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9. 遇见,是最美的年华。
漫雪失忆2016-12-11 15:253,095

  醉心酒吧。

  姜成勋和泰宇来到醉心酒吧时,人烟稀少,他们一进酒吧,姜成勋就被吧台的几个小妹一眼相中。巧的是心情糟糕的沈若溪刚好也在这家酒吧买醉,此时的她正在洗手间狂吐。

  “泰宇,他长的好像那部韩剧的男主角,他是姜……”其中一个胖乎乎圆脸的女孩叫胖妞,她直呼泰宇的名字,看来这是泰宇经常来的酒吧,她正在一旁擦着酒杯,可看着泰宇身边的姜成勋,仿佛两眼已经冒出火花,说起话来都吞吞吐吐地:“实在是……太帅了。”可还是不敢相信,他就是姜成勋本人。

  “白痴。”泰宇用手弹了一下她的脑袋说:“他有我帅吗?”

  “你们俩的风格不一样,你就是个浪子。他就是个万人迷。”另外一个长相比较养眼的女孩,一语道破。

  “有这么损人的吗?”泰宇很不开心地指着旁边的姜成勋说着:“他整过容的。”

  “哈哈哈……”那个胖乎乎的女孩突然大笑起来指着泰宇说:“我更相信你整过。”

  “我的天,有点眼力好不好。”泰宇生气地拍了拍吧台的桌子说:“赶紧给我开几瓶你们这里最贵的酒。”

  “你有钱付吗?穷记者。”胖女孩挑衅的语气,让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姜成勋突然笑出了声,看来,泰宇平时的作风很低调噢,别人竟然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他有钱。”泰宇朝着姜成勋阴险地微微一笑,便转身走到了他平时最爱的那个位置。

  “唉,我们酒吧门口停着一辆奥迪A8,还是限量版的。不会是泰宇的吧?”酒吧里的一个瘦小的服务生,其貌不扬脑子也很糊涂,于是大家给他取的绰号叫呆瓜,他从倒垃圾回到酒吧的路上,远远的就看见是泰宇从那辆豪车下来,有些不可思议,就在吧台和那几个小妹八卦起来。

  “他?酒钱都还欠着老板呢。”那个长相养眼的女孩,显然也很瞧不起泰宇。

  “哼。整天就仗着自己跟老板关系好,就在这里混吃混喝的。”胖女孩眼神瞟了瞟泰宇身边的姜成勋,突然拽着那个服务员小弟说:“呆瓜,你看泰宇旁边的那个人像不像姜成勋?”

  服务生小弟也顺势往那个方向望去,刚好和泰宇对视,他甩了一个臭脸便朝着他吼着:“呆瓜,快点给我上酒。”

  “胖妞,你太花痴了。”呆瓜无奈地摇了摇头,完全就没在意泰宇身边坐在的那个人,唉声叹气地走向吧台将泰宇点的酒送上。

  “拿去。”服务生小弟拿着泰宇点的酒和酒杯,硬生生地将酒瓶放在桌上,然后很不爽地看着泰宇说着:“记得结账。”看来泰宇在这家酒吧,已经臭名远扬了,可这一切都是姜成勋所羡慕的,至少活的很自由,不会受到任何人的束缚,也不会背负着任何人的期望。

  “呵呵,这群人就这么爱闹腾。”泰宇有些心虚,在自己表弟面前,被这些人数落还是蛮丢脸的,便故作轻松地指着桌上的酒笑着说:“咱们是不是应该切入正题?”

  “对。”姜成勋浅笑露出迷人的酒窝,随手将服务生拿来的酒,倒入酒杯里,递给泰宇说:“不醉不归。”

  “姜成勋,你要是喝醉耍酒疯,被狗仔拍到,千万不要说是我带你疯的。”泰宇接过酒杯,首先就是把责任撇清,他很清楚,这要是被他家里的老妈知道,非将他扒了皮不可。

  “把责任撇的这么清,这不是你的风格啊。”姜成勋连续三杯酒下肚,那酒很烈,直冲大脑,一阵眩晕。

  “看来,心情真是很差。”泰宇惊讶地望着姜成勋,清澈的眸里闪过一丝沮丧地说着:“今晚,我必定要毁在你手里。”

  姜成勋可没在听泰宇说话,一杯杯酒不加思索的穿肠而过,正在姜成勋借酒消愁,愁更愁时,泰宇的手机铃声响起,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是HK的来电,他瞥了一眼姜成勋,便识趣的偷偷跑到酒吧的花园里去接电话。

  “什么事儿,快说。”泰宇一见是HK的电话,就知道他的用意,右手接起电话,左手揣大衣口袋里,有些不耐烦。

  “董事长夫人说,让你将今天的风波给平息了,就说是沈若溪精神失常。”HK的声音,明显有些许紧张和不安,泰宇一听是有关沈若溪的事情,绷紧的神经一下得到舒缓,露出魅邪的笑容说:“你这么做,不怕姜成勋发飙?”

