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夺剑(1)
萧苼2016-11-03 08:582,953

  夜已深沉,正是昏昏欲睡之时,开始有人闭上眼睛,手中的剑也松脱出手掌,渐渐放松了警惕。只剩周鹰仍正襟危坐,依旧伸手按住几上长剑,静静盯着门口雨帘。

  一只黑色蝴蝶飞了进来,翩翩起舞,在大厅之中绕了一圈。

  这么一只小小的蝴蝶,当然不会是周鹰等待之中的敌人,在如此紧张的气氛中,它显得微不足道。但它的出现依然引起周鹰的某种警觉,当它盘旋在头顶上的时候,周鹰立刻施展龟息功,调慢了心跳速率,几乎停止了呼吸。然后手掌轻轻挥动,催生一道绵柔轻风,不偏不倚袭向头顶上的蝴蝶,催它翩翩飞走。不愿它离自己太近,但也不想过分惊扰。

  蝴蝶飘向墙壁上一盏油灯,围着灯火摇曳,好像忽然对这一点亮光产生了兴趣,瑟瑟扑近火苗又辗转离开,想要靠近又怕引火烧身,如此反复不止,玩起了飞蛾扑火般危险的小游戏。越玩越显兴奋,一对薄翼纤翅发出“呼哧呼哧”的声响。

  终于有人按耐不住,憎其打扰清梦,心头烦躁,不除不快。挥臂一扫衣袖,带出一道劲风,将那小小蝴蝶掀翻吹了出去,正好落在了火苗上,只听“嘶嘶”一声,燃起一丝火焰,升起一缕青烟,飘散在空气中,化为乌有,耳根子顿时清静了。

  周鹰盯着那一缕悠悠飘散的青烟,心底不禁暗暗骂了一句:“蠢材!”

  开始有人倒下,或仰身、或伏地,然后一个接着一个,顿时七零八落、错乱横陈,全都中了毒气迷烟,大厅上忽然变得很安静,仿佛只剩下周鹰一个人的存在。

  很快门口传来脚步声,风雨中仍听得分明。周鹰深深吐出一口气,心想终于来了,停止龟息之法,运转全身真气,准备迎敌。但见走进来一个纤纤身影,放下雨伞,一个黑衣蒙面的娇小女子出现在周鹰面前。竟然是一个女杀手,这倒有些出乎周鹰的预料,她脸颊上蒙着半截面纱,只露双眼在外,眉宇秀丽清澈,应该只有十几岁的样子。

  这样一个少女杀手站在周鹰面前,就好像一只纤弱蝴蝶企图挑衅一头苍鹰。

  我们姑且称她为蝴蝶,见周鹰仍若无其事地坐在那里,竟然没有被她的毒烟迷倒,不禁有些诧异。突然拔剑出鞘,二话不说,纵身飞刺而来。周鹰微微一笑,心想这小丫头做事倒干净利落,勇气也是不小。他手下案几突然翻飞起来,向着敌人劈头盖脸砸来。剑声急啸,只听“喀嚓”一声,案板一击即破,剑锋势不可挡,直冲周鹰眉心。

  周鹰仰身避闪,身子顺势飘移滑了出去,轻轻若飞,动静极速,内功已臻化境。头上斗笠掉落下来,露出其华山真面目,一头浅浅的短发,目放精光,须如鹰翎,显得神采豪迈。扣指轻轻一弹,只听“铮”然一声,剑头竟被打偏。以肉掌直击铁剑,此乃正是周鹰的成名绝技“铁鹰爪功”,任何钢铁利器在他眼中都视若无物,犹如摧枯拉朽,不堪一击,人送绰号“铁爪神鹰”。不过他方才只轻轻弹开剑刃,似乎是对这小丫头手下留情。

  蝴蝶只感觉剑上传来巨大的震力,直震得手腕发麻,手臂亦跟随细刃偏向一边,不禁叹一口气,感觉就像小孩子面对自己克服不了的困难而表现出的失落感。

  “周大英雄的易筋经内功果然名不虚传,是我低估你了。”

  周鹰出道前是少林寺的僧人,易筋经的修为已至上品境界,练成金刚不坏之身。正是凭借如此深厚的内功家底,才可以瞬间聚气于双掌之间,使得一双肉掌变得如铁一般硬,刀枪不入,练成“铁鹰爪功”的高深武功。他微微一笑,看着蝴蝶稚气未脱的叹息,还真有些不忍心痛下杀手,忽然对她背后隐秘的力量产生疑虑,所以方才对她手下留情。

  “是你高估了自己。竟然有人对周某这条命感兴趣,不知道在江湖中值几个钱?”

