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威慑地狱(上)
大乘莲花2016-11-20 13:424,592

  一、道观门外。

  西王母与蓝衣侍女送玉皇大帝到道观门外。

  帝释作揖,说:西王母娘娘,我等告辞!

  西王母与众蓝衣侍女行礼,西王母:恭送玉皇大帝!

  帝释诸天王驾着五色祥云升上半空。

  山顶天王:天帝,人间四大部洲我们已经访问完了,下一站到哪里?

  帝释:直奔东方,视察地狱!

  诸天王:是!天帝!

  二、业海上方。

  帝释与诸天王驾着五色祥云正在飞行。帝释向下观看,见到三重大海,汹涌沸腾,帝释站住。

  帝释指着下方,说:你们看!

  诸天王都向下看去,见海面上有不计其数恶兽飞走,千万男女出没海面,恶兽在撕咬着人们,人们发出一片惨叫声。

  光明天王: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么恐怖?

  帝释:这里是业海。

  山顶天王:看!夜叉!

  形状各异,面貌狰狞的夜叉正在把男人女人驱赶给恶兽撕咬。海面上泛起红色浪花。

  连行天王:好大的腥气啊!几位天王用手掩住口鼻。

  诸天王:天帝,人类为什么会到这里?

  帝释:这三重业海都是行恶的人类共同感召的,罪恶之人死后先经过这业海,然后到地狱受罚。

  山峰天王:地狱在哪里?

  帝释:这三重业海的下面就是地狱。

  如意天王:那我们怎么下去?

  帝释:前面就是铁围山,铁围山里有通往地狱的大门,我们从铁围山里进入地狱。

  众天王向前面看去。

  金殿天王:铁围山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呢?

  其他众天王异口同声:是啊,我也没看见啊?

  帝释:跟我来!

  诸天人驾着祥云继续飞行。日行天王低头看着,说:好恐怖的业海啊!

  诸天王:是啊,惨不忍睹!

  帝释忽然站住。诸天王紧急停住,几乎相撞,他们互相看看,有点吃惊。

  帝释:诸位兄弟,铁围山到了。

  诸天王四处看看,异口同声说:在哪?

  帝释:就在我们眼前。

  诸天王看去,看到前方半空之下一片漆黑。

  诸天王:天帝说的,不会是那一片漆黑的东西吧?

  帝释:是的,那就是铁围山。

  诸天王:啊?

  帝释:铁围山就在三重业海的东边,我们已经过了三重业海,现在我们的下方正好是第三重业海的边界,所以那就是铁围山。

  如意天王:天帝,铁围山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漆黑一片?

  帝释:铁围山弥密牢固,金刚所成,难可破坏,此铁围山之外,还有一重大铁围山,两重铁围山大小一样,两山之间有八大地狱。

  连行天王:铁围山太不可思议了!

  俱吒天王:天帝,我们不是要进铁围山里面吧?

  帝释:我们要进入铁围山。

  俱吒天王:我们怎么进去?不会有危险吧?

  帝释:我们都是清虚之身,无极之体,铁围山不会对我们有任何危险,只不过两山之间黑暗无比,没有日月星辰之光。

  山峰天王:这么说,我们进入铁围山不是什么都看不见了吗?

  帝释:能看得见。

  诸天王疑惑地互相看看。

  帝释:诸位兄弟注意了!我们现在开始进入铁围山,走!

  三、铁围山内。

  帝释带头,众天王紧跟着,大家向前一动,突然身不由己向前横飞,诸天王大叫:啊!——

  瞬间进入黑暗世界。

  诸天王:我的天啊,总算是停住了。

  大家互相看看,清楚可见。

  光明天王:天帝!天帝在那里!

  众天王看到天帝稳稳地站在那,就围拢到天帝身边。

  日行天王:我明白了,这里确实黑暗,但是我们自己带着光明,所以还能看见。

  山顶天王:可是除了我们,别的什么都看不见。

  帝释:大家安静,我要叫阎罗王出来。

  众天王静下来,看着帝释。

  帝释出广大威武之音喝道:阎罗王何在!

  声音落下片刻,只见红光一片,一座大门敞开。

  接着,大门中间出现一个人,头戴宝冠,身穿红袍, 双眼圆睁大如铜铃,目光炯炯放出红光,脸膛黑暗,吼声如雷: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

  说话间,那人已到了帝释面前,身后带着一片凶神恶煞。

  三十二天王护住帝释,一起喝道:大胆阎罗王,玉皇大帝在此,休得无礼!

