就很叛逆,她沈若溪想办到的事情,谁也不能阻拦,所以,她不喜欢习武,不想他们把她男孩子养,她必须留着一头的长发,穿美美的裙子,她才不要当什么武馆的接班人。沈靖将从以前的武馆,延伸到了现在的武术培训学校,他也算是积攒了上亿的资产。

  可这种武术的传承,不能交于女子,沈靖一直想将武馆交给沈若溪,因为沈若溪是个练武的奇才,就因为这个大事儿,他们家的家族会议已经开了无数次,他们沈家从无女子当掌门的先例,长老们都快要被沈靖气的入土了。也幸好有个哥哥,不然,估计她会被拉去滥竽充数,当个什么女掌门之类的。  

  “若溪,你快看朋友圈,被谁刷爆了。”正在沈若溪津津有味地练习时,突然李佳豫失控地大叫起来,惊慌失措地指着手机,沈若溪探头探脑地走过去,真是看不惯李佳豫那夸张的表情,很不屑地抢过她手里的手机,还不忘奚落:“李佳豫,你就是处女座的女神经。”

  “我的天,你快看,我们高中的微信群里,也已经闹翻了天。”李佳豫似乎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站在她旁边火急火燎的一直摆弄着沈若溪手里的手机。

  “同学们,还记得我们高中那个帅气的交换生姜成勋吗?他现在可火了。”

  “姜成勋啊?沈若曦可能很熟悉。哈哈。”

  “呀,那个中韩混血儿啊。”

  “臭屁,有什么好火的。”

  “你们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吗?”

  “什么身份?”

  “他是韩国电子产品顶端品牌锦城集团的二公子,因为代言自己家的产品,现在可是韩国的当红明星,据说主演了一部韩剧,就火遍了全球。”

  “有多火,有李敏镐火吗?有金秀贤火吗?”

  “什么电视剧谁看过?谁在群里造谣,就T谁出去。”

  ……

  沈若溪可没关注他们聊了什么,只是望着“姜成勋”这三个字,就已经发抖。

  “若溪,你抖什么抖啊。”李佳豫很不悦地撇了沈若溪一眼说:“瞧你那熊样,只要一提起姜成勋,你就傻眼了。”这个李佳豫好意思这样说沈若溪吗?刚刚是谁惊天地泣鬼神的乱叫?

  “10年了,谁还记得谁啊。”沈若溪在心里暗暗数着,从高中到现在,和他已经10年没联系没见面了,这10年里,沈若溪从未再谈过一次恋爱,这让沈靖更加以为她想当个女掌门之类的,可谁知,她就最喜欢摆弄什么化妆品,再次就是无止境的换工作,自己想要的可不是什么安定的生活,她想要的就是刺激,刺激她不想再去想关于10年前的一切。

  “你说一直让你计划去韩国找他问个清楚,可这10年里,你就按兵不动。现在到好了,他回来了。”李佳豫的语气足够惋惜:“别人回来那可是万众瞩目啊。”

  “谁稀罕什么万众瞩目啊。”沈若溪故作镇定地撩了撩自己的长发,便很不屑地将手机扔给李佳豫。

  “啊……我的手机。”随着手机扔出的抛物线,李佳豫眼神没能离开它抛出的弧度,最后惊险万分地接住手机,转身双手拽起拳头望着若无其事的拿起播音稿的沈若溪说:“沈若溪,我宰了你。”

  “李佳豫,那狗屁高中微信群,你也退了吧。”

  “我偏不退,我就在这儿实时播况。”

  李佳豫知道当年沈若溪妈妈去世,是沈若溪心里一个填不满的窟窿,更是沈若溪对姜成勋的满满憎恨和不满,妈妈去世之后,她沉沦了几年,谁也不知道当时她和姜成勋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自动屏蔽。”沈若溪曾无数次幻想自己再见到姜成勋会是什么样,也许,她不会再问起当年的那件事儿,可见到他,肯定就不是一巴掌能解决的事儿。

  微信群里,依然聊的火热。

  “听说,姜成勋这周末会在市中心有一场粉丝见面会。”

  “于老师说,姜成勋的助理联系到他,说是我们班的同学,有几张免费的进场卷,问你们谁去,赶快报名。”

  “沈若溪要去,必须留一个名额。”

  李佳豫为了报复沈若溪刚刚摔她手机的仇,在此信息发出之前,嘴角自动牵出一丝魅邪的笑容望着假装毫不动摇的沈若溪。

  “李佳豫,你又背着我干什么坏事?”沈若溪见李佳豫一个人看着手机一阵傻笑,就知道她一定又干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儿,便扔下播音稿,气冲冲地再次夺走沈若溪手里的手机,可接着看接下来的聊天记录,让她的眼泪骤然滑落。

  “啊,这是要旧情复燃吗?”

