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无名之刃
止流蕨蕨2016-12-19 21:543,184

  “刀!”名无大喊一声,从梦中惊坐起,手在腰间快速摸了摸,却发现刀已经不见了,随后微微叹了口气,冷静下来,看看周围的情况,这才发现自己正坐在一间房里的床上,一旁的桌子上放着一个脸盆,旁边是一块带血的湿毛巾。自己的头上还缠着一圈绷带,屋子里,取暖用的火炉烧的正旺盛。

  这时,一个七十来岁的老人,推开门,驼着背慢慢走进来,坐在火炉旁的一张椅子上,对着火炉烘铐起来。

  “这是哪里?”名无小声问道。

  “一间小医馆。你已经昏迷三天了,人们发现你时,你正流着血,全身冰凉,跟死人一样。”老人将一块木材加入火炉,平静的脸显得十分祥和。

  “你见过我身上的刀吗?”

  “没有。不过,要找刀的话,你可以去这里的伏虎工商会看看,今晚他们将举行一场拍卖会,听说拍卖品里有一把奇刀,也许是你的。”

  “谢谢!”名无起身,摘下头上的绷带,谢过老人,朝门外走去。

  “青龙帮,遇到他们时,小心点!他们最近越来越猖狂了,经常抢劫来此地的游客。”名无前脚刚刚跨出门槛,老人突然提醒道,稍稍停顿后,名无走出了房间。

  来到医馆外面,名无找到了老人说的伏虎工商会。其门外的告示栏上正贴着今晚要拍卖的物品名录,在最下面的特别拍卖品一栏后面只写着一个字,刀。

  这时,一个男人突然跑了过来,此人正是前几天想骗取名无手中刀的男人,本地当铺的何老板。

  见到名无两手空空,何老板不好意思的说道:“原来你知道那刀的价值啊!前几天,真是对不住了。你这次送给拍卖会,报价多少啊?”

  “刀不是我送过去的。”名无说完便离开了,只留下摸不着头绪的何老板。

  入夜后,人们开始陆续进入工商会。名无则站在门口,直到看到一个人的身影,才跟着人流进入会场。

  此时,会场已经坐满了人。会场分两层,第一层是前低后高的一排排座椅,第二层则在会场的两边,只有几十个座椅,每个座椅前都一张放茶壶的桌子,那里是贵宾席,展台在正前方,整个屋子都被灯火照的通明。

  不久,一个六十岁上下的老先生走上展台,用木锤敲了敲座子,人们立刻安静下来。这老先生穿着一身紧身的黑色礼服,带着眼镜,身体显得清瘦修长,头上银白的短发朝后打理的工工整整,下巴上的胡须修得整整齐齐,正是今晚的主持。

  随后,拍卖会开始,拍卖品也一件件被拿上展台。每到一件,老先生都会先神采飞扬的介绍一番,每件拍卖品在老先生的讲解下都犹如稀世之宝,连城之璧,引得场下惊叹声时起。每一件拍卖品在最终定价结束时,场中也都会升起一阵因没买到而发出的唏嘘声。

  两个小时后,一般的物品已全部拍卖完,一个青年双手捧着一个两米多长的盒子,慢慢走到展台,轻轻放下盒子。老先生打开盒子,拿出一把长刀,然后小心放在提前准备的刀架上。老先生清了清嗓子,随后说道:“这就是今晚的压轴品。由于太过特别,我就先说一下底价,二十万……”

  “二十万两白银!这也太贵了吧!”场下的人惊呼起来。

  “是黄金!”老先生解释道。

  “黄金!??开玩笑吧!这可相当于中山国一年的税收了,这谁买得起。”场下有人高声喊道。

  “别急,听我说完。这把刀,绝对是无价之宝,这次并不一定非得卖出去。本来是要拿到我们伏虎工商总会那里去的,但是刚好今天这里有拍卖会,就拿出来让大家看看。”

  “我们首先来看看这刀鞘上的雕纹,一条青龙宛如从天外飞来,立在这刀鞘上,翘着龙尾,低着龙首望着刀鞘上的一颗蓝色的宝石,一点也看不出来这是刻上去的,就这精致而立体感十足的雕纹,放之天下也实属罕见。”

  “我们再看看这鞘口处的刻章,大家也许不认识,但我们查阅资料后,发现这竟然是五百年前的铸剑大师,别云的刻章。在座的应该都知道,别云一生铸剑无数,其中有三把刀依然流传至今,那就是名刀谱排名第十至十二的三把黑刀,无月、无锋和无崖。而这把刀不知因何原因没有出现在名刀谱上,但它绝对是我所知的最离奇的刀之一。”

  “我们再看看这刀鞘的材质,漆黑发亮,细腻光泽,想必大家应该猜到了,这正是铸剑最好的材料:黑铁!”