  阎罗王立刻变了模样:就如人间贤明君主,头戴冕旒,脸色白净红润,眉目俊朗,和颜悦色,身穿橘黄色长袍,上绣棕色团花图案。

  阎罗王回头喝道:诸神退下!

  身后的鬼差瞬间消失。

  三十二天王互相对视一眼,表示惊奇。

  阎罗王作揖,说:地府阎罗王拜见玉皇大帝!

  帝释:阎罗王免礼!

  阎罗王:敢问圣驾,为何到此?

  帝释:我今与诸天王到此,专为查访地狱,我要看到地狱的真实情况,阎罗王为何变化模样?

  阎罗王:小王在人间号称平等王,每当有善人到来,地狱就会显现河清海晏之相,小王自然可以显出吉祥面目,享受帝王之福,今日玉皇大帝圣驾光临,吉祥之光扫去地狱晦气,小王借圣驾之光才得以现如此形象。

  帝释:我知道阎罗王又称双王,见善则有福,见恶则不爽,福祸双受。

  阎罗王:玉皇大帝明鉴,正是如此。

  阎罗王侧转身,右手做个手势,说:玉皇大帝请!诸位天王请!

  四、地狱世界。

  帝释与众天王走进地狱大门,看到的是光明的世界,花香鸟语,但是抬头仰望不见日月星辰,低头俯视不见土地尘埃。一行人走不多时,一座城门楼矗立眼前,极其庄严高大,门上黑底金字匾额写着:酆都城。门楼两边有一幅对联,上联:人与鬼,鬼与人,人鬼殊途;下联:阴与阳,阳与阴,阴阳永隔。

  阎罗王在门前站住,右手做出请的手势,说:玉皇大帝请!诸位天王请!

  然后自己首先迈步进门,走在前方带路。

  帝释等走进城门后,抬头仰望,依然不见日月星辰,低头看去,还是不见土地尘埃,目之所及,灰蒙蒙一片。

  帝释与诸天王跟着阎罗王来到第二道城门,这道门没有匾额和对联。过了这道门,看见两盏灯火高悬空中,纹丝不动,一盏明亮耀眼,一盏昏暗黑沉。

  阎罗王走到那盏昏暗黑沉的灯下,停住,转回身看着帝释,右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说:请!

  阎罗王继续在前面带路,一行人跟着阎罗王走进了幽暗的通道,来到一座玉雕成的门跟前,门上没有匾额和对联。走过这道门,眼前出现一座宫殿,殿门上有黑底金字匾额,上写:阎王殿。殿门两边有阴兵把守。阴兵穿着对襟半长衫,裤子,靴子,一个个面无表情,脸色灰暗,他们在认真地核对排队等待进门的鬼魂手里的批票,把票与持票的鬼魂对照。

  阎罗王站住,回转身向帝释解释:玉皇大帝请看,鬼差们工作多么认真负责!

  帝释:他们在做什么?

  阎罗王:核对批票,以防出现冤假错案,人间刚过世的亡灵,都要被鬼差押到土地庙报到,土地公公打开本地《户籍册》,将鬼差手中的勾魂牌、批票与亡灵的寿命、生前所造善恶业,一一对照核实后,在批票上盖上本地土地公大印,现在他们核对的就是这个批票。

  帝释:嗯。

  一行人走到阎王殿门口,阎罗王回转身做个手势,说:玉皇大帝请!

  五、阎王殿内。

  帝释与众天王走进阎王殿。阎王殿内的布置,正位一套桌椅,旁边有个高台,台上竖立一面大镜子。两侧各设置两套桌椅。

  帝释:就请阎罗王开堂审案,我与天王们也好看个究竟。

  阎罗王作揖,说:遵旨!

  阎罗王迟疑了一下,又说:启奏玉皇大帝,圣驾到此,这里充满了祥和之气,小王实在不知该如何审案。

  帝释:你只管照常审案,我们不会妨碍你。

  帝释回头看了众天王一眼,众天王领会其意。帝释与众天王忽然消失。

  阎罗王环顾四周,脸色变得阴沉,叹道:本来以为有一天好日子过了,没想到还要审案。

  阎罗王变回狰狞面貌,怒吼一声:开——堂——!