  “你开什么玩笑,听说,姜成勋在成名后就已经公开订婚了。”

  “那个女孩的背景可不一般,她爸爸也是韩国数一数二的首富。”

  “唉。这下我们班的女侠,有的哭了。”

  “估计这时候,沈若溪要抱头痛哭了。”

  “她啊,好像到现在也没交男朋友吧,上次同学会听说她还是一个人呢。”

  ******

  “你们到底有多八卦,姜成勋的事情关我屁事儿。”

  顷刻间,沈若溪的泪沾满了脸颊,泪水无法控制的倾泻,这些人无聊的八卦已经勾起了她心里的火焰,直接按住微信语音键朝着他们一阵怒吼,然后生气地将李佳豫从微信群里退出。

  “真生气啦?”李佳豫这么多年从未见过沈若溪如此哭过,她试探地轻轻地拉了拉沈若溪的衣角,不料沈若溪却内心崩溃地说着:“李佳豫,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他姜成勋就是个狗屁,他是杀人凶手。”

  沈若溪哭了,蹲在原地嚎啕大哭起来,过去的种种就这么侵袭着她,回忆越来越清晰。

  Rh阴性血型的血液,这是一种非常稀少的血液,可沈若溪的妈妈却偏偏是这种血型,那年她得了重病,在医院住了很久,后来因为一场手术,医院本有的库存血液已经输完,她还是处于昏迷,心肌缺血的状态。如果时光倒回10年前,她肯定不会求着姜成勋给她妈妈输血,不会将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他身上,这样,她妈妈也不会因此丧命。

  “沈若溪,你哭什么?”突然沈云霄出现了,沈若溪赶紧擦干眼泪,故作轻松地抬眸望着他说:“我刚刚太投入了,给我的听众朋友们,讲了一个感人的故事,就哭了。”

  “有那么投入吗?”沈云霄拍了拍那一身白衣,清澈的眸里闪出一丝温暖,看着沈若溪笑着说:“师兄弟们在外面练功,就听见你嚎啕大哭的声音。”

  “我作证,若溪她就是太过于投入了。”李佳豫一见沈云霄就被迷的昏头转向的,一脸的花痴样儿。

  “你这哭声,真是惊天动地啊。不就是一个面试嘛,别那么紧张,要不出来我们切磋切磋。”沈云霄似乎并未将李佳豫看在眼里,眼神里满满的就只有沈若溪。 

  “我一个女生练什么武呀,我就负责貌美如花就行。”在沈若溪的词典里,早已将练武两个字去除,小时候是被逼练武,现在长大了,她不愿意再接触,她就爱顺着长老们的“一介女流之辈,整能兴我武术之风。” 

  沈若溪也并非没有血性,她只是在小时候无意间偷听到了父母亲的谈话,知道沈云霄并非他们亲生孩子,沈靖一直想将沈若溪培养成武馆接班人,可沈若溪和哥哥的感情很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就步步为退,坚决不会接触武馆事宜。渐渐地她就故意刁蛮任性,故意懈怠练功,让沈靖对她失望,可那天生的资质却怎么也藏不住。

  “老沈什么时候回来?”正在沈云霄准备转身离开时,沈若溪突然想起,爸爸去上海签合同开武术培训学校的事情,好像是今天的飞机回来?

  “他说今天下午三点到武馆。”沈云霄一听就知道这个沈若溪又在盘算什么,笑着说:“你又有什么计划吗?”

  “现在几点?”沈若溪慌张地从包里掏出手机,一看已经下午2点了,她瞬间兴高采烈眉飞色舞的笑着说:“在他回来之前,我得先逃跑。”好像沈云霄的出现,让她从姜成勋的回忆里拉了出来。

  “你去哪儿?”

  “我和李佳豫准备去KTV欢唱一夜,明天再去面试,放松放松心情。 ”沈若溪傻笑,然后挤眉弄眼的示意着李佳豫,得到讯息的李佳豫赶紧打掩护说:“是的。是的。”其实,沈若溪是准备到夜店疯一晚上,这件事要是被沈靖和沈云霄知道,非被扒了皮不可。

  “哪家KTV?我晚上来找你们。”沈云霄一脸严肃。

  “好啊,好啊。”沈若溪知道这个花痴,肯定会经不住诱惑的,便走过去捂住她的嘴说:“哥,你在场的话,每次李佳豫就一直傻不拉几看着你,我一个人放松,一点气氛都没有。再说了,我这么年的武术都白练了吗?我不需要你保护我。”

  “好吧。”沈云霄低头默允了,总是拿这个鬼精灵没有办法。

  “哎呀,你放心,我可是女侠。”沈若溪假装豪迈的拍了拍沈云霄的肩说:“记得帮我给老沈打掩护,我今晚要玩通宵。”

  话音刚落,沈若溪顺手拿起背包,然后将播音稿装进包里,迅速地拉着花痴李佳豫往外走。沈若溪的家是典型的四合院,即合院建筑之一种,所谓合院,即是一个院子四面都建有房屋,四合房屋,中心为院。沈氏世世代代都住在这里,这四合院已经上百年的历史,现在估价可能上千万,他们家是复式的,是两个四合院合并的。