  “天外陨石:黑铁!??”众人皆惊叹一声。

  “黑铁是目前已知的材料中,硬度,韧性最高的材料,再加上其较小的密度,简直是铸剑绝佳的材料,只是黑铁为天外陨石,世间极为稀少。但是,这把刀,仅仅是用来放刀用的刀鞘竟然是用这有市无价的黑铁做的。其他的不谈,就这些黑铁,已然是无价之宝!”

  “然而,”老先生停下,再次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最让人惊讶的却是这刀身!”说着,老先生慢慢拔出长刀。

  众人撑大了眼睛望着刀一点点被抽出。随后场中响起一阵嘈杂的议论声,“没刀身?”,“只有刀柄?”,“骗子?”……

  “各位静一静,”老先生拿起木锤在桌上敲了敲,“如诸位所见,这刀身乃是一种未知的透明材料做成!而且,仅仅是在光的照射下,从任何角度,你都无法察看到刀身。”这时,一个青年将一个三米长,方方正正的木头放在展台上。随后,老先生拿着刀,沿着木头顶面最长的中线,轻轻切去,只见那木头像一块豆腐似的,被切开。从切痕的长度可以看出这刀身的准确长度。

  这下,整个会场炸开了花,惊呼声不断,人们纷纷质疑,“怎么可能?”

  “但是,这还不是这把刀令人吃惊的全部,这刀身的硬度,可以用史无前例来形容。除了黑铁没试过外,所有材料,包括金刚石它都能切开。”说着,老先生拿出一块普通的铁,挥刀用力砍去,只见那铁果然如泥一般被切开。

  此刻,场下所有人都已经惊讶到了极致,甚至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呆呆的看着老先生。

  “那么,我的介绍完毕了,请各位举牌吧。”

  老先生说完,场下陷入一片死寂,根本没人能出得起这价格。而且就算便宜一百倍,若不是习剑之人,买去也没有用,顶多是个收藏品。

  良久,一个男人突然从场中站了出来,“那把刀是我的,前些天不小心被人抢去了。”

  此话一出,老先生表情立刻变得难看起来,抬手扶了一下眼镜,说道:“你有什么证据?”

  “你能告诉我是谁将刀送到这里的吗?”

  “这个,卖家的信息按规定不便透露。你还是尽快给我们提供些证据。”

  “把刀放进染缸,或者有颜色的烟雾中,刀身会跟着变颜色,但只要快速挥动几下,颜色便会消失。”名无快速说道,“还有,你忘了一点,这把刀的刀身很轻,拿在手上完全感觉不到刀的重量。”

  这时,几个青年小伙抬着一个装满水的大缸,倒入些红色的染料,老先生将刀身浸泡在水中后拿出,刀身果然变成了红色,随后老先生用力挥舞几下,刀身的颜色便被甩掉了。

  老先生的脸色再次变得难堪起来,给手下使了个眼色,随后说道:“刀身确实如你所说感觉不到重量,而且刀身也可以被染色,但就算是这样,也可能是你根据之前我的描述猜测出来的。你还有其他证据吗?”

  名无指着场中一个发福的男人说道:“那个人可以作证!前些天,在街上时,他向我买过这把刀。”

  “是吗,何老板?”老先生的语气中带着威胁。

  “额——?这个,我前些天确实,确实……”

  “确实怎么样?”这时,突然冲进来十几个拿刀的人,站在展台两侧。

  何老板一看,立马改口说道:“没有,我不认识那个人。”

  “这位兄台,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不,我要说的都说完了,既然刀在这,无论怎么样,今天我都会拿到手。”

  “是吗?来人,将这个故意捣乱的人给我撵出去!”

  老先生说完,十几个拿刀的人便朝名无冲过来,名无正欲动手,突然,一阵极强的气场从场中传出,竟然生生将那十几个拿刀的人震晕过去。

  随后,雄浑的声音响起,“你们这样做事,怕是有点欺负人吧!”一个背剑的男人从场中缓缓走出,正是名无那天隔着巷子看到的人。

  这时所有人都怔住了,以膜拜的神态,仰望着那背剑的男人。

  台上的老先生也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慢慢爬起,扶了一下眼镜,恭敬的说道:“没想到,御剑岭的剑师:村上,也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客剑无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客剑无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