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围攻(3)
萧苼2016-11-04 10:232,529

  丁青紧追下来,伸剑指住蝴蝶,“嘿嘿”一笑,“看你往哪儿跑?”

  “你……”蝴蝶感觉眼圈一热,心头早已气急败坏,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她真想过去指着丁青的鼻梁跟他问个清楚,你到底是人是鬼,想害我还是帮我?却见丁青拿着剑的手臂忽然垂了下来,微微抬头,目光上移,盯着蝴蝶身后什么奇异景象,变得一脸懔然。

  蝴蝶忍不住回头,忽然不见了月亮,似有一团乌云遮蔽住了月光。而那团乌云很快就散去,月光重新映入眼帘,此时才让人看清楚,遮蔽月亮的并不是什么乌云,而是一道凌空飞纵的身影,如俯冲而下扑兔的老鹰,伸出鹰爪,掠向蝴蝶头顶上。

  望着那一道黑影,蝴蝶顿时跌入恐怖深渊,只感觉那是一片死亡阴影扑面而来。挥剑去挡鹰爪,却听“铮铮”直响,犹如斩在钢筋铁骨之上,反而剑刃在手中直震荡。眼看周鹰一掌直袭过来,蝴蝶一剑刺向他掌心,临战慌乱之际,这一剑也凝聚了不小的力量,那是人在极度惊恐状态下所爆发出来的意想不到的潜能。剑锋抵在掌心,蝴蝶手臂仍不停顿,奋力往前推送,看他一只肉掌如何抵挡利剑的刺杀。但见细剑节节寸断,刃片纷纷掉落,一把铁剑在周鹰掌心犹如寒冰遇火一般化为一摊烂泥,此乃“铁鹰爪功”之真本色也。

  然后只听“砰”的一声,蝴蝶中了一掌,身子在街面青石板上滑飞出去。直至身子撞上一面墙才停了下来,顿觉体内五脏六腑火辣辣一片,犹如翻江倒海一般,喉底有咸咸的一股热液冲涌上来。至此她才明白真正的高手所带给她的强大压力,那种摧毁一切的气势直接令人绝望,让人没有半点发挥的余地,简直毫无反抗之力。

  丁青收剑入鞘,看来已不需要他出手,这个小姑娘很快就会死在周鹰的掌下。

  周鹰上前一步,伸出手来,“你只剩下半条命,还不把剑交出来!”他这半带欺凌半带威胁的语气实在是很刺耳,而蝴蝶此时除了把剑交出来,也别无他法。

  蝴蝶从背上解下长剑,“嘿嘿”一笑,“这把剑我看了,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就还给你好了。”说着把剑扔过来,却见是飞向丁青这边。丁青楞了一下,猛然间似乎意识到什么,当真伸手去接那长剑。而周鹰的目光随着长剑飘移,眼看是飞向丁青那边,心头顿时又紧张起来,看见丁青伸手就要接住长剑,更加不能容忍,奔过来就是一爪。

  丁青还没接住长剑,顿感一道阴风袭来,看周鹰那铁爪杀过来的架势,似乎是要置他于死地。尽管他帮周鹰拦下蝴蝶,但是事情不到尘埃落定的那一刻,仍无法打消周鹰对他的猜忌,而他方才表现出的对邪之子剑的一丝丝企图,又再次勾起周鹰的疑虑,招来这致命的一爪。丁青出掌挡这一爪,长剑最终还是落在了周鹰手中。

  周鹰回头瞪他一眼,意思好像是说,你还要再跟我争?丁青愣了一下,悻悻然收手,好像是忽然想起自己的身份,确实没有资格再跟他争,也无意跟他争什么。回头看,已然不见了蝴蝶的身影。蝴蝶趁着两人争剑之时,强忍着体内伤痛,凝聚一口真气,纵身跳过墙壁,此时正躲藏在一个昏暗角落里,偷瞄周鹰夺回长剑之后的反应。

