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围攻(1)
萧苼2016-11-04 10:213,268

  第三天夜,整个江城府的官邸都被笼罩在一片死亡气息当中。

  这三天来,英雄帮江城分舵纠结了本城各大堂口的兄弟,对整个江城展开了一场地毯式搜索。周鹰对新晋坐馆丁青十分之不信任,因此这次行动由他亲自坐镇指挥。

  首先在失剑的当刻,即立刻以各种示警讯号通传水路码头、陆路关卡的暗哨,密切监视出城之人和物,防止蝴蝶携剑出城,务必要将其堵截在城内。然后向客栈、酒楼、街面、黑市等人事密集场所派遣了一大批探子,凡是有人出没的地方,连一个死巷暗角也不放过,搜寻蛛丝马迹。照理说江城这座城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以英雄帮在江湖上的号召力,动用了一切可动用的明眼暗线,要找一个人出来绝非难事。令人尴尬的是,当所有人蜂拥而出、四处布网之时,却没人知道究竟要找什么人、那人长什么样儿呢。

  而周鹰对蝴蝶容貌的拼图也仅限于她那双迷离带笑的眼睛,至于这双眼睛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却也说不上来,然后是她一头乌黑晶亮的长发,用小钗挽了一个发髻,除此之外的印象也就是一个十几岁、剑法高强的小女子。而她为了躲避英雄帮众多眼线的追捕,必定会乔装易容,本着宁枉勿纵的原则,周鹰给出的描述只有四个字:形迹可疑。

  究竟何样情状称得上是形迹可疑?这个问题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于是有人为了抢风头、争功劳,开始大肆捉拿所谓“形迹可疑”的人,结果惊动了官府,衙门一日之内竟然接到上百起人口失踪的案子,不得不派出大量官兵上街维持治安,一时闹得天翻地覆。本来周鹰下令秘密行事,不想声张,眼看阻止不了,却给了他一个行事的方便。

  当所有地方都搜寻不到蝴蝶的下落,只有一个地方最具可疑,那就是官府衙门。虽然英雄帮的势力大到可以在江湖上呼风唤雨,甚至连官府也不得不谨慎对之,但还不至于胆敢直接冲撞官府。周鹰派人日夜监视府门的动向,甚至亲自潜入府内查探,发现竟然一片空空如也,连续两晚暗查都徒劳无功,他心头一团怒火也不禁越烧越旺,几欲抓狂。

  等到第三天夜,他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决定敲山震虎、逼虎下山。

  夜幕刚刚降临,英雄帮的剑客顿时在府邸四周布下天罗地网,成“口”字形包围圈,如铁桶一般围了一个水泄不通。这些剑客平日里淹没隐藏在人海中,一旦号令召集起来,犹如出了窝的蚂蚁,突然从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冒将出来,汇聚成一片气势汹汹的大阵仗来。街上行人见势惟恐避之不及,早早关门闭户,大街上变得死一般沉寂。一弯弦月照着明光晃晃的剑刃,几阵阴风撩动着酒旗灯影,死亡气息迅速蔓延开来,笼罩住整个府邸。

  眼看四面八方剑拔弩张,知府大人顿感压力巨大,一旦挑起战火,英雄帮与官府全面开战,恐将天下大乱,幸好剑鱼使大人有先见之明,早已令他调派刀卫驻守府邸各个角落,亦可谓严阵以待。与此同时,地下工场中新的邪之子剑已然打造完成,简直一模一样,几乎可以以假乱真,至少在知府大人眼中是分辨不出真伪的。当他把两把剑呈至剑鱼使面前,却出了纰漏,剑鱼使很快就分辨出孰真孰假,不是用眼睛,而是用感觉。

  如果仅从外观上看,两把剑的确一模一样,完全就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但是拿在手中一掂量,立刻就让人发觉出不妥,假的那把剑略感一丝轻飘,两把剑的重量有差别。虽然只是很细微的差别,几乎微不足道,一般人绝难感觉得出,但是在高手手中却差之千里。周鹰就是这样的高手,以他对事物的敏感程度,绝对瞒不过他。

  剑鱼使深深吸一口气,又幽幽吐出来,显出一种未合心意而十分不满的态度,又暗含着一丝无可奈何的怅然。如今剑已成型,没有时间重修再造,他需要重新思考整个计划,绝不能给敌人留下一丝破绽。思考片刻,他拿起其中一把剑,决定去见一见蝴蝶。