  “我也是被逼无奈。”HK声音暗沉,有些嘶哑,看来内心的挣扎是难免的。

  “好巧,我是被逼无奈的。转告我姨妈,我十分钟之类就将这事儿搞定。”HK本还沉浸在很多不安的情绪里,突然,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泰宇,话风瞬间转变,欣喜如狂的答应了要求,然后兴奋地将电话挂断。

  不料,他一转身就和刚从厕所出来的沈若溪撞上,醉醺醺的沈若溪没站稳扑在了泰宇的怀里,瞬间吐了泰宇一身的秽物,泰宇咬紧牙关,双手拽起拳头,心中的怒火在那一刻被点燃。

  在昏暗的灯光下,沈若溪小脸微红,翘着个小脑袋笑嘻嘻地望着泰宇说:“不好意思,我喝多了。”泰宇没能多瞧她几眼,只是顺势推开了沈若溪骂道:“走路都不长眼睛的吗?”

  泰宇揪住鼻子望着大衣上的秽物,心生恶心,随即将大衣脱掉扔给沈若溪说:“真是晦气。”沈若溪接住了大衣,晕乎乎地又将大衣扔在了地上,凑在泰宇耳边挑衅地说着:“今天,心情不好,你最好别惹本小姐。”沈若溪因为沈靖的那一巴掌和姜成勋的那些破事儿,一时半会儿都没能从那冲击力里抽离。

  沈若溪扔下一句话正准备转身离开时,泰宇一把抓住她的手,沈若溪一回神转了两个圈,再次扑在了泰宇的怀里,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迷迷糊糊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而他们俩眼神交替时,泰宇突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

  “你越是这么挑衅我,我还真就惹了。”泰宇将沈若溪死死的扣在怀里,这酒吧出入的女人,形形色色,泰宇见过太多,可都是往男人怀里钻,眼前这个女孩却很不一样。

  沈若溪虽喝醉了,但对付色狼的招数还是一招不改,先是使劲地踩着的他脚,再用手肘用力地顶住他的肋骨,泰宇疼的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沈若溪便回头笑着说:“以后别随随便便的抱女孩。”

  泰宇并不知,眼前这个女孩就是沈若溪,只是望着她摇摇晃晃离开的背影,很似熟悉,被一个女孩奚落,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而沈若溪从酒吧的花园走到了大厅里,此时的大厅已经热闹非凡,一首沈若溪非常熟悉的歌曲响起,惹得她热泪盈眶,她走到DJ身旁,示意着他停止播放,然后再走到酒吧的舞台中央,随手拿起吉他,坐在舞台中间,弹唱起陈楚生的《我知道你离我不远》。

  “你是否曾经像我一样,安静地坐在黑暗里,看到一千个盲目的自己,等待温暖的黎明,带来人和风的声音,我知道你离我不远,我可以感觉到你,当你的眼神穿越我,我知道你离我不远,我可以感觉到你,当你的衣袖微微摆动我感觉有风……”

  沈若溪每每弹唱这首歌,心里就有种莫名的酸楚,就会想起10年前的一切,想起妈妈因为没有及时输血而在手术台上去世的画面,想起姜成勋的不告而别,想起所有的一切,眼泪就会止不住地趟过脸颊,眼眶也红红的。

  而此时在躲在一旁借酒消愁的姜成勋,听见了歌声,也不知不觉的随着歌声,穿过人群看见了舞台中央正在弹唱的沈若溪,他微醺的拍了拍头,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可她却真实的在自己的面前出现。

  沈若溪很专注的弹唱并没有发现台下的姜成勋,眼泪顺势流下,仿佛自己清醒了许多,那刻骨铭心的痛,就这么赤-裸裸摆在眼前,心痛的无法呼吸。

  “她是沈若溪?”泰宇搞定了有关姜成勋和沈若溪的风波后,刚走进酒吧大厅,也被沈若溪的歌声所吸引,泰宇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再惊讶地看着身旁的姜成勋那着迷的神情,很容易的猜到眼前这个女孩,她应该就是沈若溪。

  姜成勋点头示意,这时的泰宇恍然大悟,紧张地拉着姜成勋往酒吧外走,坚决不能让他们俩见面,尤其是在这么催人泪下的遇见里。

  他们刚走出酒吧,酒吧里就传来了一阵阵的掌声和欢呼声,沈若溪将这首歌唱的很感人,在那种微醺的状态下,将心痛和爱诠释的很透彻,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