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 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
漫雪失忆2016-11-05 08:144,544

  姜成勋回国后,支开了经纪人,躲在房间里联系了泰宇。

  “泰宇,查到她的消息了吗? ”10年了,姜成勋和沈若溪的记忆历历在目,这10年里他为了妈妈的期望付出了太多,也因此失去了沈若溪。

  “查到了,她正在魅色夜店里泡着呢。”电话那头的泰宇说出这句话时,到是很轻松自然,可姜成勋却着急上火:“她怎么去夜店?”

  “我打听到,沈若溪这小妞,这几年就没消停过,自从你消失后,她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没考上自己如意的大学,整天就酒吧,夜店,KTV泡着。我敢保证,她现在肯定不是玉女了,一夜-情记录爆增。姜成勋,我就奇怪了,你有钱有势有女人的,干嘛还找这个沈若溪啊?”泰宇是姜成勋在中国的表哥,身份是记者,为了调查沈若溪的消息,他可是在姜成勋的身上捞了不少金。

  “你别管,定位给我。”姜成勋心焦火燎的将电话挂断,如今的他,只想见到沈若溪。过了两分钟,泰宇便将定位发给了姜成勋,随后也发了一个消息:“我听说那间夜店是新开的,不过,里面的人很复杂,别怪我没提醒你现在的身份。”

  姜成勋看到那条信息时,清澈的眸里忽闪出千丝万缕的担心,他打开房门,迅速的冲出酒店,完全已经将经纪人HK抛在脑后,可就在他出酒店时刚好和买夜宵回酒店的经纪人擦肩而过:“这人怎么觉着这么熟悉?不对,好像是成勋?这么晚了他哪里去?我的天,这小子要疯了。”

  姜成勋冲出酒店后,便开着自己那辆银灰色的保时捷跑车,一给油门,仿佛就可以迎着风驰骋在光年里,经纪人扑了个空,慌张的拿起手机打爆了姜成勋的电话,可最终还是以关机结束命运。10年了,姜成勋对沈若溪的思念一分不减,当年的青涩回忆,一直侵袭着他,眼泪却不知不觉的浸湿了眼眸,一想到30分钟之后,就能见到思念已久的沈若溪,此刻他的思绪万千。

  姜成勋赶到魅色时,怕被狗仔认出,戴上了随身的口罩,与其说是怕狗仔,其实更怕沈若溪。夜店里环境很嘈杂,音乐声很大,所有的人都在舞池中间疯狂的舞动,空气中弥漫着酒精以及荷尔蒙的味道。姜成勋穿着浅蓝色的毛衣,一件藏青色的韩版大衣,一出现在夜店门口,就已经引起了里面很多女孩的关注,他毫无防备的走进去,四处观望寻找着沈若溪。

  而此时的沈若溪却已经被一群混混给缠上,他们几个轮番上阵倒酒,说是只要沈若溪喝完这几瓶洋酒,就放她走。今天,这群人也就是运气好,碰见沈若溪因为有关姜成勋的事情心情极差,想要一醉解千愁,这才愿意陪他们玩游戏,不然的话,可能他们几个现在估计就只能躺着和沈若溪说话了。

  “现在已经几瓶了?”沈若溪手里端着一个空酒杯,朝着他们一群人豪迈的说着:“还有多少,统统都给本姑娘拿出来。”

  “这小妞挺能喝的呀。”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小子,朝着他们那个所谓的老大,满脸的络腮胡,大概40岁左右的男人的耳边一直窃窃私语着:“老大,今晚想要抱得美人归,可能得下猛药啊。”

  “嗯。就这么办。”那个男人点头示意。眼前这个男人,其实是酒吧的老板,从沈若溪一进门,就已经看上了她是今晚开业的头彩。

  这时那些小弟继续灌着沈若溪的酒,她似乎已经开始有些晕乎乎的了,翩翩倒倒的拿着那喝完的酒瓶洋洋得意地说着:“就这么点酒,也想灌醉本小姐。”在老大身边的那个尖嘴猴腮专出馊主意的小子,看着沈若溪冷笑了一番,便背对着沈若溪在新倒的几杯酒里下了猛药。

  “小妞,挺厉害的啊。”小子拿出那几杯下了猛药的酒放在桌上,然后递给沈若溪一杯挑衅地说:“还能继续吗?”

