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7.直播秀风波四起。
漫雪失忆2016-11-25 00:222,915

  李佳豫因为担心沈若溪,便从自己家开着车来到武馆,一走进武馆就看见那一地的玻璃渣,还听见了沈若溪房里传来了呜央呜央的哭声。

  “沈若溪哭了?世界末日了吗?”李佳豫惊讶地望着心不在焉还在练功的梁巍说:“梁巍,你肯定知道。”

  李佳豫知道,沈若溪除了在她妈妈去世那天哭了一次,之后她再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也就昨天因为姜成勋的事哭了。看来,世界末日真的不远了,因为沈若溪说了,她哭的时候,也许就是世界末日了。

  梁巍示意她闭嘴,指了指沈靖的房间,李佳豫就知道这个沈若溪也就只有因为沈靖才会哭了,自动在嘴边做了一个封嘴的手势,然后掂手踮脚的走向沈若溪的房间。刚一敲门,就听见房间里传来一声怒吼:“滚。”

  “是我。若溪。”李佳豫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回应,还没能回过神来,沈若溪就顶着那哭红的双眼打开门毫无力气地说着:“你来干嘛?”然后,转身回到房间里,依然趴在床上,心情不悦,忍着眼泪不哭出声来。

  “沈若溪,你这是怎么了?”李佳豫将她捂着头的被子一把拽开,再将沈若溪连根拔起。沈若溪心灰意冷的表情,无力地坐在床边,惹得李佳豫大笑起来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失恋呢。”

  “李佳豫,你是来看戏的吧?看够了就走吧。”沈若溪转身纵身一跃,再一次趴在床上,一点也不像李佳豫所认识的那个沈若溪。

  “沈若溪,你看看你自己那样儿?”李佳豫一副很嫌弃的口气,她并不打算再去劝沈若溪,而是打开随身携带的包,闲定自若的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一边摆弄手机一边说:“你整个人就像被掏空了灵魂,只剩一副躯壳了。确切地说,你就是一副干尸。”李佳豫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心里很清楚,这件事一定很严重。

  “李佳豫,你趁着我还没发火,赶紧给我滚啊。”沈若溪一听李佳豫那指桑骂槐的声音就满血复活,愤怒地站起来,指着李佳豫大骂。

  “怎么?你的重症肌无力瞬间得治啊?”李佳豫白了一眼沈若溪,刚刚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现在骂起人来,力量爆棚啊。

  “李佳豫,你不躲在家里织围巾,跑我这里来嘚瑟,你有意思吗?”沈若溪走到李佳豫面前,使劲地拽着她往门外去,这时,李佳豫看着手机里的视频,突然大叫起来:“沈若溪,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

  “出去。”

  李佳豫结果还是被沈若溪给炮轰了出去,她望着手机里的那个视频,惊叹不已。

  “沈若溪,你没去面试?结果跑去砸了姜成勋的场子?”

  “我的天,你这家伙居然让这个节目的点击率飙升啊。”

  “等等,标题居然是姜成勋扑所迷离的初恋情人?”

  “沈若溪,你会不会被人肉搜索啊?姜成勋现在可是红透半边天。”

  李佳豫在门外的声音,如雷贯耳的传进了沈若溪的耳朵里,她趁李佳豫不注意将门打开,然后又抢了她手里的手机之后,赶紧将门关上。

  “沈若溪,你是土匪吗?”

  “沈若溪,你开门。”

  李佳豫使劲地敲着沈若溪房间的窗户,声音极具穿透力,可沈若溪看着手机里那段视频,真觉得很过瘾,自己气愤地给姜成勋的那一巴掌,她突然觉得很解恨。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又被她抛在了九霄云外。

  沈若溪将窗户打开,将手机递给李佳豫,脸上写着大大的满足感,看着李佳豫笑着说:“还给你。你走吧。”然后再将窗户关上,将窗帘布拉上,李佳豫站在窗外气地直跺脚,朝着房间里的沈若溪一阵怒吼:“沈若溪,你这个过河拆桥的家伙,你下次求我,我也不会来了。”

