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戏婢
大篷车2019-07-26 04:121,866

  “喂……。。”

  眼见那边吴宝山和徐奉越走越近,萧天却仍是淡淡然的一副云淡风轻之色,小阿沅首先沉不住气,不由的微微侧头,小手在桌下悄悄扯了扯萧天的衣襟。

  萧天温润的目光转了过来,带着询问之意,却并不说话。阿沅不由气急,脖子僵硬的努力保持着不动,两只灵动的眼睛,却拼命的往那边使眼色。

  萧天眼见她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挑眉挤眼时,头上的双丫髻便跟着一阵的颤动,心中好笑之余,忽起了童心。

  当下只面上装作一片茫然之色,诧异道:“阿沅,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吗?怎的眉毛眼睛都挤到一起去了?”

  口中说着,身子更是斜斜靠了过来,一脸的担忧之色。

  此刻厅中觥筹交错,他这声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附近一些人虽没听清楚,却也纷纷的转过头看来。

  旁边徐长卿也微感诧异,疑惑的扭头看来,只是眼神忽然掠过萧天嘴角上那丝不易察觉的浅笑,心中一动,登时明白过来。不由的苦笑摇摇头,重又自斟自饮起来。

  阿沅只羞得满面通红,一颗小脑袋使劲的低下去,恨不得拱入怀里才好。心中只一个劲的大骂:这大笨蛋!大木头!干吗要这般大声,真真羞死个人了。

  要知以她和梁红玉的身份,原本是上不得桌的。便算上了席,也最多是梁红玉上,那还要错开半个身位,以示贵贱之分才是。更遑论她只是个小侍女了,按律那是决不能与主人同席的。

  但这些规矩,到了萧天这儿,自是全然无用。萧天到来后,只不过微微皱皱眉,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让她和梁红玉围桌而坐时,李纲等人也只是微笑着看着,这让小丫头又是感激又是激动。也才有了方才眼见萧天对头进来,控制不住的为他担忧,以至做出那般出格之事。

  但哪成想,这个木头、呆牛、笨蛋,却傻愣愣的就那么大声说了出来,这……这岂不让人耻笑?

  小丫头这一刻又是后悔又是羞愧,真恨不得有个地缝,让自己钻进去躲起来才好。

  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正在她羞惶不知所措的时候,却感觉耳边一热,那个令人心跳的声音又再响了起来:唉?你怎么不说话?哎呀,你的脸好红啊,阿沅,你该不是发烧了吧………

  漫天神佛可以作证,如果可以的话,阿沅姑娘现在真想从这可恶的家伙脸上,狠狠咬下一块肉来。

  可惜,这只能是个想法。别说周围不知多少眼睛看着,就算没有,当耳边那魔音响起时,随着那魔音忽轻忽重的热气儿,便让小姑娘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那一刻,似乎浑身的感官突然灵敏了几百倍一般,灵敏到她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那股热气顺着耳中的绒毛末端蜿蜒而进,就那么一路麻麻痒痒的往里去,在全身每个细微处都游动着、蠕动着,然后就那么爬进了心中,让她呼吸都急促起来,浑身软软的,再没了一点力气。

  “公子……。。”

  瞅着自己惜如亲妹妹的小婢,失魂落魄的样子,梁红玉终是忍不住低嗔了一声。

  她在初时的愣怔过后,也从萧天眼神中,捕捉到了那一闪而逝的促狭。又是惊讶又是好笑之余,却也让她心中忽然软软的,似乎蓦的拉近了与这个男人的距离。

  虽然这个男人平日里,总是一副温和的模样,但梁红玉能感觉到,那温和中却总带着一丝警惕和疏离。他明明在对着自己笑,显得很亲近,但自己却怎么也走不进他的心中。

  便如同他和梁溪先生,还有那个满身书卷气的宋五公子相处时一样,不卑不亢,温文有礼,却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而只有当他和旁边这位徐先生交谈时,才能让她感觉到有些不同。虽然那种不同仍然不是那么强烈,但却让她有些禁不住的嫉妒。

  是的,就是嫉妒。要知道,自己可是救了他的人,而且又相处了那么久的时间,到头来,竟还比不过这个半天之交的男人………

  梁红玉有那么一刻,忽然觉得很挫败。

  但是就在方才,也许是今天喝了不少的酒吧,又或许是今天发生了许多,难以预测的事儿刺激的,竟让这个一向沉稳的男人,终于也露出了一丝这个年纪正常人的本性。他,竟然在戏弄自己的小妹子。

  这个发现,竟然让她有了几分莫名的欣喜和期待,也才有了方才那片刻的纵容。直到看见自己妹子瘫软的身子,还有那迷离的眸子中快要滴出来水了也似,她才陡然警醒过来。

  “……。阿沅全是好意,你莫怪她了。”她臊眉耷眼的低声说着,一边不着痕迹的在旁微微扶住自己小妹。

  呃,萧天被人赤裸裸的揭穿了,偶尔兴起的恶趣味,瞬间退去,惭惭的有些尴尬的坐正了身子。

  “嘿,那个,嗯,开个玩笑。”他呐呐的解释着,随即又恢复了那副懒洋洋的云淡风轻的模样,微微一笑道:“放心吧。”

  只是简短的三个字,也没说明要放心什么,梁红玉先前的担忧却莫名的一扫而空,抬眸对他明艳的一笑,便如花蕾在春风中绽放开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月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月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