  但见他缓缓转动着手中长剑,从左手换到右手,又从右手换到左手,然后轻轻拔出一截剑刃,以一种巨细靡遗的审视目光仔细察看着这把剑的每一处细节。微微蹙起眉头,不是用眼睛看,而是用手去掂量,用心去感受,直至剑上每一分、每一毫全都与他心中烙印下的记忆完全吻合,验明其真身,才骤然松眉,还剑入鞘。

  终于把剑送还到周鹰手中,蝴蝶也感觉松了一口气,只是心有余悸。忽然身后有气息吹在耳边,乍暖还寒,回头看,丁青那半张脸就在她眼前近在咫尺的地方,陡然吓一大跳,元神刹那间游离出窍,身子半点也动弹不得,眼睁睁让丁青伸手揭下了面纱。就在周鹰凝神验剑、蝴蝶默然注视之际,丁青却已悄然接近蝴蝶身边。

  丁青看见蝴蝶嘴角上淌着一丝血痕,月光温柔的映照在她略显苍白的小脸上,泛起淡淡的白晕。她的眼睛因为过度惊恐而显得有些恍惚不定,瞳仁微微颤动着。身为一名与英雄帮为敌的杀手,却让英雄帮的人看见她的容貌,这是何其危险的一件事情。但是在那个时刻,她竟然没有任何举动,也没有任何思索,就那么身不由己、力不从心的愣愣发呆,好像被修罗夜叉施了定身法咒。“还不走?”丁青提醒了一句,才令她猛然间回过神来,带着一脑壳的惊诧与迷惑飘然走远。所幸的是,身后没有人再追过来。

  周鹰亦追寻过来,冷笑一声,“你竟然让她给跑了?”话中含沙射影,意指明显,一个身负重伤的人竟然从他手底下逃脱,倘若不是故意放走,又当作何解释呢。

  丁青将拿在手中的面纱藏在背后,“周大英雄似乎志不在人,而在手中的剑。”

  “这是我的事,你无权过问。”

  “当然。今晚周大英雄带领江城分舵冲入官府,杀他一个腥风血雨,好不痛快。我只担心他日官府追究、帮主问责起来,我这个坐馆职位低微,不知该如何交代。”

  周鹰冷冷“哼”了一声,“此事用不着你操心,如果帮主真的问罪下来,周某自当一力承担。”仍以一种透着三分惊奇、七分怀疑的目光盯着丁青,微笑着道,“丁兄弟的左手神剑实在令人大开眼界,下个月就是英雄大会,我很期待丁兄弟的表现。”

  “好,那就请拭目以待,我相信绝对不会令周大英雄失望的。”丁青脸上亦微微带着几分笑,语气阴沉,却让人感觉自信满满。似乎是在告诉别人,夺取坐馆之位,才刚刚只是一个开始,你不知道在他身上还隐藏着多少种可能,只觉前途不可限量。

  经过一番波折,周鹰已无意再逗留下去,当晚漏液渡江,匆匆离开江城。

  丁青将手中面纱收入怀中,感觉自己做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本来他走进英雄行馆的目的很明确,从来没有想过多管闲事,可是没想到,突然间竟然和蝴蝶打起了配合,不顾周鹰的怀疑和猜忌而掩护她逃走。他只是不愿意看到,这个小姑娘就此惨死在周鹰掌下,那一掌让她伤得不轻,就当是给她一个痛苦的教训,希望她好自为之,别再不自量力。

  而在蝴蝶眼中,丁青这番举动却似乎别有深意,从夺剑时的突然现身,到还剑时的配合掩护,不再只是一个旁观者的角色,其身份轮廓似乎已呼之欲出,正一步一步浮出水面。就在丁青看见她容貌的当晚,蝴蝶即向义父陈述了这一情况,此人已对她构成严重的威胁,如有需要务必除之。可是就在她伤愈复出、转赴英雄大会之时,于君山总舵再次遇见此人,让她一度坚定的以为丁青就是安插在英雄帮里的内应,并差点儿因此酿成大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