  蝴蝶此时正坐在一间昏暗无光的房间里,静静等待下一步的行动指示。

  这三天来,她依照新得来的剑谱练习,很快又学会了一招新的剑法。可是当把剑放下,她的情绪忽又经历了一次从欣喜若狂到黯然神伤的痛苦转变。每当有新的剑谱出现,她都感觉距离心中所想又近了一步,可是一旦剑法练成,转而又陷入深深的失落,因为不知道这样的期待和失望还要持续多久,害怕等到剑谱穷尽的一天,都找不到她心中的那个人。又或许一切都是出于她的臆想,剑谱中根本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只是半部剑谱而已。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幽暗中忽然传出声音,就在她身边三步之遥的范围。蝴蝶侧头一看,桌子对面赫然出现一个人影,仿佛突然间凭空降临,出现之前竟无半点动静,如鬼魅一般,来去如风。这般惊悚恐怖的景象,蝴蝶却无半分惧意,因为她早已习惯某人突然出现在身边,她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正是身为剑鱼使的义父。

  “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

  “很简单,把剑还给他。”

  耳边传来一阵风响,蝴蝶伸手接住义父扔过来的长剑。这把邪剑到底有什么玄机,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故事,她并不关心,在意的只是依照指示完成任务。

  “希望这把假剑可以骗得了他,不会引起他的怀疑。”

  “你错了,这是一把真剑,当然不会引起他的怀疑。”

  “真剑!”蝴蝶小小惊讶了一声,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不明白辛辛苦苦把剑夺回来,为何又要送还回去。这个人就坐在她对面,依然令人感觉难以理解,他的想法就像他的身份背景一样是一个谜,而正是这样一个谜一般的人,在操纵着她的命运。

  “不错!本来我们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你也做了你应该做的事,可是眼下出了一点小麻烦,如果按原计划进行下去,敌人势必会发现破绽,到时候就前功尽弃了。所以我们要改变策略,就让周鹰继续护送这把剑回去,等回到君山总舵,当他以为大功告成的时候,你再想办法偷龙转凤,以假剑调换真剑,这样做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这个计划设计很完美,甚至出乎蝴蝶的预料,可是无形中也增加了任务的难度系数。试想一下,在英雄帮君山总舵,江湖上最强势力团体的眼皮子底下玩偷龙转凤的把戏,任何一双眼睛发现她,她都难逃一死。只此一想,已经令人毛骨悚然,寒战噤噤。

  “你害怕了?”义父追问一句,似乎感觉到了蝴蝶的惧意。

  蝴蝶叹一口气,“我只是想知道,到底还要等多久,我才可以找到心中所想。”

  义父轻轻笑了一声,“你才刚刚起步,马上就想到达终点?”

  “我只是希望,这个任务可以早日完结。杀人对我来说,并无快感。”

  “这个我知道。当你为我做事,感觉身心疲惫而想放弃的时候,不妨想想我给你的那一页一页剑谱,你所需要的一切全都隐藏在这些剑谱当中,只不过是缘分还未到罢了。你想要的是剑谱,而我想要的,你正一步一步帮我完成,我们之间的承诺是很公平的。”

  他说得很对,正是这种断断续续又不忍离弃的莫名希望支撑着她的意志,使她有勇气直面眼前的危险和困境。就像井壁上一只向上攀爬的泥蛙,爬三步退两步,一直坚持着未曾停顿,尚不至于滑落井底,反而相信终究有一天会跳出井口,得见天日。这种想法也令她的胆子越来越大,完成一个任务之后,马上又奋不顾身地投入到另外一个更加危险的任务,完全不计后果。她是如此渺小,仿佛一只飘零的蝴蝶,内心深处却又如此强韧。

  “好,我现在就去。”蝴蝶抄起桌上长剑,正欲起身,却又被义父挥手拦下。

  “不急,等等再说。”

  “还等什么?”

  “你听——”义父忽然收起话音,侧了侧头,似乎在寻听什么。蝴蝶亦停止发问,侧耳聆听,听见屋外窸窸窣窣的声音,全都是身披铁甲、手持钢刀的官府守卫。暗夜中突然传来一声响箭,“咻”的一声,这是发现敌人入侵的示警讯号,来自府邸西北角的方向。英雄帮终于按耐不住,派出剑客强攻刺探,立刻遭遇上府中埋伏的刀卫。

  隐隐似有厮杀声传来,听不太真切,或许是出自人的想象,引起了一阵骚动,然后又回复了平静。没过多久,外面再次传来厮杀声,是从两个不同的方向传来,距离拉近了许多,让人听得更加真切。显然在第一轮刺探失利后,英雄帮马上又派出了第二轮攻击波。这次的骚动也更久一些,让一众刀卫颇是费了一番功夫才镇压下来。不过平静的时刻转瞬即逝,很快厮杀声再次响起,从四面八方、如潮水一般冲涌而来,距离越来越近,甚至可以分辨其中剑刃带风、刀断人死的惨叫。骚动已然临近窗外,刀卫宣告失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