  “你的命值多少钱我不知道,我只对你手中的剑感兴趣,想借来瞧瞧。”

  “哦,这把剑又有何特别之处?”

  “剑未出鞘,杀气已然咄咄逼人,掩藏不住的锋芒,绝非池中物。十年磨一剑,相信打造这把剑的人一定花费了不少心血,千锤百炼,大器终成。”

  周鹰不禁脸色一寒,“姑娘好眼力,单凭一把剑,居然可以看出这么多事来。”

  蝴蝶又蹙眉摇了摇头,“不过可惜啊……”

  “可惜什么?”

  “可惜它是一把邪剑,充满暴戾之气,放了出来只会为祸江湖,不得安宁。”

  “何出此言?”

  “其心不正,其功必魔。此剑之所以变成一把邪剑,乃是因为打造它的人心中充满了怨念,心血倾注于剑上,邪气由此而生。它有一个名字,叫做邪之子。”

  “说下去。”

  “此子当年初出江湖,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岂知他不懂收敛,遇事任意妄为,帮主对其痛失所望,长此下去只怕他难成大器,甚至连性命也不保。于是将他放逐深山,重修再造,希望他可以改过自新,并且设下江湖封杀令,十年内不允许他再踏足江湖半步,否则格杀勿论。这十年来,怨气在他心中越积越深,心魔油然而生,犹如他亲手打造的这把剑一样,已不经意间变成一把邪恶之剑,再也回不了头。”

  听着这一番话,周鹰感觉眼中的人影忽然变得模糊起来,思绪回到了数日前,当他第一次看见这把剑的时候,的确感觉邪气凛然,而剑的主人,正如蝴蝶所言,眉目之间自有一股邪恶流露,早已不是十年前的少帮主。但这些事乃是帮中的秘密,何以会被外人知晓得如此详细?他不禁冷笑一声,“你似乎知道的很多啊。”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如今十年禁令期限将尽,你带此邪剑下山,看来是有意协助此子回归,我想奉劝你一句,切勿放出魔鬼,小心惹出大祸。”

  “十年磨一剑,如今剑要出鞘,恐怕谁也阻挡不了。”

  “既然你执迷不悟,看来唯有没收此剑,才能避免一场灾祸的发生。”

  “好大的口气,剑就在我手中,有本事你就过来拿。”

  两人的语气越来越冷,犹似水激寒冰。周鹰眼中杀气闪动,之前一直隐忍不动,是想试探她的口风,想不到她竟然知道这么多事,此人极度危险,非除不可。可就在他凝神运功,聚气于双掌之间的时候,忽然感觉行气不畅,如同伏地的剑客一样,此乃中毒之象,脸色顿时暗了下来。犹令人惊悚的是,他竟然无从察觉自己是如何中毒的。

  蝴蝶眼角泛起一丝微笑,稚嫩的目光中又带着几分狡邪,就像使坏得逞的孩子,“你以为闭气就可以逃过一劫?黑蝴蝶的毒根本不需要吸入体内,只要一点沾到身上,就可以慢慢从皮肤中渗入,一样叫你丧失功力。跟你说话,只是为了拖延时间。”

  周鹰听着她的风凉话,不禁恍然,回想那只在他头顶上盘旋的蝴蝶,原来早已抖落了毒粉在他身上,他竟然失察,之前真是低估了这小丫头。想通之后,周鹰的脸色顿时又镇定下来,收敛起心神。一则即使有少量毒物侵入体内,也不足为惧,像他这般内力高深的人,体内就像有一道屏障,可以抵御任何毒物的入侵,中毒只会暂时令人丧失部分功力,却不足以致命。二则他急需思考下一步的对策,如何扭转被动局面,反败为胜。

  “你的确是很聪明,我认输了。你想要剑,就请拿好了!”

  周鹰一面说一面笑,突然大手一挥,一名剑客怀中的剑顺势飞了出来。掌心凝力,气劲盘动长剑猛然推了出去。只听啾然一声,飞剑破空袭来,摄人心魂。蝴蝶退开一步,细刃缠绕住飞剑,却控制不住飞袭之势,长剑犹如一条狂躁的飞蛇一般冲撞不停。蝴蝶一时把持不定,只得撤剑放开。飞剑深深刺入墙壁中,犹自颤鸣不止。纵然功力受损,周鹰的实力仍不容小觑。抬头看,但见他一步后跃,纵身上了二楼。

  且说二楼厢房中,丁青正盘坐运功驱毒,殊不知身边两旁杀机四伏。就在众人蠢蠢欲动又犹豫不决之际,周鹰的突然闯入令江城行馆一干人皆大惊失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