  “小师妹,你又逃哪里去?”在院里练功的师兄弟们,都是沈靖的关门弟子,将来是要分去管理各个武术培训学校的总教练,可谓是前途无量。一见沈若溪一副匆匆忙忙的神情,就知道她肯定在躲他爸爸,全都开始嘻嘻哈哈的调侃起来。

  “你们土不土,别叫我小师妹。”沈若溪眸里闪出一抹杀气,瞪着他们一群人说:“不好好练功,小心我在我爸面前打小报告。”

  “师傅说了,要我们严密监视你。”三师兄梁巍发话了,指着慌里慌张的沈若溪说:“看谁打小报告。”

  “梁巍。”沈若溪眼眸清冷气愤地指着梁巍说:“你要是敢告状,我要你好看。”

  “好了。别逗她了。”沈云霄走到梁巍面前,笑着看着气的嘟嘴的沈若溪说:“你再逗她,她等会儿就要翻脸了。”语闭,院子里传来的全是朗朗笑声。

  “谁翻脸啊?”这个沉稳却略带杀气的声音,让沈若溪不禁冷颤。

  沈靖不管什么场合都只是一身练武装束,右手提着一个微微有些泛黄的小皮箱,步履铿锵有力,满脸笑容的走进院里,可一进门就看见沈若溪背着背包,好似一副永不归宁的状态,便由喜转怒瞪着沈若溪说:“沈若溪,你这又准备去哪儿?”

  “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怎么?你失望了?”

  “老沈,我明天有面试,我准备找一个安静一点的地方,好好的背播音稿。”沈若溪一见沈靖恼怒,便凑到他身边撒娇,沈若溪一直学着她妈妈叫爸爸老沈,偏偏沈若溪长的又和她妈妈一摸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她牛脾气,一点也不像她妈妈温文尔雅,可这却是沈靖最不能招架的。

  “你怎么又换工作了?”沈靖一脸的不悦。

  “是啊。是啊。”沈若溪装傻充愣的点头示意。

  “我真是拿你没办法。”沈靖知道沈若溪不愿接管武馆,长老们也不愿将传承教于沈若溪,他也只能顺着沈若溪胡闹。沈靖自从她妈妈去世之后,就特别娇惯沈若溪。

  “老沈,看你容光焕发的,上海的合同谈的不错?”沈若溪继续诱导,以免中枪。

  “谈了,将会在上海开三家武术培训学校。”沈靖一提起武术馆的事情就精神百倍,他一高兴就连忙拉着沈云霄往大厅去,“云霄,你来。我有事儿跟你商量。”

  “对,必须好好商量。”沈若溪趁机拉着李佳豫往外走,一出大门,在一旁的李佳豫却吓的失魂落魄的说着,“我还以为你爸又要发飙?”

  “他发什么飚啊,他一心想让我传承沈家武术,可长老们不会同意的,他还不是没办法任由我胡闹。”沈若溪倒是一脸的轻松,因为爸爸的心思全都投入在武馆,现在估计也没什么心思管沈若溪。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李佳豫其实不想离开武馆,她就想待在那里,看着沈云霄就好。

  “去我们常去的那家店喝奶茶,我得再练习一下明天的播音稿。”

  “然后呢?”

  “疯呗。我听说新开了一家夜店,超劲爆。”沈若溪家里很传统,可她自从母亲去世之后,整个人就像脱胎换骨一样,以她的聪明才智,考上重点大学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可她最终只是考上了一个普通的二本学校。

  “沈若溪,你真是疯了。你说你这几年,不是夜店就是KTV唱通宵,要是被你爸知道,非宰了你。”李佳豫知道,沈若溪所有的改变,并不是真实的自己,她只是在隐藏着母亲去世带给自己的冲击力,当然,还有姜成勋的伤害。

  “不还有沈云霄吗?我要是被沈靖宰了,你不正好名正言顺当你的掌门夫人? ”沈若溪又开始给李佳豫灌迷魂汤了,本想阻止沈若溪继续疯狂的,可李佳豫却被沈若溪带进了沟里。

  “我可不陪你疯,少给我灌迷魂汤。”李佳豫说继续说着:“我今晚真有事儿,去不了。”

  “什么事儿?”沈若溪不依不饶。

  “说出来保证不笑?”李佳豫愣了愣,多番考虑还是忍不住一脸幸福地说了出来:“我在给你哥织围巾。”

  “我靠。李佳豫,你太土了。”沈若溪当场笑翻,连连表示远离这些人便接着说:“算了,还是我自己去玩儿吧,真是受不了你们这些情种。”

  沈若溪表面上好像对10年前发生的一切若无其事,可在她内心深处。有关妈妈去世,有关10年前的一切,都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深渊,其实,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