  随着声音,呼啦一下现出一群鬼差。文武四大判官各就其位,他们是赏善司、罚恶司、阴律司、查察司。十大阴帅齐站堂下,他们是日游神、夜游神、黑白无常、牛头马面、豹尾、鸟嘴、鱼鳃、黄蜂。六案功曹侍立,左班有天曹、地曹、冥曹,右班有神曹、人曹、鬼曹。四大判官冷面威严,十大阴帅奇形怪状,六案功曹面无表情。

  门外二鬼卒闻声推着一个亡魂,叫:走!押着受审的鬼魂走进阎王殿。

  鬼魂见这阵势,早已腿软,跪在地上,竟自叩头如捣蒜。

  鬼魂声音颤抖:大王饶命!我冤枉啊!我冤枉啊!

  阎罗王:堂下亡魂,有何冤情只管说来,我这里公正无私,是非分明。

  鬼魂:我在阳间,开河淘井,孝敬双亲,乐善好施,今年方四十,却被牛头马面抓到这里,我不该这么早就死啊!求大王慈悲,放我还阳,我还有诸多善愿未了啊!

  鬼魂说着,痛哭流涕起来。

  阎罗王:牛头马面何在!

  牛头马面慌忙上前作揖:大王有何吩咐?

  阎罗王:你等为何将此善人勾引到此?

  牛头马面:启奏大王,我们是奉了阴律司之命,拿了勾魂牌和批票才抓的亡魂。

  阎罗王看向阴律司。

  阴律司站起来,向阎罗王作揖,说:启奏大王,牛头马面二位将军所言不虚,生死簿上此人阳寿已尽,所以臣发了勾魂牌,下了批票,令牛头马面前去勾魂。

  阎罗王:阴律司,此人行善积德,为什么不增添他的阳寿?

  阴律司:此人虽多行善事,但恶行也不少,善恶相抵已无功德,所以臣不敢擅加阳寿。

  鬼魂:我没做什么坏事啊!

  阴律司:堂下亡魂,你可是南瞻部洲有穷国鹰图腾部落小塘庄人氏,姓牛名常在?

  鬼魂:正是。

  阴律司向阎罗王作揖,说:启奏大王,可将此亡魂押上孽镜台一照。

  阎罗王:押上孽台镜一照!

  二鬼卒将牛常在押到孽台镜前。

  镜子里立刻显出人间情境,牛常在在人间夜闯富人家宅,杀人劫财。看到这里,牛常在瘫倒在地。

  阎罗王:大胆恶徒!只知善行,却忘恶事。你昔日作恶昭彰,人不知鬼有觉。今日船到江心补漏迟,阴司从来无冤鬼。阴律司按律问罪,罚恶司不得姑息!

  两大判官应道:属下遵命!

  阴律司翻开阴律,说:牛常在,你在人间虽有善行,却抵不过恶为,善恶相抵,所余之过,不忠不义,杀人劫掠,判此!

  罚恶司:将堂下亡灵,羁押十八层地狱,剖不忠之心,鞭不义之身,铁马分身,死而复生,生而再死,三万年后,移交轮回殿,投生牛马。

  鬼卒拖起亡灵,飞奔十八层地狱而去。

  门外鬼卒又押一亡灵进来,阎罗殿立刻明亮起来。阎罗王面露喜气。

  这亡灵跪下叩头,说:拜见阎罗王。

  阎罗王:堂下亡灵,见了阎罗王竟然不慌不忙,你不害怕吗?

  亡灵抬起头。阎罗王见到一个俊朗的青年。

  亡灵:我不怕,有道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阎罗王大笑:哈哈哈!堂下勇士站起来回话,报上尊姓大名来。

  亡灵站起来,说:启奏大王,我姓东名哥。

  阴律司:启奏大王,我这里没有东哥的恶行记录,可交由赏善司处置。

  阎罗王:阴律司,东哥即无恶行,为什么年轻早亡?莫不是鬼差抓错了人?

  阴律司:启奏大王,鬼差没有抓错,东哥年轻早亡,是他前世所造之业因,而至今生之短命结果。

  阎罗王:那就请赏善司处置吧。

  赏善司:是,大王。

  赏善司打开善簿一看,说:启奏大王,此人生前乃是纯善之人。

  赏善司转向东哥说:东哥,你生前乐善好施,功德无量,现有二道任由你选,一者生忉利天享受天堂之福,二者投生人间富贵人家,你仔细选定。

  东哥:我愿投生人间。

  赏善司:好,押往奈何桥,喝过孟婆汤,往人间投胎去吧。

  东哥:为什么要喝孟婆汤?

  赏善司:前世恩怨都忘记,地狱所见不外传,孟婆神汤喝下去,全新生命好开始。

  东哥:也好,不知爱情为何物,直叫生死难相忘,春蚕到死丝方了,油灯燃尽芯还在,喝过孟婆汤,我也好解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玉皇大帝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玉皇大帝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