  “笑话,谁说不敢继续。”沈若溪分明已经醉意浓浓了,可还是接过他手里的酒一饮而尽,那群人看着她如此毫无戒备心的喝下那杯酒,露出了邪恶的笑容,示意着老大今晚有着落了。

  “沈若溪,你在干嘛?”姜成勋发现沈若溪的时候,她已经喝的酩酊大醉,绕过人群冲到她身边,一把夺过她手里那被下过药的酒一饮而尽,便冷漠的想要拉着沈若溪离开:“跟我走。”

  “你谁啊?”沈若溪喝醉了,迷迷糊糊的望着眼前这个身高180以上的男生,伸手想要摘掉他的口罩,却被姜成勋挡住。

  “小子,你谁啊?我大哥看上的女人,你都敢抢。”冲锋陷阵的一般下场都比较惨。那小子160的个子,还耀武扬威的指着姜成勋的鼻子骂,却不料他左手拽着沈若溪,右手轻轻一撇他的手指,就将那小子疼的蹲在地上嚎叫。

  “嘿,我沈若溪如今还要你这愣头小子保护,是不是有点丢脸啊?”沈若溪虽醉意浓浓,可思想暂时还未受猛药的控制,矫健的脱离了姜成勋的保护,冲到他面前,摇摇晃晃地指着那群人说:“知道你们起的是什么坏心肠,再不滚,小心姑奶奶今天要你们半残。”

  姜成勋虽戴着口罩,可看见眼前这朝思暮想的沈若溪,差点被别人占便宜还这么趾高气扬的,他的嘴角自动上扬45°,她还是那个她,一点也没变。

  “口气到挺大的,还不知道这地盘是谁的吧?看来,今天得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说着,那个所谓的老大露出了凶狠的表情,小弟们都从桌下掏出了棒球棒,一个个的朝着沈若溪和姜成勋逼近。

  “拿个木棒也学别人混社会?垃圾。我今天真应该替警察叔叔教训教训你们。”沈若溪的语气很轻蔑,她真是喝高了,以为就只有几个小喽喽,殊不知,整个夜店的音乐声也停止了,几乎所有人都从桌下掏出了棒球棒和刀。

  “教训什么?赶紧跑。”姜成勋机智的随手扔出他身边的几个椅子,趁乱拉着喝的满脸红晕的沈若溪往夜店外跑,那些人并未穷追不舍,也许是因为开业第一天,怕脏了他的地盘。可他们俩一出夜店,药性已经开始发作。

  沈若溪因为药性和酒精混杂,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她将姜成勋按在墙边,迅速地摘掉了他的口罩,双手就在他的胸膛游走,然后笑着说:“你怎么长的很像一个人?”

  整个城市的五彩霓虹,沈若溪哪还有心情欣赏这夜景。姜成勋低头看着她,她的脸颊越来越绯红,身子一直软软的在他身上磨蹭,呼吸也开始急促。

  “一群王八蛋,到底给她喝了什么?”深秋的夜,开始飘雨,有些冷,沈若溪画着美美的妆,一头长长的栗色大波浪头发,还穿着薄薄的衣衫,搭配着超短裙,能不让那些人起坏心肠吗?活脱脱的一个美人胚子。此时的姜成勋已经察觉到沈若溪可能被下了药,便推开沈若溪,一把抱起她,然后将她抱进副驾驶,正准备扣上安全带时,沈若溪却迅速地将他的脖子拽住,然后一个深吻陷进去。

  10年了,虽然是意乱情迷的吻,可沈若溪却感觉自己像是被触电般,那种感觉一点也不像是和陌生人激吻,那刻心心相印,心灵相通。

  此时的姜成勋还并没有受到药性的影响,迅速醒脑逃离了那个吻,可当他想要走去开车门时,就已经开始头昏脑胀,心跳加速,感觉整个人都快要沸腾。姜成勋也才意识到,当时自己意气风发的为沈若溪挡下的那杯酒,应该也是被下了药的。

  他没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他只好再次抱起沈若溪,准备先找个酒店住下,然后将沈若溪和自己分开。却不料,沈若溪被下药太猛,刚一打开房门,她就已经扑了上来。

  “该死。”姜成勋的意识还有些清醒,一把推开了沈若溪,正准备出去时,沈若溪从身后搂住他的腰,眼泪却在那一瞬间夺眶而出;“姜成勋,你这个大骗子。”

  沈若溪,并不知道自己抱着的这个人就是姜成勋,只是自己在药性发作下,将他误认为是姜成勋。她抱着他,哭的稀里哗啦的,沈若溪这10年来,每天都装作一副无所谓,昏天暗地的生活,可心里装着的那个人是她一直不愿承认的。此时的姜成勋也按耐不住自己对沈若溪的那份爱,转身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上,还挂着晶莹剔透的泪珠,便主动吻上了她甜甜软软的唇。