  李佳豫真是吃力不讨好,跑来受了一肚子的气,气愤地转身走出武馆,一边走,还一边咒骂那个没良心的沈若溪,而房间里的沈若溪却兴奋的不能自已。

  ****

  姜成勋和HK从电视台回到酒店时,在总统套房里,HK也一直不安的走来走去,直到手机铃声响起,从包里掏出手机一看,是董事长夫人的电话,HK的心为之一振,仿佛整个人已经摔下了深渊。

  这时的姜成勋坐在沙发上,一直摆弄着手里的红酒杯,看着HK拿着手机那焦躁不安的表情,嘴角自动上扬弧度笑着说:“你倒是接电话啊。”

  “董事长夫人的电话,她这么快就知道消息了?”HK将手机扔给姜成勋,手微微发抖:“你自己闯的祸,你自己解释吧。”

  “你这是有多害怕?”姜成勋接过手机,将红酒放在桌上,随手一划开手机,就听见她妈妈电话那头传来的嘶吼声:“HK,我让你盯好他,这次回国才多久?他就给我闹这么一出。节目里的出现的那个女孩是谁?……”

  姜成勋将电话放在桌上,按下扩音健,等到她噼里啪啦的说完后,他才淡淡地回应了一句:“董事长夫人,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就挂了。”

  “成勋?”女人一听是姜成勋的声音,语气突然很温和。

  “嗯。挂了。”姜成勋不假思索的将电话挂断,来中国1个月了,他似乎从未亲自打过电话给她,也一点也不想她,一心只想摆脱她。

  “你这种态度,回到韩国,她会不会对我用刑?”电话一通,HK紧张地提到了嗓子眼儿。

  “你放心。有我在,她伤不了你。”姜成勋轻松自然地端起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

  “脱离你,我就会被软禁。”HK真是无法想象,回到韩国会面临怎样的精神折磨,随手拿起手机,赶紧上网查看有关今天的一切消息。

  “怎么说的好像你是我的后宫嫔妃一样。”姜成勋咧嘴一笑。

  “懒得跟你贫嘴。”HK神情慌张地开始一条一条的搜索,也难怪董事长夫人发那么大的脾气,由于这个节目是直播的,所以视频已经被疯狂的转载,点击率飙升。当然,最显眼的就是那个标题“姜成勋的扑所迷离的初恋情人”,这要是被尹娜看到,估计比董事长夫人更可怕。他眉头紧蹙脸色阴沉,一下变的煞白煞白的。

  “HK,怎么了?”姜成勋见他看着手机发呆,脸色苍白,关切地询问着。

  “成勋,你手机开机了吗?”HK说。

  “没有。”

  “赶紧开机,我估计尹娜的信息会爆满。”

  “因为沈若溪的原因?”

  “对。”

  “那还是一直关机状态比较好。”

  姜成勋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沈若溪这个人,哪还顾得了尹娜。对于尹娜,他更多的是无可奈何,明明就是联姻,明明就是逢场作戏,可她偏偏如此认真投入进去。

  现在,姜成勋只要一想起有关沈若溪的一切,心就会隐隐作痛。他起身,习惯性的戴上口罩和棒球帽,欲开门出去,却被HK拦住:“你这是又要闹哪出?  

  “出去透透气。”他一脸冷漠地推开HK,执意要出去:“让开。”

  “你是疯了吗?现在估计很多狗仔都潜伏在酒店外呢。”HK情绪激动。

  “你别管。”姜成勋依然执意要离开,HK哪里拦得住那个大少爷,可就在姜成勋离开不久,姜成勋的妈妈再次打电话给HK。

  “HK,现在你马上联系一下成勋的表哥泰宇。他是记者,你就说那个女孩是一个疯狂的影迷,精神方面有问题,让他将此风波给我平息了。”

  “董事长夫人,我怕这样做,成勋会……”HK心里很清楚,那个女孩就是沈若溪,是姜成勋生命里不可或缺的女人,如果这样发布新闻,会不会再次挑起事端。

  “我要你马上将这个事情摆平,现在尹娜的父亲已经开始介入,我不想再多说什么。”董事长夫人口气很决绝,HK话还未讲完,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嘟嘟声,HK此时的内心很挣扎,可无数次拨通姜成勋的电话,都是关机状态。无奈之下,他只好听从了董事长夫人的安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