  火热而健壮的身体,就这么压了上来,沈若溪已经来不及思考,眼前这个人到底是谁,只是在药性的催化下将自己的第一次,阴差阳错的献给了自己曾经最爱也最恨的人。

  *****

  第二天清晨。

  清晨,万籁俱寂,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一丝丝金色的光亮从远方渐渐地移了过来,就这么慵懒的撒在沈若溪的身上,此时的她,习惯性的将被子盖住自己的脸,然后大声吼着:“老沈,你怎么又不帮我拉窗帘。”

  沈若溪和往常一样,静静地听着窗外师兄们的练武声和老沈走到窗边拉窗帘的声音,可等待了几分钟却始终一片寂静。

  她拉下被子,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陌生的环境,她紧张的坐了起来,才发现自己竟然赤-裸着身体,赶紧用被子将自己遮住,然后闭上眼睛心里暗暗悔恨,回想着昨晚的一切,可始终想不起来自己后来干嘛了?昨晚到底喝了多少酒,怎么会如此不堪?

  当她睁开眼睛,等待命运的裁决时,姜成勋也苏醒了,瞪着个大眼睛望着沈若溪,她突然大叫起来:“啊。”沈若溪还没看清楚眼前这个男人是谁,就赶紧用被子蒙住眼睛,一脚将他踢到床下:“滚。给我滚。”

  姜成勋摔在地上,却不紧不慢的将地上的衣服和裤子拾起穿上,回头看着沈若溪时,她还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可那滩鲜红的血迹,却如此刺眼。姜成勋嘴角微微抽动上扬,眸里闪出一丝满足,至少因为这个阴差阳错,他得到了证实。

  “你赶紧给我滚,从此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沈若溪躲在被子里不敢出来,甚至不愿意那个人看到自己的长相,更加不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此时的她无比悔恨自己犯下的错。

  “沈若溪,你真是一点也没变。”姜成勋充满磁性的声音,让沈若溪的心为之一振,她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缓缓的将被子撩开,只露出那对水汪汪的大眼睛,这时,她呆呆地望着眼前这个男人,白皙的皮肤,高高的鼻梁,再加上那深邃的眼眸正是她梦里所熟悉的样子。她使劲儿的摇晃着脑袋,再次定睛在他身上时,她很确定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姜成勋。

  那刻,她突然觉着命运真是弄人,再次躲在被子里,撕扯,愤怒,哭泣。这就是一场阴谋,是姜成勋的阴谋,一定是他故意设计的。沈若溪躲在被子里看着那一滩血迹,哭的撕心裂肺的,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人?为什么是他?为什么?

  “沈若溪,昨晚……”姜成勋听着她的抽泣声,本想解释昨晚发生的事情,可却被沈若溪打断说:“你出去,我要穿衣服。”

  姜成勋话没说完,只能乖乖的开门出去,等着沈若溪出现。他站在酒店房间门口,仿佛听到房间里传来的一阵阵沈若溪歇斯底里的哭泣声,一向都无所谓,一生傲气的沈若溪在此刻万念俱灰。

  本以为自己如果有生之年在遇见他,一定会狠狠地痛打他一顿,为什么要逃跑,为什么不告而别?可此刻如此尴尬的画面,她的喉咙仿佛塞满了棉花,一句话也说不出。

  沈若溪走进浴室,洗了很久的澡,似乎都去除不了他留在自己身上的脏,她心灰意冷的穿戴好后,从背包里掏出1000块现金,再掏出本子,写下这样的字样:“大家都是成年人,这是你的封口费。”然后,放在桌上镇定的去开门,可她眼神一直未停留在他身上,只是在开门的那一瞬间,冷漠地说着:“桌上有你的封口费,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

  姜成勋站在门口望了望房里桌上的“封口费”嘴角上扬弧度微微一笑,可眼神再次落在她离开的背影时,却感觉自己好像离她越来越远,他甚至不知道,他在沈若溪心里到底是什么位置。也许,对姜成勋来说,沈若溪好便是晴天。

  沈若溪对姜成勋的误会加深,傲气的她绝不会开口再问10年前的一切。她很逞强转身离开时,泪水依然夺眶而出,这次她很决绝,她发誓再也不要和这个人有任何的交集,可10年前的回忆就这么一直侵袭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